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不借


夜風微動,星辰漫天,清妤鼻翼間彌漫的都是男人身上那股涼薄的味道,他單手撐住車頂,另外一只手撐在敞開的車門上,將車座上的女人控制在自己懷中的范圍內.

她側目仰頭,男人身後的胸口璀璨,他眼中仿佛帶著萬千晨星.

你,真的是清家的女兒?

這句話看似質問,實則懷疑,清妤心中如同平底炸開巨浪的汪洋大海.

權璟霆低頭,看著女人臉上的表情,不再像方才那樣的冷淡如水,相反的,也沒有他覺得會出現的慌亂,甚至他看到了一絲迷茫.

如同初生嬰兒那樣的迷茫無知.

卻也只不過是一刹那之間,便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她臉上的平淡表情,"少帥掌握整個M國兵力的三分之一,恐怕整個國家的情報網都能夠為您服務,想要查到我的身份,應當不是那麼困難的事情,不是嗎."

權璟霆空中發出悶笑,他的聲音十分有磁性,自然笑聲也是迷人的,從清妤的角度能夠看到他微微顫動的胸膛.

"是我的表達方式不對,我應該問,清家小姐,是什麼人……"

清妤起身落地,伸手推開似有若無控制住自己的男人,面色凜然,"我想你應該是剛才被撞破腦袋了,應該讓你的人帶個醫生過來."

這樣的問題問出來,不知道的會認為這人腦袋出問題了.

"我聽說你出車禍把腦子給撞壞了,平時看上去跟白癡一樣,現在看來這傳言也並不是全數可信的."權璟霆毫不客氣的張口.

"以訛傳訛的說法,你也相信?我倒是不得不懷疑少帥的腦袋,是不是也和那些女人一樣的."

清妤往前走了一步,盯著山間寂靜的樣子不說話,她剛剛蘇醒的時候的確是跟白癡差不多,不知道自己叫什麼,不知道自己會什麼.

後來才想起自己學的那些外語,差點連話都不會說了,這傳言也不是未然全數不可信的,最起碼她現在還想不起自己的過去,腦袋里一片空白,在她的心里,自己真的差不多是個白癡.

想不起來過去,面對生活的時候的確是失去了很多的底氣.

兩人誰也沒有在說話,清妤走到路邊,看著下面茂密的森林,這里如果能夠在白天來,風景自然是不用說的.

權璟霆站在車子側邊,看到了駕駛座上女人白色的手機.

遠處似乎已經能夠聽得到連接過去的海浪拍打暗礁的聲音,晚上的風始終還是有些涼,清妤上半身穿著簡單的白色短袖,一陣涼風過去,胳膊上不自覺的冒出來雞皮疙瘩.

身後的男人見狀,剛將自己身上的短外套脫下來,就聽到了身後傳過來的引擎呼嘯聲音.

幾秒鍾的時間,數十輛車子停在了男人面前,清妤轉身就看到,這些都是軍用戰地越野車,這排場,的確也是夠大的.

"少帥!"林楓下車,對著男人筆直的敬了個軍禮.

"少帥!"車上下來的所有人都對著男人排成排站好之後敬禮.

所有人身上都穿著迷彩軍服,一副特種兵的模樣,最上方的位置有一個黑色圖騰標志,清妤記得,權璟霆所管轄的軍隊,身上都有這個標志.

也算是他的私人軍隊了.

"少帥,您沒事兒吧."林楓上下打量男人.

他還忙著控制場面呢,一眨眼的功夫少帥就不見了,當時的計劃說的的確也有少帥參與的成分在里頭,但是卻並沒有出入這麼大的.

斜眼看到了男人身後的清妤,林楓眼眸放大,盯著對面的女人.

少帥在任務當中是絕對不會波及到普通人的,這是他的規矩,但是這次卻截了旁人的車子走了,他還奇怪呢,這會兒看到清妤,算是明白了.

少帥這人,怎麼說呢,睚眦必報,你敬他一尺,他還你一丈的那種.

所以這清家小姐,是自己撞上來的了.


"人呢?"權璟霆指尖撣落的煙灰落在腳邊的位置.

"已經由孤狼押送到北邊去了."

北邊,有權璟霆在帝京的武裝部,也是就是駐紮軍隊的地方,他的私人領地.

"目標一共十三人,已經全部捕獲,分開關押."林楓緊跟著彙報情況.

權璟霆眯眼,指尖嫋嫋煙霧上升,這些人,他估計應該不是來自一個團伙的,否則也不會多出這麼多的不確定因素來.

"那邊躺著的人帶走,報廢的車子回收."男人低沉道.

"是!"

林楓吩咐手下的人開始動作,那邊躺著的人也應該是沒死.

清妤看著四周人開始忙活起來的樣子,從車上取了自己的包包和手機之後走過去,車子算是報廢了,她總的回去的.

讓權璟霆身邊的人順路將她送回市中心就可以了,其他的她也不想多管.

"少帥,麻煩您安排車子送我回去."她看著面前的男人張口道.

權璟霆斜眼看著她,半響之後語氣微涼的說出一句話,"所有的車子都要回北部,不過市中心."

意思是要沿著這里一直往前過去.

"不用送我到市中心,只要將我送回來時的餐廳就可以."她識大體道.

"他們的外出活動時間只有一個小時,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十分鍾,從這里去到北部大約需要十五分鍾,沒有多余的時間再往回折返."權璟霆頭也沒抬的回.

"那借我輛車子."

忍,有求于人,不能懟.

這個要求總不能不答應了吧.

"所有外出人員和車輛均有記載,不能外借."

清妤:"……"

林楓下意識的伸長耳朵去聽後面兩人的對話,少帥真的挺腹黑的,能不能借,能不能送,也就是他一句話的事兒.

這北部的確是有軍規管著,但是軍規的最終執行人,還不是他.

清妤盯著他的臉不放,忍著想要罵人的沖動,"那能不能借我手機,我聯絡人過來借我."

他們的聯絡設備,肯定是有信號的.

"軍用設備,概不外借."

林楓差點沒一口噴出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權璟霆,你這樣有意思嗎!"饒是清妤這樣的性子,也能夠被逼的發飆了.

男人抬頭,精致如畫的眉眼掃過面前的女人.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留在這兒過一晚上,要麼,跟著我們回到北部軍營,明天早上會有車到市中心去."

男人眸光灼灼,盯著面前的女人說出這句話.

這厮,完全就是欠揍,一向穩定的清妤也快忍不住發火了.

------題外話------

腹黑的權少,這樣是追不到老婆的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