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75


兩個人站在門口.

賀行望的下巴被碰, 圓潤的指甲刮在上面,輕微發癢, 尚且在他的克制范圍內.

"有人在."他提醒.

池穗穗漫不經心地收回手, 看到了剛好從車上下來的李懷明,對他打了個招呼.

李懷明忙不迭跑了.

他剛剛剛好聽到了那句話, 被秀得頭皮發麻, 心想你們兩個都是妲己, 沒什麼好爭的.

"早上從北海道直接來的?"賀行望將她的行李箱放上車里, 回頭直勾勾地看著她.

"不是, 昨晚到的."池穗穗跟著就打了個呵欠.

父母他們回去的時候正好是傍晚, 她干脆就買了晚上的機票, 在飛機上睡了幾個小時.

她一向對睡眠條件要求高, 在飛機上睡那麼幾個小時完全不夠,現在還有點困.

"待會上車睡."賀行望抿唇說.

"萬一我說什麼夢話,豈不是一車人都聽見了."池穗穗想到什麼, 故意說.

"……"

賀行望皺眉, "我會捂住你的嘴的."

池穗穗被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逗笑.

在射擊比賽結束後,奧運村那邊就收回了射運中心的房間鑰匙,所以他們是在酒店里居住了兩天.

畢竟比賽結束, 是需要放松的, 還有一些美食也要嘗嘗.

趁著大家都在收拾東西,她也跟著去了賀行望的房間,酒店里自然就是非常正常的裝扮.

只是池穗穗往床頭上看的時候,就看到了套套.

其實在奧運會期間, 官方會分發很多,比如之前的里約奧運會,奧組委那邊發了將近十五萬的套套.

池穗穗是覺得他們精力真多.

她靠在床上,薄荷綠的裙子和雪白的被子幾乎形成鮮明對比,一雙長腿絲毫沒有顧忌地搭在那兒.

"穗穗."賀行望走過來,居高臨下的角度,風光溝壑也映入眼簾.

他眼神微沉.

兩個人上一次親密接觸是在奧運會開始前,已經有兩個星期過去了,這之間今天是第一次真正的近距離見面.

說沒有感覺是不可能的.

池穗穗瞌睡來得很快,沒怎麼聽到他在叫她,倒是感覺到身上襲來的侵略氣息.

她睜眼時,看到賀行望與她只有幾厘米的距離,一只胳膊搭在她身側.

視線往下,是男人緊繃的下巴,線條輪廓明朗冷冽,喉結微動時克制隱忍.

"衣服在你下面."他言簡意賅.

"噢."

池穗穗應了聲,准備起身,卻不想現在這個姿勢,她直接撞進了賀行望的懷里.

柔軟到無法形容.

這麼一撞,她倒是清醒了幾分,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剛剛差點睡著了."

賀行望只嗯了一聲.

池穗穗本來還想再說什麼,敏銳地察覺到他情緒的變化,她原本的動作一變,貼著他的胸膛.

然後摟住賀行望的脖子,貼在他耳邊輕聲問:"老公,你要吻我嗎?"

房間里只一瞬間突生曖昧.

"……"

在賀行望沒回答的時候,池穗穗就眼神一轉,親了上去,從鼻尖到嘴唇,親了兩次.

男人的臉被印上口紅.

池穗穗蹭了蹭,還准備再說點話,就被賀行望吻住,他的眼睛里情緒不明,卻有明顯的欲.望翻滾.

久來的一個吻持續良久.

池穗穗被松開時小喘著氣,將拉下來的裙子吊帶拉上去,"你就不怕留下草莓印嗎?"

這次可是一路上會碰見無數人的.


"不會的."賀行望聲音微啞低沉,性感得要人命,他說:"我有分寸."

"……"

分寸是用在這里的嗎?

池穗穗無語凝噎,低頭看到自己的衣服剛好遮住鎖骨下方幾厘米的輕微紅印.

果然男人在意亂情迷的時候還能有理智.

賀行望在她身旁坐了會兒,直到門外出現敲門聲:"賀神,你好了嗎?"

外面的兩個人還在說話.

"賀神不會是睡著了吧?"

"池記者都過來了,估計在收拾東西."

"就是池記者過來了,才有可能干柴烈火擦槍走火."

"……"

池穗穗聽著車就這麼開了起來,噗嗤一聲笑出來,推了把賀行望:"你去開門."

-

賀行望開門把兩個小家伙給嚇跑了.

因為他神色冷淡,而和他相處多年的隊友們對他的情緒把握得十分准確,再加上唇上的胭脂.

兩個人丟下一句話就跑了.

不多時,賀行望臉上有口紅印的事情就在整個射運中心傳開了,而他本人對此一無所知,並且頂著那顏色收拾完東西.

一直到出門時,池穗穗才發現.

她用濕巾給他擦乾淨,賀行望就站在她面前,垂目看她,任由她對自己為所欲為.

"我不擦你就這麼出門嗎?"池穗穗問.

"我看不見."賀行望反而理直氣壯.

"然後你就又上頭條了."池穗穗扔了濕巾,"奧運會賀神幽會新人,行事囂張."

"……"

萬事皆可上頭條.

"小報頭條:賀神新婚嬌妻整日以淚洗面."池穗穗又補了一刀,"我風評被害."

賀行望輕笑了一聲.

兩個人出去的時候,車上差不多已經到齊了.

雖然朱教練看似對她不滿,但實際上還是相當不錯的,她還被安排和賀行望一起坐.

原本這個專座是朱教練的.

池穗穗謝過朱教練,坐了下來無事可做,干脆玩手機.

早就回去的蘇綿現在已經在新聞社里上班,不過最近沒什麼大事,所以新聞社關注的重點還是奧運會.

蘇綿:穗總,你們啥時候回來啊?

蘇綿:宋醫生每天約會,我一個人好寂寞.

池穗穗翻到了幾分鍾前的聊天記錄,然後回複她:你也去談一場戀愛吧.

蘇綿:和我的手機談戀愛嗎?

池穗穗不覺莞爾.

其實蘇綿的朋友圈不大,新聞社本身里面的男生就和她是單純的同事關系,可以說沒有可以談戀愛的對象.

而且她就屬于那種"好想談戀愛",然而一被人追就"聊天好浪費時間"情況.

好在蘇綿自己轉移了話題.

池穗穗和她說了今天回去,又將幾篇發來的新聞稿瀏覽完畢,做一個認真負責的好總編.

熱搜上不出意外是各種奧運會相關.

賀行望見池穗穗一直盯著手機看,入迷了似的,半晌漫不經心開口:"坐車不要看手機."

"那看什麼?"

池穗穗正要關掉手機,收到了蘇綿的新消息.

蘇綿:穗總,你那天去看比賽戴了婚戒?

戒指?


池穗穗看向自己的手,十指纖纖,什麼也沒有,但是去看賀行望比賽那次她戴了婚戒的.

她問:沒多少錢,怎麼了?

蘇綿:#鏈接 穗總你自己看吧.

池穗穗一點開鏈接,是一個論壇帖子,標題直接一行大字--池穗穗手上戴的是婚戒吧?!

"之前沒關注她,畢竟是一個素人,今天又刷到了那張美貌出國的動圖,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沒,她拿小國旗的手上是戴了一枚戒指的,應該是婚戒."

配圖一張局部放大的照片.

雖然放大有些模糊,但是戒指能看得一清二楚.

不是才曝出來娃娃親嗎,這麼快就結婚了??

我本來還想著她能找個真正喜歡的老公的.

大美女就這麼嫁了?!

這戒指看起來不便宜.

如果不便宜,那說明娃娃親對象還行……我心里突然就安定了怎麼回事??

有了分析帝的出現,幾乎樓下的視線都被轉移,開始扒起來池穗穗的婚戒到底是多少錢的.

然而她這婚戒是私人定制的.

池穗穗看到這里也忍不住挑了下眉,想看這些網友們到底能得出來一個什麼結論.

沒搜到這戒指,要麼是小牌子,要麼是設計師的.

小牌子的吧……

+1 我怎麼都覺得她這是普通的戒指,不過設計是真的怪好看的.

幾萬塊錢頂天了吧,上次不是說她家境正常嗎,我覺得這價位還挺符合.

行業人士說一句:我手上經過的戒指沒有一千也有幾百了,這戒指不可能便宜,我更傾向于是定制的,這個風格像是我喜歡的一個設計師.

那個設計師多少錢?

回樓上,他三年前的一款婚戒設計是三百萬,今年的價格你們自行腦補.

百萬一出,樓里都沸騰了.

網友們紛紛表示這是一個假瓜,池穗穗要是真這麼有錢,嫁的恐怕不是娃娃親對象,而是一個富豪.

美貌記者嫁給富豪似乎也很常見.

這其實也挺正常……就是我看起來不怎麼舒服.

害,她長得這麼漂亮,有錢人想娶不是很正常嗎?我要有錢我也想娶回家.

那她那個娃娃親呢?

什麼年代了還娃娃親,重新選擇也挺好.

這麼一看,她也不是多清高.

假清高吧,見識了真正的社會,怎麼可能再想回到原來的家庭里去.

說不准那個出國美貌都是營銷的,這麼看老公還挺舍得給她砸錢啊.

池穗穗一看就不是一個傻白甜.

散了吧散了吧.

後面的猜測已經歪到西伯利亞去.

池穗穗看得津津有味,看著她們給自己安排了好幾個劇本,並且充滿了豪門狗血大戲.

一直到機場,她才意猶未盡地收了手機.

-

候機時間有點長.

池穗穗戴著口罩,還戴了頂帽子,因為穿了裙子的,所以又把賀行望的外套披上,夾在人群里似乎也不顯眼.

然後就直接進了貴賓休息室.

就那麼一會兒時間,池穗穗的瞌睡又來了.

本來在酒店時她就只眯了幾分鍾,就和賀行望胡來親了好久,現在已經脫離了興奮時間.

賀行望偏過頭,"想睡覺?"

"嗯."池穗穗小聲說:"你別動,我靠你肩膀上睡會兒,登機時再叫我."

賀行望神情柔和:"好."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太陽穴.

雖然人在吵鬧的情況下不一定能睡著,但不包括這樣的場合,就像高中在教室里一樣,下課就能睡著.

池穗穗睡得很快,頭搭在賀行望的肩上.

賀行望閉目養神,兩個人異常和諧.

貴賓休息室里其他打打鬧鬧的人看見這幅養眼的畫面,都自覺放輕了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廣播聲響起.

朱教練一一點了點人數,到賀行望這邊時,賀行望將手放在唇邊,"不用叫醒."

向來鮮活的池穗穗的睡顏很是靜謐.

賀行望直接將她打橫抱起,池穗穗會自己給自己找舒服的姿勢,外套就搭在她身上,直接把臉都蓋住了.

懷中人睡得更安穩了.

登機的隊伍很長,大多是看完奧運會回去的,射運中心的人一出來就被認了出來.

同航班的恰好有一個戶外主播.

她正在直播,和自己的粉絲們聊天:"比賽差不多都結束了,我現在正在機場,還要回家過生日呢."

聽到不小的議論聲,她跟著扭過頭.

作為一個戶外主播,敏銳地嗅覺讓她將鏡頭也轉了過去,隨後一排男生就闖入了鏡頭.

哇!

這是偶遇運動員嗎?!

哪個隊的哪個隊的?

戶外主播抬高鏡頭,賀行望個子高,那張臉一被拍到就被直播間里的人認了出來.

彈幕刷了屏.

我靠!這什麼運氣!

主播拍近點,你遇到賀神啦!

等等,賀神懷里的是誰?

……那露出來的腿又細又白,這他媽不是個女人我今天直播吃手機!

???

賀神出軌??

"啊--可能是賀神的妻子吧?"

戶外主播倒是沒覺得怎麼樣,但是直播間的人數上升得極快,還跳出了頻道到了首頁.

分分鍾人數爆棚.

機場人來人往,國人也多,沒認出來的被認出來的一科普,自然而然就聚集了起來,喧嘩聲漸大.

還有人蠢蠢欲動想上來要簽名.

此時直播間人數過了十幾萬,直奔二十萬而去,滿屏彈幕壓根看不過來.

賀神老婆也來了嗎?

這麼公開的,應該是老婆吧.

賀神手上的那個是婚戒.

婚戒賀行望不常戴,一來是要訓練,二來這次又有比賽,所以是在結束之後才戴上的.

池穗穗耳邊吵吵嚷嚷的,動了一下.

她這麼一個動作,原本就隨意蓋著的外套滑了下來,露出一張明豔漂亮的臉蛋.

還在人數增長的直播間炸了.

???

這張臉好他媽熟悉!

--這不是池穗穗嗎?!

臥槽!池穗穗和賀神??好魔幻的世界,不要告訴我們他倆是夫妻!

啊啊啊那池穗穗的娃娃親對象是賀神??

我媽為什麼不給我搞娃娃親!

這樣的娃娃親我也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