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一更)


不及格總比零分好.

賀行望是射擊手的同時, 也是一個商人,幾乎是眨眼之間就權分了這之中的利弊.

池穗穗今天穿的是粉紫色的大衣, 他稍稍思考了一下什麼樣的顏色比較配合.

然後從中間拿了一支出來, 底部寫了三個數字,沒說是什麼顏色的, 再拿另外一支, 也寫了不同的三個數字.

"……"

一時靜默.

很多品牌的口紅色號是直接標數字的.

池穗穗看他眉頭逐漸鎖起來, 仿佛在思考著公司里的項目問題, 她壓住想要翹起的唇角.

別說各色不一的色號, 就是口紅和唇釉,啞光滋潤和絲絨都夠讓選的了.

一分鍾後.

賀行望遞給了池穗穗一支管體鎏金色的, 緩緩開口:"我覺得這個顏色配你."

"你知道這是什麼色嗎?"池穗穗問.

"什麼顏色都好."賀行望一本正經地說, 他思忖, 這麼說應該不會有問題.

他說這話的時候嚴肅得像是在聽下屬彙報工作事宜.

但賀行望還是想聽池穗穗的評價.

池穗穗終于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起來:"好歹沒有死亡芭比粉,還是很優秀的."

賀行望眉間微動.

對于她這里面的口紅唇釉, 池穗穗基本上看一眼就知道哪個色號, 賀行望選的這支估計誤打誤撞,正好是溫柔的紅色.

冬天用滋潤款沒有啞光和絲絨好看.

池穗穗容顏明豔,平常上班去電視台去新聞社壓得住正紅, 容易襯得皮膚白, 但是今天是去射運中心,囂張不太好.

如果要配今天的妝容和衣服,這支品牌方生日為她單獨定制的口紅反而顯得有一絲溫婉.

池穗穗還是很滿意的.

賀行望站在邊上,看著粉色的唇瓣稍稍一變, 就成了如同薔薇紅的顏色,鮮豔欲滴.

"很好看."他說.

池穗穗彎唇:"走吧."

家里一開始做的就是零食生意,所以喜糖都不用買,直接送了好幾種過來,是很精致的小盒子裝的.

有點像伴手禮,但更日常.

像運動員們,在家里過年時間基本都不會長,而且現在時間也已經到二月份了,對他們來說很忙.

奧運會也就七月份.

池穗穗到的時候,又見到門口站崗的小哥,她轉過頭問:"他是一直不換人嗎?"

每次來都能看到他.

賀行望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

天寒地凍,警衛站在門口一絲不苟,年紀看上去不大,他出聲解釋說:"不是."

池穗穗哦了一聲.

進門時,賀行望忽然停了下來,拿了一盒糖放在他們的崗亭里,還把雙喜正對著門口.

"……"

池穗穗第一次知道他還有這個強迫症.

射運中心里過年掛的各種裝飾還沒有拿掉,一進去還能看到對聯和福字,喜氣洋洋的.

池穗穗以前來過的幾次中,也就一次全部采訪是和所有人見了面的,算起來也才算第二次.

年後這邊已經來了大半的運動員.

"外面的是不是賀神?"李懷明站在窗邊,看著玻璃外越走越近的兩個人.


"好像是."

"他旁邊的是誰?是未婚妻嗎?"

"池記者吧."

"這兩個有什麼區別嗎,池記者就是未婚妻,未婚妻就是池記者."有人說.

說話間,人已經到了門邊.

賀行望打開門,讓池穗穗先進去,她一踏進里面,就對上無數雙好奇的眼睛.

她有種自己身處動物園里的感覺.

賀行望關上門,冷氣瞬間被擋住,他抬眸,聲線清越:"都站在這兒做什麼?"

通常朱教練不在,賀神的威信最高.

烏壓壓的人一下子就散了.

-

大家都以為池穗穗是來這邊玩的,結果等她拿出來一盒盒糖的時候都驚呆了.

這上面還寫著喜字呢.

李懷明撓了撓頭:"……這個糖是喜糖嗎?"

池穗穗沒有隱瞞的意思,淺淺一笑:"是啊,我和賀神結婚了,給你們送喜糖."

一圈人齊刷刷地看向賀行望.

賀行望面色淡淡,坐在池穗穗身邊,默認了她的話,又不忘提醒:"暫時不能吃糖."

因為需要朱教練看過之後.

"……"

雖然可能不能吃這些糖,但給了就是好.

朱教練很快就來了,李懷明湊過去問:"教練,賀神居然已經結婚了!你知道嗎?!"

"知道啊."

朱教練一副看小傻子的表情,這事這麼大,他能不知道嗎?

"哦……我還以為教練你不知道呢."李懷明收獲了一對眼神,悻悻地離開了.

過年的射運中心氣氛很足.

池穗穗在這邊待了不到一小時,朱教練就問:"要不要來體驗一下射擊?"

她有點心癢.

池穗穗看了眼賀行望:"我可以嗎?"

象征性地征求一下丈夫的意見.

賀行望瞥見她眼中的躍躍欲試,估計是阻止不了,嗯了聲,又說:"但是要注意安全."

于是這事就這麼被定了下來.

雖然是氣手.槍,但是體驗這個也很危險.

李懷明他們今天就在旁邊看著,朱教練干脆把科普的事交給了賀行望,任他去和自己老婆說.

省得他還要多說話.

射運中心里的電子靶不少.

科普完,賀行望去了自己的房間換專用的訓練服,池穗穗就在教練的指導下擺正姿勢.

至于槍自然是用的賀行望平時用的那把槍,她拿在手里,回憶了一下新聞里見到的姿勢.

"要再高一點."李懷明在一旁出聲.

旁邊隊友拍了一下他,小聲說:"賀神一會兒就來了,用得著你去指導嗎?"

李懷明申請閉麥.

氣手.槍和氣步.槍不一樣,前者是要抬起手臂持槍,而後者是托舉的,還要依靠腰部的力量.

朱教練就很啰嗦.


池穗穗覺得自己還算聰明的,上學也是各種獎學金,學什麼都很快,但到這就不太行了.

胳膊抬了一會兒就沒力氣了.

更別提還要打中一個環數,那個電子靶很小,她覺得自己不脫靶都是一件難事.

事實和她想的一樣.

池穗穗第一槍出去,脫靶,可以理解.

等第二槍第三槍……朱教練口干舌燥說了半天,池穗穗依舊沒有出成績後,他沉默了.

作為一個教練,他已經很多年沒見過這樣的.

恨鐵不成鋼.

但池穗穗不是專業運動員,只能說朱教練教運動員的心思放在她身上,不太適合.

"要不你試試氣步.槍?"朱教練試探著問,總不好直接打擊賀行望的媳婦.

"……?"

這是放棄了她這個新學生嗎?

後坐力太大,讓池穗穗的手都有點麻.

她本身皮膚就嫩,就算戴了防護用具,手上還是紅了大片,更別提一直抬著的胳膊了.

池穗穗覺得他們也怪辛苦的.

她每次見賀行望都要抬很久,可想而知這上面要練多長時間,才能穩住槍.

時間過去幾分鍾.

賀行望進來時,一掃過去就見到後面圍觀的一群人,還有摸著自己光頭的朱教練.

射運中心里面開了空調,所以池穗穗脫了大衣站在那,身材曲線乃至其他線條很漂亮.

"抬高點."

聲音清朗,低沉悅耳.

池穗穗偏過頭,看見賀行望走過來,在她身旁站定.

她微仰頭看他,有點兒央求的意思:快點讓我打出十環,不然我一世英名毀于一旦.

賀行望恍若沒看見她的眼神,寬大修長的手托住了她抬起的胳膊,低聲說:"別抖."

池穗穗幾乎不用用力.

明晃晃看著兩個人作弊的朱教練:?

得,他功成身退吧.

-

朱教練眼不見心不煩,直接離開了訓練館.

有了賀老師的幫忙,池穗穗總算是發揮出了自己的"水平",打出了3.8環.

這和平時他們比賽時通報的"9.8環""10.2環"等等高分,顯然是對比明顯.

賀行望倒是沒說什麼.

後面一排看著的運動員們就不一樣了,人剛結婚,當然不能打擊,主動開始誇起池穗穗來.

甚至還幫她剔除了剛剛脫靶的次數.

"嫂子第一槍就打出這個成績,已經算很好的了,怪不得和賀神是一對,這天賦都是一樣的."

"本來就是要多練練,你看這不是很快就打中了嗎,說不准再來幾次,就把我們給超了."

"3.8環好啊!下一槍就8.3環!"

他們吹起彩虹屁來是一陣一陣的.

男生們的彩虹屁和那些大小姐們的截然不同,是那種每個字都是在真情實感地吹.

比起塑料姐妹的,更讓人覺得真實的假.

來自直男們的誇獎.

池穗穗伸手弄了下自己的頭發,垂眸,裝模作樣地溫柔開口:"也沒那麼好."


"……"

賀行望很了解她,此刻沉默.

一眾運動員們立刻回答"你太謙虛啦""非常好非常好"的話,不要錢的往外說.

不可否認,吹得是讓人容易飄.

池穗穗感覺下一步她就能想象自己站在世界舞台上的畫面,下一秒就獲得金牌.

"……"

"抬胳膊."賀行望說,打破她的幻想.

半飄起來的池穗穗已經體驗到了快樂,並不想再腳踏實地:"握不住了,手累."

她聲音放軟,有點兒嬌.

不常撒嬌的人,偶爾撒一次會更讓人心動.

賀行望垂眸看她,視線從她唇上掠過,牽了下唇線,淡淡問:"力氣小到這樣?"

池穗穗說:"那你不是最清楚嗎?"

聽上去好像沒什麼的話,賀行望卻莫名地被她勾起昨晚的片段,這麼想她是沒什麼力氣,輕易就累了.

他皺了下眉心,"那就到此為止."

池穗穗沒成想是這個結果,她提議道:"你可以握著我的手,像電視里一樣."

賀行望瞥她一眼,目光落在防護用具上,慢條斯理又嚴謹地開口:"不可行."

"好吧."池穗穗改了口,"下次再繼續."

"回去可以多鍛煉."賀行望說,評價:"你的手臂沒力量,軟綿."

"我鍛煉這個干什麼."池穗穗隨口說,放下槍,任由賀行望幫她取下防護用具.

她話說完才感覺哪兒不對勁.

是不是平時聽宋醫生開車聽多了?

宋妙里在群里說話沒有顧忌,經常一個字就能腦補出幾萬字的車,然而本人實際毫無經驗.

至于她說要去分手騙炮,池穗穗覺得誰騙誰還不一定.

說回到這里.

池穗穗假裝自己沒有開車,偷瞄了一眼賀行望,確定他沒有聽出來弦外之音才放心.

因為兩個人關系擺在那里,周圍的其他人不好當電燈泡,已經自顧自地去訓練了,場館內槍聲陣陣.

聲音有點大,池穗穗伸手捏了捏耳朵.

一抬手,賀行望就發現她的手紅了,他一言不發地捉住,給修長的手指輕輕按壓揉捏.

"老公你真好."池穗穗忽然開口.

賀行望動作一頓,漆黑的眼眸看著她,面前人明眸皓齒,眼唇彎彎,燦若星辰.

這是她婚後第一次這麼叫.

就是昨天晚上池穗穗也是直接叫他的名字.

然後賀行望就聽見了池穗穗的下一句話:"再用點力."

"……"

使喚人挺有力氣,賀行望微哂.

池穗穗絲毫不知道賀行望的想法,安心地享受著來自新婚第二天親親老公的按摩.

她的左手空著,一邊解鎖打開手機,乍然一上就看到微信上多了不少未讀消息.

當然要屬蘇綿的消息最多.

蘇綿:你們去民政局被人看到了???

蘇綿:也是,過年好多人結婚,好像看到也不稀奇.

蘇綿:#鏈接

蘇綿:現在網上都炸了.四舍五入,穗總你也是一起上熱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