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獻殷勤


包廂內一副和樂融融的樣子,足夠容納所有人的包廂內,周邊稀稀落落的坐了他們兩家人.

餐廳挑選出來的最有能力的侍應生熟練的游走在包廂內,將茶水放到了各人手邊.

蘇平邦同老爺子和權豐聊天,蘇珂忙著和蘇落英討論婚禮的事情,倒是一旁的蘇云顯得百無聊賴,一口一口的抿著送過來的熱茶.

到底是大手筆,這茶葉都是上好的等級.

對于婚禮的事情,權璟琛倒是沒什麼在意的,既然都定下來了,娶就是了.

該有的禮數是不能少的,他之前在國外留學和蘇珂是校友,兩人很早之前就已經認識,因此這場婚姻如果要說算是純粹的聯姻,也說不上.

如果沒什麼感情,他也不會娶,他們都是最了解對方的人,感情這東西,也慢慢的會培養出來.

蘇葉的心思完全放在還沒進來的男人身上了,為什麼權璟霆會在外面這麼長的時間不進來,是不是去找清妤了,這點讓她十分的焦灼.

不過就是一眼,就能夠讓他什麼都不管不顧的嗎.

同樣關注這件事情的還有坐在了蘇云身邊的權雨琳,她現在心上可是如同螞蟻啃噬一樣的好奇,八卦的心思簡直停不下來.

外面會不會打起來了,權小弟這是情敵相見分外眼紅啊,怎麼辦,好想出去湊熱鬧.

這樣的場景如果看不到的話,她會遺憾一輩子的.

蘇云剛才就發現了蘇葉的不對勁,再加上看到了對面的清妤,還有這人嘴里叫的親熱,聽了大姐告訴她蘇葉到清妤店里定下來的那些花.

再加上看到家里成堆仙人掌的時候就明白,這兩人的關系並不是那麼的好,但是這人剛才叫的那麼親熱,不知道的恐怕會真的認為她同外面清妤的關系是十分好的了.

"權小姐,我記得你好像是自由旅行者吧."蘇云看向坐在自己身邊的權雨琳.

聽到她問話的權雨琳急反應過來之後連忙答應,"對的,我聽說你是記者?我們兩還真的挺像的."

都是四處游走的人,自由自在,不過不同的是權雨琳是真的無拘無束,但是蘇云卻又工作的范圍劃分.

兩個女人很快攀談到一塊了,很多人都說女人的友誼來的十分快,也十分的莫名其妙,仇恨也是來的十分無理由的,讓人摸不著頭腦.

這會兒的權雨林和蘇云就是這樣的,慢慢的就開始談論起了自己游走世界各地的經曆見識.

包廂門被推開,看到走進來的人時,蘇葉眸中亮起,很快便開口,"璟霆哥剛才是去抽煙了嗎,還是少抽點的好,對身體不好."

女孩子的聲音很快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蘇落英的視線從蘇葉身上移到了自己兒子的身上,"璟霆,過來這邊坐."

"事情解決完了?"權豐看著他問.

身形修長的權璟霆走過來在母親身邊落座,側邊就是權璟琛.

兩兄弟並排坐在一起的時候才發現,這顏值是真的挺能打的.

"這兩天軍營是忙,你現在也放松些,好好陪我們吃頓飯."權老爺子吩咐道.

"知道."

權璟霆低頭,把玩著手上的火機,腦袋里總是不經意間閃過剛才看到的畫面.

心中一陣沒由來的煩躁,伸手將桌上已經倒好的水飲盡.

蘇葉看著他的樣子,心里一沉,男人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光是我們在閑談了,都忘了今晚上的正事了,我們這邊已經看了日子了,我選了最適中的,你們看看那個有空."蘇落英說著從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遞過去.

這些都是請了M國最著名的風水玄學大師根據兩人的生辰八字看的日子,都是最好的日子.

權璟琛接過來和身邊的蘇珂一起看了看,最近的日子是下個月的時間,兩人都挺忙的,倒是三個月之後還有,其余的就是一年之後了.

"三個月之後吧,下個月太趕了,我這邊工作很忙."蘇珂同權璟琛商量.


男人點頭,"就三個月之後,現在的確是時間挺趕的."

"好的,蘇先生看看是不是有空呢?"蘇落英張口道.

"日子定下來了自然就有空了,孩子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不是嗎."蘇平邦張口道.

"那好,婚禮你們倆想怎麼辦呢?中式還是西式?"

蘇珂看了看權璟琛,"中式."

"好的,既然這樣我就開始操辦了,之後如果蘇珂有空的話就時常過來總統府,我們也好多接洽接洽,畢竟你們年輕人的思想和我們老一輩的不一樣."

"好的伯母,我會時常過去的."

"先邊吃邊聊吧,可以上菜了."這邊的權璟琛說道.

蘇葉一直想找機會能夠和權璟霆搭上話,但是奈何男人一直低著頭把玩手上的東西,根本不給人機會.

更重要的是,他周遭那股氣息,越來越厚重的陰郁,讓人不敢靠近.

她抖了抖身體,想要強迫自己努力的忽略掉男人身上的那股子戾氣,卻發現是真的做不到.

恐懼在無形當中將她籠罩起來,讓她不敢造次.

婚事就在長輩你一言我一語當中敲定了,之後便是閑談拉家常.

服務生的速度很快,幾乎是不一會就將飯菜上上來了,滿桌子的山珍海味,美味佳肴.

"動筷子吧,都快是一家人了,不用這麼拘謹,我老頭子也是很長時間沒出門吃飯了."老爺子笑呵呵的說.

"好的老爺子."蘇平邦笑道.

這邊的蘇葉動作很快,動手盛了碗魚頭湯,起身就放到了權璟霆面前.

低頭的男人視線中撞入一只碗,碗內濃白的魚湯冒著熱氣,香氣濃郁.

他蹙眉抬頭,一旁的女孩子軟語微笑,"璟霆哥常常在軍營,風吹日曬的,需要好好的補補."

"我不喝魚湯."他食指落在桌面上輕點.

"這樣啊,那吃點別的吧."蘇葉倒是沒覺得尷尬,反倒是十分高興的又給男人夾了筷紅燒獅子頭送過去.

在她期待著男人的動作的時候,就看到他指尖滑過,狀似不經意間掃過桌面,筷子落在地上.

"馬上給您換新的過來."服務生恭敬道.

"全都換了."男人冷著臉說.

蘇葉臉色一變,徹底的難看了,對面的長輩忙于交談,也沒注意到這邊的情況.

權璟霆這是對她的侮辱.

蘇云停下和權雨琳交談的動作,看向對面的蘇葉.

呵……這個女人這麼多年了,還真的是十分的可笑.

權雨琳隨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就看到蘇葉對著權璟霆笑臉盈盈的樣子.

她在心里歎了口氣,這個姑娘來這飯局的目的就只是為了權小弟而已.

光看就知道他們家權小弟的菜可不是這種小丫頭.

要不是顧及爺爺和父親的面子,恐怕就不是換餐具了,是直接起身走人了.

這姑娘,是真的沒什麼自覺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