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和權璟霆有瓜葛


清衍知道和父親從來都是無法溝通的,他們之間雖然有著最深厚的血緣關系的羈絆,但是思想上的認知卻是天差地別的,清建業這人,做事從來都是強勢固執,不留情面,他只聽他認為對的事情,旁的,一概不理.

這點認識是在清建業將清妤送出國的時候,不過十歲的清衍第一次反駁了父親和爺爺的觀點,他們的野心,為什麼要讓清妤來完成.

當時的他,被清建業毫不留情的打的遍體鱗傷,張雪淚眼朦朧的看著兒子受罰,卻不敢開口勸,只能看著丈夫手上的棍子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兒子身上.

從那之後,他學會了偽裝,偽裝自己對于父親和爺爺的所有不滿,對他們的野心裝作不知.

後來和清妤通了幾次話之後,他聽出來了妹妹自己的心甘情願,他也就放下了,但是卻在以為一切就這麼平靜的發生的時候,清妤突然出了車禍,就那麼被送了回來.

重來一次,清衍的確是想讓清妤按照自己的想法去重新再活一次的.

"她是我的女兒,你是我的兒子,從一開始你們就應該記住了,你們的生活不光是由你們自己主宰,要為整個清家考慮,在這一點上,你遠遠不如妤兒."

清衍低頭,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說多了只不過是無畏的爭吵而已.

看到兒子的樣子,清建業心里無端的歎了口氣,他這個兒子,從小到大都是這樣,真的是一點也不像他,不過不得不提的是,清衍的確是很有本事的孩子.

也就是這點,讓他無比的驕傲.

"行了,也不跟你多說了,聽說蘇家和權家的婚事初步敲定了,你有空的話多打聽打聽."

"打聽?"

"蘇家三個女兒,都是和你年齡相仿的,我會跟著安排,讓你見見,你也老大不小了."

蘇家這次能夠和權家攀上親戚,也算是在清建業的預料之中,畢竟蘇定邦這麼多年在官場打拼,雖然沒有兒子,卻也生了三個女兒,最重要的是,第一夫人蘇落英和蘇定邦這家人,多多少少是帶點親戚關系的,同姓,就足夠讓他好好的巴結巴結的了.

"我知道了."清衍不冷不熱的回了句.

他們這樣的人,結婚,不過是一個名詞而已,娶誰,不是由自己的喜好和對方的人品決定的,而是由相互之間的利益關系決定.

"這事兒你媽會上心,你好好管著公司的事情,別太累了."清建業轉身,拿起了自己放在沙發上的公文包.

"至于清妤的事情,找個時間讓她知難而退自己回來,在外頭拋頭露面,以後讓權家人知道了,始終不好."清建業張口道.

清衍沒有再回答,一直到清建業走出房間,他才回到辦公桌前.

整個人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的倒在椅子上,仰頭看著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清衍閉上眼睛,無論何時何地,浮現在他眼前的,都不是什麼快樂的回憶.

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自己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結婚嗎.

反正最終他娶誰,也不是自己決定的.

秘書推開門走進來的時候,清衍捂著臉仰頭靠在椅子上休息,看了看掛鍾上的時間,的確已經很晚了.

"總經理,您先回去休息吧,大致的框架已經出來了,就沒什麼問題了."秘書最終還是張口.

"沒事,開會吧."


畢竟高強度的工作,也不是太多的人能夠受得了的.

"這是剛剛夫人讓司機送過來的,說是給您的宵夜."秘書將進門時就拎在手上的保溫盒放過去.

盒子里的湯還是溫熱的,這個點,應該是張雪親手燉的.

清衍指尖滑過溫熱的蓋子,突然笑了笑,其實,這樣的生活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的.

清建業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客廳內十分安靜,燈火通明的大廳內只有張雪和一名傭人在,上了年紀的人會開始特別的注重保養,以往這個時候,張雪都已經睡了,也是收到了清建業的消息,才在這兒等著的.

老爺子這麼多年都保持著十分規律的生活作息,也早就上樓休息去了.

"先生回來了,太太等您一晚上了."傭人上前接過他手中的外套.

"還沒睡呢,不是和你說了,不用等我."清建業腳步未停的往樓上過去.

張雪著急起身,跟著清建業上樓,一路在樓梯上便是欲言又止的樣子,和關門聲同時合上之後,張雪忍不住了.

"現在怎麼辦?她現在已經如火如荼的開業了,我派過去的人都告訴我,今天不光是開業了,並且她還和整個帝京不少的名媛淑女有了沖突,這事兒越來越難辦了."

清建業往放在落地窗邊的沙發上一坐,看著自己面前著急的妻子,"依我看,這倒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你說什麼?你別忘了這麼多年我們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今天開業不過一天的時間她就鬧出了這麼多的事兒來,還得罪了不少的人,這讓權家知道了如何是好."張雪臉上帶著不耐,一看就知道已經忍了很久了.

清建業抬眸看了眼,他雖然在國外,但是對于帝京的事情卻是十分的清楚的,相比之下,足不出戶的張雪和他比起來,自然是消息並不算靈通的.

會著急,自然也是正常的.

"不管怎麼樣,她和權璟霆有了接觸,這就是最好的一點,要比讓她待在家里好了很多."

"你說?她,和權璟霆有接觸?!"張雪一聲叫出來,帶著詫異和不知名的喜悅.

這是再好不過的消息,以前清妤在權璟霆到H國的時候被清建業安排了過去,好幾次卻都被權璟霆拒之門外,更甚于面子都給丟了.

這次這位回來不過幾個月的時間,才出門就和權璟霆搭上了.

對于他們來說,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的確是這樣,不然你認為為什麼她才開業不過一天,就有那麼多的名媛上門去折騰?這其中自然是有一個共同的原因的,權璟霆."

張雪低著頭,她不怎麼出門,也是今天才安排了家里的人到清妤花店附近去盯著.

的確沒想到,也沒查到,居然會是這個原因.

"無論如何,現在她和權璟霆已經有了接觸,很多事情就已經開始好辦了,別忘了,清家和權家,還有個婚約在那兒,只要兩人有了接觸,權璟霆松口,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清建業轉頭,對著妻子張口.

張雪認同的點頭,這樣一來就省了很多的麻煩了,是件好事.

"那我安排人盯著,如果她和權璟霆的接觸變多了,適當的,我會在後面推一把."

外面,原本沉靜的黑夜,突然開始起了狂風,緊跟著豆大的雨滴慢慢的拍打在窗戶上,透明的雨水順著玻璃滑下來,反射出清建業滿是硬朗的臉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