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服軟


現在擺在清妤面前的無非就是兩條路,要麼跟著他們到北邊軍營去,要麼,等在這兒看看會不會有車子經過將自己帶走,但是可能性基本為零.

這里除了只有節假日的時候才有車流之外,更重要的一個原因,也是因為連接著北部軍營,權璟霆的私人領地,而車流罕見.

比較之下,自然還是前者比較好了.

"權少帥,將軍,我覺得您這麼做,一點意思都沒有."清妤看著面前的男人,語氣平緩,聽不出喜怒.

權璟霆轉身看著她,唇角一勾,並沒有答話.

這邊已經將人押上車,清理著附近的士兵都不由自主的將注意力往這邊放過來,他們少帥是什麼人,整個M國都是知道的.

赫赫有名的閻王爺,方圓十米之內異性勿近,他們下車的時候看到少帥身邊有個這麼美麗的女人就已經愣神了,最主要的是,她居然靠近了少帥,並且,少帥和她說話了.

話說,少帥什麼時候難為過一個女人啊,今天這真的是天下紅雨了,犧牲休息時間過來,果然是沒錯的,就這場面,回去讓他們再跑負重越野也是值得的.

幾輩子都不見得能夠遇上少帥這樣子的時候.

清妤算是明白了,這外界傳聞的確也是真的,一個不靠近女人的人,她就這麼把人給碰了,當然得付出點代價.

報應來了,還是在她幫助對方之後來的,措不及防的被咬了一口,還不能喊疼.

她自找的,從來不會後悔的清妤這次心里真的是後悔了.

早知道打死也不去招惹他,這個睚眦必報的男人.

但是這會兒權璟霆也算是她這會兒唯一一個能夠指望的上的人了,想了想,她還是覺得有必要和他好好的談談.

"少帥,我們聊聊."清妤上前一步,心平氣和的想要和他談談.

畢竟兩人的過節是從宴會上那支舞開始的,還有就是她沒同他解釋那糖果的事情,也就是這樣,才導致了她今晚上一系列事情的發生.

她有種預感,要是不解決宴會上那件事情的話,這男人恐怕會記仇到死.

"少帥,已經解決."

權璟霆點頭,打了個手勢之後原本散亂在各處的士兵迅速整齊排列起來,手上的槍支傾斜的角度都是一樣的,站的筆直周正,如同一個模子澆灌出來的雕塑一樣的.

"回."男人口中吐出這個字.

不過五秒鍾的時間,所有的人都迅速的上了車子,林楓男人身邊一輛黑色越野車的車門,權璟霆長腿一跨就上去坐好了.

四周只剩下她一個人,不過幾秒鍾的時間而已.

冷風圍著她吹過,有點涼.

林楓看著女人示意,"清小姐,請上車."


對于唯一一個能夠和少帥共舞的女人,恐怕林楓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清妤的.

她倒是不扭捏拎著包就上了車子,整個後車座就只有他們兩人,清妤往車門邊上靠了靠,中間和權璟霆的距離留出來.

林楓坐在副駕駛上,示意士兵開車,一行車隊浩浩蕩蕩的往北邊過去了.

身邊的人已經開始閉目養神,根本沒有搭理她的意思,清妤也沒有自討沒趣,到了他想聽的時候,自然也就會讓她說了.

她心里帶著好奇,前兩輛軍車開路,後面一行墊底,將他們圍在中間的位置,這麼大的排場手筆,抓的到底是什麼人.

車子兩邊的車窗都開著,原本夜風就涼,尤其是在行駛的車上,兩邊車窗開著的時候,對流通風,不僅是耳邊呼嘯的風聲,更是拍在臉上的冰涼之感.

她穿的原本就少,短袖加牛仔褲,不像自己前後左右這些穿著厚重迷彩軍服的軍人,軍人原本就時常鍛煉,風里來雨里去的,體格當然要比尋常人強健很多,她自然是比不得的.

不一會兒她抱著手臂,斜眼看著自己身邊的男人.

林楓從後視鏡里看到了女人的樣子,女人散在腦後的長發被風吹的七零八落的,她不得已伸手按住,不時的還是有幾縷浮在額前的位置,原本放在其他女人身上應該是十分狼狽的,但是凌亂的發絲卻讓原本看上去就妖嬈的女人,變得多了一絲韻味.

收回視線,林楓目不斜視的盯著前方,冷不冷的他管不了,這少帥不發話,車窗他們是實在不敢關上的.

清妤左手捏住自己的長發不讓它胡亂飛動,現在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慶幸她出門的時候穿的不是裙子,否則的話還真的不知道應該顧哪邊了.

權璟霆雙眸睜開,側目就看到了被吹的七零八落的女人,眼中閃過一抹趣味.

忍著不求饒?

他還真的想看看,這丫頭是不是真的不會說軟話,無論碰到誰都是渾身刺的樣子.

如果方才她的態度不是那麼硬的話,他會安排車子將她送回去,但是他的刁難,卻並沒有見到她如同普通女人那般的求饒軟語.

在他的印象里,女人不都是應該溫軟諾語,溫柔體貼的生物嗎,當然,他們家里頭那位東奔西跑的大小姐不算.

尤其是清家這樣的人家,教養出來的女兒就更加應該是識大體,大方溫柔的小姐了,就算失憶了,也不能偏頗這麼多.

清妤明白,這男人是故意刁難她的,不就是想看她求饒的樣子嗎,她偏不.

權璟霆這樣的人,站在金字塔的最頂端,享受著這世界上所有人的仰視和阿諛奉承,自然見不得她這樣不將自己放在眼中的人存在,所以她越是不屑,他就越是想要將自己身上的一根一根軟刺拔出來.

而清妤又恰恰相反,吃軟不吃硬,你越是難為她,打壓她,她還就越是硬氣.

這兩人的性子放在一起,的確是十分的不適合的.

她側目看了看權璟霆,發現男人單手撐著下巴看向窗外,她伸手想要將自己這邊的玻璃關上,卻發現,還真的是沒辦法關上的.

前面的林楓看到她的動作,心里歎息,這是少帥的座駕,所有的一切自然是由少帥決定的,開關都放在少帥坐的那個位置上了,想要關上就得少帥動手啊.

清小姐,您倒是張口啊,只要您張口,少帥鐵定合上窗戶,這在吹下去,臉都得吹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