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風起


M國,首都帝京.

和平年代孕育的繁華在這里體現的毫無遺漏,作為整個M國作為繁華富碩之地,這里的生活節奏自然也是最快的.

街道上行走的人來去匆匆,不過也僅限于那些忙碌于在這個城市擁有立足之地的人.

拆遷,房地產,不知道帶動了這里多少的原住民成為億萬富翁,這里隨處可見的就是豪車和滿地的富二代.

整個M國首屈一指的富豪家族,清家,就是這里土生土長的原住民.

可想而知這里的富碩程度了.

高樓大廈叢立之中,陽光明媚,灼眼的光芒落在了四周所有的樓面上一排一排的光面玻璃上,反射出獨有的光芒.

市中心最為繁華的地段,七星級餐廳門口,一輛白色小巧的女式跑車一個甩尾之後利落的靠在了餐廳門口.

車上的女人穿著簡單的白色長裙,黑色的墨鏡之下小巧的菱唇上染了精致的口紅,白皙的肌膚和無可挑剔的臉頰決定了墨鏡下這張臉會是多麼的勾人無比.

身旁灰色的手包里,手機鈴聲響起來,她低頭,修剪得體的指甲泛著圓潤的光澤.

"喂?"女人將手機放到了耳邊,清冷的聲音吐出.

那頭的女孩子張口,"妤兒,你到了沒有?"

清妤從車窗看了眼旁邊富麗堂皇的餐廳大門,門邊的兩顆羅馬柱在陽光下被鍍上了一層刺眼的光芒,無比的顯貴赫然.

"已經在門口了."

"那你快點進來啊."

清妤皺眉,只不過是吃頓午餐而已,平白無故的這麼著急做什麼.

裸色的高跟鞋落地,女人修長纖細的雙腿泛著白皙的光澤,並沒有穿絲襪露出的是原本的膚色,顯得更加清晰自然,齊腰的波浪長發,隨著她的走動略微擺動.

一米六五的身高讓她看上去獨居女人的那股嫵媚和妖嬈,最要命的是那張被墨鏡擋住了一半還是那麼勾人的臉,可想而知整張臉都漏出來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紅顏禍水.

清妤將蘇葉給她的邀請卡遞了過去,門童看了眼之後瞬間明白了,"小姐這邊請."

將車鑰匙扔給了一旁的侍應生之後便有人帶著她往餐廳內走進去,才不過剛進大廳,就看到正中央的位置放著蘇葉的照片.

上面的女孩子青春飛揚,容貌可人,不由自主的能夠吸引人的視線不動,一旁赫然寫著一行字,蘇葉小姐二十三歲的生日宴,地點,二樓.


來之前蘇葉並沒有說過,這是她的生日晚會,一點風聲都沒有透漏,並且只說了這只不過是一頓普通的午餐而已.

"清小姐,怎麼了?"侍應生轉身訓練有素的問道.

清妤搖搖頭,拎著手上的包包跟著他上樓去.

侍應生看到她這樣,心里一陣感歎,蘇小姐早就關照過了,清小姐一會兒就到,讓他們無論如何先將人帶到樓上去換衣服.

不得不說的是,這清小姐的可真的是長得驚為天人啊,這容貌的確是能夠勾了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心神去了.

不光身材樣貌是一等一的,還是M國首富清家的女兒,這樣無論是身材樣貌都不缺,身世一等一的人,簡直就是人生贏家.

不過就是性子看上去有些冷冷的,話有些不多的樣子,難道真的和外頭傳言的是一樣的.

很快去到了二樓的包廂門口,侍應生將門拉開之後對著她弓腰,"蘇小姐安排了,讓您先在這兒更衣之後左轉,就是宴會廳."

清妤這下冰冷的臉上總算是有了變動,"宴會."

"是蘇小姐的生日會,她知道您不喜歡熱鬧,怕您不肯過來,所以直接免去了晚上的晚宴,說是從中午開始."

侍應生的話印證了清妤的猜想,她性子喜靜,從來不愛出席熱鬧的場合,她才回到M國不過三個月的時間,已經推掉了大大小小的宴會幾十場了,用清家人的話來說,她從前可是從來在家待不住的.

清妤可是出了名的舞會女王,第一名媛,現在卻總是待在家里窩著不出來.

"我知道了."清妤走進去之後.

侍應生帶著微笑拉上門,"我在門外等著您,有什麼吩咐就叫我."

這個更衣室的確十分是有情調的地方,裝修十分得體有品味,地上放著的都是純白的羊絨地毯,高跟鞋踩在上面軟軟的.

清妤好看的眉頭皺了皺,看著對面掛著的一排衣服,如果說她從前喜歡這些東西,那麼現在,她已經是厭惡了.

"我穿這樣就可以."

"那,我帶您上去吧."

這個餐廳有個不成文的規定,無論你是什麼樣的身份或者是地位,只要在有人預約了的情況下提出包場,他們是從來不會願意加錢趕走客人的,所以就算是蘇葉這樣人的生日會,也還是能夠看得到其他的客人.

鎏金牆壁上繪著各色圖案,讓這里高雅的不僅僅像是吃飯的地方,反而像是進了某個藝術畫廊一樣的,長廊一眼望過去並沒有辦法能夠看得到邊際,蘇葉好歹也是帝京市長的千金,生日自然要是排場十足的,所以還沒去到那邊就清妤就聞到了遠處彌漫過來的花香.

從左邊的位置走出來一行人,為首的男人身材修長健碩,穿著簡單的襯衫和黑色褲子,腳下一雙黑色軍用長靴直接拉到膝蓋的位置,包裹住了男人結實有力的小腿,頭頂干爽的碎發飛揚.


一雙狹長的鳳眸內滿是凌厲之色,下巴抬起的線條倨傲流暢,宛若上帝雕刻過的五官那樣精致絕倫,組合在一起合成的那張臉,是少有的絕美驚豔.

周身所泛的冷冽之氣,冰凍三尺,路人皆冷.

侍應生低頭往牆邊退了一步,九十度鞠躬.

清妤抬頭,臉上的墨鏡反射出男人那張俊美的臉龐,兩人幾乎是擦肩而過,男人精致如畫的眉眼微微上揚,不過驚鴻一瞥.

女人面無表情的往前而去,落在她身後的一行人卻因為前方人的停下而終止動作,站的筆挺.

"少帥,怎麼了?"

男人背影聳立,不經意間回頭看了眼女人遠去的背影,那樣冷清的樣子,卻也是生人勿近的樣子.

他薄唇微動,"沒什麼."

跟在清妤身邊的侍應生滿懷憧憬的看著身邊的女人,到底是大家閨秀出來的,豪門世家見過世面的大小姐就是不一樣,能夠對著權少這樣的人面無表情不為所動的樣子.

很快去到了宴會廳,清妤看著門口放著的花籃,里頭都是名貴花種,也是蘇葉最喜歡的花,卻不是這個季節會盛放的.

很快就看到了里面四面笙歌的樣子,往來的的確都是蘇葉身邊人的標准配置,她並沒有選擇在蘇家的安排下辦這個生日會,卻也並不代表她會將排場降低.

大老遠的身穿黑色小洋裝的蘇葉就看到了清妤,放下了身邊的人飛奔過來,"妤兒!"

清妤墨鏡下的眼眸掃過里面跟著蘇葉的動作看向她的所有人,都是些不熟悉的臉孔,卻都是整個帝京最有權勢的人家出來的.

"你怎麼沒穿我給你准備的衣服啊."蘇葉語帶不滿,一張靈動的臉上憋著氣.

清妤張口,滿是不以為然,"你不是也沒告訴我,你這是請君入甕?"

蘇葉閉上嘴巴,不敢造次.

"不是你說的今晚上不出門的嗎,今兒可是我生日,你不出來我不是就只能夠用這樣的辦法騙你了?"

大廳里游走的人看向這邊闖進來身穿長裙的女人,明顯的格格不入,不過那女人身上氣質出挑,掩蓋住了那樣的不合適.

"那人誰啊?"穿著紫色拖地禮群的女人張口看向那邊的人.

其中一人湊過去,壓低語氣張口,"清妤,清家大小姐."

"哦,就是那個傻子吧……"

那人連忙拉住她的手往下壓,"小點聲,別讓人聽見了."


誰人不知道清家大小姐曾經是什麼樣的人,偏偏被一場車禍撞壞了腦袋,硬生生的撞成了"傻子",也是對不起那張臉了.

"就當做是陪陪我嘛,兩個小時就結束了."蘇葉拉著清妤可憐巴巴的說.

她沒辦法,解下墨鏡之後說了句,"一個小時."

蘇葉急忙點頭,清妤的性子她是知道的,車禍醒過來之後,這人對誰都是冷冷清清的,發起火來絕對不客氣的.

不遠處走過來一個女人,身上穿著火紅色的禮服,勾勒出女人妖嬈的曲線,她手上搖晃著紅酒杯,精致的妝容看上去十分惹眼.

"喲,清妤嘛這不是,好久不見了."女人刻意提高的聲線也吸引了附近的所有人.

濃郁的脂粉味撲進她的鼻子,清妤邁著優雅的步子走過去,眼神自動忽略了面前的女人.

"怎麼?聽說你被車撞了之後把腦袋給撞壞了,不記得我了?"女人絲毫不氣餒的跟上去.

蘇葉拉著女人的手將她拖住,"曉曉,別惹事兒."

清妤和蕭曉從來就不對付,從前是這樣,現在還是這樣.

"我這不是在和清大小姐打招呼呢嗎,你放心,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不會把她怎麼樣的."蕭曉掙脫蘇葉的手走過去.

"你跟蟲子一樣跟著我,倒是不覺得累?"清妤轉身看著自己身後的蕭曉道.

女人臉色憋了憋,剛想反駁,就被身後的女人拉住.

"行了,大家都是從小就認識的,曉曉說話就這樣,妤兒不要計較."

清妤看著這些說是和自己從小認識的好友,實際上是一點都想不起來了,車禍之後,她就忘記了以前的所有事情,連自己的父母都沒能夠記起來,自然是記不住這些人的.

但是在家這段時間,張姚特地找了從前的資料讓她看,她還是能夠知道這些人是什麼人,也算是有了印象.

"我還記得你們兩人從小就開始彈琴,清妤在國外也獲了獎,曉曉這一年也成就不斐,你們兩人合奏一曲,就當做是給蘇葉慶生怎麼樣?"方才調停的女人提議道.

四周聞言的人都掩面輕笑,這清妤忘記了所有的事情,好像也不記得怎麼彈琴了,活脫脫的就是個傻子了.

這提議,不是看著她出丑嗎?

------題外話------

麼麼噠,大家好啊,依然新文構思出來了,大家歡迎加入啊,具體更新時間等待通知,不會太久的,對依舊支持我這個蝸牛的小仙女們說句謝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