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58(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通亂講得賀行望差點就信了.

要不是這衣服是自己家的品牌的話.

賀行望深深思考了兩秒, 決定不開口戳破這件事,面上裝作相信了她的話:"……好."

池穗穗心里松了口氣.

然後為自己的救急能力點了個贊.

不愧是池記者.

既然人醒了, 賀行望就沒繼續自己之前幫她調整睡姿的行為, 在床的另外一側躺下.

小燈也被關掉.

整個房間暗了下來,窗簾隔絕了外界的霓虹燈光, 這邊的隔音很好, 黑暗中只能聽到兩個人的呼吸聲.

池穗穗從來都是一個人睡的.

今晚睡在別人的床上不說, 身旁還躺了一個人, 雖然已經訂了婚, 也接過吻, 但更深的接觸兩個人還沒坐過.

池穗穗不禁想, 賀行望無動于衷, 不會是真不行吧?

該不會蘇綿和宋醫生就這麼猜對了?

池穗穗還想掙紮一番,這樣造謠賀行望不太好,萬一哪天就被制裁了呢.

她翻了個身, 向內側.

黑暗中, 池穗穗看不到賀行望的臉,但是能感覺到他就在自己身旁不遠的距離.

和她胡思亂想不同,賀行望顯然很平靜, 從出浴室到現在, 一直都是淡淡的樣子.

池穗穗的手偷偷摸摸從里面伸出去.

蓋在被子下,動作緩緩的,很快她就碰到了賀行望的胳膊,冰涼的, 像是冰塊.

池穗穗下意識地縮了下.

賀行望忽然按住她的手,"不要亂動."

"你身上怎麼這麼涼?"池穗穗小聲地問,收回手,但是心情卻蠢蠢欲動起來.

"沒怎麼."賀行望含糊不清.

他不覺得自己要將自己在浴室里洗了個冷水澡的事情說出來,徒添麻煩.

他這麼模糊,池穗穗反而更好奇,消停了半分鍾,伸出腳尖往他那邊蹭.

腳趾很快就碰到了賀行望的腿,才動了兩下就被賀行望夾住,用了不小的力道,她抽不出來.

"……"

這就過分了.

池穗穗翻滾著過去,在他耳邊質問:"你干什麼?"

話音剛落,她就感覺被子動了,身上一沉,男人已經撐在了她身上兩側,這時候適應了黑暗能看到他的輪廓.

"睡覺不好嗎?"他問.

"好."

池穗穗口是心非,襯衫因為滾動扯開了不少,本身就掉了一個扣子,現在大片肌膚都露在外面.

賀行望能感覺到她的光滑.

他忽然低頭,吻住她.

池穗穗的唇上有他平日里用的牙膏的清香,還帶著唇膏獨有的甜味,軟綿得像果凍.

這個吻來得猝不及防,又在預料之中.

池穗穗整個人被圈在他的懷中,鼻尖滿是男人身上的柏木香,令人意亂沉迷.

她伸手揪住他的衣服.

肌膚相觸的位置溫度在逐漸升高,掩藏在被子底下的曖昧,與她感覺到的特殊.

一直到結束.

池穗穗本以為這次會深入,但是並沒有,賀行望只是在松開唇後,咬了下她的耳垂.

他低頭在她臉側,低沉的嗓音在黑暗中顯得更加深邃迷人:"穗穗,我不想在這里."

賀行望只說了這一句話.

池穗穗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尖一顫,那種感覺無法用言語表達,只知道她又多了一點喜歡.

她環抱住賀行望的腰.

兩個人貼得更近,池穗穗湊上去親了下他的喉結,聲音小小的,又有點軟:"我知道了."

胡鬧最終停了下來.

-

一想的多,睡得反而快.

池穗穗想了很多,包括她以前和賀行望相識的點點滴滴,好像距離也沒有多久,但是兩個人都已經快結婚了.

她睡著後,習慣性地往熱源上靠.

賀行望身體素質好,即使淋了冷水,但沒多久他那一周就熱了起來,他剛朦朧時,身旁又貼了個人.

"穗穗?"

沒人應.

池穗穗毫無所覺地貼著賀行望的身體,微蜷縮著身體,不知不覺中,之前故意蹭的長腿也跟著搭在他腿上.

她從小被嬌養長大,皮膚細膩光滑.

與他的截然不同.

賀行望實在是太困了,幫池穗穗混亂的睡姿整理了一下,池穗穗半靠在他懷里,才略舒服點,睡了過去.

他覺得自制力尚且還要修煉.

而早已睡著的池穗穗做了一個夢.

她夢見自己還在十幾歲的時候,天色接近傍晚,窗外的晚霞橙紅色,她的生日就快要過了.

齊家小公主的生日必然是無數人到場的.

池穗穗不喜歡人多,一模一樣的彩虹屁,聽得她很厭煩,每到這時,不怎麼說話的賀行望倒是讓她覺得很好玩.

夢和現實不太一樣.

現實里那一天賀行望直到晚上才來,給她送了禮物,隨後就去了射運中心,對,那是他剛進去不久.

夢里賀行望來得很早.

池穗穗穿著小禮裙,坐在窗邊,就看到了推門進來的賀行望,他穿著一身小西裝,小小年紀冷靜嚴苛.

但還是會笑,只是不明顯.

池穗穗拎著裙擺走過去問:"我的生日禮物呢?"

她眼前的賀行望卻是直接吻了她,她眼睛瞪大,溜圓顯得有些可愛,穩穩地在他的掌控下.

畫面又突然轉到新婚夜的場景.

她坐在床上,身上還是婚紗,然後被賀行望不小心扯破,之後的一切都變得不可描述.

夢里的賀行望行動力十足,放肆又禁欲.

一直到池穗穗耳邊聽到模糊的水聲,半夢半醒地睜開眼,看到了昏暗的房間.

她做了個春夢??

池穗穗覺得有點兒不大對,她居然被賀行望撩得一句話就做了個春夢--這不是她!

她坐起來,錘了下被子.

賀行望剛巧從浴室里出來,兩個人對視上,他的目光先是在她臉上,又往下看了點.

池穗穗覺得不對勁,低頭看到領口大開的胸口.

再加上那個夢的作用,她竟然耳垂一下子紅了,心理作祟,生平第一次覺得羞恥感爆棚.

"你起這麼早?"她欲蓋彌彰地問.

"不早了."賀行望收回視線,走到窗邊拉開了一半窗簾,外面已經豔陽高照.

池穗穗擋住光,還真不早了.

"我和教練請了假,今天很多事."賀行望走到床邊,又問:"你要穿什麼衣服?"

"……?"

"你的還是我的?"

清晨的男人很是性感,特別是認真詢問的時候,池穗穗巴巴地看著他,不住地點頭:"當然穿我自己的."

沒等賀行望說話,她又補充:"當然,要是你要求穿另一個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未婚夫的要求,可以滿足一下.

"那就穿你自己的."賀行望毫不猶豫地贊同這個想法,下衣失蹤的就不用穿出去了.

衣服晾了一晚加一早晨已經干了.

池穗穗找了件便于行動的褲裝,精心打扮一番,又變成了乾淨利落的池記者.

今天他們有很多事要做.

也是她來這里的目的.

-

目前查出的結果是周徐程不在南城.

畢竟當年他做過那樣的事,賀氏私底下封殺是封殺,但是他要是真留在南城,也沒人能趕走,畢竟又不是古代特權社會.

但是的確很多企業不會錄用他.

運動員的路子沒了,總要繼續生活,就只能離開南城,從此消失在賀行望的生活中.

"你覺得要和他見一面嗎?"吃早餐時,池穗穗問:"他到底現在是在干什麼."

"不用,沒必要."

賀行望的態度很冷淡,當年的事情他留情過了,現在雙方都是成年人,該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

因為一開始的傳謠是微博上的,所以很輕易就得到了那個截圖的博主的身份信息.

不是周徐程.

賀行望也不覺得奇怪,幾年了突然出現,要是不學聰明點,那他活得也太失敗.

只可惜一個人的行為總是會留下痕跡的.

找到的證據連帶著他這個人,都直接被送到了法院那邊,直接在周徐程現在的所在地起訴.

以達到最快結束的目的.

與此同時,射運中心也在交涉這件事.

因為現在已經不是兩個人之間的私事,而是因為與國家運動員有關,與國家聲譽有關.

但也就在同時,池穗穗收到了蘇綿發來的消息:穗總,你去看熱搜!我靠氣死我了!

熱搜上第一個話題就是#賀行望 興奮劑#,後面還跟了一個鮮紅的爆字.

池穗穗一眼就看到新聞落款張悅然.

熱門微博上說在幾年前,就有人舉報賀行望服用興奮劑,最後賀行望退出了射運中心,原因自稱是私事.

而在近期,又有人說賀行望服用興奮劑,張悅然在新聞中說現在希望能得到一個答案.

但是她言語間是春秋筆法寫賀行望的確服用了興奮劑.

????

這瓜好大……我覺得不太可能.

如果是真的早就爆出來了,還能等到今天?

光靠一個截圖就說服用興奮劑,我還說xd了,你也能信嗎?

我相信賀神.

你都說了被舉報,但是後來沒出事,不就說明沒服用嗎?

嗯……我有點動搖了,確實成績太突出了.

xswl成績好就是被懷疑的原因?你考差了也去懷疑第一名是作弊的嗎?

評論兩極分化.

池穗穗深吸一口氣,張悅然還真是喜歡在這些事上插手,特地趁她在請假的時候發,是覺得無所顧忌嗎?

搶先達到目的?

"張悅然請了一周的假,都沒用電視台發新聞,用的自己的微博."蘇綿打電話問:"現在怎麼辦?穗總?"

因為這個主任都氣瘋了.

新聞出之前是要被審核的,他都被瞞著這事,本來說拿到大新聞他還以為是好事,結果張悅然突然改主意.

發之前還請了假.

池穗穗剛剛回到南城,這邊天很冷,連帶著她的聲音也變冷:"有本事她不回來."

當然不可能.

興奮劑一事成功地成了這幾天的熱搜頭條,幾乎所有媒體都想問這事的真假,但射運中心的集訓地並未公開.

射運中心的官博在第一時間就給了澄清.

這事太過震驚,幾天的時間,網絡上全是在議論這件事,池穗穗直接公開轉發了張悅然的微博.

發了個微笑的表情.

禮貌又冷靜.

我們穗穗又開始了!

沒記錯張悅然是同家電視台的吧,之前南城電視台出聲明說這是張悅然的私人行為.

太惡心了!沒有證據就出新聞!

穗穗杠死她!

張悅然的微博被無數人點進去看,當然一大半都是罵她的,但她確實因為這個新聞漲了十來萬粉.

是粉還是黑粉,無從得知.

網上的事因為官方的澄清風向正了回來,但是這件事被外網一傳播,原本存在的黑子就高.潮了.

最終還是國際官方出了賀行望的尿檢結果.

他每一次的結果都是安全的.

張悅然的微博再次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池穗穗上班前也把她罵了一百遍,蘇綿和宋妙里一起姐妹群里diss了幾百條都算少的.

儼然引起公憤.

可惜張悅然不來上班.

池穗穗本來還想著去撬了張悅然家的門,以泄自己心頭之憤,就接到了賀行望的電話:"穗穗,明天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簽字."

"什麼文件?"

"到時候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賀行望賣了個關子,沒有說是什麼,對于這兩天在網上的事情,他十分冷靜地在處理.

池穗穗越來越好奇.

等到第二天,在柏岸公館見到賀氏的特助帶著文件過來時,她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

一問特助就笑著回答:"您自己拆開看看."

池穗穗打開,看到上面寫著一個新的新聞社的名字,她才反應過來--賀行望居然真的建了一個新聞社.

然後轉頭又送給了她!

池穗穗心想自己也有錢創辦,就是之前沒這個想法而已,沒想到賀行望先斬後奏.

幾個月之前宋醫生的話成了現實.

她沒想過賀行望還記得這事,而且又在這時候送給她,是把它當做提前的新年禮物嗎?

雖然是新聞社不是電視台,因為目前大陸電視台都是國企,不允許私有化.

池穗穗簽完字,遞給特助.

特助沒收,而是又提醒:"您再看看後面."

"後面有什麼?"

池穗穗快速地翻到下一頁,看到了張悅然的任職合同,時間上正在昨天.

原來張悅然已經辭職了,至于為什麼沒公開,恐怕也是因為主任那邊還想磋磨,面上用請假當做理由.

這麼快就找好了下家,只可惜進了賀行望的圈套.

池穗穗撣了下那份合同,一勾唇.

新官上任三把火,就先燒了張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