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8
g,更新快,無彈窗,!

網友們差點被池穗穗笑死.

特別是池穗穗親完之後還回頭看了一眼, 反倒是賀行望本人,相當淡定.

他抬眸看向門口不遠的節目組工作人員們, 伸手直接關上了衣帽間的門.

被留在門外的節目組眾人:???

他們剛剛是因為兩個人都在衣帽間那邊,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也不方便一下子進去,就都留在門口不遠, 將里面拍得夠清楚.

結果反而現在是他們做的決定害了自己.

直播間也是滿屏幕的問號.

????

賀神想干什麼?!

不瞞你們說, 我已經腦補了一篇小黃.文.

白日宣淫石錘!

放我進去!放我進去!

賀行望你有本事關門, 怎麼沒本事開門啊!

望著面前那扇造假不菲又隔音極好的門, 節目組非常難過, 錯過了一個大爆點.

網友們更是在那邊嗷嗷叫.

關門後池穗穗驚訝開口:"關門干什麼, 你這樣一遮掩, 別人都以為我們做了什麼."

"不想讓他們看."賀行望說.

池穗穗也不懂他的心態, 姑且認成是男人對自己妻子的占有欲吧……不過她還挺享受的.

在里面怎麼會無事可做呢.

賀行望低頭吻住池穗穗,與其在這純聊天,不如干脆坐實了所有人的猜測.

其實他昨晚就想這麼做了.

池穗穗抵在中間的玻璃櫃上, 硌得腰後硬硬的, 微揚著下巴與他唇齒交纏.

良久,兩人才分開.

池穗穗第一反應就是去照鏡子看自己的嘴唇,沒有腫, 還行, 就是口紅顏色都淡了.

她補的時候,賀行望就站在一側整理剛剛弄皺的衣服.

池穗穗問:"我們待了幾分鍾了?"

賀行望看了下腕表,緩緩開口:"十分鍾不到."

池穗穗放下口紅,轉過身看他穿上西裝, 又是精英模樣:"那還行,不是太囂張."

萬一這要是時間太長,網友們的聯想能力可是非常豐富的,第二天就能傳出來他們真的白日宣淫.

對自己影響也不好.

賀行望挑了下眉,沒有反駁她的話,只是目光稍稍在她的唇上停留了一瞬.

顏色好像比剛剛深了.

幾分鍾後,衣帽間的門開了.

節目組的工作人員立刻抬起精神來打量.

池穗穗笑吟吟地走出來,不說網友們,就連節目組的工作人員的目光都放在了她唇上.

依舊是紅潤誘人.

好像沒什麼變化啊?

但是他們就是覺得里面肯定發生了什麼.

所以穗穗和賀神在里面做了什麼?

八分鍾好像不太可能吧--肯定沒有!

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最多沒忍住親了兩下嘛.

穗穗的口紅顏色換了吧.

啊?換了什麼,我怎麼沒認出來?

原來的是偏橘紅,現在的是正紅色,拿我桌上的十幾支口紅發誓!

經過這麼一番提醒,大家才認識.

池穗穗起床後是在臥室里化妝的,用的就是梳妝台上的口紅,剛剛在衣帽間里沒去臥室,就用了那里上次遺落的口紅.

網友們的眼神是尖的.

衣帽間一事很快就被人截了視頻發到了微博上,短短十來分鍾,#池穗穗 口紅#就上了熱搜.

本來一頭霧水提著"又買熱搜?"的杠精發言進來的網友看到自動播放的視頻,驚呆了.

他們是被喂了狗糧?!

這年頭想杠個精,鍵盤俠一下都沒機會了?

-

因為賀行望和池穗穗都要去上班,所以最終拍攝是中斷了的,當然也不可能一整天一直拍.

所以在出門的時候,節目組就停了拍攝.

攝像機一關掉,導演就有話說了,委婉提醒道:"賀神,這個直播節目……尺度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萬一被和諧被舉報,他們還得被上面罵.

賀行望嗯了聲,然後在導演欣慰的表情下開口說:"我和穗穗似乎沒有做什麼逾越的行為."

"……"

導演被這麼一說,感覺好像還真是.

說做了吧,兩個人關起門來偷偷親,沒人看到具體畫面,全局都靠自己腦補.

說沒做,那口紅顏色都改變了,池穗穗是閑來無事試口紅嗎?

"提前提醒提醒."導演笑了笑.

"好的,謝謝."賀行望非常溫和地道了謝.

節目組離開,賀行望和池穗穗一起去上班.

賀氏員工眾多,小員工們可以盡情討論,部門經理們就只能憋住.畢竟那可是他們的大boss,雷厲風行.

原來在家里還是主動做飯的居家老公.

也沒有說濾鏡破碎,只是反差萌.

賀行望一到辦公室就有一場會議要開.

助理將行程彙報完畢,也沒忍住看了一眼自家的老板,再想想今天熱搜上流傳的視頻--

他眼珠子都瞪掉了.

會議在兩點開始.

賀行望坐在最盡頭,看著上面的人彙報自己的工作,周圍的視線若有若無落在他身上.

他抬眼,掃了眼眾人,聲線冷淡:"這是在開會,不看投影不聽報告,看我?"

"……"

大家趕緊轉過頭.

而在距離不遠的新聞社,相似的一幕.

新聞社里自然都知道了這節目的事情,非常想看真正的《被窩夜話》.

所以在池穗穗到的時候,個個都偷偷瞄.

畢竟一個是大名鼎鼎的賀神,一個是工作上一絲不苟的池總編,人家的婚姻當然好奇了.

說不定還能看到點不知道的事情.

"總編在家里看起來和在這邊沒什麼不同."

"當然有,在家里經常笑啊."

"總編笑起來是真的好看."

"我要是賀神,也心動死了,這麼好看的老婆?"

池穗穗踩著高跟鞋,身姿嫋嫋地進入辦公室,門一關,就將眾人的好奇隔離在外.

手機上還有宋妙里幾分鍾前發來的消息.

宋妙里:你們可太招搖了.

池穗穗裝作一問三不知:什麼?

宋妙里無語:就你還跟我裝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你和賀行望在衣帽間里接吻.

池穗穗:眼見為實,耳聽為虛,猜測為假.

宋妙里:?

池穗穗:逗你的,我們接吻怎麼了,合法夫妻.

宋妙里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並且合理認為池穗穗這是在向她炫耀有證的事實.

哼,馬上她自己也要有證了.

池穗穗激了一下宋妙里,然後才開始整理這邊的新聞稿和一些文件,好在新聞社一切有條不紊,她不是特別忙.

這大概就是背靠大樹的好處了.

有賀氏,齊氏作為自己的後背,不說之前沒什麼人惹,現在就更沒有人敢動手了.

所以新聞社敢于揭露一些小報不敢發的社會事件.

這是作為一個新聞記者最開始的初衷.

池穗穗從記者出身,比誰都清楚,所以她的新聞社不會隨大流,也不會只吹捧.

她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處理完自己的工作,池穗穗才休息一會,摸魚去看今天關于綜藝節目的事情.

距離直播結束已經兩個多小時,網上關于這節目的討論也到了正熱鬧的時候.

關于昨天池穗穗為什麼累,小丑魚,口紅,衣帽間等話題,各種各樣的營銷號都在發.

我竟然感覺自己腦補的劇情還挺香.

有up主已經剪輯了視頻,太他媽好看了,還開車了.

賀神:想看開車?做夢.

節目組和我們一起被關在門外,第一次這麼同情他們哈哈哈哈哈哈.

清流,想問穗穗的口紅是什麼.

我首頁列了衣帽間里露出來的東西,你們想看的可以看,價值我就不說了,貧窮的我不敢開口.

你們說,今晚還能看到什麼?

……我怕今晚車速太快,暈車怎麼辦?

池穗穗:?

為什麼都覺得晚上會有不可描述.

她可不想要在大眾面前公開自己這方面的私生活,對于她而言,日常生活秀一秀是可以的.

有資本秀為什麼不秀呢.

-

傍晚夕陽落山.

池穗穗收到了賀行望的消息,他要遲一點回家,所以讓她餓了就先去吃晚飯.

她當然不可能自己先吃,不過和宋妙里她們出去坐坐閑聊是可以的.

三個人去的是一家小店,店內環境幽雅,而且人流不多,私密性也比較強.

蘇綿早就迫不及待了:"晚上直播什麼時候開始啊?"

池穗穗回憶了一下:"大概八點多吧."

實際上具體時間是根據她和賀行望的行程定的,當然太遲也不敢,所以□□點已經是極限了.

畢竟不是每個觀眾都熬夜的.

宋妙里吸著奶茶,臉頰一鼓一鼓的,非常好奇問:"你和賀行望晚上會說夢話嗎?"

"你覺得呢?"池穗穗睨她一眼.

"我這是擔心你們,萬一在觀眾們面前說了什麼夢話,又或者把公司機密說出去,那可完了."

池穗穗丟了顆瓜子過去.

蘇綿和宋妙里想的南轅北轍,小聲問:"穗總,晚上你們可要小心點,別擦槍走火了."

"……"

池穗穗沒忍住笑起來,"你們都在想什麼啊."

她的兩個朋友為什麼都是缺心眼的.

"穗總,你真不喝嗎?"蘇綿問.

"不喝."池穗穗並不怎麼喜歡喝奶茶,而且今天胃口也不太好,"你們喝就行了."

八點回到柏岸公館的時候,節目組已經打過招呼,在她進門的時候就開始了拍攝.

她進來的時候,正看到賀行望從樓上下來.

池穗穗不知道為什麼,小跑過去摟住他.

節目組眼睛一亮.

然後就聽到了池穗穗開口:"你做晚飯,我想喝粥."

節目組:?

這是這時候該說的話嗎?

賀行望頜首:"好."

他將她掛在自己身上的手拿掉.

每天都在發問號???

賀神本以為收獲一個吻,沒想到還是讓自己做飯哈哈哈哈哈哈.

賀神:做飯就做飯,竟然還提要求!

穗穗:敲碗等待.

節目組于是又拍了一期的美食節目,感覺自己生無可戀,最後看到賀行望脫下圍裙上樓,終于長舒一口氣.

他們沒進臥室,留在門口.

但是這次留了個心眼,堵住了關上門的機會.

賀行望一進去就看到池穗穗坐在床上,長發垂在肩上,垂著眼,似乎心情不太好.

他低聲問:"怎麼了?"

池穗穗抬頭說:"我感覺我要去醫院了."

賀行望有一瞬間的沉默.

"我剛剛胃難受,差點吐了."池穗穗摸了摸臉,問:"難道是急性胃炎?"

她臉色還有點蒼白.

賀行望眉頭鎖起來,"去醫院."

直播間的觀眾們剛剛視角都在廚房那邊,完全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跟著擔憂起來.

胃炎去輸液就好了.

嚇死我了,我以為是什麼大病.

現在醫院肯定還有人的.

我記得急性胃炎是會吐出來的啊.

賀行望的話剛說完,池穗穗就從床上站起來,去了洗手間,隨後就是水流聲.

他直接拿了外套,將池穗穗帶下來.

節目組是真沒想到這一茬,好在經驗多,迅速分出一兩台攝像機跟著去醫院.

醫院距離這邊不遠.

池穗穗到醫院後又覺得自己是不是想錯了,她小聲說:"我感覺好像又沒有不舒服了."

賀行望沉聲:"檢查一遍."

晚上醫院人少,掛號,詢問,檢查相當迅速,沒多久就出了結果,醫生面無表情:"沒有問題."

"醫生確定麼?"賀行望問.

"我還能不確定嗎?"醫生將單子遞給他,然後提醒道:"看了你妻子的情況,我建議你們去掛婦科,婦產科也行."

賀行望怔愣了幾秒.

他的腦海里迅速閃過一個念頭,如同荒原上的野草,蓬勃生長,直到占據全部.

???

我靠我驚了!

婦科!!!

臥槽!我從床上跳了起來!

賀行望下頜線繃起,大步離開了科室.

外面池穗穗正坐在長椅上,穿著賀行望的外套,正在那里玩手機,畢竟胃炎也不是什麼大事.

她抬頭問:"什麼結果?"

見賀行望的表情有點凝重,而且直勾勾地盯著她看,池穗穗心里難免咯噔兩聲--

不會她得了胃癌吧?

良久,賀行望漆黑的眼眸才情緒穩定,出聲:"不是胃炎,還要再做一個檢查."

池穗穗松了口氣:"那去吧."

站起來後她才想起來問:"還要去哪兒檢查?"

賀行望握住她的手,夜里池穗穗的手有些冰,捏了捏就恢複了溫度,軟軟的,低沉開口--

"婦科."

池穗穗眼睛驀地睜大,張了張嘴.

看到她的表情,直播間里的網友們興奮得不行,大晚上的即將見證某件事的驗證.

穗穗的小眼神兒好懵.

別人是被窩夜話,你們是醫院夜話.

啊啊啊必須給我懷孕!

別廢話了!快去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