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


賀行望很少說情話.

但偏偏每次都讓池穗穗不可避免地心動.

齊初銳雖然說不聽姐姐姐夫的聊天, 但是看到姐姐的眼睛亮晶晶的,還是好奇起來.

一個是他偶像, 一個是他姐姐.

他悄悄豎起了耳朵.

池穗穗伸手輕輕敲了下他的額頭, 揚唇回答:"放心吧,我會准時到達現場的."

自己老公的比賽怎麼能錯過.

其實說起來, 池穗穗很少自己主動去現場看賀行望的比賽, 畢竟在大學之前, 她是一個不怎麼關注體育的女生.

通常是賀家那邊江慧月邀請她.

現在想來, 未必不是那時候就在培養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聽說初銳也來了?"賀行望問.

"對."池穗穗看向齊初銳, "你要不要和他說話, 他剛剛就憋不住了."

賀行望忍俊不禁:"好."

他沒有姐妹, 對于池穗穗和齊初銳的相處模式也是覺得很特殊, 也把他當做親弟弟看.

齊初銳接過手機,首先深吸一口氣.

"又不是第一次通電話了."池穗穗覺得好笑,"真人都見過了, 電話算什麼."

"……"

齊初銳心想姐姐你不懂.

他開口:"姐夫."

賀行望嗯了聲, 溫聲說:"我看到你的高考成績了,還沒來得及恭喜你."

齊初銳眉毛瞬間揚了起來,"一般般."

賀行望說:"不用謙虛."

齊初銳這下是真的害羞了.

"剛剛和你姐姐說的, 你也注意, 不要亂吃."賀行望再度開口:"安全重要."

"嗯!"

齊初銳重重地點頭,決定好好看著姐姐.

掛斷電話後,他徑直瞥向池穗穗手里的關東煮,開口說:"姐, 這個吃完不准吃了."

池穗穗說:"你被你姐夫收買了嗎?"

齊初銳說:"我是為了你著想."

池穗穗才不相信他,不過賀行望說得不無道理,吃完了手里的東西就沒再亂買一些小吃.

晚上吃完飯後,她和宋妙里一起出門散步.

平時的夜晚可能安靜,但最近不是,幾乎徹夜不眠,霓虹燈亮,燈火通明.

街頭到處是金發碧眼的外國人.

還有不少中國人.

池穗穗和宋妙里在這里面倒不是多特殊.

"你和賀行望在同一個城市,卻隔著這樣的距離,不能見面."宋妙里嘖嘖兩聲.

"你思想能正點嗎?"池穗穗沒好氣地看她.

"我這不是站在你們夫妻的立場嗎?"宋妙里明媚一笑:"合理推測."


池穗穗認認真真地看了她一眼.

宋妙里脫去了白大褂,穿著一身漂亮的連衣裙,如同鮮花般鮮活,很難讓人不喜歡.

不管是因為一張臉,還是因為試探,最終喜歡上似乎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池穗穗想起顧南硯那句話,要讓宋妙里親口承認.

宋妙里行事無章這麼多年,只想和顧南硯談戀愛,不算騙感情,但恐怕就要真的栽在顧南硯的身上了.

"你這麼看我干什麼?"

宋妙里摸了摸自己的臉.

"看你太漂亮."池穗穗回過神來,彎唇道:"你請假這麼久,醫院那邊沒說什麼嗎?"

"當然是有的,但是沒用."宋妙里說.

"你如果辭職的話,你的二院院花之名就拱手讓人了吧."池穗穗問.

"我在哪都是花."宋妙里糾結了一小會兒,又生動起來,"馬上安排一家私人醫院."

當初的戲言,賀行望給池穗穗開的新聞社都半年多了.

她的私人醫院也要馬上安排起來才行.

池穗穗被她突如其來的斗志逗笑.

宋妙里是說開就開,立馬就給宋成睿打電話:"阿睿啊,上次你說給我開醫院的話,忘了沒?"

宋成睿猝不及防被這麼句話震驚到.

"怎麼不說話?你想反悔?"

"開開開."宋成睿無奈地說,"你等我看看南城最近有什麼地皮放出來."

宋妙里心滿意足地掛了電話.

"……"

宋成睿聽著忙音,有點兒無話可說.

-

在外面閑逛了半小時,池穗穗才回到住的酒店.

東京的時間比國內要早一小時,現在這邊是十點,國內也才九點多,正是躺在床上上網的時間.

下午齊初銳上了熱搜,現在位置有回落,但也不低.

池穗穗點進去.

熱門微博是當時的直播視頻片段,只有一分鍾不到,但是她和齊初銳都有出鏡,還很高清.

這不是前段時間的狀元弟弟嗎?

又是學霸又長得好看,靠我死了!!

池穗穗以前從沒說過這個弟弟,家里顏值這麼高的嗎?爸媽得有多逆天的顏值??

我信了我的男朋友還在高中里.

國家馬上給我分配一個!

一看就是個乖孩子!!我先把我打游戲的弟弟揍一頓!

嗚嗚嗚嗚好好看啊!

學習改變命運誠不欺我,穗穗和弟弟都要好好的哦.

托池穗穗之前那個貧窮人設的深入人心,齊初銳第一眼也被眾多網友當成普通少年.

但是很快就被網友指出--

不是,之前新聞放出來這位弟弟的學校是國際學校,還是貴族學校,一年學費很貴的.

這條熱評一出,確實馬上引起熱議.


但是網友們腦洞是大開的,很容易就能想到各種可能.

"農民也可能是真沒那麼窮吧."

"池穗穗說不定真沒那麼窮."

"普通家庭想供一個孩子還是有可能的,就拿現在的一些父母來說."

"這麼說池穗穗的娃娃親對象稍微好點了."

最後一條評論一出,立馬讓網友們想到了之前因為戀愛綜藝上了熱搜的娃娃親一事.

如果池穗穗沒有那麼窮,正常家境的話,娃娃親對象就不至于是摳腳大漢了.

說不定是隔壁鄰居青梅竹馬的男生.

這麼一想,網友們突然就慶幸起來,還好不是跳火坑--雖然現在看起來可能也不怎麼好.

最開心的當然是池穗穗的粉絲了.

她微博直接爆炸了,不管是私信還是評論,全都是粉絲的感歎號,為她恭喜的.

池穗穗大致看了一部分.

對于網上的各種猜測,她並沒有去解釋.

網絡就是這樣,一旦她出現,馬上就會有營銷號和媒體聞風而來,拿這件事當流量.

反正這種家境猜測對她沒什麼影響.

除此之外,熱搜上幾乎都是奧運會相關,以及過兩天就要開始的比賽,熱火朝天.

就是平常人也會被激起熱血.

這是一次為國家的比賽.

池穗穗點開賀行望的對話框,清亮的眼眸彎了彎,發了條消息:晚安.

本以為對方早睡,結果還收到了回複.

賀行望:晚安.

-

東京七月的天氣並不是很炎熱.

"這是外面粉絲們送的."池穗穗早上出門了一次,就拿回來了好幾個小國旗.

浩浩蕩蕩的觀賽隊伍將近十幾個人.

"一人一個."齊信誠說.

"還有印在臉上的,要不要?"池穗穗又拿出一樣東西,"像這樣的."

她往自己臉上比劃了一下.

"這像什麼話."齊信誠看見她這樣,直接持反對意見,"貼臉上對皮膚不好."

"不會的."

不過雖然說是說,池穗穗還是沒有貼臉上.

蘇綿今天也和她們彙合了,作為一個小粉絲,幾乎一晚上沒睡:"穗總,我現在心跳好快,你摸摸."

她抓住池穗穗的手.

池穗穗好笑道:"注意場合."

"放心,你要是接不上氣了,我還是能拯救一下你的."宋妙里在一旁忍俊不禁.

"我看我是安靜不下來了."蘇綿嘀咕.

"安靜做什麼."池穗穗揚眉:"今天就是要加油的."

蘇綿三兩下又被調動起情緒來.

一行人直奔射擊比賽所在的體育館,他們本來住的九點就離這邊不遠,直接送到那邊.


現場人是真的多.

等坐下來已經是幾十分鍾之後了.

"十二點就開始資格賽."池穗穗看了一下賽程安排:"決賽是下午兩點半."

基本上兩三個小時就能夠知道所有結果.

池穗穗莫名緊張起來.

現場體育館下面是無數的工作人員,正在清理場地,不久之後比賽就會開始.

"上午首金在咱們中國,這要再拿一枚,開局就兩枚金牌了."下面一排的觀眾正在聊天.

"賀神肯定能拿到的."

"這次賀神的老對手都在."

兩個人明顯是賀行望的粉絲,說了不少事,就連有一些池穗穗都不怎麼關注的.

宋妙里忽然靠過來,意味深長地問:"穗穗,賀行望這次會再讓媒體崩潰嗎?"

"什麼崩潰?"

"上次他說要結婚,外媒都大肆報道,這次是奧運會,觀眾比單項的射擊賽更多,如果他要是說了什麼,你猜怎麼樣?"

池穗穗偏過頭,"我猜不怎麼樣."

宋妙里說:"好了,我知道你很淡定了."

插科打諢間,下面的工作人員已經遠離,運動員開始入場,場上立刻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

各種各樣的語言,來自于無數個國家的.

中國隊的隊服格外顯眼,一簇簇的,招搖又鮮活.

觀眾席上特地為了這次比賽來看的粉絲們已經完全忍不住,尖叫起來,揮舞著手中的國旗.

手機拍照聲不絕于耳.

台下的男人站在隊伍前列,如出一轍的紅色國家隊隊服,領口的拉鏈不高,從修長的脖頸到隱隱若現的鎖骨.

五官深邃立體,漫不經心的模樣清雋動人.

"啊啊啊啊啊啊賀神今天要我命!"

"我現在就想沖下去!!"

"又是這樣的表情!每次都讓我無法自拔!kwsl!"

在無數歡呼的觀眾之中,池穗穗斜前方的一個短發女生似乎很淡定,她還有點意外.

還是有人不粉賀行望的啊.

沒等她感慨完,那個被她當成"非賀行望粉"的女生捂住胸口,仰起頭:"他怎麼就這麼早結婚了?"

"……"

池穗穗面無表情,就是這麼早結婚了.

粉絲就坐在她不遠處,而她作為賀行望的妻子,聽著這樣的話,感覺甚是奇妙.

從網上看不覺得有什麼,現場才是令人震驚.

不論是為了賀行望,還是為了祖國,在這樣的場合下,此刻所有人都只有同一個目的,同一個期望.

蘇綿自慚形穢:"是我還不夠熱情."

宋妙里感慨:"穗穗的情敵千千萬."

短暫的入場時間,站在台下遠處的賀行望也往觀眾席上看了一眼,目光幽深,不過幾秒間就捕捉到了他想要看的人.

兩人視線相對.

池穗穗揮了揮手中的小國旗,紅唇輕挑,淺淺地笑了一下:"我從來沒有過情敵."

這一詞,從來沒有在她的世界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