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6


梁衍好整以暇地看著只只.

他就知道那個"寶寶"是騙人的, 瞎說的,他每次聽到別人都是叫她只只.

只只一點也沒有被發現的尷尬, 反而大聲地應了老師的話:"只只在這里!"

小手舉得高高的.

然後等老師過來的路上, 她才和梁衍歎口氣:"老師和我不熟,不然就叫我寶寶了."

梁衍面無表情:"是嗎?"

只只說:"是呀."

梁衍又好氣又好笑, 漂亮的藍眼睛里如湖泊, 倒映出只只乖巧萌萌的小臉.

"只只, 你們老師在找你呢."老師走過來說.

"只只今天在這里上學."只只說.

"只可惜上一節課."老師想了想, "不然晚上你爸爸過來接你會找不到人."

只只點點頭:"只只知道啦."

老師摸摸她的頭, 笑著走了.

主要是只只算是很聽話的, 上課也不搗亂, 要不然她肯定早就不准只只待在大班了.

她的頭發很多, 濃密的黑,而且柔軟.

梁衍看她的小馬尾一甩一甩的,又想起剛剛老師摸她頭時的笑容, 也想摸一下.

最後還是忍住了.

只只不知道, 她正趴在自己的小桌子上,"梁衍哥哥,你教我學這個……只只忘了叫什麼."

梁衍說:"英語."

只只一拍手, "對, 英語,你教只只英語好不好?"

她還記得剛剛的那個承諾呢,她學會了英語就可以和梁衍哥哥一起看電影了.

梁衍抿唇:"你還小."

只只臉頰鼓起來:"不小啦,只只馬上就要三歲了, 三歲可以做好多事了,我媽媽說的."

梁衍問:"你媽媽說過好多話."

只只笑起來,偷偷告訴他:"我媽媽可漂亮了,而且聲音好好聽,我最喜歡聽媽媽說話了."

她誇起別人來很純粹.

只只說完又眨眨眼,"梁衍哥哥也好看,只只也喜歡聽梁衍哥哥說話,想聽你講故事."

梁衍看她一眼,"不會講故事."

只只哦了一聲,有點失望:"好吧."

被梁衍這麼一打岔,她也把學英語的事給忘了,畢竟小孩子記性還不是特別好.

只只在大班待了一節課,其實她上課不怎麼聽,就是自己拿著梁衍的筆,拿著他的另一本書寫寫畫畫.

梁衍的書上都被留下了塗鴉.

乍一看不好看,細看又挺可愛的.

只只之前就和賀行望學寫自己的名字,當然大名不會寫,小名兩個口加點點就行了.

梁衍的英文書又被留下歪歪扭扭的簽名.

只只非常滿意自己的傑作,等下課後要被老師牽手帶走時,她還不忘說:"明天見,梁衍哥哥."

梁衍看她離開,"明天見,只只."


說明天見是真的明天見.

只只在幼兒園里上了一整年的學,就來回在小班和大班里待了一整年的時間.

梁衍和她越來越熟,對她的性格也了解得差不多,那些只言只語也能分辨出來.

偏偏只只本人毫無所覺.

幼兒園的老師們一開始還覺得只只可能就是一時興起,見到一個漂亮哥哥喜歡幾天就沒了.

沒想到還挺長情.

她們看著只只一天天長大,和梁衍關系越來越好,每天聽他倆的對話就能笑好久.

小孩子的友誼是真的很可愛.

時間一晃而過,下學期的最後一天,放假前的傍晚,外面太陽還沒下山,只只站在大班後門.

"梁衍哥哥."

"怎麼了?"梁衍走過去問.

"只只要好久見不到你啦."只只眼睛發亮,說:"你不能忘了只只呀."

梁衍揉揉她的頭發,小布丁站在自己面前只到胸口,噠噠噠地走過來很好玩.

他說:"不會的."

只只眉開眼笑,伸出手說:"要拉鉤."

梁衍無奈地和她拉鉤.

他以為自己會在學校上學前班,沒想到開學前才知道家里讓他直接去上小學.

-

只只在家里過了一個暑假,就等著開學見到藍眼睛的漂亮哥哥,到學校去沒見到人.

老師告訴她:"梁衍去上小學了噢."

只只心情不好:"只只也要去上小學."

老師說:"不行,只只年齡還不夠,到六七歲才可以."

只只掰手指算了算,還要過三個生日才可以.

傍晚來接女兒的賀行望就見到了淚眼汪汪的只只,她趴在他肩頭,非常難過:"只只想上小學."

賀行望早在之前就被老師通知過,現下非常淡定開口:"梁衍要認真學習,只只想去打擾他嗎?"

只只問:"只只很聽話的呀."

賀行望撚去她眼角的小淚珠,"小學里都是要好好學習的,只只現在去會成績很差,你想自己變成小笨蛋嗎?"

太長了只只沒聽太明白.

只只問:"梁衍哥哥會喜歡小笨蛋嗎?"

賀行望聽著天真的語氣,心里不太爽,面上還要安慰自家的小女兒:"他不喜歡."

只只吸了吸鼻子:"那只只不要變成小笨蛋."

她好後悔沒有在上個學期要梁衍哥哥的電話,現在都找不到噴了,太難過了.

賀行望心情複雜.

回到家後池穗穗知道這事笑了好幾分鍾.

她和姐妹一分享,宋妙里十分感慨:我們只只的戀愛被掐滅在搖籃里,心疼.

顯然小孩子的情緒是變得很快的.

和梁衍的分別在幾天後只只就遺忘了大半,當然也不知道她是在積蓄力量還是什麼.


只只的幼兒園生活步入了正軌.

"你說她心里還記不記得梁衍."池穗穗偷偷和賀行望咬耳朵,"最近沒聽她念叨了."

"不記得."賀行望淡淡開口.

"肯定記得."池穗穗看著他,"你是不是嫉妒了?"

"沒有."賀行望面無表情.

"你就是心里不爽."池穗穗故意逗他,"以後要是交更多的男性朋友,有你操心的."

"……"

只只對父母的討論一無所知.

其實她很聰明,上中班上了一個多星期,各方面都遠超同齡人,所以在不久後賀行望給她轉到了大班.

偶爾只只也會聽池穗穗彈彈樂器.

不過她對音樂可能沒有多少喜歡的,反而喜歡畫畫,池穗穗琢磨著以後可以學學.

幼兒園大班教的東西比以前多,但只只之前因為梁衍的緣故聽了不少大班的課,上課比別人輕松很多.

晚上只只就帶著作業回來了.

池穗穗在家長群里已經知道了,是要學習造句,她在只只趴在桌上寫作業的時候湊過去看:"只只造句寫完了嗎?"

只只點頭:"寫完了."

她把答案推過去給她看.

上面的例句很簡單,是說今天出門的人太多了.然後讓他們用".太."造句.

只只寫的是什麼呢.

她寫:我太好看了.

池穗穗被逗樂,忍著笑說:"只只,你覺得這句話行嗎?"

只只握著筆,頭一歪:"為什麼不行呀,只只這麼好看,才沒有說假話,都是對的."

池穗穗看著可愛的女兒,沒忍住蹭她臉,軟軟的又香香的,可太好捏了.

"媽媽你想讓我親你就直接說."只只大人似地開口.

"……"

池穗穗干脆承認:"對."

只只啾了她一口:"媽媽也好看."

池穗穗說:"只只最好看."

不遠處的賀行望就見兩個人說著說著,突然商業互吹起來,還挺真情實感的樣子.

第二天,只只得到了老師發的小紅花.

當然,班上其他同學都有.

-

大班結束後,只只很順利地就上了小學,學校是池穗穗和賀行望參考之後選的.

他們兩個有時候安慰只只要個弟弟,實際上並沒有任何行動,專心享受生活.

時間久了,只只都懶得說了.

當然她的弟弟心願在姨姨那邊得到了實現,一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宋妙里和顧南硯生了個男孩,把她高興壞了.

宋妙里心累:"我就說會是皮小子."

還真是.

顧南硯思索開口:"不急."


宋妙里瞪了他一眼,"剩下的想要你自己去生吧."

小學後只只的聰明體現得一覽無余.

小學要學英語,她在語言方面似乎有天賦,學習能力很強,遠超自己的同班同學.

連老師都打電話給池穗穗誇獎只只.

掛斷電話後,池穗穗問:"只只是不是特別喜歡英語?"

幼兒園的時候,學校里學了一點點英語,畢竟現在都是雙語教學,但她不太想太早就讓孩子學太多.

只只停下手上的東西,"一點點喜歡."

池穗穗覺得這個回答很好玩,"為什麼是一點點?"

只只想了想,認真開口:"等我學會了英語,就可以和梁衍哥哥去看電影了."

"……"

小丫頭還記著這個呢.

不過只只和梁衍的學校不是同一個,所以自從幼兒園分別後,兩個人還沒能見上面.

小學畢業時她收到了一封梁衍寄來的信,里面有幾張明信片,還有一個盒子的禮物,里面是一些老唱片.

寄到的那天,梁衍已經不在國內.

從那時候,只只對梁衍的記憶停留在了幼兒園時期,如果不是那個禮物,她甚至偶爾會懷疑記憶是不是假的.

一直到十八歲後.

如今的只只容貌張開,白皙精致,烏黑長發,綜合了賀行望和池穗穗的優點,五官濃烈得十分漂亮,像劃破迷霧一般.

她高中還沒畢業就拿到了國外大學的offer,池穗穗和賀行望沒反對,但也差不多知道一點.

只只提前去的學校那邊.

家里在學校附近買了套公寓給她,還沒開學,華人留學生圈就注意到了新來的她.

男生們沒有照片全靠見過的人的描述腦補,討論得意猶未盡,轉而問起自己的室友:"梁衍,你看到新來的女生了嗎?"

"沒有."

"過兩天你就能看到了,很漂亮的."

"嗯."梁衍隨口應了聲,並不感興趣.

室友也沒覺得不對勁,他和梁衍同學兩年時間,就沒見他談戀愛,追他的女生從華人到外國人都有.

他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轉移.

沒過兩天,梁衍就見到了室友口中的人.

他回公寓的路上,暖色燈下站著一個女孩,長發及腰,紅裙的裙擺被風吹起來,勾出半截小腿.

她一轉頭,梁衍就看到了她的臉.

十八歲的只只已經脫離了幼時的稚嫩,生得艶麗,當然眉眼間卻能看出來一絲熟悉.

兩個人隔著兩三米的距離.

"梁衍."她叫了聲.

梁衍瞬間想起室友之前說的女生:"只只?"

只只揚唇:"還記得我呀."

她輕輕笑起來,眼睛彎成月牙兒,眸中瀲灩春光,"梁衍哥哥,我來找你履行看電影的約定."

梁衍站在暗色下,"好."

濃烈的一抹紅映在他的藍眼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