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替少帥送東西過來


購物廣場最為忙碌的時候,陽光從空中往下落在大地上,從四周高樓大廈的玻璃板上反射出來的光線十分的灼眼,往來的不僅有本地人,也有很多金發碧眼的背包客.

作為帝京最為繁華的地段,很多前來帝京旅行的人自然會想要到這里來看看.

不過奢侈品的集中地,也就決定了來這里消費的人自然是需要一定的經濟基礎的,所以外面走著的基本上都是穿著時尚的青年男女和珠光寶氣的富婆之類的人,當然也有行色匆匆路過的西裝革履的上班族.

生活節奏快,是這個大城市的主要特點,想要在這里擁有一席之地,你必須十分的努力才行.

清妤的花店在廣場的北部位置,位處陰涼,陽光照射著對面,一條分離開來的光線將這里和對面分割成了兩個區域,對面眼光普照,和這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不過也是早晚分隔的.

門口擺放了種植的盆栽,里面各色花朵綻放,頭頂的遮陽棚帶著藍白相間的條紋,形成別具一格之感.

女人戴著淡藍色的圍裙游走在店內的盆栽群里,手上的噴壺一點一點的給那些綠色植物澆水.

清建業已經回來四天了,前兩天張雪給她打了電話,說讓她回去吃飯,花店不說其他,事情還是挺多的,光是處理那些名媛淑女定下來的單子就夠她忙碌的,三言兩語搪塞之後就沒再接到他們的電話了.

再躲下去也不是辦法,她倒不是害怕見到清建業,只不過是潛意識里真的不習慣和清家人相處而已.

"叮鈴鈴……"

門口的風鈴隨著推門人的動作響動.

清妤抬頭看去,就見到了面前穿著陽光特殊的女人.

"喲嚯,小美人,這些天沒見,你想沒想我啊."權雨琳語氣飛揚.

她上半身穿著一件淺色牛仔衣,下半身一條黑色長裙,帶著寬大邊緣的鴨舌帽,架在鼻梁上的寬大黑色墨鏡擋住了女人漂亮的半邊臉.

露出的部分畫著精致的妝容,口紅勾勒出精致的唇線,十分惹眼.

"怎麼,不記得我了?"權雨琳看著女人淡然的樣子發問.

清妤放下手上的噴壺走過來,她當然不會忘記面前的女人了,前兩天說了要請客卻跑了,平白無故的她遇上了權璟霆,被帶到了權璟霆軍營的那個晚上遇到的女人.

好像她當時說,她是叫,琳姐姐,是吧.

"小仙女,幾天不見變得更好看了,來姐姐麼一個."權雨琳說著就要撲過去.

清妤不留痕跡的躲過了撲過來的女人,走到收銀台那邊,"小姐需要什麼花?"

權雨琳嘴角抽搐,她無奈,這丫頭這性子,說的話都是凍人三尺的,和自己那個不可愛的弟弟真的是一丘之貉,這兩人在一起,估計冰箱都省了.

她敢打包票,這里賣出去的花,鐵定是那些人看著清妤好看才買的,靠臉打天下,不需要服務態度了的.

"我不是買花啦,是來找你的,小仙女."權雨琳將臉上的墨鏡摘下來,指著自己的臉,"你不認識我了嗎?仔細看看我這張臉."

清妤抬頭就看到權雨琳湊過來的樣子,"記得."

"那就好,我還以為是不是我新種的睫毛讓你認不出來了."女人喃喃自語.

"上次不是先走了嗎,覺得不太好意思,今晚上補上那頓飯好不好."權雨琳說的認真.

清妤抬眸,盯著權雨琳的臉,這張臉的確長得美麗,還透著股英氣.

"你是,要和我交朋友?"


"對啊!"權雨琳淚目,急忙點頭.

這姑娘是終于懂她的意思了是嗎,真是不容易啊.

清妤低頭,隨意綁在腦後的長發垂落下來,帶著柔和,忙活著手上的事情,"交友准則最基本的,不是應該告訴對方自己的名字嗎."

權雨琳愣了一下,自己這是被懟了.

"咳……那個,那天走的很急,也就沒空說了我的名字,既然這樣."

她伸手將腦袋上的帽子摘下來放在一旁,十分莊重的拎起兩邊的裙擺對著清妤行了個禮,"你好,我是權雨琳."

清妤手上的動作停住,權家的人,的確是和她的猜測是一樣的.

"權雨琳?"

"嗯,我是權璟霆的姐姐."

總統的家人,從來都是保密的,當然像是第一夫人蘇落英和手握重兵的權璟霆這樣的人,自然是不用隱藏的,也隱藏不起來.

不過權雨琳,是真的被藏的很好,很多人乃至整個M國的國民都只知道總統有兩個十分出色的兒子,卻並不知道,還有女兒.

國家領導人的孩子,安全從來都是第一位,沒有人知道,也就沒有危險了.

再加上權雨琳時常游走在各國,從來不參與國家間的交往,不曝光,是對她最好的保護.

看到清妤不為所動的樣子,權雨琳帶著好奇,不應該啊,知道她是權璟霆的姐姐之後,不是應該露出不一樣的表情.

就算沒有不一樣的表情,一般的女人不都是應該馬上開始巴結嗎,可是她對面這個,眸中平淡如水,並沒有任何的動靜.

甚至連驚喜都沒有.

"權小姐,你好."清妤還是客套的回應了兩聲.

"你這樣的反應,還真的是讓我有點不知所措了,是我的身份沒有震驚到你?"權雨琳將帽子戴回腦袋上.

"對一個人身份的在意程度,是取決于對那個人的需要程度,我和你如同陌生人一樣,也並沒有需要你的地方,自然也就不需要在意和巴結你."清妤盯著她說.

"你還真的是不留情面呢."權雨琳回道,但是心里卻十分的高興.

這姑娘,還真的是無欲無求的小仙女呢.

真他媽的和她的胃口,她還真的就纏定這姑娘了.

"哎,我都告訴你了我叫什麼,那我們就是朋友了,晚上一起吃飯唄,美人."權雨琳興奮的開口.

清妤看著湊過來的女人,權雨琳的確是挺特別的,用別的話來說,就是,真的有點二,不過她的眼眸里透著清澈,和她張牙舞爪的外表十分不一樣.

看上去和朝氣蓬勃的二十歲女孩子一樣,不像是已經三十歲的女人那般的穩重.

"晚上我沒時間,後天晚上我們可以一起吃午餐."

"好啊好啊,那後天我過來找你啊."權雨琳興高采烈的急忙應下來.

提醒客人到達的風鈴再次響起來,清妤抬頭過去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男人.

"清小姐,中午好,我是替少帥過來給您送東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