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照片


權家規矩,是食不言寢不語,她這會兒不開口的話,待會兒都吃著飯要是敢張口,爺爺絕對會用拐杖揍死她.

所以,現在問是最好的,畢竟大家的飯都還沒放到嘴里去.

"有什麼就說,都忙著,你以為都跟你一樣的游手好閑."老爺子盯著自己這不讓人省心的孫女道.

權雨琳盯著權璟霆,露出微笑,慢慢的從懷里掏出手機,指尖滑動幾下之後放過去.

"你告訴姐姐,這姑娘誰啊?"

手機上顯示的是一張照片,四周昏暗,一束燈光打在中央的兩人身上,女人曲線妖嬈,指尖滑過男人胸口的位置,只看得到側臉的男人精致無比.

這兩人,儼然是昨天方才熱舞過的清妤和權璟霆.

看到這照片,權璟霆眼眸微眯,盯著上面被鏡頭勾勒的無比妖嬈的女人,指尖在筷子上不經意的婆蹉.

蘇落英斜眼看到了照片上姿態親昵的兩人,這男人明顯的是坐在自己對面的兒子,還沒等她將手機拿過來,就被對面的男人搶了先.

"我倒是忘記了你最關注八卦,這些有的沒的你最清楚."權璟霆捏著女人白色的手機張口道.

"隨你怎麼說,現在姐姐好奇的是,這姑娘誰?能跟我們家權小弟粘的這麼近,不是普通的姑娘吧."

蘇落英著急了,這還沒看清楚呢,怎麼就被搶了呢.

"什麼東西?你說什麼呢?"老爺子也是好奇的看著權雨琳

姑娘這詞可是從來都沒跟他們家權璟霆沾過邊的,權家這樣的人家,當然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什麼樣的,外頭那些關于權璟霆的流言蜚語,老爺子從來都是嗤之以鼻.

他這孫子怎麼可能不舉.

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這小子身邊都沒出現過女人,就算是不相信外頭那些亂七八糟的說法,老人也還是開始著急了.

"你們還不知道呢?我朋友給我發過來的,權小弟在蘇家小姐的生日宴會上和人家一姑娘跳舞來著呢."

權璟琛不由啞然,這說的,是權璟霆?

他和女人跳舞了?

確定,那是個女人?

"你說的是真的?"權豐張口問道,臉上顯然也是帶著疑惑的.

"是真的,這不有照片嗎?"

權璟霆盯著屏幕上的兩人,拍攝角度很不錯,重要的是兩人的容貌的確是十分的出色,拍出來的畫質效果呈現,的確是很驚豔的.

點開了彩信准備將照片上傳到自己的手機當中,卻在准備按下發送鍵的時候,男人薄唇微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返回方才的桌面之後將照片刪除.

"雨琳說的是真的?哪家的姑娘?"權老爺子來了興致,看向權璟霆問.

"無關痛癢的人,爺爺不用在意."權璟霆拿起筷子給自己夾菜.

"不一定啊,你平時身邊都有林楓跟著,難得有女人能夠越過林楓這道線過去碰到你的,更加別說你會陪著人家跳舞了,看樣子是真的,你老實告訴媽媽,那小姐是哪家的?"蘇落英語帶興奮.

拿起被扔回來的手機,權雨琳翻到相冊,她就知道是被這小子把照片刪除了,好在她留了一手.

翻到自己備份的那軟件里頭,看著空空如也的文件夾,權雨琳愣了,這丫的,連備份都刪了,不光如此,她以前存的那些重要的照片,帥哥的照片.

都空了!


"你,你,你……"

"你刪了我照片,權小弟,你把照片還給我!"

那可是她嘔心瀝血收集來的照片,留著壓箱底的,自己留著晚上在被窩里自己欣賞的.

這小子一秒鍾就把她這一年走南闖北的心血給毀了!

她要掐死這個長相妖孽的惡魔,惡魔!

"你別打岔."老爺子不對著嗷嗷大叫的權雨琳說道.

"你這小子,問你是哪家的姑娘,你還瞞著不說是吧,你再不說我把林楓叫進來了."蘇落英威脅道.

權璟霆抬頭看了眼對面透過來好奇視線的家人,紋絲不動的喝了口水,修長的手指點了點自己盤子里的飯菜.

意思很明顯,現在是吃飯時間,不要壞了規矩.

"行了,璟霆自己會處理自己的事情,要是真的是好人家的姑娘,他看上了,自然是會帶回來的,你們就不要操心了."權豐出來解了圍.

權璟霆從小到大就沒有讓他們操過什麼心,除了這方面.

不過既然是他樂意去靠近女孩子,那麼就說明了他還是正常的男人,也就沒什麼好著急的了.

"你們就不怕那女人是個結了婚的有夫之婦?"權雨琳湊過來不懷好意的說.

"你給我閉嘴,吃飯."老爺子瞪著權雨琳道.

這孫女,從小就不讓人省心,都一把年紀了不結婚,一天的東奔西跑的,沒個姑娘的樣子.

"璟琛,挑個時間和蘇家的家長見個面,雙方總是要在婚禮之前見見面的."權豐轉向默不作聲的權璟琛.

權璟琛放下筷子,手腕上的銀色手表反射出冷硬的光輝,"好."

蘇落英看著對面姿態緩慢開始用餐的兒子,她就不信了,自己還查不出來那姑娘是誰.

"行了你也給我好好的吃飯,不要再盯著手機看了,沒規矩."老爺子瞪著身邊的權雨琳.

還在看著自己空白文件夾流眼淚的權雨琳收起手機,這仇肯定是得報的,一定要報.

"吃飯吧,不過我可是得跟你說好了,璟霆,你找的女人,必須是身家清白的,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最好離遠點."

這是權豐的最後通牒.

權璟霆如今的身份,不少的女人都上趕著往前撲,權家的兒媳婦,身上不能有汙點,甯缺毋濫,這句話用在這里是最合適不過的.

他們權家不在乎身世家庭如何,也不在乎對方的身價財力,只要一點,女孩子必須是干乾淨淨,根正苗紅的.

要麼權璟霆這輩子不結婚,要麼,就只能夠按照這個要求來.

對面的人沒有回答只言片語,這樣的話,他聽得多了去了.

蘇落英看著自己丈夫,翻來覆去也就只有這句話,她從來沒什麼要求,只要是兒子真心喜歡的,她就喜歡,就滿意了.

並且是真心對待她的兒子,愛他如命,其余的,她是真的沒有任何的要求.

------題外話------

呀吼吼,喜歡我們家姐姐不,顏值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