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6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話讓人怎麼回.

她沒在家?還是沒和十幾個保鏢在家?

池穗穗沉思, 看了看旁邊的蘇綿和于洋,應該並不能聽到她和賀行望的對話, 這才放心.

這被人聽到了不好.

"你不是在射運中心嗎?"池穗穗問.

"這邊不封閉."賀行望意味深長地開口, "對于一些事情,我還是能知道的."

事實上他早就知道池穗穗不在南城, 也知道她在忙新聞的事, 所以沒有多問.

結果就知道了這事.

池穗穗抿了抿唇, 雖然說她覺得自己好像沒做錯, 但是被他這麼一問, 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心虛.

她清了清嗓子, 把手機拿遠了點:"你說什麼, 我沒聽見, 哎,這邊在郊區,信號不好."

"……"

不僅是賀行望那邊安靜, 就連蘇綿和于洋兩個人互相對視一眼, 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已經在市區了,哪里信號不好.

原來他們老板和賀神說話一向都是這樣的嗎?

于洋第一次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也不知道是次元壁被破的震驚, 還是這個對話的虛偽.

結了婚之後都這樣的?

"池穗穗."

賀行望沉聲, 叫了她的名字.

他其實很少這麼叫,但是聲音沉沉的時候,壓迫性很強.

池穗穗在心里長歎一口氣,說:"待會回去說行吧, 我現在正在路上,沒事."

賀行望嗯了聲.

"那十幾個保鏢也讓他們回去了."池穗穗忽然補充了一句:"沒有和他們一起."

"……"

這個沒有說的必要,賀行望揉了下眉心.

他不過是順著池穗穗之前撒的謊往下問的,現在她這麼一提,像是強調什麼似的.

賀行望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自己問的問題不對,還是她回答的是比較有歧義的.

掛斷電話,車里一片安靜.

蘇綿乖乖坐好,正拿著手機噼里啪啦地打字,和宋醫生彙報今天發生的事情.

尤其是池穗穗勇闖食品廠救人.

蘇綿:感覺就像是電視劇情節,穗總好帥好帥的!一下子就把我們救了出來!男友力爆棚!

宋妙里:基操,基操,都坐下.

蘇綿:……

宋妙里:沒想到現在被你知道了這麼多秘密.

蘇綿:?什麼意思?

宋妙里:滅口的意思.

兩個人在群里插科打諢,于洋在一旁坐立難安,他干脆拿手機偷偷去看賀行望的微博.

未婚妻的照片還放在那里.

于洋這麼一看確實是覺得像,他之前也看過這照片,但是完全聯想不到一起,畢竟一個是七歲,一個是二十幾歲.

但是一旦確認有聯系,就看得出來像.

"好看嗎?"

旁邊突然出了聲.

于洋被嚇了一跳,手機差點掉地上,手忙腳亂地收拾好,一抬頭對上池穗穗笑吟吟的臉.

他小聲說:"好看."

已經不是好看,是非常好看了!

再加上今天發生的事,他一點都不覺得池穗穗和賀神不配,反而覺得天作之合.

"穗總最好看."蘇綿的彩虹屁永遠不會遲到.

池穗穗敲了下她的頭,"讓你們去暗訪不是讓你們去感受危險的,我要是遲到了你們怎麼辦?"

她生意強硬起來.

"那還不是剛剛好嗎?"蘇綿趕緊扯了扯池穗穗的袖子撒嬌:"下次肯定不會了."

"還有下次."池穗穗眯眼.

"……"

她一旦認真起來,就很嚴肅.

蘇綿和于洋乖乖點頭,至于這次拍攝的素材有了,再加上親身經曆的事,新聞也能寫得出來.

其實記者遇到這樣的事不算什麼.

與他們比較,戰地記者更危險,雖然國際上出了不允許對戰地記者動手的條例,但是還是有戰地記者會犧牲.

他們是新聞工作者,職業就是報道新聞.

-

這件事後續交給了警察,再加上本地的新聞記者已經知道了這事,開始調查,所以傍晚三個人就回了南城.

新聞要的是時效性.

今天蘇綿和于洋是加班的,兩個人比一個人快很多,初步的稿子池穗穗過目了一下,確定沒多大問題,又修改了一番.

她叮囑了一些事後就准備回柏岸公館,不出意外要和賀行望好好說說十幾個保鏢的事情.

半個小時後,新聞社的公眾號和官博就放出來了食品廠的事情,外加視頻網站的推送.

這就是新聞社掛靠視頻網站的好處.

能夠在最快的時間內將新聞傳播出去.

池穗穗今天四處奔波,回樓上去泡澡,等她躺進浴缸里的時候,網上已經開始討論起這事了.

沒多久就上了熱搜尾巴.

就是十幾分鍾的時間,食品廠中毒的事就爬到了前排,顯然關心這事的網友不少.

池穗穗點開評論.

我前兩天看到評論里有人刷這個,現在終于上熱搜了!

這前前後後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居然到今天才曝光!太惡心了這後面!

看視頻好像還瞞著,瞞瞞瞞全世界呢?

這麼多家新聞和官方都是死的,現在瞞不住了才開始報道嗎?

別誤傷了友軍,沒看到這是非常規拍攝嗎,一看就是私底下拍的,不然恐怕還拍不到.

趕快徹查!這麼多學生住院!

食品廠趕快給我倒閉!明天老板就破產吧.

現在那些學生們怎麼樣了啊?

于洋之前拍了學生住院的素材,再加上池穗穗今天也去了醫院,所以也放在了視頻里.

總共將近二十分鍾.

前十分鍾是學校和中毒學生的情況,後十分鍾就是他和蘇綿去暗訪的過程.

一開始于洋和蘇綿是很順利的,雖然食品廠的人很謹慎,但的確還想賺錢.

最後是進去到里面的車間看的時候,那個中年男人問了一個問題,蘇綿答的不太對.

一下子被發現了.

視頻的最後停在警察們出現,于洋隱藏的小攝像頭一直沒停過拍攝,這是他作為一個記者的素養.

池穗穗自然而然不可避免地入鏡了.

雖然于洋剪輯掉他的出現,但還是無意留下了一掃而過的,于洋大概是也沒發現這個鏡頭,所以才這麼放了出來.

網友們看到最後:???

怎麼池穗穗也在里面?

現在池穗穗也算是在公眾面前刷過臉的人,再加上她容貌精致,濃烈的艶麗,讓人看過就不會忘.

很快兩條評論被頂上來.

--池穗穗為什麼也在這里?

--她來這邊干什麼?

池穗穗看到這評論時,直接從浴缸里坐了起來,一下子就清醒了,怎麼這還有關注她的?

自己這麼有知名度的?

池穗穗很快就想到賀行望的話,幸好不是她去暗訪的,不然還真可能一開始就打草驚蛇.

于洋一直在關注新聞的熱度,看到熱評,給她發消息:#圖片 這個有事情嗎?

他也沒想到池穗穗這麼容易就被發現.

池穗穗回:沒事.

她本來想的是回了沒事就是不用管的意思,結果沒想到不知道是不是網上在說"她是去搶新聞的嗎?""她身邊好多人干什麼的"這樣的言論,于洋居然沒忍住回了.

他回了就算了,還被噴了.

網友們質問他:你以為你是在拍大女主電視劇嗎?而且你說你是記者,你有證明嗎?

于洋:??

他微博雖然沒認證,也不至于這樣吧?

于洋第一次體驗到杠精的存在真是讓人討厭,他感覺窒息,找到自己保存的視頻,發到了微博上.

不長,就是池穗穗一開始出現在他們這邊.

中年男人質問池穗穗破了他的大門,池穗穗漫不經心地說賠,還說他綁了自己的人.

看完的網友們都驚了.

主要是那個模樣真的是讓他們覺得泄憤,因為食品廠太過分了,再加上池穗穗突如其來的颯,一時間下面開始誇起池穗穗來.

"池穗穗是什麼仙女?!"

這樣的話題也逐漸被刷了起來.

也有幾個人的話被淹沒在話題里:"其實我感覺好遺憾的,池穗穗和賀神就是單純的粉絲關系……"

-

網上關于池穗穗的事也開始小范圍傳播開來.

這樣子對一個辣雞食品廠的人,他們確實覺得出了氣.

池穗穗泡完澡,穿上睡衣,讓阿姨送了魚湯過來,阿姨問:"我備了兩個人的份."

"好."池穗穗說:"謝謝宋姨."

"對了,太太想問您的大提琴要不要拿回去保養一下."宋姨笑眯眯地問.

池穗穗想了想,"我看看."

她上樓把大提琴拿了下來,檢查了一番:"算了,不用麻煩我媽了,我自己就可以."

宋姨點點頭,走了.

池穗穗將大提琴放在一邊,剛好蘇綿打視頻過來,"穗總,你看到網上的新聞了嗎,現在那邊食品廠應該是被調查了."

"早應該調查了."池穗穗說.

"學校那邊之前開了官博,但是平時長草,這次直接被罵了上萬條,看他們還敢瞞著."

池穗穗聽著蘇綿喋喋不休的話,一邊打開桶,舀了勺魚湯,鮮美的味道讓她忍不住眯了眯眼.

美人享受的模樣在別人眼里也是賞心悅目.

蘇綿好奇問:"穗總你在喝什麼啊?"

池穗穗給她看:"魚湯."

白白嫩嫩的魚湯上飄著蔥花,魚肉也能看到,蘇綿不禁咽了咽口水,感覺自己隔著屏幕都能聞到味.

所以她是為什麼現在打視頻電話?

蘇綿不由得質問自己.

"……對了穗總,好像你之前拒絕的那個戀愛綜藝要播了,今天還上了熱搜,我看了下預告,不怎麼好看,還好你沒去參加,不然還不知道安排什麼綠茶人設."

她是個話嘮,說起話來就停不住,池穗穗和她一邊說話一邊喝湯,不知不覺就喝了一大半.

等她回過神來時,已經就剩一點點了.

"……"

賀行望的份也被她喝了.

這麼一點好像留著也沒什麼用,池穗穗干脆直接喝完,合上蓋子,決定假裝今天宋姨沒來過.

她剛把盒子拿到廚房,玄關處就傳來聲音.

池穗穗動作一頓,賀行望回來了.

她幾乎是幾秒之內的時間,將盒子放進水池里掩耳盜鈴,然後跑到了一邊的凳子上坐下來.

然後又把大提琴放在了懷里.

修長手指搭在琴弓上,輕輕一拉,一段低沉優雅的音符就從弦上躍出,回蕩在偌大的別墅內.

賀行望踏入客廳,就聽到了大提琴的聲音.

好像已經很久沒聽她拉琴了.

他沒有出聲,悄聲到了餐廳那邊,看見池穗穗側對著自己,半低頭,心神都放在大提琴上.

家里開了暖氣,她穿的睡衣長裙,裙擺開叉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那邊,腳踝精細,霧霾藍和白皙形成鮮明對比.

白得晃人眼.

池穗穗瞥見賀行望站在餐廳入口,頎長的身影遮住了客廳的一角,面上安安靜靜.

不知道是在等她拉完,還是在安靜地聽.

最後一個音符跳完,池穗穗將琴弓放在桌上,撩了下耳邊垂下來的長發,"這麼早就回來了?"

"不早了."賀行望這才走進去.

池穗穗看著他從餐桌旁經過,然後直直地往廚房那邊去,立刻直起上半身,"賀行望!"

男人的腳步被她叫停.

賀行望轉過身,兩人的視線在半空中碰上,他眉目低斂:"怎麼了?"

"你過來."

池穗穗指了指她對面的椅子.

然後又認認真真,一本正經地開口問:"我給你拉曲子聽,你聽不聽?"

賀行望挑了挑眉.

她盛情邀請,他果然轉了方向,向她走來,坐了下來,緩緩開口:"那好,聽完我們討論一下今天的事情."

"……"

池穗穗猝不及防被逼問.

怎麼還記得這個呢,她避而不答,轉移話題:"就給你一個人聽,你就說你聽不聽就行了."

"聽."賀行望頜首,先是深深看了她一眼,話鋒一轉:"掩飾是沒有用的."

"……?"

池穗穗只是想掩飾他最愛的魚湯被她一個人喝掉罷了.

所以到底是和十幾個保鏢在家比較重要,還是獨享魚湯比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