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襲擊


餐廳位處整個休閑山莊最中間的位置,四面都是玻璃擋風,能夠清楚的看得到外面的風景,兩層,中間打通,璀璨的水晶吊燈一直從二樓的天花板上吊下來,落在一樓頭頂的位置,落下橙色的光澤.

一旁就是水上樂園,能夠看的到穿著比基尼的美女和正在帶孩子玩耍的一家三口,外頭烈日正灼,不時地聽得到外邊傳來孩童嬉笑的聲音.

今天的時間正好是周末,每個家庭進行親子活動的時候,這里自然也就成為了首選之地.

清妤和權雨琳在二樓圍欄邊的位置坐下來,她看著樓下正在用餐的人,也能夠透過玻璃看到外邊的景象,原本就是在山里,空氣清新,她挺喜歡這里的.

"怎麼樣,我挑的地方你喜歡不?"權雨琳沾沾自喜道.

清妤捏著水杯喝了口,嘴唇輕勾,"還不錯."

這里的餐食自然也是十分出色的,廚師的選擇也是重中之重,不過還是需要等待的時間,看著對面的女人,權雨琳心里的八卦因素還是沒能夠抵消掉.

"其實我還有事兒要問你."

"知道."

"你為什麼會知道?"她啞然,這女人會讀心術?

清妤抬眸看著她,指尖落在面前光滑的刀叉上,"從一進門開始你看了我不下十次,欲言又止的樣子告訴我,你有什麼問題要問我?"

如果她不是個女人的話,恐怕會認為權雨琳這是要跟她告白了.

"那我就直接問了."權雨琳也不多說什麼了,這清妤這有話直說的性子是挺不錯的.

"昨晚上我們出去吃飯的時候看到你和一個男人一塊兒吃飯?那個,是你相親對象?"

清妤腦海里閃過昨晚上薛冰對她說的話,相親,但是為什麼權雨琳會知道?

"你們在哪兒遇到我的?"她眼眸微眯,盯著對面的女人.

"玉璽啊,我們家和蘇家一塊吃飯,就看到你了."權雨琳張口道.

原來昨晚上是權家和蘇家一塊兒用餐的時候,清妤腦袋里快速的轉過什麼東西,不過這兩家人不說身份地位是什麼,昨晚上用餐的地方放進去的人肯定是需要好好檢查過的.

對方偏偏在這時候把她騙過去,目的恐怕真的是讓權家的人看到她和男人用餐的景象.

腦袋里莫名的閃過林楓過來送車的景象,清妤像是想到什麼,卻又並不是一樣,那個念頭很酷啊一閃而過.

"你想什麼呢?"權雨琳看著女人蹙眉不說話的樣子.

清妤回過神來,看了看四周,"我去下洗手間."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權雨琳不滿道.

這算是逃避她的問題了?

往左邊一直走就是洗手間,清妤進了隔間之後很快出來,站在洗手台前沖洗,方才權雨琳的話她是聽到心里去了.

知道權蘇兩家會面的人恐怕也只有他們自己了,恐怕昨晚上算計她的人,就是蘇葉.

她是在害怕,所以做了提前的預防.

權璟霆不過同她跳了舞,送了車子就讓她害怕成這樣,自己忘記了很多的事情,卻並不代表別人會忘記.

她也許真的應該好好的同清衍談談,了解一下到底是什麼,讓蘇葉這麼害怕她靠近權璟霆,而做了這樣一步棋.


"碰!"像是什麼東西在空氣中炸裂開來一樣的聲音.

外面突然傳來巨響,驚的洗手池前的女人猛然抬頭.

"砰砰砰!"緊跟著就是一陣子彈掃射的響聲傳過來,洗手池旁擺設用的花瓶突然倒在地上,里頭的水濺了一地.

清妤猛然抬頭,往洗手間門口走過去,外面有一堵牆壁,將洗手間的門口的擋住了,和外面的用餐區區分開來.

"啊!"尖叫聲此起彼伏.

外邊一陣一陣的腳步聲十分雜亂,聽上去就知道出了事了.

她別在牆邊,原本冷清的眸子當中一閃而過的凌厲.

"里面的人都給我聽著,抱頭到一樓大廳集中,你們只有一分鍾的時間,否則話別怪我們不客氣!"人聲是通過擴音器傳出來的,十分的尖銳刺耳.

二樓的人都抱著頭弓腰往樓下走去,一個穿著黑色衣服,帶著頭套的男人手持沖鋒槍在後面追趕,再愚鈍的人都知道現在是發生什麼事兒了.

她往後退了一步,退回了洗手間內,這里只有她一個人,外面的人很快就會開始檢查各個房間,看看是否有遺漏的人,仰頭看了看頭頂上,這里的裝修很簡單,並沒有躲藏的地方.

隔間內都並不是十分的寬敞,不過好在,這里的隔間木板並沒有直接連接到天花板上,頭頂看上去,每一個隔間頂上都是相連的空間.

"你們,檢查一下還有沒有不聽話躲藏起來的人,如果有,就按照我們的方法來."外邊人的聲音從擴音器內傳出來.

清妤很快閃身去到了一件隔間內,緊跟著就聽到外邊傳來的槍聲和女人的尖叫聲,充滿恐懼和絕望.

想來是有人被抓到了.

穿著黑色衣物的持槍人很快走進來,黑色的面罩讓他只能夠看得到露出來的眼睛和嘴巴,這個洗手間內一共有六個隔間,男人四下張望,看了看門後沒有人之後往隔間那邊過去.

他手上端著一把老舊式的機槍,槍口直沖沖的對著自己前方,十分警惕的樣子.

黑色的皮靴踩在地面上,輾轉出沉重的腳步聲,很快,他順手打開了第一間,里面空空如也.

清妤兩只腳踩在馬桶上,雙手對准慢慢的爬上了隔間的頂部,幾乎是聽到第一個門合上的聲音,她腳下一個用力,動作輕敲的翻出了自己所在的隔間.

幾乎是女人離開了視線能夠觸及到空間的第一時間,隔間門被打開,注重中間位置的人沒有看到從頂部劃過去的身影,一閃而過的高跟鞋.

清妤落在馬桶上,高跟鞋卻並沒有發出任何的動靜,她屏住呼吸聽著外面人的動作.

能夠清楚的聽得到男人沿著隔間一個一個的走過去,伸手開門,關門的動靜.

很快男人便將所有的隔間檢查過後走了出去.

他站在二樓圍欄的位置,對著下邊的人打了個手勢,確定了整個二樓現在已經沒有活著的人了.

"很好,你們都下來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一樓大廳內,水晶燈正下方的位置,站著一個男人,他身上穿著和四周人一樣的黑色衣服,不同的是並沒有戴面罩.

大約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光頭,左邊臉上帶著貌似刀傷一樣的疤痕,嗓音粗狂,他身邊的人將一個擴音器放在他前方,正好對著男人的嘴巴.

而他的四周,圍滿了被趕進來的人群,他們身上的衣服各異,有的穿著泳裝,有的穿著騎馬裝,他們抱著頭蹲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時的能夠聽得到孩子驚恐之下的哭泣聲.

"各位,我並不想傷害你們,只不過,是想和你們做個交易……"光頭男張口,對著四周瑟瑟發抖的人說……

------題外話------

一點一點的穿透你們的好奇心,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