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欣喜
g,更新快,無彈窗,!

帝京,總統府.

以總統府為中心軸向南北延伸開來,是整個M國的政治中心地帶,這方圓百里居住的最近的鄰居都是M國的政府首腦干部,也是權力中心地帶.

總統府是M國傳承至今的國家元首居住的地方,有著近代幾十年的曆史,居住過三任國家元首.

上百年的古木是這里的標志之一,紅磚白瓦,四方院落,帶著這個國家最為獨特的傳統風格.

大門的兩側透明的玻璃內,紋絲不動的站立著兩名穿著軍裝的軍人,手上最近型號的機槍在陽光下泛出冷硬的光澤,他們目視前方,眼中帶著毅力和堅韌.

這里是距離正門一千米的地方,有著健全的安保系統,想要進入這里的的車輛和人必須有許可證和通過嚴密的安檢才行.

一國元首,無論何時何地,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一輛鐵灰色的車子駛入鋪陳精細的石板路上,其後緊跟著的兩輛車子停在了遠處的門口,車輛方才挺穩了,上頭的人動作迅速的持槍而下,一字排開守在了門口.

最前方的灰色車子並沒有受到阻攔,長驅直入,直接進了總統府的中央地帶,總統家人的所在處.

亭台水榭,江南樓閣,在這里得到了最好的布置傳承.

燈火通明的大廳內,水晶吊燈反射出來的光線照亮了整個大廳的所有角落,面積大的驚人的客廳內,木質地板被打掃的一塵不染.

這里是屬于權家的宅邸,四周彌漫著莊嚴肅穆的氛圍,權璟霆的父親權豐是現任M國總統,上位三年來,親政于民,整個M國上下都是稱頌之聲,因為他的政策,讓原本並不是那麼太平的M國近年來減少了戰爭,邊境地帶得到修生養息.

可以說是一個得到國民愛戴的好總統,再加上還有戰功赫赫的權璟霆加持,可想而知整個權家的地位.

不過權豐的父親權老爺子一生從戰火之中而來,是M國赫赫有名的開國將軍之首,早些年打仗的時候吃得苦多了,自然住的地方也不會太過奢華了,整個總統府只不過是面積大了些,裝修之下也都是十分低調簡單的.

權豐成為總統之後住進來就沒有變動過這里之前的裝修,依舊是衍生從前的風格.

蘇落英習慣了自己在廚房忙活,她這個第一夫人,平時除了陪總統出訪之余,在家中也和普通的家庭主婦是一樣的,習慣了為忙碌的丈夫和孩子們准備晚餐,這也是她最幸福的時候.

權璟霆進門的時候,廚房里已經傳出來飯菜的香味,他鼻子靈,一下子就聞出來這是他喜歡吃的菜.

"回來了."沙發上的人率先看到他,合上手中的報紙張口.

他身後的林楓站得筆直,對著面前的男人敬了個軍禮,"總統."

權璟霆默不作聲的點頭,走過去坐在了父親對面,林楓安靜的站在他身後,看著兩人的交談.

權豐摘下鼻梁上的金絲邊眼睛,一雙鷹眸看向了自己兒子,含著無以倫比的銳利,帶著皺紋的臉上多少能夠看得出來,權璟霆臉上同他的相似之處.

"這次的練兵做的不錯,重新規劃的軍隊也已經在推進當中,你辛苦了."權豐瞳孔中映射出自己兒子那張面無表情的臉.

"接下來你就好好休息吧,給你一個月的假期,軍營那邊就交給手下的人去跟進吧."

權璟霆抬眸,鳳眸之中毫無溫度,"不用."

"你懂得努力是好事,但是也不能不管不顧."

畢竟也是自己兒子,男人的有血性是再好不過的,怕的就是爛泥扶不上牆,只不過權璟霆這些年太過努力,從來沒有考慮到私人問題,也帶來了不少的困擾.

還沒等權璟霆回答,這邊的蘇落英走出來,在他面前放下一杯水,"聽你爸爸的,你這幾年也辛苦了,給自己放個假不好嗎."

她腳上穿著柔軟的拖鞋,穿著簡單舒適的間家居服,保養得當的臉上畫著淡妝,看上去要比丈夫權豐年輕很多,一雙手掌白皙小巧,指尖修長,保養得當.

權璟霆喝了口水,手上把玩著杯子張口,"這段時間挺忙的,過了這段再說."

"兒子,你也應該好好考慮一下個人問題了,這麼多年你身邊清清淡淡的,別的媽媽都是上趕著趕走自己兒子身邊的鶯鶯燕燕,可是就媽媽想往你身邊塞女人."蘇落英語帶埋怨.

權璟霆現在已經二十七歲了,一般按照正常男人的人生軌跡來說,就算是沒有結婚生子,也已經有對象了,可是自己這兒子,十米開外禁止雌性靠近.

她有種自己一輩子都抱不到孫子的感覺.

說到這里,蘇落英靠過去,滿臉期待的看向自己兒子,"我聽說昨天有個姑娘和你一塊兒跳舞了?是哪家的姑娘啊,你們認識多久了?幾歲啊?長得怎麼樣?"

一連串的問題扔出來,讓權璟霆淡然回頭看向自己身後的林楓.

後者咽了口唾沫,這事兒他也沒辦法啊,雖然所有的媒體已經封鎖消息了,但是夫人也不知道是怎麼收到的風就給他打了電話了.

別看蘇落英看上去柔弱,畢竟也是第一夫人,不說幾句,他就被套進去了,能說不愧是少帥的媽媽嗎.

"你看他干什麼,跟你跳舞的又不是林楓,你告訴媽媽,那姑娘是哪家的?"蘇落英急忙道.

權豐掃了眼對面的妻子,他這個童心未泯的妻子啊,這麼多年也是被兒子的不近女色給著急了.

"媽,您要是閑著就多出去走走,逛逛街什麼的,不要總是聽外頭那些有的沒的,流言蜚語,時間長了,會降低智商."權璟霆張口道.

林楓淚流滿面,有些無奈,少帥這意思是要把他跟那位清小姐跳舞的事情撇的一干二淨了,既然這樣一開始就把人給推開多好.

夫人,這是事實,他的確沒撒謊啊,沒撒謊.

一看這樣子蘇落英就知道,要麼就是那個環節出問題了,畢竟她聽到這消息的時候都消化了很久才找的林楓確定的.

以她對權璟霆的了解,如果是真的有意思的話,他肯定是一口答應了的.

心里頭有些失望,蘇落英起身,有氣無力的張口,"上去叫爺爺下來吃飯了."

這落差可不是一般的大.

權豐看著妻子離開的背影,挑眉之後繼續看書,對自己這兒子的異性緣,他是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

不過真的是命定之人的話,自然是不用他們多操心的,該來的總會來,不會來的你強求也沒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