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9


池穗穗一轉頭, 大家都看見了她.

雖然有的人不認識,但總有認識的, 一科普就知道了.原本大家以為賀行望是自己來這邊吃飯的.

蘇綿和宋妙里兩個就仿佛是看戲的觀眾.

最終賀行望坐在了池穗穗身旁.

"你怎麼直接過來了?"池穗穗往里挪了挪, "我以為你問我是准備來接我的."

"這麼說也沒錯."賀行望說.

他只是覺得在車里等著不如過來.

宋妙里咳嗽一聲,在兩個人對視之後才開口::"吃過了沒?給你加一雙筷子?"

賀行望緩緩開口:"不用了, 謝謝."

宋妙里也沒繼續問, 和蘇綿兩個人吃自己的, 順便和自己的男朋友發消息:我姐妹老公可太會了.

在所有人面前公開.

顧南硯:做了什麼?

宋妙里三言兩語把這事加上昨天機場的事添油加醋說了一遍, 末了還不忘誇一遍賀行望.

作為池穗穗的好朋友, 她對賀行望是挺滿意.

顧南硯此刻正在中躍科技, 桌上一個小機器人正在走來走去, 他將其按停.

然後垂眸回複:那我也過來?

宋妙里:你過來干什麼?

顧南硯唇線稍抿, 背後是辦公室的落地窗,晚間的昏黃交纏在燈光里,有些冷寂.

半晌, 宋妙里收到了消息.

顧南硯:男朋友陪女朋友吃飯, 不應該嗎?

她心里面美滋滋的,小顧長得又好看,人又貼心, 但是她仔細想想還是拒絕了, 畢竟不太適合.

"怎麼突然想起來接我."池穗穗問.

她坐在里側,周圍若有若無的目光被賀行望高大的身形擋住,顯得十分平靜.

"晚上正好把退役的事情和家里說一下."賀行望壓低聲音,又強調:"爸媽都在."

池穗穗幾秒後才反應過來是她爸媽也在.

她點點頭:"知道了."

對面的蘇綿一聽退役兩個字就瞪大了眼, 但偶像就在自己面前,連問都問不出口.

還是池穗穗發現她的情緒,"怎麼了?"

蘇綿猶猶豫豫開口:"賀神是要退役嗎?"

聞言,賀行望頜首:"是."

蘇綿有點兒意料之中,又有點兒悵然.

站在穗總朋友的角度,她覺得賀神這個決定對于家庭是很好的.站在粉絲的角度,總歸是覺得難過的.

"傷心什麼."宋妙里心情正好,安慰道:"以後別人見不到賀神,你經常見到,不好嗎?"

當然好,蘇綿心想.

她能想通,賀神榮譽那麼多,只是她作為一個事業粉,一時之間難以捋平心情而已.

桌上這邊氣氛融洽,店里就不一樣了.


賀行望這麼大喇喇地從眾人中間經過,就像是普通人不追星看到明星也會跟著從眾拍照一樣,店里吃完准備走的都不走了.

不多時,各大社交軟件上就流傳出無數張照片.

昨天才出的機場新聞,今天就正大光明地秀起恩愛來了,讓不少人都有點酸.

只不過因為座位在角落里的緣故,大多數人拍到的都是側臉,或者是背影.

賀神:我公開了以後都與我無關.

就是故意的吧,就是為了秀恩愛的吧!

好了,知道你們兩個感情好了,能不能露個正臉,別背對著鏡頭.

禁止聚眾撒狗糧.

嗚嗚嗚我本來覺得賀神誰也配不上,可是這張照片女生探頭出來,側臉好精致.

第一張照片好好看啊,穗穗的眼里有光.

這就是現實偶像劇,希望那些導演可以取材現實,答應我不要尬戲好嗎?!

看到這新聞的時候,我一巴掌拍在了身旁的男朋友身上,酸從中來.

尤其以視頻社交軟件最多.

大多數人喜歡拍視頻,幾乎等不及美顏就發了出去,很多人一刷出來的幾乎都是同一個主題.

從賀行望進門,到落座池穗穗身旁.

仿佛拍攝時的一鏡到底,就連看視頻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被牽連起心神,隨著深入.

直到對視上.

-

網絡上熱議紛紛時,池穗穗和賀行望已經回了賀家.

退役這件事是一件大事,雖然他和朱教練說了,也和家里人提過,但還是要鄭重說的.

他們到的時候,池美媛正和江慧月在聊最新的曲子.

池美媛雖然基本上已經退居幕後,但現在愛上了作曲,老公齊信誠除了吹就是吹,只剩下閨蜜說點實話.

至于兩個男人早就去書房聊商業上的事了.

"穗穗,行望."江慧月笑了一下.

"行望說去接你,怎麼回來得這麼遲?"池美媛問.

"他去的時候我正在外面和妙里她們吃晚飯."池穗穗走過去,坐到賀老太太身旁,"奶奶."

老太太抬頭,"穗穗來啦?"

池穗穗笑著問:"今天有沒有吃糖?"

一提起這個,老太太當即哼了一聲,斜著眼看向江慧月所在的地方,"有人不准奶奶吃."

池穗穗拍了拍她的手以示安撫.

隨著年紀越大,老太太的脾氣就越任性,仿佛老頑童似的,家里人別的事都順著她,除了吃糖.

可老太太現在愛好就這一個.

池穗穗說:"奶奶,您別想著糖了,今天有大事要說."

賀老太太問:"什麼大事?"

池穗穗看了一眼賀行望,"待會讓您孫子和您親自說,現在先賣個關子."

關子沒等多久就破了.

賀行望說出來自己的打算,賀家都沒什麼反應,畢竟已經提前知會過,而且他已經逐步接手賀氏的一部分.


江慧月和賀明華都支持他退役.

反倒是齊信誠開口:"這麼早?"

和自己女兒如出一轍的問題.

賀行望點了點頭,語氣頗為認真:"該有的已經有了,接下來的時間回歸家庭比較重要."

他說得很普通.

江慧月卻看向池穗穗,抿唇笑:"退役也好,你們都領證大半年了,早點出好消息."

她揶揄了一下.

作為父母的每天操心的事就那麼多,江慧月之前還和池美媛聊到這件事.

聞言,池穗穗朝賀行望看過去.

賀行望非常淡然地收下了她的眼神.

他們兩個人這麼久其實都是戴套的,偶爾有也是體外,確實沒想過早生孩子.

"不急."池穗穗彎了彎眉眼,輕描淡寫地轉移了話題:"時間還早呢."

她才結婚半年而已.

賀行望在大人開口之前嗯了聲,跟著轉話題:"暫時先考慮一下婚禮的事情."

婚禮自然是重中之重.

賀氏和齊氏作為南城兩大龍頭企業,兒女領證的時候算是低調,但婚禮是不可能敷衍的.

這不僅是給他們的,也是向所有人宣布.

齊信誠頗為憂郁,一直到晚上離開賀家時,池美媛沒忍住吐槽:"你這什麼表情."

"婚禮啊,我是不是要在這上面把穗穗的手遞過去了?"齊信誠坐在車里問.

"你難道想讓給別人嗎?"池美媛問.

"那當然不行!"齊信誠冷哼一聲.

女兒結婚時的正常情況都是挽著父親的胳膊,他才不會讓別人有這個機會.

"都領過證了,婚禮而已,想那麼多干什麼,又不是不回來了."池美媛看得很開.

她覺得賀行望是自己女兒的良配.

孩子剛出生時池美媛和江慧月定下的娃娃親,但是過後孩子幾歲了,她們也確實考慮過作廢.

但是看到兩個孩子相處還不錯,就沒再提這事.

現在想想也幸好沒作廢,否則還指不定是什麼樣子的.

"我就是舍不得."齊信誠長歎一聲,"穗穗小時候還和我抱怨行望那小子不搭理她,怎麼現在這麼喜歡."

他那時候還安慰池穗穗是賀行望悶葫蘆.

"不喜歡又怎麼會和你抱怨?"池美媛倒是了解自己的女兒,"她和你抱怨過別人嗎?"

妻子用一句話終結了齊信誠的回憶與感慨.

-

臨近九點的南城燈火通明.

遠處的燈光像一場煙火,落在池穗穗清亮的眸子中,如同夜空中黑色掩不住的星辰,奪目而艶麗.

"說是盡快,但我估計婚禮舉辦都要等到明年了吧."池穗穗轉過來頭說.

光是定制婚紗就要幾個月時間,拍攝婚紗照也很麻煩.

這麼一聯想起來,池穗穗那點兒對于婚禮的期待仿佛一下子墜落在地.


"時間是很快的."賀行望溫聲說:"距離我們結婚也已經有半年時間了."

"然後呢?"池穗穗問.

"我想你也不想婚禮匆匆忙忙."賀行望深邃的眼眸望著她,"畢竟你朋友圈里還有那麼多姐妹."

"……"

他一說姐妹兩個字,池穗穗就想到了之前被他看到的"男人常換,姐妹不散"這個群名.

正想著,賀行望的手機響了.

趁他接電話的時候,池穗穗低頭看手機.

蘇綿早在兩小時前就發了好幾個鏈接,全都是在說今天晚上賀行望和她同框的新聞.

從圖片到視頻,應有盡有.

蘇綿:穗總,你視頻里好好看哦,我也好好看.

宋妙里:都好看都好看,我最好看.

蘇綿:宋醫生你就露了一小半臉.

宋妙里:反正先吹一下自己.jpg

宋妙里:我男朋友說我天下第一好看.

蘇綿回複:顧先生說得真對.

兩個人聊起天來話題都是千奇百怪的,往往上一個話題才開頭,就能歪到下一個上面去.

蘇綿:宋醫生,我找到了一個你出鏡的視頻了.

將近一個小時後,也就是八點多時,宋妙里才出現在群里:快發來康康.

蘇綿問:你剛剛去哪兒了怎麼不回複.

宋妙里:小棉花,飯後要有氧運動的知不知道.

蘇綿:my eyes!!my eyes!!

池穗穗看到最後樂不可支,這兩個雖然認識沒多久,但是卻意外的相處很和諧.

她關了手機,看向身旁.

從言語中能聽到賀行望正在和射運中心里的人通話,反正她是覺得說得都是大道理.

她的眼尾被勾的細長,柔和光線下平添幾分嫵媚.

賀行望察覺到身旁的視線,偏過頭去看她,池穗穗的眼睛略彎一點弧度,似在勾人.

他斂眉,收回視線.

池穗穗倒是見他面無表情,伸手在他的腿上繞了個圈.幾秒後又像是指尖跳舞一般,逐漸向上.

故意的挑釁,又是在誘惑.

賀行望依舊不動,"退役的事情是真的,你們不用多管,是我已經決定好的事情."

他的聲音低了些許.

掛斷電話後,賀行望便抓住了池穗穗作亂的手,耐心道:"我想這不是你想要的地點."

"我就是給你按摩按摩而已."池穗穗說得義正言辭,"是你想多了吧."

賀行望只看著她,沒說什麼.

池穗穗眼波流轉,順勢搭在他身上,貼近賀行望耳邊,輕輕吹氣:"其實我也沒有不想的,老公."

她粲然一笑.

池穗穗叫老公的時候,尾音上挑,帶著故意捉弄人的氣息,幾分妖豔中透著纏綿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