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曾經的清家 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蘇醒的這幾個月,見過清建業的次數並不多,屈指可數,但是他帶給自己的,卻是無法抹去的十分深刻的印象.

依舊是一絲不苟的西裝革履,渾身上下每一處都是對稱的,十分的有精神,看上去要比同齡的人冷硬很多,畢竟也是在商場打拼多年的.

只不過,從那雙半眯著的眼睛當中,她能夠看得到透出來的工于心計,和濃郁的深藏不漏.

這也是她從來不喜歡和清建業交談相處的原因,藏得太深.

"回來了."老爺子看著兩人張口道.

"爸爸,爺爺."清衍張口叫道.

身邊的清妤依舊是沒反應,也沒有叫人.

"還是沒有想起來?"清建業倒是絲毫不在乎的樣子看著清妤,這已經是他每次的例行公事了,一見到清妤,首先自然是要問她想起來了沒有.

對面的女人搖頭,依舊沒有張口叫人.

"不慌,慢慢來."

老爺子心里歎了口氣,這孩子從蘇醒過來之後,就再也沒有叫過爸媽和爺爺,或者是哥哥了,說話的時候也是你問一句她答一句,也從來不主動搭理他們說話.

他們也只當是她失憶了,不同她計較這些,畢竟突然讓你管陌生人叫爸媽,誰都接受不了.

"不忙不忙,想不起來也沒什麼."老爺子說道.

張雪在廚房里忙活著,外邊的幾人已經坐在沙發上開始談話了.

"這次讓你們回來吃飯,我也是有事情要問."清建業盯著清妤說.

對面的兩人抬頭看著他,並沒有說話.

"妤兒,前兩天我參加了蕭家的晚宴,宴會上那些仙人掌,是你送過去的?"

清妤看著男人的眼眸,絲毫沒有躲閃,"對."

"胡鬧!"清建業大聲和呵斥出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蕭家那麼重要的場合,你居然送了那麼多的仙人掌過去,你這不是明擺著給人心里添堵嗎?"

對面的女人松手,玻璃杯落在茶幾上.

"那些東西,是她自己定的,不是我擅自送過去的,也不是我強行送過去的,何來添堵之說."

這話說的,的確讓人無法反駁.

清建業穩住心神,盯著對面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他在面對清妤的時候,總是會被女人眸子伸出的冰冷刺的扔掉了所有的冷靜.

不過才二十出頭的女孩子而已,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眼光.

"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情你做錯了."他嗓音不似方才那樣激昂,透著平靜.

"做生意的人,按照顧客所說的將貨物按時送到,我不懂我何錯之有."

"恐怕蕭曉在向你定花的時候,送仙人掌的地點,可不是酒店."清建業盯著對面紋絲不動的女人.

的確,蕭曉當時留下的地址,有兩個,一個是蕭家的地址,一個是酒店的地址,不過送什麼花過去,卻並沒有說出來.

"種類太多,她說不清楚,我也只能按照最近的地方去送,做生意,不就是要在規定的時間內讓客人看到貨物嗎."

清建業啞口無言,他是的確並沒有想到,清妤會是這樣的伶牙俐齒,他的確是找不到話去反擊她.

"妤兒,你回來之後忘記了我們,這點我清楚,但是你是我的女兒,是清家的孩子,凡事都要為清家的面子考慮,為你自己考慮."清建業語重心長的開口.

對面的人一言不發,沒有搭理他.

老爺子沒說話,自己的孩子自己教,況且這次清妤也的確是做的不對.

在外人面前沒有顧全清家的面子,這是大忌.

就在兩人對峙的時候,廚房里走出來的張雪化解了這里的尷尬氣氛.

"吃飯了,你們在做什麼?"她敏銳的看到自己丈夫臉上的不滿.

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他就算是有一點不高興,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張雪也能夠看得出來,肯定是清妤又惹他生氣了.

一起相處的這幾個月,清建業沒少被清妤的態度給氣的情緒波動.

"清衍,扶爺爺過來."張雪對著一旁的兒子吩咐道.

清妤將杯子里的水喝乾淨之後,起身往餐廳過去,女人身心愉悅,並沒有看出有什麼大的情緒波動.

"先吃飯吧,忙了一天了都挺累的."

清老爺子率先動了筷子,緊跟著後面的幾人才開始吃飯,清建業喝了口湯,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清妤.

"你也醒過來這麼長時間了,以前那些記憶記不起來也就算了,最重要的是記住當下."

清妤抬頭看著說出這句話的清建業,果不其然,緊跟著男人便是開口了.

"我聽說,你這段時間和權璟霆走的很近?"

清衍手上的動作一滯,有些擔憂的看向了清妤.

女人不緊不慢的吹著碗里的湯,"你聽誰說的?"

"這個你不用管,既然少帥和你已經十分親近了,那你就不應該放過這次機會,我說的你應該明白."

"我不明白."

清老爺子聽著兩人的對話,再加上方才清建業已經和他說過的事情,自然知道了清建業的意思.

"對你爸爸說話,態度要好一些,從前我們為什麼花大手筆培養你,你自己也清楚."老爺子盯著清妤開口.

"你是清家的女兒,自然無論做什麼都是要以清家為先,權璟霆手握整個M國半數兵權,也是上一任總統指定的,能夠擁有私人軍隊的少帥,又是總統的兒子,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了?"清老爺子張口娓娓道來.

清家從小就將清妤送出國接受最好的培養,目的只有一個,成為未來總統的枕邊人,所以她必須要擁有無懈可擊的人生,最好的談吐和修養,以及無論任何媒體再怎麼追究,也查找不到的弊端.

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聽著老爺子口中說出來的話,清妤心里冷笑不止,賣女兒而已,也能夠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你以前在國外的時候,幾次被權璟霆拒之門外,回來就有了這麼快的飛躍,的確是讓人十分驚喜,只要你能夠成功的成為權璟霆的夫人,其他的什麼都好說."

清妤張口,打斷了對面兩人的喋喋不休,"你們到底,有什麼把握能夠拿下權家?"

清建業看著開始感興趣的女人,最終吐出一句話,"曾經的清家,欠了權璟霆一個未婚妻."

女人眸中擴散開的,是驚訝,這是她蘇醒之後,清家人並沒有告訴她的.

但是那句話,曾經的清家.

是什麼意思……

------題外話------

麼麼噠大家,活躍一點,各種道具用起來,不要養文啊,舉起你們的手讓我知道你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