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87
g,更新快,無彈窗,!

網上對于"穗穗昨天比較累"這句話的理解已經歪到了西伯利亞, 對賀行望的理解又上了新層次.

賀神私底下原來這麼直接的?

顯然賀行望是想不到節目組和網友們的思路.

他雖然之前了解過這節目是直播的,但是他以前比賽時,采訪時都是全球直播的, 沒什麼特殊感覺.

以至于節目組說的時候他就很淡定.

節目是先直播幾個小時, 後面還會剪輯出一個通用上線版本,大概兩個小時一期.

因為賀行望說的一個小時, 節目組眾人最終將攝像機擺放的位置做了改變.

賀行望給他們倒了水, "我先去換衣服."

然後他頭也不回地上了樓.

節目組:"……"

第一次拍這樣任性的嘉賓.

工作人員本想跟著上去, 但想到賀行望不是一般的明星身份, 又縮了回來.

樓梯通往的二樓讓一眾人心癢癢.

他們在後面小聲問導演:"我們就在這等嗎?"

平常的拍攝是他們占據主導權的, 有時候甚至是為了綜藝感親自設定任務讓明星夫妻做.

"你不等你去哪?"導演反問, 又開口詢問:"目前的觀眾和彈幕數量怎麼樣?"

"剛剛上漲了幾萬, 彈幕一直在刷……都在討論剛剛賀神的那句話."工作人員小聲說.

導演很滿意.

賀行望是自己那麼說的, 既然討論度高,他們就沒必要阻止,觀眾們喜歡就行.

賀行望進房間時, 池穗穗睡得正熟, 枕頭已經被拿了下來,歪在他睡的位置上.

他先洗漱,然後換了一套日常的居家服.

因為節目組沒有說什麼要求, 所以他也摸不准要拍什麼, 沒有出門前就不用換衣服.

一番下來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鍾.

賀行望從衣帽間出來,池穗穗睜了眼,靠在床上,長發垂下, "換衣服干什麼?"

"綜藝節目組正在樓下."賀行望說.

"樓下?"

池穗穗清晨反應有點慢,重複了一下.

這一反應有點遲鈍的可愛,讓賀行望多看了兩眼.

"那你怎麼不叫我."池穗穗坐直了身子,翻身下床,"他們來多久了?"

"沒多久."賀行望說.

池穗穗松了口氣.

"也就半小時不到."

"……"

池穗穗站在毯子上,嗔了賀行望一眼.

這個綜藝既然她接了,就會做到最好,再者出現的也是她的臉,以後都是會被傳播出去的.

她可不想以後網上傳著自己黑曆史的視頻.

池穗穗名媛的修養是極高的,再加上新聞記者的應急能力,從洗漱到換了衣服,不過簡短時間.

她甚至還化了一個妝--上鏡之用.

畫眼線時,賀行望聲線淡淡:"我先下去了?"

池穗穗從鏡子里看到他的喉結上有自己咬出來的痕跡,叫了聲:"等等."

她扔下眼線筆,走過去.

"你剛剛就是頂著這個下去的?"池穗穗指著問.

"怎麼了?"賀行望輕輕笑了一下.

"你說怎麼了."池穗穗用力按了喉結,硬硬的,"全世界都恐怕猜我們昨晚做了什麼."

然而昨晚是真的什麼都沒有.

賀行望定眼看著她,眸中情緒不明,溫聲開口:"夫妻之間做什麼不都是很正常的麼?"

"……"

池穗穗竟然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她干脆跟著笑了一下,眼尾勾出了一抹驚豔.

-

在樓下的節目組拍著這棟房子的一些構造,一邊猜測賀行望什麼時候下樓.

賀神一去不複返.

不會是回去睡回籠覺了吧??

早上還不准人家早安吻一會兒嗎哈哈哈哈.

節目組:好慌,我現在該拍什麼!

這麼半小時不到的時間,網友們已經在線把柏岸公館分析了個完全.

吃瓜的同時還要感受有錢的快樂.

正說著,樓梯上就出現了賀行望的身形,像是電影里朝他們走來一樣,大長腿十分吸睛.

然而大家等了半天,就看到他一個人.

池穗穗是真的還要睡一小時?

節目組面面相覷,就看著賀行望去了廚房,圍上圍裙,袖子翻折上去,神色淡然地開始准備起早餐來.

有人出聲:"賀神,您是要做早餐嗎?"

"我的動作不明顯嗎?"賀行望手上動作沒停,忽而想起了什麼:"還是說這種節目中也要進行解說的?"

他屬于正常的疑問.

彈幕上卻是刷過一片哈哈哈.

又不是在比賽,解說什麼哈哈哈哈哈哈.

歡迎來到舌尖上的中國-家庭版!

這一段bgm後期可以加上了,馬上安排起來.

賀神:給老婆做飯最重要.

節目組當然搖頭.

賀行望得到答案,沒有再問什麼.

這菜還是昨天阿姨送過來的,今天中午要麼在家吃,要麼在外面吃,既然是在節目里,不得不思考.

樓梯上傳來腳步聲.

池穗穗從上面緩緩下來,連衣裙的裙擺在空中蕩開一個優雅的弧度,小腿筆直細長.

觀眾們猝不及防接受了顏值沖擊.

池穗穗和鏡頭前的人打了招呼,然後去廚房問賀行望:"今天早上吃什麼?"

"你想吃什麼?"賀行望問.

"你做什麼我都吃."池穗穗拋了個媚眼.

雖然她說的是事實,但這樣明顯故意膩歪的話讓賀行望動作一頓,複而笑了起來.

節目組一群人搓了搓胳膊.

直播間前的觀眾笑瘋了.

這要是普通人,我一巴掌呼上去.

+1 但是是穗穗,我就心都化了.

原來不是我不喜歡撒嬌,是我不喜歡其他撒嬌的人啊啊啊啊啊!

好看的人說什麼土味情話都是好聽的.

這一頓早餐池穗穗和賀行望依舊如往常,但看節目的觀眾們卻不是滋味.

別人家吃早餐都這麼好看的?

節目組來的時候吃的很簡單,看兩個人把早餐吃出了世界大餐的樣子,羨慕到精神恍惚.

一直到池穗穗笑著發出邀請:"你們是想在這里看賀神一早,還是想上樓看?"

賀行望只看著她,絲毫沒有不滿.

???

賀神好慘一男人,老婆吃乾淨就跑.

成年人兩個都想要!

節目組糾結了幾秒,果斷選擇上上上!

這都不上是傻子!

攝像機分成兩部分,一部分跟著上了二樓,剩下還有一部分留在樓下拍攝.

池穗穗仿佛一個景點導游:"這個是我們的房間,這也是一個房間……這是書房,這個是我的琴房,還有其他的都是客房等等.對了,三樓是露台和健身房,沒什麼好看的."

直播間的觀眾們:??

怎麼就沒什麼好看的,她們想看啊!

然而池穗穗並沒有給機會.

琴房里放著池穗穗的樂器,她雖然公開的是大提琴演奏家的身份,但實際上不止這一樣.

音樂是共通的.

被眾多樂器刷新了世界觀的網友們表示無話可說,甚至還聽池穗穗表演了幾種.

有錢人的愛好總是那麼多.

-

其實在家里的拍攝沒有多少情節.

一切在中午的時候發生了改變.

家里的敲門聲響了,池穗穗打開門的時候,看到了齊初銳站在外面,還拎著一個小桶.

送魚來的.

齊初銳是一個很少關注網絡的人,也不知道直播的事情,"姐."

"進來吧."池穗穗說.

齊初銳一進入客廳,看到了滿客廳的人和工作設備,有那麼一瞬間的懵逼.

這一懵被攝像機拍了個正著.

少年人生機盎然,和當初高考後被拍到的模樣已經有了區別,卻更讓人喜歡.

啊啊啊弟弟來了!

弟弟好可愛呀,看到攝像機是不是呆了.

別人家的弟弟,好氣,想套麻袋綁回家里

看到這里,我又看了看正打游戲的我弟.

齊初銳回過神,問:"這是在拍節目?"

池穗穗嗯了聲,問:"怎麼想起來送魚?"

"今天剛送過來的."齊初銳一本正經地解釋:"本來宋姨要過來,我替她過來的."

他不怎麼喜歡人多,被拍.

見到賀行望叫了聲姐夫,又坐了會兒就離開了,絲毫不留戀直播間里嗷嗷叫的網友們.

"今天給你做魚."池穗穗敲了敲桶.

里面的魚跳了起來,濺出水花.

賀行望勾唇:"好."

直播間前的網友們今天一早上已經看多了賀行望的笑,從一開始的尖叫到現在的習慣.

池穗穗拿魚出來的時候,皺了下眉,聞到魚腥味有點不舒服.

但她沒放在心上,還好腥味不重,做魚的功力十年如一日.

表面花里胡哨,一頓操作猛如虎.

再看結果,上桌時仿佛再現一年前的畫面,除了顏色上好看.

??

小丑魚是這麼來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這也太好笑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乍看以為是王者,實際就是個青銅.

當初就憑借這麼條小丑魚,池穗穗直接熱搜出道,收獲貧窮求學的女大學生人設.

回憶當初竟然還有點懷念.

池穗穗的廚藝仿佛點在了其他方面,就只有這麼一條魚讓人覺得視覺效果奇差.

所有人看到的第一眼,都覺得味道不怎麼樣.

池穗穗坐在桌邊撐著臉,"我剛剛忘了你現在可以吃各種調料了,不然也不會這樣."

"味道好就行."賀行望非常淡定.

看著他面不改色地吃了那條魚,大家的表情都有點一言難盡--

賀神是睜著眼說瞎話嗎?

然而真實情況是賀行望確實吃掉了那條小丑魚,然後說:"挺好吃的."

觀眾們:?

真的看不出哪里好吃.

有的人就想的比較多,尤其是池穗穗那句話,很容易就能理解,對于池穗穗能記得賀神該吃什麼不該吃什麼,萬分敬佩.

池穗穗中途嘗了一口,皺著眉咽了下去,接下去筷子碰都沒碰那魚.

上午為了節目沒去上班,下午是要去工作了.

趁著賀行望上樓換衣服的時間,池穗穗坐在椅子上和觀眾們閑聊:"為什麼上班?當然是為了賺錢."

她當然不是這個原因,但也沒必要說是體驗生活,反而給人留下的印象不好.

池穗穗莞爾一笑:"沒人嫌錢多吧."

看到一條刷讓他們看看賀行望換衣服的,她搖了搖頭,眯著眼睛回答:"非禮勿視."

有本事換衣服就有本事讓我們看啊!

我有一個朋友想問問穗穗你昨天是怎麼累的.

還是不看吧,看了我怕這節目當場被封.

在下面太無聊,池穗穗還是去了上面.

她先打開衣帽間的門,伸頭進去看了一下,確定賀行望穿好衣服,沒有多露什麼才放心.

自己的老公當然只能自己看了.

大家率先看到的就是豪華衣帽間,眼睛都快被閃瞎了,只覺得一屋子都是錢的模樣.

貧窮網友流下淚水.

賀行望聽到動靜回頭,他已經換上了白色襯衫,還沒來得及打結的領帶松垮地掛在脖子上.

衣帽間明亮的光將他的身形映得頎長.

男人低著頭,扯了扯領帶,手指修長,骨節分明,腕骨精致,色調上是惹眼的白,彎曲時的線條感極佳.

看到這樣的畫面,不說眼睛都直了的網友們,就連池穗穗都沒能移開眼.

屏幕上此刻全是啊啊啊.

這一幕!我死了!

臥槽我的眼睛被拯救了!

嗚嗚嗚好性感一賀神,穗穗天天看真是太幸福了.

"怎麼過來了?"賀行望聲音清冽.

"看你在上面時間太久."池穗穗上前給他打了個溫莎結,因為不正,配上賀行望的氣質,顯得有些微妙的輕佻.

他低著頭,看著她卷翹的睫毛.

池穗穗打完松手,仰頭發現他盯著自己看,火速湊上去親了一口,又飛快地退開.

直播間里的觀眾們:??

臥槽臥槽???

別以為我們看不到你們兩個在偷親啊!

賀神我命令你給我親!親死這女人!

這是福利啊!姐妹們!

穗穗:只要我速度夠快,就沒人發現我們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