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軍營里的女人


雖然現代的軍營不像古代那麼的封建,禁止女性的進入,但是權璟霆的地方,是絕對的禁止女性的進入的,就連外來考察的團隊進入,都不能夠有女人,這是權少帥的規矩.

所以這里也是整個M國徹徹底底的和尚廟,只要進來了,一年四季你就甭想在這里看到任何的異性,恨不得連天上飛的雌性,都不要想路過這里的上空.

就是這種感覺.

但是這大清早的,冷不丁的在指揮部看到一個穿著短袖的姑娘,這姑娘就算伸手擋著臉,露出來的半張臉白皙美麗,整個人腰身纖瘦,長發垂髫,活脫脫的跟個妖精差不多.

面前的女人將手放下來的時候,容業就有種比見到妖精還要詫異的臉色.

清妤.

這張臉的確是讓男人過目不忘魂牽夢縈,食色性也,恐怕正常的男人見過都不會忘記的.

"清小姐,你怎麼會在這兒?"容業靠近她,眼中是顯而易見的探究.

清妤放下手之後才看清楚面前的人,容業.

蘇家的血親,蘇葉的表哥,也是權璟霆的至交好友.

容業也是出身軍旅世家,而他參加的軍隊,就是權璟霆的部隊,現在也是軍中上將,所有人見了面都會尊稱一聲將軍的角色.

能夠在這里見到他,也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看到面前的女人看上去並不是那麼想搭理自己的樣子,容業也並不在意,這女人雖然面相妖嬈,但是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那股冷漠疏離,卻也是真真的.

"參觀?工作?"

"你,不會是和璟霆一起過來的吧?"

男人最後一句話戳中了重點,清妤抬眸,盯著對面的男人.

"大清早的,容少如果不是有事,也不會過來了."

簡而言之,不進去辦你的事情,反而在這里盯著她,不是十分的無聊嗎.

"我的確是有事情才過來的,但是,能夠在這里看到清小姐,這事兒的嚴重程度可是遠遠比我要做的事情更重要."

這可是整個帝京今年以來最勁爆的消息了.

"容少如果再聒噪下去,天就亮透了."清妤眼眸清靈,呼吸間帶出微微的白色氣體.

容業點頭,"謝謝清小姐的關心了."

在這麼糾纏下去,遲到了的話,里頭那人是十分不好哄的,他還是不要糾結在這件事情上了.

"小李,我車上有外套,取過來."容業對著身後的人說道.

衛兵打開車門將掛在車座上的短外套取出來,恭敬的遞過去.

"清小姐不介意的話請用,山間風涼,尤其是早晚的時候,別感冒了."

盯著容業遞過來的衣服,清妤抬頭,"謝謝,不過我介意."

他自然也知道女人的拒絕,這個女人可不光是看上去那樣的冷漠疏離的,他想,那晚上的那支舞,那樣的熱情奔放別樣,恐怕是這個女人這輩子唯一的一次了.

"璟霆應該還需要一點時間,還是拿著吧,你放心,這衣服洗過之後,還沒有穿過."容業將外套攤開,直接披在了女人身上.

"我先進去了,衣服的話之後有機會再還給我吧."

看著身上男人的黑色皮衣,她能夠聞得到上面清洗液的味道摻雜著淡淡的古龍水的味道,既然別人都給了,就穿著吧.


容業過來是來找權璟霆的,應該也不會這麼快就出來的,她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

……

指揮部二樓,這里當屬于整個軍營的中央中心,也是最重要的地方,很多重要的文件情報都儲存在這里,昨晚上帶回來的那些人,林楓審問了一晚上,自然是吐出了很多的東西.

這里是霆字號軍營,也是整個M國軍隊里對待犯人最有辦法的地方,只要進了這里的囚牢,不吐點東西出來,是出不來的.

也是很多臭名昭著的惡犯最為恐懼的地方,這里,是進過人的噩夢,也是所有罪犯恐懼的地獄.

二樓最中央的房間,寬闊無比,這里被一面厚重的玻璃阻隔開,對面那邊是審訊室,從這邊能夠看得到對面,那邊卻看不到這邊.

房間的陳設十分的簡單,牆邊放著一個五層的寬大架子,每一個都有密碼鎖,里面應該是放著一些重要文件,最中間的位置放著兩個黑皮沙發,權璟霆背靠沙發,長腿交疊放在面前的茶幾上,整個人往後仰看著隔著一層玻璃之內的審訊室.

審訊室里十分的簡單,四周的牆漆都是黑色的,最中間放著一張寬大的桌子,這邊坐著林楓,對面則是昨晚上抓回來的人.

容業推門而入,看到的就是悠閑樣子的權璟霆,再想到外面樓下的女人,這人,對于不在乎的人從來都是不放在心上的.

權璟霆的性子原本就涼薄,涉及到女人,便更加的冰冷了.

他有的時候真的很好奇,權璟霆將一個女人放在心尖上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不過看到了下邊那個第一個進出軍營的女人.

那一天應該不會太遠了.

"審出了什麼?"他走過去,在遠離權璟霆的隔壁沙發上坐下來.

男人修長的食指劃過薄唇,黑眸里滿是深沉,"吐出來的東西不少,比我預計的要多."

"進了這里,當然是得言無不盡了."容業盯著對面林楓的審訊現場.

男人屈膝,從茶幾上拿了煙盒和火機過來,金屬質地優良的火機蓋合上之後,權璟霆修長白皙的手掌指尖帶著閃爍的星火.

"你那邊有什麼收獲?"

容業將帶過來的文件擺到桌面上去,面色凝重,"這是所有能夠查到的數據,一直到現在,"飛魚計劃"的所有資料都全數交到了軍統局那邊,能夠找到的數據,實在太少."

男人指尖微動,煙蒂落在了桌面上的煙灰缸內,薄荷煙的味道慢慢的彌漫開.

"你或許能夠從總統手上拿到特批令."

"先從IE那邊追過去,這邊的事情你不用再跟進了."

"我知道,只不過那邊的確是有些難度,需要時間."

"不著急."

對面林楓已經問的差不多了,他對面耷拉著腦袋的人也已經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吐的一干二淨了.

從昨晚上能夠堅持到現在,對方也是個硬骨頭,挺不錯了,至少沒有暈過去.

"先走了."

權璟霆將手上燃了一半的薄荷煙按在煙灰缸里,拿著容業送過來的文件起身.

"再不走的話,下邊的美女可是快生氣了."容業冷不丁張口.

權璟霆並沒有搭理男人的話,手上拿著文件徑直往門外過去,腳下的長筒軍靴踩得地面帶出響聲.

林楓走出來的時候只看到了容業一個人,"少帥呢?"

"下去了,溫香軟玉再懷,心猿意馬呢."

林楓皺眉看了他一眼,這容少將總是這樣,說話四五不著調的樣子,總是被少帥嫌棄,還一點也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