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墊片不見了


這個季節的雨水,向來是說下就下的,一點情面也不留,豆大的雨水拍打在山間茂密的樹林間,啪嗒啪嗒的聲音一直持續到凌晨四五點左右.

不斷在將地面浸透的雨水最終彙聚起來,在地面上形成一片一片的水坑.

清妤睡得並不是很安穩,再加上外面的雨水聲,半夢半醒的時候,就聽到了外面傳來的號角聲.

床上的女人睜開眼睛,盯著天花板上的吸頂燈不放,側目之間看得到被窗簾遮擋住的窗戶隱隱能夠看得到外面探照燈的光線.

手機上顯示的時間,五點三十刻.

這應該是所有士兵的起床時間到了,大約過了十分鍾之後,她揉著眼睛從床上坐起來,她盯著自己身上穿著的衣服.

昨晚上權璟霆給她的衣服被折疊在一旁,整齊的放好,而她身上還穿著自己的衣服.

不光權璟霆沒有照顧別人的習慣,她也沒有穿別人的衣服的習慣,尤其還是一個異性的.

窗外能夠聽得到斷斷續續的腳步聲,想來也是士兵起床了,軍隊里的作息時間都有著嚴格的規定.

就算失去了記憶,她也在清家時不時的能夠聽得到有關權璟霆的事情.

行軍嚴謹,戰功赫赫,國際救援和保衛邊疆都有著十分厲害的成績,權璟霆帶領的軍隊,所向披靡,戰無不勝.

無論是什麼樣的任務,都能夠輕松勝任,這其中很大的功勞都在于他的治軍嚴謹.

現在的時間,想來也是起床訓練的時間.

她推開門走出去,昨夜下了一晚上的雨,地面上還是濕潤的,天色還沒有亮起來,還是黑暗的,地面上有些積水的地方在路燈的照射下反射出光芒.

因為下了雨的原因,還是有些涼意,她踩著拖鞋站在二樓走廊上,看著遠處已經洗漱完畢穿戴整齊並排站在廣場上的一排排士兵以及還是不斷從宿舍樓上邁著步子迅速下來彙集的士兵.

不過五分鍾的時間,下邊就已經全部集結完畢.

她盯著下方可以稱為可怕的集結速度,腦袋里忽然閃過了一些畫面,卻又很快消失不見.

食指落在太陽穴上,剛才閃現的,應該是她的記憶.

"小姐,您起來了?"身後傳過來一道男聲.

清妤轉身就看到了昨晚上的那個衛兵,他身上穿著整齊的迷彩軍服,一絲不苟的戴著帽子.

"你不用去訓練嗎?"她看了看下面已經開始往訓練場跑去的隊伍.

"首長安排了我上來帶您下去."

清妤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隔壁的房間,房門緊閉,權璟霆,是還沒起,還是已經起了下去了.

"少帥一個鍾頭之前就已經到了指揮部了,所以現在安排我過來接您下去."衛兵貼心張口.

這男人起的還挺早的,凌晨四點鍾,是所有的首長都和他一樣起的很早嗎.

"麻煩你等我一下."清妤張口,語氣疏離.

"沒事,您慢慢來."

衛兵善解人意的張口,他好像是聽說女孩子出門都挺繁瑣的,是要化妝還是怎麼樣,反正時間要的很久.

不是少帥的女朋友嗎,那少帥肯定也是想著讓她多睡一會兒才沒有叫醒她的吧.

清妤走進房間,將鞋子換好之後,整理被子,兩分鍾之後,她盯著床上被自己整理的一絲不苟的床鋪,上面床單,十分整齊,一絲褶皺都沒有.

被子被折成了四方的樣子,整齊的如同豆腐干一樣.

這好像,有點奇怪.


"早上好."

"早上好."

門口傳來交談的聲音,讓還處在詫異的女人回過神來.

"一大早的你過來這干什麼?"

是衛兵的聲音,應該是有人過來這個樓層了.

"不是說這棟樓停水了嗎?我過來看看."和衛兵交談的士兵揚了揚手上的維修工具.

"對,早上我起來的時候發現一樓沒水了?是不是管道出問題了?"

整個軍營的用水都是來自後面的山上的,並不是城市的自來水廠供應,也有自己的處理機器和專門負責維修檢查的士兵,所以不會有停水的時候.

"明明昨天我都檢查了,這邊的管道沒問題的,早上就說沒水了."負責維修的士兵奇怪的說.

"你去看看吧."

清妤拉開門走出來,她來的時候十分簡單,走的時候也不難,不過現在水房還是沒水的狀態,早上洗臉刷牙都是奢侈.

有了昨晚上的交鋒,就算現在權璟霆在這里,她也絕對不會再進去求助了.

"看我這腦子,小姐,給你."衛兵拍了拍自己的腦門,緊跟著從身後拿出一瓶礦泉水過來.

"這兒也沒水了,您就簡單的用這個吧."

"謝謝."她接過來扭開之後喝了口.

衛兵站在門口,房門大開,能夠看得到里面被女人收拾的整整齊齊的床單被褥,被子疊成四方的形狀,說句實話,和他們這些從軍多年的人疊出來的沒什麼兩樣的.

沒想到少帥對女朋友的訓練這麼地道,就連疊被子都是按照咱們軍人的方式來的.

心里頭對少帥的崇拜又上了一層.

走到水房將嘴巴里的水吐出來的時候,看到了站在水龍頭面前糾結的士兵.

"奇了怪了,這墊片不見了……"

四周能夠聽得到震耳欲聾的口號聲,清妤隨著衛兵往遠處過去,權璟霆所在的指揮部距離這里大概兩千米的距離,她跟在衛兵身後沿途過去的士兵口中喊著響亮的口號,跑步的腳步聲整齊.

遠處能夠看得到分開訓練的批次,正在訓練場上揮灑汗水,四周滿是厚重的陽剛之氣.

兩人走了一段距離之後去到了指揮部門口,一排整齊的黑色軍用越野車停放在哪里,大門口站在兩位持槍衛兵.

"小姐,您在這里等少帥吧,他還有十分鍾的時間就下來了."

"謝謝."

"那我先去訓練了."

清妤一個人站在停車區域等待,還有十分鍾的時間,能夠看得到遠處已經慢慢發白泛亮的天色.

已經快天亮了.

還在等著的時候,遠處射過來一串燈光,她反射性的眯起眼睛看過去,瑩白的小手就擋在額前的位置,擋去了一部分的光亮.

過來的車子在她面前停下來,緊跟著一雙穿著長筒軍靴的角伸了下來,一件軍綠色的風衣覆蓋在下來的男人身上.

容業下車後,有些奇怪的盯著自己面前掩面的女人.

這是權璟霆的軍營,里面居然有女人,這是不是天上快要下紅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