58 請我吃頓飯 三更


兩人離開之後,蕭林反應過來追上去,畢竟權璟霆是軍銜最高的人,又輔助他們解救了人質,對于案情的分析,是或多或少都需要讓對方知道的.

"少帥."

權璟霆站在黑色的車前,手上抱著不情不願的女人,轉頭看向蕭林.

"詳細情況之後將文件交過來就成,現在手上忙不開."男人張口,意有所指.

清妤眉頭一蹙,這男人的人設,好像不是這樣話多的,今天這是吃錯東西了.

"明白了,我會馬上整理過去."

林楓將副駕駛的門拉開,看著少帥將人小心翼翼的放進了副駕駛上.

在男人俯身過來要給她系上安全帶的時候,清妤自己伸手扣上了,行云流水的動作,做的十分自然,絲毫看不出拒絕之意.

權璟霆不以為然,合上車門之後繞到駕駛座邊上.

"清理乾淨之後過來."

"是."林楓恭敬的敬了個軍禮.

這次的事件調動了軍營的人手,那麼相關的報告自然是要交過來的.

越身在高處,自然就越是需要緊小細微.

那邊收到消息的媒體趕過來的時候已經完全散場了,不過被堵在警戒線以外的媒體人還是拍到了一部分模糊的照片.

少帥的新聞不能隨便刊登,這點他們是十分清楚的,也只能夠等著蕭局長出來之後問清楚,拿到第一手的資料了.

這可是明天社會版的最大新聞,不能錯過.

黑色的軍用越野車疾馳在高架上,車頂在陽光下反射出灼眼的光芒,最為惹人注意的,是那串猖狂的車牌號.

就算是傻子都會清楚,不能夠隨意招惹那車上的人.

清妤坐在副駕駛上,目光平視前方,男人的車子開得很穩,並沒有張狂肆意.

身邊人身上那股似有若無的龍涎香的味道將她包圍起來,聞著不太舒服.

她低頭看著自己光裸的腳背,腳上的血跡明顯,權雨琳是幫她將包包撿回來了,但是卻忘記了她的鞋子.

以清家那邊的速度,恐怕很快就會知道這件事情,才不過出來一段時間,就鬧成這樣,她是不是應該感歎自己身邊烏云籠罩.

無論去哪兒好像都能夠遇到十分麻煩的事情.

"地址?"

"嗯?"清妤回過神來看向身邊正在開車的男人.

"回清家?"男人耐著性子再次發問.

反應過來的女人報出一串地址.

市中心公寓,男人修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敲了兩下,林楓送過來的資料上顯示,清妤搬出了清家.

住的地方距離她的花店不是很遠.

"為什麼選擇搬出來?一般女孩子不都是住在家里舒坦些?"

清妤偏頭看著發問的男人,"這是我的私人問題,同少帥沒有關系,也不必要對你回答."

"是啊,現在的確是沒關系."男人低低的笑了笑.

這話說的,意有所指一樣的,清妤沒想太多.

天色快暗下來了,不知不覺她出來也已經快一天了,原本應該悠閑度過的休息日,怎麼就過成這樣了.

很快到了市中心清妤所住的公寓內,車子開進停車場的時候,她斜眼,看到了對面停放著的白色跑車.

清衍的車子.

這個時間點,他應該待在公司上班,怎麼會還在公寓.


這邊的車子停穩之後就看到清衍急急忙忙的從車子上下來,面色緊繃,有些冷峻.

權璟霆打開車門下來,目不斜視的繞到了副駕駛那邊,伸手將上面的女人抱了下來.

前方的清衍等在電梯口,對面電話里一直在響動鈴聲,卻並沒有人接聽.

清家和蕭家多少有點交情,中午的事情解決之後,蕭林也給清家來了電話,說是讓清妤受驚了,不好意思.

這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清衍也受了老爺子的命令,讓她過來將清妤帶回去.

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恐怕清妤想在外面繼續住下去,會有問題.

權璟霆抱著女人往電梯口過去的時候,清衍已經上了電梯,門合上的瞬間,他好像看到了外面的兩個身影,不過心急如焚的人並沒有想太多.

兩人上了旁邊的電梯,清妤自然是看到了清衍,靠在男人懷中的時候張口.

"你可以放下我了,快到了."

男人視線懶懶的看著不斷變化的數字,絲毫沒有松手的意思,"不急."

清妤無奈,這樣子應該也不會被清衍看到的吧,畢竟兩人不住在一個樓層.

"叮…."

電梯門打開,權璟霆抱著女人跨出來,入目的是守在門口,剛上來不久的清衍.

顯然這里一棟兩戶,只有兩戶人家,其中一戶並不居住在這里,只有清妤一個人,這個時候上來的,自然也只有她了.

側目之間,清衍便看到了被身材高大修長的男人緊緊抱在懷里的妹妹.

"你?這是?"震驚之余的清衍才反應過來.

這張臉,他自然是見過的.

"少帥."他語帶恭敬的打招呼.

權璟霆點頭,對著懷中的女人張口,"密碼多少?開門?"

她抿唇低頭,伸出手指按下了一串密碼.

反應過來的清衍才看到清妤綁著繃帶的腳,面色一沉,跟在兩人身後進了公寓.

"你這腳怎麼傷的?嚴重嗎?"

權璟霆將人放在沙發上之後往一旁坐下,絲毫不將自己當成外人.

"沒事,皮肉傷,踩到玻璃而已."清妤看了看自己的腳說道.

清衍算是明白了,肯定是中午的事情,"我接到了蕭局長的電話就知道了,沒想到你會遇上這樣的事情,爺爺很擔心,讓我過來接你過去."

語畢,清衍看向一旁姿態慵懶的男人,"是少帥救了妤兒,謝謝您."

權璟霆單手撐住下巴,看著身邊不說話的女人,"應該的."

清衍和權璟霆是見過幾次的,但是卻只是打過招呼,並沒有坐下來暢談過.

男人就算只是坐在那里,身上也帶著讓人無法忽視的氣場,幾乎是壓迫性的存在.

"告訴爺爺,我很好,現在腳傷著不方便過去,等到好了之後我會過去."清妤沉寂之後張口道.

清衍本想拒絕,但是看了看她的腳,還是不忍心.

"我會告訴爺爺,你好好休息.明天我過來接你去醫院."

說完這句話,清衍身上的手機響起來,起身去了陽台上.

清妤看了看牆上的掛鍾,這個時候天已經快黑了吧.

"我現在已經到家了,少帥可以離開了,慢走不送."

權璟霆唇角彎了彎:"不忙,我將你送過來,清小姐不是應該請我吃頓飯,以示感謝?"

------題外話------

三更來啦,明天中午就下PK了,這次活動也結束了,明天中午十二點會選取樓層61626送XXB,大家拭目以待吧,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