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解決 三更


"我要你們,親眼看著這些孩子死去,讓你們知道,就算警察來了,也是于事無補!救不了你們!"光頭男忽然癲狂一般的說出這句話.

已經鎖定人的狙擊手冷汗直流,這附近的人都已經鎖定了,只有他,站的地方被人擋住了.

在場有孩子的父母聽到這句話,都不管不顧的起身,場面一堵開始混亂.

"不!"

"你有什麼就沖我來,不要傷害我的孩子!"

一群父母撕心裂肺的叫聲響起來.

林楓按下耳朵上的耳機,小聲吩咐,"准備動手,率先擊斃頭領,務必保證孩子們的安全."

"對方位置不好鎖定,正在調試."那邊人手上握著槍支道.

"聽到動靜就動手."林楓張口道.

"明白."

清妤也知道下邊的人可能已經瘋了,她不想深究,拿著從剛才打暈的人身上奪下來的手槍,她光著腳掌踩在地上,一步一步的走過去.

下邊因為那些人的折騰,已經開始變得有些混亂了,原本已經被狙擊手鎖定的人開始持槍鎮壓.

現在外邊已經被圍起來了,為了控制那些警察,這些人是不能動的.

清妤抬頭,手上的槍直直對准了掛在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正下方的位置,對准的是首領和幾個持槍匪徒.

"砰!"第一聲槍響.

"啊!"

聽到槍聲的人們安靜下來,抱著頭蹲在地上不敢亂動.

與此同時,房頂上的水晶吊燈應聲掉落,發出巨大的響聲,精准的砸在了光頭男的頭頂上,水晶吊飾滾落一地,滿地狼藉.

"啊!"場面變得混亂,孩子們開始放聲哭泣.

這邊被困住的大人都飛速的低頭跑過去將自己的孩子摟在懷中蹲在地上.

水晶帶燈上的飾物滾落一地,被砸中的光頭男匍匐在地上,顫抖著身子就要爬起來.

狙擊手應聲而動,槍聲四起之下,帶著頭套的凶徒倒在地上,來不及扣下扳機的人倒在地上,腥臭的味道散漫開來.

"都蹲下別動!"二樓傳來一道女聲.

清妤一個翻身從二樓圍欄翻了過去,單手撐在圍欄上的女人,右手握住的槍口對准了身處狙擊手死角的綁匪.

"砰砰!"

還沒來及反應過來,那些人便已經倒地了.

權雨琳仰頭,看著上方單手掛在欄杆上的女人,眼睛里冒出小星星.

沒想到這小仙女,除了長相好看之外,本事的確也是不小的,難怪他們家權小弟那個不近女色的人能夠被迷上.

偶像啊,這已經不是小仙女了,是女王啊,絕對的女王大大.

女人眸中沒有片刻的遲疑,手上的槍口不曾落下,每一顆子彈都沒有落在地上,而是紮實的落在對方皮肉之中.

林楓站在對面,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前方的女人,他現在算是明白為什麼少帥讓他查有關清妤的事情了,這個女人身上,肯定藏著什麼秘密.

名門閨秀的大小姐,有哪個用槍用的這麼熟練的,身手能夠同他們不相上下的.

不光少帥好奇,他現在也是好奇的要死.

下方的人已經清理的差不多了,清妤拉住圍欄的手一松,從二樓直接落下來,原本以為女人會摔在地上的權雨琳嚇的閉上了眼睛,卻並沒有聽到意料當中的響動聲.

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清妤落在沙發上,槍口警惕的對准了前方.


從生死邊緣徘徊而過的人們才反應過來自己得救了,情緒激動的撲向了自己的家人,緊緊的摟在懷中,權雨琳起身,看著四周流血不止的尸體,彌漫著血臭味道.

清妤見此,剛想將手上的槍放下就看到被壓在水晶燈下的光頭男爬了起來,她下意識的開槍,卻發現子彈沒了.

什麼破武器,子彈沒的這麼快.

在男人的正前方,站著一個大約五六歲的孩子,一臉懵懂,還沒見到父母過來,那人已經拿著匕首撲了過去.

清妤面色一凜,一個縱身撲了過去,電光火石之間,她轉身將孩子護在了身後,整個後背對准了光頭男高高揚起的匕首.

"清妤!"權雨琳嚇的大叫.

"砰!"一聲槍響.

身後的人應聲倒地,意料之中的疼痛並沒有襲來,她抬頭,看到二樓之上,慢慢放下槍的男人.

他一襲迷彩軍裝,腳下過膝軍靴,腰間一條黑色皮帶顯露出男人精瘦的腰際,高大的身影背光而立.

男人俊美無儔的臉上面無表情,逆光而立,光透過他身後打在男人側臉上,留下淺淺的陰影.

清妤分明看到了他如同旋渦的黑色眸中暗黑和探究,以及一股她看不懂的,十分強烈的感情.

讓她下意識的毛骨悚然,十分想逃.

緊跟著藏在四周的狙擊手動作迅速的跑了進來,將人團團圍住.

野狼看著滿地狼藉,再看了看站在中央的女人,他們的狙擊手不過鎖定了五人,而待在死角的人都是,自己對面這個女人干掉的.

他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記得,這個女人,曾經跟著少帥一起去過營地.

"你沒事吧?"權雨琳急忙上前查看清妤的狀況.

回過神來的女人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孩子,安然無恙.

"沒事."

不過一眼,她便入鋒芒在背,不能動彈了.

"我的孩子!"孩子的母親沖了過來,哭著將孩子緊緊抱進懷里.

"謝謝你,謝謝!"

清妤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現在她才感覺到了腳底鑽心的疼痛感.

權雨琳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才看到剛才因為動亂而雜碎在地上的盤子杯子的玻璃殘骸,清妤一只腳,正好踩在了碎玻璃上.

血跡順著她的右腳流了出來,觸目驚心.

"你受傷了!"權雨琳急忙扶著她.

"沒事."她低頭道.

剛才為了不發出聲音才將高跟鞋脫下來,赤著腳走過來,卻的確是忽略了地上的情況.

"清查一下人員傷亡情況,將人質安全的護送出去!"野狼對著四周的特種兵門開口.

"是!"

"大小姐,您沒事吧."野狼走過來,對著權雨琳道.

來之前交代的特殊情況,就是要考慮到權雨琳的身份.

"我沒事,你們應該帶著醫生過來吧,她受傷了."權雨琳將清妤扶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題外話------

哈哈哈哈,你們心心念念的三更來啦,明天要繼續加油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