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以後不要做這樣的事情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蘇落英從鏤空圍欄的空隙內看清楚了那里坐著的女人,的確,真人要比照片上驚豔多了.

那個拒絕了璟霆的車子的清妤,她從小受的教育和這麼多年見慣了大場面的需要,讓她知道了一個道理,就是不能夠用只相信旁人說的,眼見不一定為實.

很多事情,都不能夠憑借一眼就確定.

"這樣啊,我待會兒給她電話吧,現在先不過去打擾她了."蘇葉喃喃自語道.

"我們先上去吧,爺爺他們已經都過去了."蘇落英開口道.

權雨琳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跟著上樓,詳細情況明天再問清妤.

蘇葉跟著蘇落英上樓,回頭看了眼落在後面的男人,男人眉眼低斂,不知道在想什麼,卻並沒有挪動腳步.

她心里一緊,卻還是並沒有張口,她的目的達到了,多少也會感到身心愉悅的.

一個女孩子的名聲,是最容易傷人的,無論對方是誰,只要權家人和權璟霆能夠看得到對面的情況.

也就不枉費她特地拜托薛冰了.

這邊包廂內的情況顯然有些不一樣,氣氛不似旁邊那些一樣的熱絡.

清妤盯著對面的男人,全程她並沒有主動開口說話,人不熟,說那麼多話沒什麼用,雖然說是談生意,但是對面的男人未免有些太聒噪了些.

不過一上來就打聽她的工作家世,緊跟著把他自己的情況介紹了個遍,一五一十,恨不得每個月的月薪都快說出來了.

她倒是當做耳旁風聽過去了,專心的吃飯,半個小時過去了,對方還是喋喋不休的樣子,清妤有些惱了.

"薛先生,如果你不是有意談合作的話,我想我們沒必要談下去了."清妤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語氣疏離的對著男人開口.

"抱歉啊清小姐,都是我在說."薛冰有些不好意思卻還是張口,"你覺得你對我的印象怎麼樣?"

清妤蹙眉看著他,"印象?"

"對,如果你對我還滿意的話,我能不能要你的號碼?"

"抱歉,不能,我想我留下來是個錯誤,我該走了."清妤起身,拿了皮包就要往外走.

薛冰清情急之下伸手抓住了女人的手腕,有些語無倫次,"是這樣的清小姐,抱歉啊,我剛才一直都沒告訴你,是你的朋友介紹我們認識的,說是准備給你一個驚喜."

清妤低頭看著他抓著自己的手腕,一瞬間眸光泛冷,仿佛能夠射出厲光一樣.

"不知道是哪位朋友介紹你過來認識我的?"清妤抽回自己的手腕.

"對不起,是我失禮了,但是通過這次見面,我很喜歡你,清小姐,不知道我們有沒有發展的機會?就算你對我的印象並不是那麼的,我也希望你能夠給我個機會."

她隨手抽了張紙巾出來,擦拭手腕的位置,垂著頭看不出來喜怒.

就算再怎麼笨的人恐怕都了解到現在的狀況了,被人陰了一把,真的讓她挺不爽的.

"我想你誤會了,我過來是為了工作的事情,既然沒問題我就先走了,薛先生是嗎?"她問了句.

"嗯,薛冰."

"以後不要做這樣的事情,再見."

清妤的出現,讓薛冰覺得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過于此了,尤其是談吐得體長相氣質都是一等一的出挑,怎麼可能讓男人不動心.

不是有句話說的好嗎,厚臉皮的男人最容易能夠俘獲女人的心.

他急忙追過去,擋在了女人前方,"抱歉這麼唐突,但是清小姐真的不能夠給我一個機會嗎?"

"請你讓開,不要讓我再說第二次."她冷著臉說.

四周的人都將目光轉過來看向他們,一旁的服務生也覺得薛經理這樣子有些不妥,雖然現在是下班時間,畢竟也是在店里.

正想著要不要上前去勸一下的時候,一個男人靠近了兩人.

來人恭敬的對著清妤頷首,"清小姐,少帥讓我將你的車子送過來."

清妤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林楓,為什麼他會知道自己在這里,還將車子送過來.

"請問你是?"薛冰注意到林楓的存在,有種莫名的危機感.

"林楓."清妤叫了他的名字.

對方低頭頷首,"按照您的車型換好了的車子送過來了,少帥怕您出行不方便,讓我送過來,現在就停在外面."

說著林楓將車鑰匙遞過來,清妤注意到上面寶馬的標志,不管權璟霆的執著到底是為了什麼,現在這車子來的正好.

"既然這樣,替我謝過少帥,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清妤腳下踩著穩重的步伐走出去.

"清……"薛冰剛想追上去就被人攔下來了.

"我勸這位先生,還是打消你念頭的好."林楓面無表情的看著比自己要矮一頭的男人.

薛冰一下急了,眼睜睜的看著女人離開,紅了眼,"你什麼意思?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妨礙到我了."

林楓不禁嗤笑,不管怎麼說,他現在是已經發現了對于少帥不一樣的存在了,不管少帥的變扭是為了什麼,這清小姐,的確旁人輕易動不得的.

"方才走出去的那位,是清家大小姐,清氏財團的小姐,你覺得,你有可能被看入眼中嗎?"

林楓的話讓薛冰如同收到當頭棒喝一樣,他剛才說,清妤是清家大小姐?

怎麼可能?

看到他的樣子,林楓知道他不會再追出去了,也就放心的提起腳步,"以後請不要再糾纏清小姐."

薛冰耷拉著腦袋,如同斗敗的公雞那樣,清家大小姐.

他不過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想也知道,和清妤是不可能的了,那樣的家庭,不會看上他這樣的人,無論自己在有實力也是無用,家世就如同他們之間無法跨越的鴻溝那樣.

但是,他還是不甘心.

樓梯拐角的位置,花紋牆紙之後露出一截白皙修長的手指,指尖閃爍著星火,四周彌漫著薄荷煙草的味道.

燈光觸及不到的地方,男人身影修長,方才的一切盡入眼底.

最後一口煙霧彌漫開之後,他將煙草扔進了一旁的煙灰缸內,提起腳步往樓上走去……

------題外話------

一個簡單的過渡,哈哈哈哈,默不作聲的擋掉情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