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動手 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容業同權璟霆有這麼多年來的默契,自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那邊的野狼應該帶著人從後方的樹林里頭進去了,既然從外部攻不進去,也就只能從里頭,當務之急是救出人質.

"兩方互相牽制,里頭的人出不來,外頭的人進不去,相互焦灼,困得久了,這些人自然也就開始著急了,只要有了破綻,就能夠有轉機."權璟霆看向遠處林立的樓房.

既然知道斂財,知道危機,那麼這些人就是想活下去的,只要想要命.

就不用害怕.

林楓從對面走過來,剛才已經將出事之前的監控攝像頭調了出來,自然也知道了進去的人到底是那些了.

他低頭在男人耳邊落下一句話,"小姐是和清妤一起來的."

一句話,塵埃落定.

林楓這麼多年在權璟霆身邊,自然是最清楚他心思的人,不過一個眼神,就能夠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只有一點,也僅限于默契而已.

在感情這方面,他是不清楚少帥怎麼想的,不過從前兩次來看,這清妤的分量,也不輕.

半響之後,權璟霆突然張口,"這次,我親自去."

身後的林楓明白他的意思,起身過去准備了.

容業點頭,"勝負未分,我也一起去."

"你守在外邊,如果這里的人擅自做主的話,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你知道."

並不是對于蕭林的不信任,而是出于能力方面的考量,容業的軍銜也並不是白來的.

這些年海外解救,國際援助,他都經曆過,這種情況之下,必須考慮完全之策.

"明白."

權璟霆要進去,林楓自然也是要隨同的,兩人很快上了車換好了衣服.

他們身上的軍裝,是無論如何都不適合的,尤其是代表軍銜的肩章,自然是得摘下來的.

蕭林知道權璟霆親自上陣之後心里安定了不少,少帥的本事,他是十分相信的,無論什麼樣的困境,他都能夠化解.

"蕭局,我想接下來能夠由我來指揮,畢竟和走進去的那家伙最合拍的,是我."容業張口對著蕭林道,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自然,現在以能夠救出人質為最優先的,麻煩少將了."

只要能夠救出里面的人,自然是能者居指揮官,他這個局長,也是時候給年輕人讓讓路了.

因為外面被包圍了,因此餐廳內部的人員都有了很大的調動,原本有三人看守的二樓,卻將人調動了兩個下去.

基本上她已經可以確定了,這些人,只不過是沒有受過訓練的烏合之眾.

否則不會做處出這樣的決斷來,首領也是一樣的,估計來到這里,也是一時興起的想要作案,這時候居然能夠冠冕堂皇的將自己的弱點暴露出來,真的不是一般的蠢.

"老大,警察退後了."帶著一群孩子進來的人上前張口道.

光頭男看了看四周的人,"去告訴他們,我們要一家直升飛機和五百萬不連號的美金,如果做不到,這里的人,都會死."

"明白."

一樓看守的人只有七個,加上頭目也就是八個人,大門口守著五六個人,還有外邊長廊上的三個人,無一例外,都是持槍而立.

她往前走了一步,從左邊走過來的人沒有注意到洗手間這邊的情況,那里的牆正好擋住了他的視線.

那人慢悠悠的走過來,手上的槍方正的端在面前,剛走過去,一陣狠厲的勁道直接打在了男人後頸.

他眼前一黑,往後倒在地上的之前,被清妤接住,十分小心的拖進了洗手間之內.

這一切悄無聲息的發生,樓下的人絲毫不知,卻落入了對面窗外人的眼中.

林楓有些吃驚的看著行云流水做完一系列動作的清妤,眸中滿滿的是驚訝.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少帥要讓他徹底調查清妤了.

剛才那個動手的女人,和平時外界傳言的名媛淑女,可是有天壤之別的.

普通的女孩子看到這樣的場景,不是應該被嚇得走不動道了,就是倒在地上昏過去了.

可是剛剛那面上的表情和行云流水的動作,真的是十分的熟練,並且那手法,同他們差不多.

這絕對不是常年養尊處優的大小姐能夠做出來的.

這個清妤,身上有太多的疑點了.

"少帥,要行動了嗎?"林楓看著身邊的男人.

野狼已經帶領十名特種兵潛入了這里,樓下的那些人已經都被狙擊手鎖定,只要少帥一聲令下,很快就能夠解決這件事情.

權璟霆盯著對面已經將人拖進去的清妤不放,一雙黑眸當中隱隱的帶上興奮.

好像蟄伏黑暗已久的野狼,盯上了自己的獵物,露出森森白牙,利齒白光.

這個女人,每次見面都會給他意外的驚喜.

他可真是越來越期待了.

"再等等."權璟霆看著下面被帶回來的孩子.

這些孩子被同成人區分開來,一張張稚嫩的小臉上帶著淚痕,有些髒兮兮的.

"里面的人聽著,你們要的東西都准備好了,請勿傷害人質!"外頭警察的聲音,從擴音器內傳過來.

稀稀落落的落在在場人的耳中,他們臉上一喜,那是警察的聲音嗎.

有人來救他們了.

光頭男看著他們臉上的表情,覺得刺眼至極.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無端的依賴警察,總是相信外面那些人會救他們.

他曾經也相信過,結果呢.

人嘛,總是需要現實給點經驗教訓的.

就讓他來叫醒這些沉浸在美夢當中的人吧.

"你們是不是都認為那些警察能夠救你們出去?"他粗狂的嗓音盯著下方的人張口.

被槍口指著的人們不由自主的打顫,卻不敢開口.

只能聽著上方的人說什麼.

一個不小心,這是會死的.

清妤從上方探出腦袋,一雙眸子掃過下方的光頭男,他的話自然也是聽進了去.

這人的言語當中,讓她覺得十分的不對勁.

好像,要做什麼一樣.

同感的還有權璟霆,男人眯著眼,將下方人的話語聽了進去.

男人背靠身後的牆壁,姿態慵懶,一條腿屈膝蹬在牆面上,骨節分明的手指此刻正拿著一方白色手帕,低眉虔誠的擦拭著手上黑色的手槍.

林楓盯著下面的情況,沒辦法,少帥的視線實在是太恐怖了,一旦被他盯上,恐怕就是十里寒風,不能讓下面的人感受到未知的恐懼啊.

"准備動手."男人收了槍,語氣淡然.

下方的光頭男突然眼眸充血,腥紅一片.

"既然這樣,你們就親眼看著這你們的孩子死去,也讓你們知道,外面那些廢物,是不可能能夠保護好你們的!"

清妤眸中閃過厲光,閃身出來,手上的槍口直直的對准了下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