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不過是個傻子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出身于M國第一豪門清家,是一個能夠在世界綜合國力排行第一的國家之中,財力物力都身處頂峰的家族.

清家是從很早之前就開始發家的,也是整個M國商界不可撼動的領軍級別的家族.

清妤四歲開始學琴,到了七歲出國留學,學習接觸到的也都是各國名門望族,自身鋼琴過了十級,大大小小的獎項也贏了不少,可以說是M國名媛里出類拔萃的,但是卻有一點,長在國外導致她回國之後,認識她的人,只有小時候一些玩伴而已.

這樣出色的家世在加上這樣出色的才華容貌,自然會受到不少妒忌的目光.

在場的人大部分都或多或少的聽到了清妤回國之前出車禍的消息,那場車禍將不可一世的清妤差點撞死,卻也將她撞成了個傻子,自從她醒過來之後,整個人將從前的事情忘記了不說.

還將自己原本會的那些本事忘的干乾淨淨,有段時間直接是一句話都可以說不出來,幾乎是變成了什麼都不會的"傻子",醫生說是傷了腦子,得好好的養一段時間.

不少人都知道,這清家大小姐的好日子算是到頭了,沒人會是一帆風順到永遠的,暗地里也不少人笑話著.

蘇葉有些尷尬的看了看那邊的女人,"曉曉,要不你一個人上去彈吧,你不是剛剛拿了獎嗎?也讓我們聽聽什麼是冠軍的調子."

蕭曉當然是明白方才那個女人提議的意思是什麼,不就是等著看不可一世的清妤出丑嗎?

這樣的好機會,當然是不能夠放過的.

"既然雅雅都說了,那我跟你就上去一起比一比,你不會一場車禍下來把腦子給摔壞了,摔得不知道怎麼彈琴了吧."蕭曉面帶不屑的開口.

四周很快就聽到了不少人輕笑的聲音,毫不拘泥.

這清妤雖然是M國頂級豪門世家的大小姐,權勢自然是不必說的了,但是這蘇葉的宴會,來的人自然也是整個帝京有頭有臉的人家.

一群家世不低的人聚在一起,倒是誰也不怵誰.

玩起來,大家不都是圖個盡興嗎.

清妤將手上的包包往一旁的沙發上一放,雙腿斜放,漫步盡興的抬頭看著自己面前的女人.

"行,你先上去,給大家彈一曲助助興."

看到她的態度,蘇葉皺眉,這清妤的性子,自從車禍之後就變得更加沒辦法琢磨了,之前若說是無法看透的話,現在就已經是晦暗如墨了.

她和清妤認識了這麼多年,在場的所有人,也就只有她和清妤的關系是最為親近的了.

但是卻也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好,這可是你說的,不過我倒是友情提醒你一下,好好在腦袋里想想曲調,要是實在想不起來的話,就不用上去了,免得丟了人不說,還讓大家耳朵遭了罪."蕭曉嘲諷出聲.

緊跟著就看到她如同驕傲的孔雀一樣,在眾人注視之下走到了白色的鋼琴面前坐下.

蘇葉在清妤身邊落座,面色擔憂的看著清妤,"要不,你還是回去吧,我讓人送你出去."

清妤單手撐在沙發背上,下巴微微搭在手背上,看著對面已經上台落座的女人,她背脊挺的筆直,盤起的長發將女人潔白的脖頸露出來,看上去就如同最高傲的白天鵝那般.

"你叫我來的,現在又讓我回去,難不成我從前就是這樣,讓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她並沒有看蘇葉,反而漫不經心的張口.

"不是這樣的妤兒."蘇葉急忙張口解釋.

"行了,我也知道你的本心不是這樣,不過現在我沒什麼興致離開."清妤張口.

蘇葉盯著女人完美的側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不過幾年未見而已,為什麼清妤能夠變得越來越美麗.

當初在國外的時候明明清妤已經……

"可是你想不起來怎麼彈琴了不是嗎."蘇葉勸道.

"我想不想的起來,是一回事,她找死,可就是一回事了."

悠揚的剛情曲在整個大廳里開始慢悠悠的浮動著,音樂是最能夠俘獲人心的表現,自古以來一如既往便是如此.

大廳里的人都不知不覺的將視線轉向了正在彈琴的女人,原本交談的聲音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來了.

備受矚目的蕭曉感受到來自各方的視線,嘴角勾起得意的弧度,纖細的五指在琴鍵上不敲過一下又一下,湊成了完美的音調.

清妤指尖跟著在膝蓋上敲打,腦海里卻並沒有浮現出音調來,連最簡單的音符都沒有.

這麼看來,那場車禍對于她來說,的確是奪走了很多記憶和很多東西.

一曲畢,還沒等眾人給上華麗震耳欲聾的掌聲,就聽到了門口的人一陣抽氣聲.

大廳門口,慢慢的走進來兩個穿著華貴的人.

清妤抬頭,一眼就認出了方才在走廊上遇到的男人.

非富即貴,並且看上去,十分的不好惹,這樣的男人如同高嶺之花一樣,可遠觀不可褻玩.

有著絕對的危險性,沾惹不起.

和權璟霆一起進來的男人五官英朗無比,身材修長高大,也是少有的長相英俊,身形修長,高度卻矮了身邊人一截,雖然不影響他的俊朗,但是身邊站著權璟霆那樣的人,任誰都會被他的光輝覆蓋而遜色.

這個人她記得好像是蘇葉的表哥,清家給她的資料上寫著這人的資料.

容業,年少從軍,實力不俗,戰功赫赫的少將,蘇葉父親嫡親妹妹的兒子,軍政世家容家.

最重要的是,他同權璟霆是戰友,發小,也是最重要的朋友.

有著這層關系,容家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漲船高的.

蘇葉一溜煙的跑過去,也不管清妤的情況如何了,現在對于她來說,最重要的,是權璟霆,是那個受萬人矚目的男人.

就連站在鋼琴旁邊的蕭曉也將視線放在了進來的男人身上,眼中不由的帶上了一片癡迷.

那可是權璟霆啊,權家嫡子,總統的兒子,整個M國最年輕的元帥,唯一被軍部批准擁有自己的私人軍隊的男人.

整個M國權勢地位最甚,不說他背後籠罩的權勢,就光光看那張臉,也是整個M國女人的夢中情人.

只不過唯一不足的一點是,這個男人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也因此有了許多的傳聞,說他是不舉.

不過就算是這樣,無論他去到哪里,也都是無法遮擋的閃光點,他就如同璀璨星海當中綻放明戀光輝的月亮那樣無人阻擋光芒.

注意到整個大廳內所有人的視線,清妤精致的菱唇往上一勾,將杯中的紅酒飲盡.

沙發上的女人起身,伸手將身上的白色長裙不留痕跡的往上拉,露出白皙纖細的小腿,原本穿在身上溫婉大方的長裙,經女人的手變得性感無比.

長及腰部的發尾跟著女人的動作浮動,白色的群身將女人不盈一握的纖細腰肢勾勒的更加徹底.

她唇瓣帶笑,邁著輕盈的步子筆直的向了對面那個萬眾矚目的男人……

------題外話------

吼吼,新文開始連載了,各位小仙女們都回來吧,麼麼噠,希望這本書能夠得到大家的喜歡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