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蕭家晚宴2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曉安排了這邊的飲食之後轉身,就看到了從大門走進來的蘇葉,蘇葉自然是和蘇父一起來的,想到今早上兩人還在一起吃了早餐,蕭曉放下手上的活兒走過去.

蘇平邦身上頂著市長的光環,一進門當然就免不了有不少的應酬了,蘇葉識趣的松開了父親的手,往那邊自己過去了.

"蘇兄真是有福氣,膝下三個女兒,都說父親和女兒更親近一些,還真是讓人羨慕呢."和蘇平邦交談的人奉承道.

"林兄客氣了,女孩子要比男孩子難養多了."

蘇葉往這邊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對面的清家夫婦,看樣子清妤是沒過來的,想到早上的仙人掌,她氣就不打一處來.

那個女人,總有一天要讓她知道知道自己的厲害.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蕭曉從背後敲了她一下,從她面前取了一杯酒過來.

蘇葉回過神來,眼中的陰郁被收起來,恢複空靈的樣子.

"沒什麼,在想你這兒布置的挺不錯的,尤其是邊上的郁金香."

"那個啊,看上去挺不錯的,就擺上了."

不說其他的,清妤店里的這些花卉的確是挺不錯的,名貴的品種夠多,也夠漂亮,放在宴會廳里也的確是上檔次.

"對了,今晚上來的都是些什麼人?"蘇葉狀似無意的問.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名單都是媽媽列的,不過我看到了容家,你姑姑應該會過來."

"這樣啊……"

蘇葉心底鄙棄,的確是不敢奢望權璟霆來參加蕭家的晚宴的.

"你先忙吧,父母的結婚紀念日,你這個女兒肯定很忙,我就不纏著你了."蘇葉拿著酒杯准備往一邊過去.

"行,有什麼問題叫我."蕭曉吩咐道.

看著大廳里來來往往的人,蘇葉興致缺缺,再呆一會兒就去和蕭家人告別了.

這樣的晚宴,沒什麼興趣,原本以為權璟霆可能會代表權家過來,不過方才在門口看到了權家的禮物已經送過來了.

她待在這兒也沒什麼意思.

開場舞是蕭氏夫婦跳的,場面很熱鬧,觥籌交錯之間,帶著各自目的開始游走的人不在少數.

容業帶著滿身的風塵走進來,這樣的場合原本應該是他的父母過來的,只不過父母親出國旅行去了.

這樣的應酬自然也就落在他這個兒子身上了,最近被權璟霆折騰的沒日沒夜的查資料,昨晚上可是一夜未眠,這才剛得空就得過來.

將禮物遞了過去,還沒等走過去就看到了對面撲過來的蘇葉.

"哥,就你一個人過來的嗎?"蘇葉說著往他身後看了看.

"別看了,望眼欲穿都見不到你想看的人."容業打趣道.

"你說什麼呢,我是看姑姑和姑父來了沒有."蘇葉低頭嬌嗔.

容業伸手攬著人的脖子往自己懷里摟過來,意味深長的開口,"妹妹,哥哥不笨,知道你在等誰."

就算蘇葉把脖子給夠彎了都沒用,上次權璟霆能夠去她的生日會,也是自己割地賠款換來的.

已經是他差不多吐血的了,還讓一個女人撿了便宜,差點沒嚇死他.

剩下的這些無足輕重的宴會,權璟霆是不可能出席的.

"那哥,少帥現在在哪兒?"蘇葉也不藏著掖著了.

容業手掌按在女人的腦袋上,眸中帶著深意,"少帥的蹤跡,是不能隨意打探,也不能隨意泄露的,乖,自己過去玩."

他對這個妹妹,是真的沒什麼辦法的.

從小蘇葉就十分能夠討長輩的喜歡,很得他母親蘇凌的喜愛,在母親面前是紅人.

他也被迫跟著也要對這人好,要是不滿足她的要求,當著蘇凌的面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實在是被磨怕了.

但是經過上次的事情,他下了決定,在怎麼樣,都不會再給蘇葉任何權璟霆的消息.

"哥,我是真的喜歡少帥."

"喜歡他的人多了去了,入得了他眼的人,沒有,你還是不要浪費自己的青春在一個不可能的人身上,這是我最後一次勸你."

容業說完這句話,提起腳步離開蘇葉身邊.

女人站在原地,盯著容業的背影,半響之後嘴角帶上詭異的笑容.

她偏不信,從小到大,只要她看上了,就是不擇手段也要拿到手.

晚宴進行的有條不紊,蕭曉陪在父母身邊給每個賓客敬酒,面上始終帶著得體的笑容,不斷有過過來討好的人,她都笑著一一回應.

晚宴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一個侍應生腳步有些快到了蕭曉身邊去,對著她的耳朵說了幾句話.

緊跟著就看到蕭曉臉色變了變,放下了手上的杯子和父母打了招呼之後跟著侍應生走了出去.

遠處的蘇葉看了蕭曉的臉色,心里有了幾分猜測,跟著往門口過去.

蕭曉剛剛踏出大門,就看到了門外的貨車在源源不斷的往下邊擺放仙人球和各色仙人掌,一路綿延,如同花圃那般.

這車子帶著蕭曉的訂貨單,所以能夠暢通無阻的進入到酒店門口的位置.

"這是怎麼回事?"蕭曉上前一步.

"您好,是蕭曉小姐定的一百二十盆仙人掌和一百二十盆五色仙人球,還有一部分送到了您的家里頭去冷."

蕭曉臉色一下就變得綠了,跟吃了蒼蠅是一樣的,她當時的確是讓清妤將一部分的花送到這里來.

但是,這些仙人掌是怎麼回事?

這個女人,是故意的.

故意想要在這麼多人的面前給自己難堪,這樣的宴會,只能出現名貴花種和豔麗花卉,絕對不能出現在這種惹人發笑的東西.

好在晚宴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門口只是停滿了車子,門口已經沒有來賓了,她有的是時間在並可散場之前處理乾淨了.

"你們把這些都給我搬走處理掉,不要放在這里."蕭曉急忙對著酒店服務員吩咐道.

可是因為已經是晚上了,為了早點下班,運貨員特地帶了幫手過來,在很短的時間內迅速的將所有的仙人掌下的差不多了.

車上也就只剩下十幾盆了.

"馬上處理掉."蕭曉說著還轉頭往大廳門看了眼.

現在還沒有人出來,時間還充足.

清妤那個女人,這梁子算是結下了.

這晚宴門口突然擺滿了仙人掌,估計會讓大多數的人笑死了.

蘇葉站在大廳遠處的羅馬柱後面,泛著冷笑看了眼外面.

這是送上門的機會,不用白不用.

她都沒得到的東西,清妤得到了,總得要付出點什麼代價才行不是嗎,給更多的人心里添堵,對方有多難過,心里就會有多痛恨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