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8
g,更新快,無彈窗,!

李懷明心想, 話說得這麼決斷可不好.

萬一池穗穗下一秒就發現了呢?

但是看賀行望這十分淡然的模樣,他也沒敢這麼說, 跟在後面回了住的地方.

醫生等人走了之後才呼出一口氣, 又開始問自己:剛剛她包紮的人是賀行望嗎?

離得太近,反而不敢相信.

旁邊的小護士早就懵了:"剛剛是賀神嗎?"

醫生被她這麼一問, 一時間有點兒遲疑地開口:"……應該是吧, 看著像."

賀行望到他們這里來處理傷口?

回到射運中心里, 朱教練就等在大門口, 他原本想去醫院的, 被提醒他們回來了才沒去.

看到賀行望手上的繃帶, 他一臉緊張:"沒事吧, 醫生怎麼說的?影不影響你的訓練?"

"不影響."賀行望動了下手腕, 眉頭舒展開:"休息一兩個星期應該就可以."

"一個星期和兩個星期可不一樣."朱教練坐了下來,"不過還好."

他今天接到李懷明的電話時都嚇一跳.

賀行望這要是出事了,不說成績上, 就說這個人, 朱教練都覺得心里難安,和他脫不了關系.

"這段時間你就多休息休息,訓練的事不用急, 還有三個月才到奧運會, 來得及."

以賀行望的天賦,完全可以.

朱教練雖然說是這麼說,但心里還是有一點點的遲疑,生怕後續又出什麼問題.

"對了, 那個被你們救的小姑娘呢?"

"在醫院里."

今天的事其實是個意外.

賀行望和李懷明是出了射運中心,在路上碰見一個幾歲的小姑娘差點被車撞,就過去拉了一把.

他手上蹭到了那輛車.

因為見了血,李懷明當時嚇死了,連忙攔車去了醫院.

朱教練皺著眉:"你這段時間要不要回家休息?"

考慮到賀行望剛結婚,現在手受傷也不能訓練,回家休養也不是不可以,不用每天在射運中心里看別人訓練.

賀行望垂眸:"不用."

李懷明說:"賀神瞞著嫂子的,回去就露餡了."

朱教練哦了一聲,表示理解.

池穗穗的確是覺得賀行望不大對勁,雖然以前話也不多,但不至于今天這個表現.

這不會剛結婚就提前了七年之癢吧?

池穗穗在家里琢磨了幾分鍾,又給宋妙里打電話:"……你說賀行望是不是想離婚了?"

"你們才結婚多久啊."宋妙里正在家里吃東西,"都住好幾年了,天塌了都不大可能離婚."

"那你說為什麼."池穗穗說.

宋成睿過來在桌上放了點堅果,以眼神詢問對面的人是男是女,被宋妙里瞪了一眼.

"說不准是訓練出什麼問題了唄."宋妙里給了好幾個可能:"可能比賽將近,訓練過多,也可能是對自己的訓練成果不怎麼滿意,你不用擔心賀行望."

宋成睿在一旁聽了幾句,插嘴:"賀行望能出什麼事,他讓別人出事還差不多."

池穗穗感覺這姐弟倆說得還挺對.

掛斷電話後,宋妙里才抬頭:"別告訴爸媽我今天回來了."

宋成睿說:"他們回來了猜到你回來過."

"猜到和我已經離開是兩碼事."宋妙里抓了把他剝開殼的堅果,"我可不想又什麼什麼相親."

自從得知她分手之後,家里就經常想要她去相親.

說是帝都來的.

就是天上來的,宋妙里都不怎麼感興趣.

想到這個,她就有點感慨,和小顧分手後這麼久,聯系方式還沒刪,但是也沒有再聊天,她最近是真的無所事事.

宋妙里點開朋友圈.

剛好幾分鍾前顧南硯發了一條動態,還有定位,是在一個高級會所,這里她之前還去過.

他去那兒干什麼?

宋妙里一下子就想歪了.

-

"去那兒干什麼?"

池穗穗回接到宋妙里的電話還有點疑惑.

"我請你去喝酒不去嗎,你不是說今天心情不太好?"宋妙里早就已經想好了理由.

"我心情沒有不好啊."

池穗穗更覺得疑惑,她只是懷疑賀行望不對而已.

"我說你心情不好你就心情不好,去不去?"宋妙里干脆就來了這麼一句.

"你都說去了,我還能不陪嗎?"池穗穗笑了一下.

"好."

宋妙里未免人少勢慫,顯得刻意,又找了蘇綿,蘇綿這個整天不關心感情事的一聽說就決定要去體驗一下真正的會所.

十分鍾後.

池穗穗看見了對面樸實無華的衣帽間門打開,里面的東西倒是與她不相承讓.

"你覺得我穿這條怎麼樣?"宋妙里拿了件黑色小禮裙,"性感嗎?"

兩個人開著視頻通話.

小禮裙的裙擺到膝蓋下,是抹胸的設計,加之收腰,很能顯出一個人的身材.宋妙里比池穗穗矮一點點,穿這樣的禮裙更顯得漂亮,像是一個精致打扮的小公主.

她最愛blinhbling,這條禮裙上也嵌了很多細小的碎鑽,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很好看,性感有."池穗穗誇了一句:"你去過人間那麼多次,還不知道要穿什麼."

"當然是准備豔壓."

"你這張臉就已經豔壓了."

宋妙里被池穗穗吹得有點驕傲,但是一想到顧南硯就在里面,立刻就冷靜了下來.

她這幅表情,池穗穗一眼就看出來.

"說吧,你是去看誰的?"她挑眉問.

宋妙里坐回床上,"顧南硯發了條朋友圈,正在人間,你說他去那里干什麼?是不是故意發給我看的?"

池穗穗想說是的.

這肯定就是發給你看的.

雖然池穗穗不知道宋妙里是何時掉的馬,但有很多可能,宋妙里在南城也不是無名,參加一次宴會就能知道.

"你們分手了,管他去哪."池穗穗說.

宋妙里眉頭微皺.

池穗穗對她和顧南硯的事也是覺得很神奇,再想象一下顧南硯在人間里故意發了條朋友圈的樣子,更覺得出戲.

談戀愛還能這樣談的?

顯然池穗穗的話打動不了宋妙里,她穿了小黑裙,又化了個心機妝,務必做到前女友出現時一定要光鮮亮麗.

三個人到達人間正是晚上八點.

蘇綿倒是第一次來,還以為自己是真的要來體驗微博上說的那種牛郎店,結果一進去都是幻想.

位置池穗穗早就已經定好.

人間既然開在南城,自然是和齊家賀家有點關系,池穗穗就來過這里無數次.

池穗穗打招呼時才想起來這里今晚在舉行一場活動,但她當時人還在國外,就給拒了.

真巧合.

她們這卡座是提前安排好的,早就有人准備好茶水點心,還有服務員在一旁等著.

一進入,就有不少人移來目光.

"是池穗穗嗎?"

"不是說不來嗎,怎麼又改主意了?"

"……"

議論聲細細,不遠處是蔣瑞雪.

看見池穗穗和宋妙里,蔣瑞雪和她身邊的小姐妹也是眼神一閃,首先就對比了各自身上的衣服和首飾.

池穗穗和宋妙里是從頭到腳的精致,蘇綿還被宋妙里打包送去了造型師那兒,也是漂漂亮亮.

"別苦著臉."

池穗穗瞥了眼宋妙里.

宋妙里說:"我才不會."

"沒想到能在這兒看見齊家大小姐."蔣瑞雪身旁的小姐妹揚聲開了口.

南城這名苑圈里競爭激烈,每天討論的話題千奇百怪,拉下一個仿佛自己就能上去.

時常有因為跟不上時尚被開除的.

池穗穗抬頭,從對方的尖下巴上一掃而過,都沒放在眼里:"蘇綿,這個吃不吃?"

"吃!"

幾個人面面相覷,就見池穗穗捧著個不認識的小姑娘.

池穗穗一邊投喂,一邊看了眼蔣瑞雪.

同在一個城市,她還能不知道她的想法?

"怎麼說話不回答,這多沒禮貌."小姐妹意有所指,轉向蔣瑞雪:"瑞雪,我們走吧."

"再多聊一會兒."蔣瑞雪就要施施然坐下來.

宋妙里今晚心情不好,見她們裝模作樣更心煩:"前兩天是不是去意大利了?"

蔣瑞雪嗯哼了一聲,笑著說:"家里送了個酒莊,就去看看,你們家里不至于不送這個吧."

炫耀的同時踩一腳.

宋妙里和池穗穗對視一眼.

"看到你發的照片了."宋妙里微微一笑,"就是照片p得有點失真了,你是打算參加P圖大賽嗎?"

蔣瑞雪聽到前一句還抬著下巴的,等聽到下一句就沉了臉色,就想堵住宋妙里的嘴.

"妙里說的有道理."

池穗穗恰當的時候開了口,"有空請個修圖師,沒有門路的話,我可以介紹一個給你."

蔣瑞雪差點沒氣死.

等池穗穗回頭去和蘇綿說話時,蔣瑞雪和自己的小姐妹迫不及待離開,蔣瑞雪把修圖師辱罵一番,直接刪了微信.

-

在人間待了將近十幾分鍾,才看到正主.

里間伸出一只手,腕骨突出,手里握著一個酒杯,指節白皙修長,在燈光下十分好看.

光線不亮,宋妙里倒是一眼就認出來這是顧南硯.

她只能看到顧南硯坐在那里,周圍還有幾個啤酒肚的老板,一瞬間就想到了跟著老板來應酬的小員工.

幾秒後,人出來了一點.

顧南硯穿著襯衣,領口的扣子解開了一顆,有些亂,鎖骨微微露出,清冷的氣質變得有些異樣的性感撩人.

和他平時幾乎完全不一樣.

"看呆了."池穗穗揮了揮手.

"……"

宋妙里轉回來,鼓了鼓臉.

池穗穗看熱鬧不嫌事大:"你可以過去看看."

宋妙里說:"我不去."

蘇綿在一旁來回看看,出主意:"要不你就裝作要去洗手間,從他們那邊路過?"

"帶你來果然是有用的,小棉花."宋妙里覺得這是個好主意,雖然有點繞路.

她心情飛揚地拿著包包,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池穗穗插了塊小西瓜進嘴里,冰涼爽口,讓她忍不住眯了眯眼,又睜開,眉眼如畫.

旁邊的蘇綿被驚豔到,好半天才回過來神,"穗總,我看你吃東西就覺得享受."

池穗穗彎唇:"你想說秀色可餐嗎?"

蘇綿說:"差不多吧."

話音剛落,她的手機就響了聲,這聲音她很熟悉,是平時微博推送新聞的聲音.

不過現在沒事干,蘇綿就順手點開.

結果一眼掃過去,她怔愣住,幾秒後慢慢抬起頭,聲音小小的:"穗總,出事了……"

"什麼事?"池穗穗偏過頭.

蘇綿找回自己的聲音:"就剛剛推送給我的新聞,關于賀神的……穗總你自己看看吧."

手機屏幕攤開.

池穗穗目光落上去,就見到標題上寫著"賀神現身醫院,疑似手受傷,恐無法參加比賽".

"……"

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