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那是你要的人


試問某天你自己一個人出去吃飯,結果餐廳莫名其妙的出事了,緊跟著這麼多人在你面前上演了一場致命追擊.

車禍發生在你面前,還沒回過神的時候,一個男人上了車子,什麼都沒說就直接讓你開車.你是什麼感覺.

清妤偏頭,男人那聲開車,純粹狂傲命令的語氣讓她有些不爽.

權璟霆看著她那張臉才想起來,這女人,是前兩天那個,清家的.

他盯著清妤的側臉,上揚的眼角顯示著女人的美麗,原本他是不用追上來的,天知道他是怎麼了,看到女人上車的背影就跟上來了,等到反應過來,已經在車上了.

外頭他的人已經控制住了情況了,一切都按照他的預想軌跡發展,不過他剛上車就被圍住了,他那車子算是報廢了.

他跟上來了才發現駕駛座上的女人是清妤.

"我記得少帥最出名的一點就是,周遭十米,異性勿近."清妤注意到男人的視線,冷淡吐出這句話."我也記得,清家小姐,可是個什麼都不會的傻子,這車,你確定你能發動嗎?"權璟霆回的倒是毫不客氣.緊跟著清妤腳下油門踩到底,方向盤打轉,車子以極致的速度迅速的沖了出去,有句話說的對,車子最快的速度不僅取決于這車子的配置,還有架勢人員的技術問題.低頭看看這車子的配置,權璟霆幾乎已經能夠確定了這車子能夠瞬間爆發沖出來這麼大的力道,幾乎已經可以說是歸咎于自己身邊的女人了.

看上去他這激將法用的沒錯,不過這清家小姐,倒是真的和外界傳聞不同.

不遠處的山道上能夠看得到在奔馳的車燈,清妤腳下的油門並沒有松開,這里雖然靠近市中心,卻也是靠近森林公園的地方,純粹的山路懸崖被保護很好的植被也讓這里成為都市人們假期時外出宿營的好去處.

身旁的男人身上並沒有系安全帶,清妤斜眼看到他穩穩當當的坐在位置上,並沒有因為車子沖出來的慣性而直接狼狽撲向前.

到底是少帥,和普通人還是有一定的區別的.

"作為上次宴會的回報,我幫你抓到前面的人,如何?"清妤控制著方向盤張口.

身邊的人挑眉,一雙好看的桃花眼微眯,看上身邊的女人,"先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夠抓到人."

今晚上這飯局原本他是並不想過來的,只不過有些人的眼睛盯上他了,那他自然也就順水推舟了,送他們一個機會,也算是引君入甕.

現在已經是能夠功成身退了,不過他還是想看看,這身邊人,到底有多厲害.

山間夜晚原本安甯平和,卻被呼嘯而來的風聲和引擎的嚎叫聲打斷了這山間生物的沉寂安甯,如同破空之聲,響徹云霄.

叢鳥驚起,撲騰著翅膀從樹梢飛出來.

權璟霆安靜沉穩的坐在車上不動,坐姿十分挺拔筆直,一看就知道是出身軍旅,眼眸卻是懶散的看著前方的車子不動.

忙于追趕的清妤沒有注意到身邊人眼中的松散和嘴角的不屑笑容.

前方最急的彎道過來的時候,身邊的女人並沒有減速的意思,一個甩尾過去之後,權璟霆收回了放在最前方的視線,有意無意的掃過身邊的女人.

其實他第一次見清妤的時候,只是注意到了這女人那雙眼睛還有唇角,就算是她圍著自己跳舞的時候,權璟霆的心思也是疏離的,並沒有多少放在她身上的意思.

女色在他眼中,如同不要的衣服那樣的不堪,從來不存在.

距離前方車子越來越近的時候,清妤嘴角一勾,帶上了絕對的傲視和得意.

那一刻,身邊的男人有片刻的失神,

耳邊仿佛能夠聽得到車子因為超速而帶來的呼嘯風聲,前方的黑色車尾暴露在眼前的時候,她腳下的油門加速,打著方向盤直接沖了過去.

車頭和車尾的碰撞,隔著厚實的擋風玻璃似乎能夠看得到因為碰撞而飛濺起來的碎片,和前方已經畸形的後車尾.


"這是最直接的方法."清妤目視前方開口.

她可以一個甩尾打橫直接攔住前方的車子,但是卻並不能夠保證對方是否會停下,亡命之徒向來都是不管不顧的,保不齊就直接撞上去大家同歸于盡了.

"這樣這邊也有出事的可能."身邊男人慵懶張口.

女人笑了笑,"怎麼,害怕了?"

她當然會控制好力道和角度,同歸于盡這樣的事情,她不想做.

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賠上命,自然是不值得的.

在接二連三的撞擊下,前面的車子被迫停了下來,清妤這邊的車子也已經差不多報廢了,緊跟著車上下來一個人,手上拿著黑色的手槍.

清妤看向自己身邊的權璟霆,看到男人毫無動靜有些奇怪.

"是你說的要抓住他的,去吧."權璟霆懶懶的耷拉眼皮,好像已經要睡著了.

"那是你要的人!"

男人勾唇一笑,左耳上的耳機內傳出來一句話,"少帥,人已經抓到了."

"押回去."

聽著他涼薄的語氣,清妤再看看前方不斷拿著槍逼近的男人,搞了半天,這是調虎離山.

追著這個人出來,而讓他真正想要抓住的人大意之後一舉殲滅,她這飛馳了半天,也是被人一起算計進去了.

對面車上的男人很快拿著槍走到了駕駛座旁邊,黑洞洞的槍口隔著車窗玻璃指向清妤,"給我下來."

身邊的男人淡然一笑,原本就出色的面容被夜色鍍上幽暗,原本就被壓制之下的本性一覽無遺,他看向清妤,修長的手指虛空點了點隔著玻璃的男人.

"叫你呢."

清妤想到一句話,十軍九痞.

這性格還真的不是一般的惡劣,一開始她就被算計了.

"你故意的."女人盯著他張口,清靈的眼中卻是沒有憤怒的情緒波動.

"是你說的還人情的."

簡而言之,是她自己撞進來的是吧.

窗外的男人顯然已經沒了耐性,手槍用力的擊打了兩下車窗.

"砰砰!"

"馬上給我下來,否則我就開槍了!"

她不留聲色的試了試,因為剛才的撞擊而損害的不止是對方的車子,她自己的車子也都動不了了.

權璟霆看著身邊面色未變的女人,手肘撐在車門邊,姿態悠閑的看著她會作何反應.

他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利用的人,既然用了,總得付出點代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