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厲害的姑娘



接下來幾天的時間內,張哥帝京不少的名媛淑女都陸續的收到了當初從清妤那里定下來的仙人掌.這些帶刺的植物招惹了不少的笑話,被運送到了各個名媛淑女填下的地址內.部分場合,甚至還友情贈送了一部分.整個帝京的垃圾場恐怕都已經被這些仙人掌堆滿了.原本信誓旦旦找清妤麻煩的那些小姐,也只能忍氣吞聲,畢竟也是她們自己在清妤面前擺闊定下了她花店內的所有品種,也從這件事情上看出來了.她清妤哪兒是個傻子,分明就是個惹不得的刺頭.讓你打斷了牙只能往肚子里咽,吃了虧還不能反擊.她店里明明就沒有賣仙人掌的,那天買的時候說的那句是隔天有新貨,明顯的是給她們挖了個坑,等著她們跳下去.這清妤,不是什麼好惹的人,默不作聲不爭不搶的樣子,卻能夠冷不丁的直接給你心上添了這些堵,讓人不敢喊疼.容業這些天都一直不斷的被安排參加各類晚宴,也算是見識到了這清妤的功力了,這姑娘真的是挺厲害的,殺人不見血啊.城郊邊緣地帶,幾乎是百里之內荒無人煙的地帶,建造了一棟造型簡單的私人別墅,這里是權璟霆待在帝京的時候的私人住處.知道這地方的人很少,也就只有家里人和容業一個而已,這地方是帝京市單獨劃給了權璟霆建造私宅的地方.所以這里就算來了客人,也就只是容業一個人而已.權璟霆打開門的同時,容業就擠了進來,男人穿著寬松的運動服,脖子上掛了條毛巾,顯然是剛剛運動完的樣子."現在是早上七點半,給我一個你來的這麼早的理由."權璟霆轉身進了客廳.牆上的掛鍾指向了七點半,這里的是私人公寓,光是客廳的面積就已經很大了.還不用再說加上房間廚房和浴室的面積了.這里裝修簡約大氣,以冷色調為主,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之外,就沒有什麼了,看上去去就知道男人並不是時常回來住的."我當然是有正當理由才會過來找你的,對了告訴你個有趣的事兒."容業倒在沙發上,盯著對面落座的權璟霆."清家那姑娘夠狠的啊,不過幾天的時候,整個帝京的名媛淑女都被她給整的有火發不出來,我剛過來,光是君悅豪庭那邊都扔出來不少的仙人掌,家家戶戶門口都跟苗圃似得."權璟霆抬頭看著對面自言自語的容業,就從他話中捕捉到了一句.清妤."難怪你能對她刮目相看,能用這樣的招數直接斷了那些人找她麻煩的退路,也不怕得罪了所有的人,這姑娘做事的方法,倒是挺像你的."權璟霆盯著它,眸中一片深沉,帶著似笑非笑的口吻,"像我?"容業乖乖的閉嘴沒說話,這家伙的變態,他向來清清楚楚.從來都是冷不丁就發病的,沒有征兆.權璟霆起身從冰箱里倒了杯水,修長的五指捏著透明的水晶杯,陽光透過他指縫間的水層透出來,帶著獨有的光澤細膩.容業如果不提起來,他倒是還忘記了,有件事情還沒辦."說完了."權璟霆將杯子扔到了琉璃台上,"再不說正事,就麻溜的給我滾蛋."男人面色未動,絲毫不像是能夠說出這樣話的人,但是這話還是從他一本正經的口中吐出來的.容業收回了剛才嘻嘻哈哈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我上了從前IE的雇傭網站,發出去的消息都沒有回應,按照他們的通知,整個IE的確已經停止了中東地區和一些戰區的雇傭.""並且IE對外發布的消息,也是整個組織放假了,下半年左右恢複工作狀態."權璟霆走過來,將扔在茶幾上的文件攤開,一頁一頁的對比翻過."我已經安排了人尋找,但是務必想辦法聯絡到負責人."容業看著男人手上的文件開口."昨兒他們指揮官不是到約翰參加會議了?""對,秦重還在約翰遜,這麼快IE就停止活動了,雇傭兵從來都以利益為主,現在中東戰火頻發,M國邊境上也不太平,這時候並不適合收手."容業說出自己的疑惑."不慌,現在最重要的不是IE,是帝京.""什麼意思?"容業看著男人問.對面的男人沒有回答,慢條斯理的繼續自己手上的動作.容業最不喜歡權璟霆的一點,就是他喜歡賣關子.精明睿智的大腦,長遠的眼光,和狠厲絕情的手段,是支撐權璟霆成為少帥的基礎,很多時候,容業這個發小也從來不敢招惹他.畢竟腹黑的男人,是最不能惹的,尤其是對女人都不會憐香惜玉的男人,你就更加不要指望他會對一個男人都手下留情了.權璟霆似有若無的看了眼容業,慢悠悠的從冰箱里取了昨晚上他家母上大人送過來的早餐放進了微波爐里.蘇落英最擔心的就是自己這個兒子在外面不能很好的照顧自己,雖然他自律性及強,從來不用人操心,但是吃飯這方面,是所有的母親都十分擔心的事情."動動腦子,"飛魚計劃"當時進行的隱秘性是十分強的,就連總統都不知道,是丁博士自行發起的,但是最後卻被突然襲擊,當時能夠聽的出來那些人說的是M國的語言,並且帶著帝京的味道."容業恍然大悟,"的確是這樣,丁博士當初帶著人出去的借口,是外出考察而已,如果不是他通知你,你這邊也不會收到消息.""在國外襲擊我的人,和回國之後襲擊我的人,都是出自這里,這帝京,是真的越來越不太平了."容業歎了口氣,半響之後張口,"我放出去的人不會收回來,重心會先轉回來.""給你個方向."權璟霆在臥室門口停下來,"國務院的幾位,還有,你最近接觸的那幾位.""就不能說清楚嗎."權璟霆沒再回答他的話,徑直走進了臥室.看到他不願意搭理自己了,容業也沒有自討沒趣,拿起桌上的文件離開,這就是答應了權緊霆事情的下場,被當做是免費的勞動力壓榨的一滴不剩.他難得的假期,可惜在權璟霆眼中,是沒有假期這一說的.浴室內,水汽氤氳,透明的玻璃將外面的洗手池和浴室分隔開,透過濃郁的水霧能夠看到站在里頭的人影.從頭頂蓮蓬頭內滴下來的水順著男人線條流暢絕美的臉頰往下流去,肩寬腰窄,腹肌明顯,順著男人的肌膚紋路慢慢往下流動,最終在地面上彙聚入了排水口.骨節分明的指尖撐在了一側的玻璃上,權璟霆抬頭,霧氣繚繞當中男人眸中滿是迷離,想到了方才容業的話,薄唇勾起弧度."特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