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蕭家晚宴


蘇家和蕭家是世交,蕭曉的父親蕭林是白手起家,一步一步的從一個小警員走到了帝京警察廳廳長的位置,也是帝京權勢正盛的人,整個帝京的安保工作,說白了都是在蕭父的控制之下.

權勢鼎盛之下,自然也有不少溜須拍馬的人在,不過這些年也並沒有能夠抓到蕭父把柄的人在,與其說是抓不到,不如說是沒有.

今天晚上,正好就是蕭曉父母結婚二十五周年的紀念日,整個帝京有權有勢的人今晚都會過去參加宴會.

清家和蘇家,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收到了邀請函,自然也都會出席.

宴會舉辦地在市中心,一個五星級的酒店里,場面並不是很大,只是邀請了一些必要的親朋好友.

但人數的確也是有一定的數量的,去的也都是有頭有臉的家族.

和前些天蘇葉的生日宴會不一樣,這次來的,也還有一些長輩,並不止年輕的一輩了.

暮色開始慢慢降臨,酒店門口忙碌的都是往來的侍應生,從五點鍾開始,就陸續的有車子將各類花卉送過來.

送貨來的人說是蕭曉小姐定的,他們無奈,只能想辦法擺上去.

不過幸好定的也都是一些名貴的花卉品種,放在這里也不用擔心影響整個布局的格調問題.

不過這花的數量的確真的太多了,不知道為什麼昨天早上這里的舉辦的千金聚會也收到了不少的花朵.

這些名媛淑女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喜歡花兒了?

短短一天之內,這酒店都處理掉不知道多少花了.

蕭林和夫人站在大廳里,兩人身上都穿著蕭曉特地定的晚禮服,原本他是不想大操大辦的,但是架不住女兒曉曉的請求,也只能答應了.

不過看上去,女兒還沒有讓他們失望,無論是從場地布置還是各類賓客的安排開始,都做的井井有條的,一點也沒讓他們操心.

更重要的是,舉辦的並不奢華,場地布置也是十分的低調的,為官者,最忌諱讓人說三道四的,尤其是像這兩年風聲這麼緊的時候,就更加需要低調了.

"爸,怎麼樣,我說了不用你們操心,你看看喜不喜歡?"蕭曉穿著湖藍色禮群站在大廳內,看著往來的人整理場地.

邀請函上寫了是七點,還有半個小時賓客們才會進場,所以現在時間還來得及.

"喜歡,真是辛苦曉曉了,沒想到平時那麼任性張牙舞爪的女兒,居然能把這事兒辦的這麼好,老蕭啊,是不是覺得很欣慰啊."蕭母對著身邊的丈夫微笑說道.

蕭林笑了笑,頭頂上已經帶著銀絲的頭發被梳的一絲不苟,"是啊,我們也老了,曉曉也長大了,能夠獨當一面了."

蕭曉上前親昵的挽著父親的胳膊,小女兒一般的開始撒嬌,"哪呢,爸爸媽媽都還很年輕呢,女兒還要依靠你們很久呢."

"你這鬼丫頭."蕭母無奈笑道.

他們膝下也只有蕭曉這麼一個女兒,但是卻也並沒有嬌寵,蕭林畢竟也是警察出身,對女兒雖然寵溺,卻也並不是過分寵溺.

不過有些任性妄為,倒是真的,不過倒是為了讓家人能夠有更好的生活,蕭母這些年也是置身商場,做了點生意,雖然不大,也的確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對了曉曉,今晚上清家人也會過來,我知道你不喜歡清妤,但是好歹給爸爸媽媽一個面子,不要太鬧騰了."蕭母提前同女兒打好預防針.

想到那張美麗的臉,無論去到哪里都能夠吸引旁人視線的清妤.

上次在蘇葉的晚會上,清妤獨攬風頭,當時沒有半個人想起來她彈奏的曲子,這口氣她自己還沒吞下去呢.

"我知道,你們放心吧."蕭曉回應道.

這好歹也是自家的場子,先不說清妤會不會過來,就算過來了,也得顧及長輩的面子不能太出挑了,不過她想請妤應該不會過來.

她傷了腦子,清家人應該不會讓她出席這樣大的晚宴的,否則刁難的人就算顧及清家人,恐怕也還是有人定著風頭上去要讓清家出丑的.

"我記得你們小時候一起練過琴,那清妤的確是為人傲慢了些,但是你們姑且也算朋友,我聽說她出了車禍傷了腦子,你平時也應該對她多點關心."蕭林看著女兒道.

"我關心她!怎麼可能!"蕭曉出聲嘲諷.

蕭母無奈搖頭,丈夫對女兒的事情不方便多管,自然也不知道小時候因為練琴,清妤和蕭曉有了多少的過節,也導致蕭曉到現在都還是不喜歡清妤這個人.

"好了,晚宴快開始了,先准備吧."蕭夫人張口道,這些年雖然置身商場,但是在面對家人的時候,那股女強人的氣勢是十足的被收斂起來了的.

蕭曉離開了父母自己忙活去了,雖然說得是七點鍾,但是也有人會陸陸續續的先過來.

夜色徹底降臨的時候,酒店門外開始陸陸續續的開進來各類車子,其中大部分以軍用豪車為基准,一排一排的停靠在了酒店門外,其中大部分都是警察,也曾經是在蕭林手下做過事的.

清建業是和夫人張雪一起過來的,他們這幾家人從以前就有些交情,自然是會過來的,清衍在公司忙碌,沒有時間過來.

兩人挽著手進門的時候,蕭林帶著蕭夫人迎了上來.

"清總,多謝你抽空過來."

"應該的,祝你和夫人能夠白頭偕老,琴瑟和鳴."清建業露出大方得體的笑容.

"對了,令愛和令公子呢?"蕭夫人看了看,兩人身邊並沒有出現那對兄妹.

張雪對著蕭氏夫婦張口,"那兩個孩子都忙著,一點時間不得空,讓我給你們帶了祝福過來."

"哈哈,我們這些老家伙的場子,就別讓那些年輕人跟著了,他們也嫌棄我們無聊呢."蕭林笑的暢快.

對于清妤傷了腦子的事情,蕭林閉口不談,他知道對于父母來說,什麼事情是最難過的,尤其是清家這樣的家庭,就算是善意的關心,也會傷了別人.

所以,不該開口問的,就不問.

這邊寒暄了幾聲也就過去了,蕭林帶著夫人往一邊過去的時候,蕭夫人仰頭看了看自己丈夫,結婚這麼多年了,她也依舊幸福.

蘇葉和父親進門的時候,大廳里已經來了不少的人了,她從一進門開始就東張西望的,沒看到自己想想要的人,氣餒的低下頭去.

半響之後又是苦笑,她到底在想什麼,蕭家的晚宴,那個人說什麼恐怕都不會過來的吧,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場合.就算是必須過來,也應該只會安排手下的人送禮物過來.

是她想多了,把區區一個蕭家的場子,看的那麼重要了,真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