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激烈
g,更新快,無彈窗,!

方才張雪那動靜清妤是看在眼中的,就算是怕影響老爺子休息的話,這張雪的動靜也太大了點,清妤心里頭狐疑.

在她的腦海里,現在對清家人的記憶是一片空白的,什麼都得重新樹立認知,也許有一天就想起來了,但是現在,這人對于她,也還是陌生人一樣的存在,看著他們的臉,清妤眼中沒有帶上半點的情感起來.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實在做不到.

"不用在乎我,我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聽不到,妤兒要是不喜歡房間的設計自然是可以改的,住客房算是怎麼回事兒."老爺子率先駁了張雪的面子.

清衍看了看自己母親的臉色,雖然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還是張口答,"是妤兒自己的房間,不喜歡的話當然是可以改的."

張雪看了看老爺子,的確清妤自己的房間,想怎麼動都是沒人能說的.

但是……

清妤看了看對面的人,那房間里的裝修風格,的確不是她喜歡的,鋪天蓋地的粉紅色,裝修風格的確是十分的淑女.

但是,並不是她的菜,反而進去的時候有點惡俗的感覺.

所以她想要換掉.

"也對,裝修的確挺吵的,既然這樣,我就搬到市區去住,這樣也方便點."清妤張口道.

"這房間,你是真的住的不高興嗎?"清衍給她撥了個蝦子放到盤子里.

小時候清妤最喜歡吃這個,每次都會纏著自己給她剝蝦.

清妤點頭,語調冷清的看了眼盤子里的東西,"那顏色我不喜歡,況且店已經弄好了,住在市區始終方便點."

"你剛剛回國,女孩子創的什麼業,就應該在家安安心心的呆著,你是清家的女兒,你出去拋頭露面的,成何體統."老爺子明顯的不高興了.

張雪看了看對面咬蝦的清妤,再看看自己身邊生氣的老爺子,只得上前調停.

"對啊,你剛剛才回來,現在還不適合工作,況且你出國的時候學習的都是藝術類的東西,也不適合做生意."張雪勸道.

"我會安排傭人將你房間隔壁的空房間整理出來,按照你喜歡的風格布置好就可以了."她說了個中和的辦法.

只要不動原來的房間就可以了.

清妤咽下口中的蝦仁,拿起一旁的餐巾擦了擦嘴巴,"我會搬到市中心去住,那里已經都准備好了."

"既然這樣的話,搬到我那里去,那里正好隔壁還空著,我也方便照顧你."清衍張口道.

"不用了,在工作室附近已經准備好了."

"砰!"老爺子手上的筷子重重的拍在桌上,"胡鬧,你是清家的大小姐,就這麼出去住,會引來多少的風言風語."

豪門大家的女孩子,身後不知道盯著多少的眼睛,尤其是像清妤這樣的女孩子,為了以後著想,當然是必須得養在深閨,減少見人的次數.

否則以後到了那地方,免不了有媒體的捕風捉影的,始終還是不好.

清妤身上,是半分汙點都不能夠出現的.

氣氛突然變得緊張,畢竟老爺子生氣了,張雪眸光四轉,這邊的清妤面色平淡,絲毫不為所動,老爺子生氣是十分可怕的.

但是她卻視而不見.

"我這不是在同您商量,是通知,我吃飽了,先上樓去了."她說著拉開椅子起身.

清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放,"妤兒,和爺爺道歉,爺爺也是不想你出去受苦."

老爺子看著自己孫女的樣子,心里難過,這孩子可是從小最害怕自己生氣的,一場車禍,變成了這樣,竟然有點目中無人的感覺.

培養了那麼多年,卻敗在了一場車禍上.

"我現在的年紀有多少人是在家里頭住的,我想做什麼和旁人無關,也不想解釋,你若是同意了,也就罷了,你不同意,難過的只是你自己而已."清妤看著清衍字字珠璣.

張雪霍然起身,"說什麼呢!你這孩子可是越來越不懂事兒了!快給爺爺道歉."

空氣中一時間似乎凝固起來了,清妤這邊不松口,清衍和張雪也是無可奈何.

老爺子盯著她,半響之後張口,"算了,既然她自己已經決定了,我也不好說什麼,但是妤兒,你需要同我約法三章,記住了."

清妤甩開了清衍的手,看著老爺子,"您說."

"第一,工作是工作,不可以和任何的異性接觸的太頻繁,第二,每個星期都要回來吃三次飯,第三,任何的交際場合,你都不要參加,也不能夠參加."

生意場上那點齷齪,他是最了解的,那樣的地方,還是少去的好.

這是他的要求,也是最重要的三點.

"尤其你要記住第一條,絕對不能夠違背,一旦有違反的情況出現,我隨時會安排人去將你帶回來."老爺子說的鄭重其事.

以後清妤要走的路上,是絕對不允許任何的汙點出現的.

"好,我會記住."清妤落下這句話.

仰頭看著女人上樓的背影,張雪心里頭還是有點發憷,太多的思緒落在心上不動.

老爺子看向自己身邊的清衍,"你私底下安排幾個人看著她,不要做的太出格了."

他能夠看得出來清妤現在和當初送出國的孩子不一樣了,不是能夠讓你隨意擺布的了,很多事情需要松弛有度,否則的話這孩子最終翻盤.

苦心積慮這麼多年,不都白費了.

"我知道了爺爺,我會看著她,您放心吧."

"爸,您再吃點東西吧."張雪跟著張口.

二樓走廊最盡頭的房間,是清妤的,一推開門就是滿目的粉紅色,和無盡的蕾絲花邊,在外人眼中,這房間或許如同公主的臥室那樣的,但是在她的眼中,就是無盡的惡俗.

踩在白色的長毛地毯上,清妤上前,從陽台上射進來的陽光照在她的腳背上,白皙的腳踝隱隱發亮,她伸手將放在梳妝台上的照片拿起來,上面的女孩子笑的無比耀眼.

按照清家人的說法,這是她.

自從她踏入清家那一刻起,她就能夠感覺到這里壓抑的感覺,她很不喜歡.

從來都不喜歡.

將照片放回原位之後,她拉開抽屜,將里面的身份證拿出來,還是嶄新的東西,上個月才重新去拍的.

除了這個,這房間里的任何東西她都不想要帶走……

------題外話------

小仙女們心里是不是都帶著好奇,哈哈哈哈哈,我是挖坑的,要挖的很深很深才填,就抱著你們的好奇心一直堅持下去吧,中途棄文可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