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不過利用


四周燈光乍現,原本隱在黑暗之中一張張驚訝的臉孔重新暴露在燈光之下,掌聲轟動,所有人眼中都帶著不可置信.

雖然不知道那樣的驚訝到底是為了清妤那讓人難以置信的一舞,還是為了權璟霆那似有若無的配合,暴露在燈光下的兩人此刻看上去,居然越發的相配,十分的惹眼.

"多謝少帥的配合,清妤感激不盡."她回頭,踮起腳尖慢慢湊到男人耳邊,落下這句話.

鼻翼之間呼出的氣體熱浪拍在男人臉頰側邊,帶著似有若無的曖昧.

權璟霆低頭看著這個大膽的女人,的確,到底是清家出來的,的的確確是要比尋常人家的小姐要大膽一些.

不過這清妤,倒是和從前的有些不一樣了.

清妤看著四周對著自己面露嫉妒之色的女人和眼中帶著欣賞之色的男人,她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到了方才的沙發那邊,將自己仍在上面的挎包拎起來.

蕭曉愣在原地不敢上前,面色已經不是一般的難看了.

她前一秒還信誓旦旦不屑一顧的挑釁清妤,才不過幾分鍾的時間,她就用自己無法想象的方法將她擊敗,自己甚至連還手的余地都沒有.

清妤那支舞,熱情迸發,性感火辣,她自己那張臉原本長得就十分的妖嬈,懂得利用起來,就是無比勾人的資本.

最重要的是,她身邊的人,是那個可望而不可即的權璟霆,是整個M國乃至整個世界都要禮讓三分的男人.

相比之下,她的一支鋼琴曲又算什麼,什麼都不算,清妤那一舞不僅出盡了風頭還有權璟霆的加持,更是風光無限.

清妤看著四周的目光,唇瓣勾起諷刺的笑容,伸手將墨鏡架在鼻梁上之後轉身,被勾到膝蓋之上的長群被放下來,恢複到原來落落大方的模樣.

她轉身,看著還在發愣的蕭曉,慢慢上前.

"你的鋼琴,彈得不錯."

說完這句話之後,留下了發愣的女人,清妤慢慢走出大廳內.

女人款款而去的背影讓蕭曉回過神來,這女人,是在嘲諷她.

蘇葉隨手將方才還當做是寶貝的禮物放到一邊就追了出去,容業看到自己妹妹的背影,端著酒杯走到了背靠餐桌的權璟霆身邊.

"怎麼,看上了?"他意有所指的說.

男人放下手上的東西,站直身體看了看腕上的機械表,"超過了五分鍾,記住你說的話."

容業差點沒一口酒嗆出來,"你說什麼?"

現在還記得這茬呢,這人還真是從小算計到大片刻不停了.

權璟霆起身走出大廳,一旁的林楓趕忙跟上,他心里頭是無比的糾結的.

關于方才少帥和清小姐跳舞的事情要不要和總統及夫人彙報,夫人當初明確的告訴過他,只要少帥身邊距離一米之內出現女人,都得及時彙報.

這都跳貼面舞了,可是十分勁爆的消息的,但是少帥從來不喜歡別人多嘴自己的事情,要是不說的話明天流言滿天飛的時候.

傳到夫人耳朵里,就真的是他不好交代了的.


容業並沒有跟上來,權璟霆從來不喜歡有任何關于他的新聞消息,他這個至交好友自然要留下來處理乾淨了.

清妤走到餐廳門口的時候身後的蘇葉很快追了上來,天色看上去不早了,比剛才來的時候的豔陽高照要更加暗沉一些.

蘇葉拎著裙擺跑的很快,幾步就到了清妤身邊.

"等等!"

女人氣喘籲籲的,看上去是追得很厲害,清妤偏頭看了看她,額頭上冒出細微的汗水,方才她是乘電梯下來的,這蘇葉莫不是著急了直接走樓梯下來的.

"按照你的意思,我已經參加完了宴會了,你還不讓我走?"清妤笑了笑,墨鏡上反射出蘇葉那張跑的紅撲撲的小臉.

蘇葉站直身體,看著面前傾國傾城的女人,心里頭那點不滿越發的膨脹起來.

但是理智很快將她上升的火氣熄滅下去,清妤,現在還是輕易得罪不得,況且現在的清妤和從前不一樣了.

不是從前那樣容易擺布的了.

"你以前,雖然也愛出風頭,但是卻不會去招惹這麼危險的人,少帥是我們惹不得的."蘇葉支支吾吾的開口,說出的話顯得格外的真誠.

清妤看著自己面前的蘇葉,她不知道在自己失憶之前是不是真的和這位蘇葉十分的要好,就算是,那也是從前的自己用人不識.

如果蘇葉真的是他們口中自己的好姐妹的話,是斷然不會讓她陷入這樣尷尬的境地的,明明知道這些人都是針對她的,蘇葉還將她騙過來,看著自己陷入苦境卻冷眼旁觀,這樣的好友,難免有些刻意了.

並且將她騙過來的時候,一句都沒有提起過現在是什麼情況.

"你也看到了,既然要選擇出風頭的機會,自然要能夠蓋過所有的人了,權璟霆是最好的選擇不是嗎?"

"你的意思是,你只是將少帥當做一個工具?"蘇葉語氣明顯上揚.

"不然呢?"清妤偏頭反問.

的確是這樣的,既然已經決定了要打壓對方,自然是不留余地的,清妤抓住權璟霆這樣一顆好用的棋子,自然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這世界上恐怕沒有能夠成為權璟霆的舞伴更加的風光無限的事情了,是和蕭曉彈十首鋼琴曲都比不上的風光.

"以後這樣的場合還是少讓我過來,否則的話,有的是人不痛快,還有就是,以後有什麼你可以和我直說,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我先走了."

女人轉身,臉上的墨鏡反射出對面正好來到門口的權璟霆和林楓,也不知道這兩人是過來多久了,有沒有聽到她的那句話.

蘇葉臉色不好看,卻還是看到她對面的權璟霆的時候,心里舒坦了不少.

他素來不喜歡女人的接觸,尤其是在知道了清妤只不過是利用自己的時候,這樣心高氣傲的男人,是無論如何都忍不住的.

她嘴唇帶笑,卻還是語調不變,"妤兒,對不起今天讓你難堪了,是我沒有考慮周全,只顧著自己的心情了,對不起,既然這樣我也就不送你了,下次我送你份禮物當做賠罪."

身後傳來蘇葉離去的腳步聲,清妤心里此起彼伏,這話也不知道有沒有讓權璟霆聽到了,這年頭的人是都喜歡站在牆角偷聽別人講話的了?

但願他是沒有聽到.

不過她心里的默哀還真的是沒有上天能夠聽到,只見那個宛若神砥般的男人邁開筆直修長的雙腿,一步一步的往這邊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