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7(一更)


池穗穗覺得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有生之年居然能聽到賀行望在這樣的問題上回答出沒辦法這個答案, 實在讓她很驚訝.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她的記憶里, 賀行望永遠是氣定神閑, 對任何事都有方法,就算沒有也能找出來一個.

池穗穗估摸著, 是不是自己濾鏡太重了.

對于學霸, 有專門的學霸濾鏡, 對于賀行望這個人, 她覺得可能各方面的濾鏡一疊加, 就數不勝數了.

"沒辦法你就打地鋪吧."池穗穗忽然說.

"……"

"反正這邊天氣不冷, 頂多我再分你一床被子."池穗穗又加上了一句.

"不用了."

賀行望被她說得安靜幾秒, 這才開口拒絕.

池穗穗反將回一軍, 心情頗為美妙,然後就起身在這個新的房間里轉了一圈.

和射運中心不同,這里還是比較清冷的, 像是一個星級酒店, 而賀行望在射運中心的房間像一個小型公寓.

門後這次也沒了飛鏢的東西.

池穗穗轉了一圈無所事事,還有點失望:"算了,這里也沒什麼好看的, 洗洗睡吧."

賀行望本來以為她還要再說什麼, 結果就聽見了這句.

池穗穗的衣服最後還是讓人連夜送過來了,不然總不至于明天了還穿今天的衣服.

名媛修養讓她拒絕如此.

品牌方送來了不少衣服,有外套有長袖,夏季的裙子也有, 應有盡有,內衣也有,吊牌都還沒剪.

因為知道地點在哪,一查就知道這是射擊運動員們的集訓場地,聰明的還貼心地備了一些小禮物.

以上是池穗穗在拿衣服的時候發現的.

幾盒套套就這麼大喇喇地掉在了地上.

之所以是幾,因為每個盒子上的尺寸都不相同.

半天還是賀行望把盒子撿了起來,每個包裝都不一樣,但是盒子一眼就能看出來作用.

他把盒子放回桌上,明顯的包裝加上上面的字眼,讓這個房間莫名地添加了一些異樣的氣氛.

"咳咳."

池穗穗輕咳了兩聲:"不是我要的."

賀行望說:"我知道."

然而池穗穗覺得他似乎沒怎麼相信,主要是他那張性冷淡的臉也看不出到底是信了還是沒信.

她甚至覺得還不如自己剛剛說是她自己要的.

池穗穗認真地說:"真的."

賀行望也點頭:"是真的."

池穗穗想了想,加上一句:"如果是我,除了這個,這幾盒就不會出現了."

她把最大尺寸的那個留在一邊.

賀行望被她的話驚到無法回答,同時明白了李懷明他們經常掛在嘴上的"虎狼之詞"的意思.

他又對她的想法感到有點好笑.

池穗穗俏皮地眨了一下眼.

她把吊牌剪了,一股腦全扔進洗衣機里去了,進微信才發現品牌方的總監還發了消息.

穗穗我們給你准備了禮物,希望你會喜歡~

池穗穗問:是指幾盒套套嗎?

品牌方:是的,穗穗還需要其他東西嗎?


池穗穗又回:有個問題,幾盒有點多了.

收到消息的品牌方總監在房間里沉默了半天,這話讓她怎麼回,難不成要說因為不知道賀神的尺寸嗎?

這好像不太行.

沒等她想好,池穗穗的消息已經過來了.

池穗穗:其實只需要最大號即可.

"……"

品牌方總監看到這條消息愣是呆在原地沒回神,等她反應過來下意識地回複:好,以後會注意.

這可太直白了.

池穗穗得到總監的回複也是一臉問號,她想說的是這次,因為給男人看的,當然是最大號最好,她現在又用不上.

但是總監似乎想多了.

池穗穗也懶得再解釋.

這家品牌方算起來和她合作很久,以前經過設計師出走的事情,是她從中轉圜,可以說能東山再起,有她的原因.

對于品牌方來說,齊氏的幫助當然是雪中送炭.

所以後來新設計的東西還沒上市品牌方就會先送到她家,甚至還有為她專門定制的款.

-

接近十二點的集訓中心已經安安靜靜.

朱教練接到賀行望的電話,震驚得從床上坐起來,瞌睡全跑:"怎麼回事?"

"穗穗在我房間."賀行望又說了一遍.

"哦."朱教練一聽是她,松了口氣,還好是她,這要是別人,嚇死他了.

"今晚她不走了."

"……行吧."朱教練雖然皺著臉,但電話里也體現不出來,"這邊有空房間."

"不用了,就我房間."

"……"

朱教練找回自己的聲音:"行吧,你決定就好,但是你現在是在集訓期間,該注意的事你自己清楚."

賀行望嗯了一聲.

他向來知禮,就算教練不叮囑,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不過小池來這里干什麼?"年紀大了,叫人都愛叫小x,"就是來看你的."

賀行望神色冷下來,說話的語氣卻相當平淡:"世界杯總決賽之後,網絡上有人傳播我服用了興奮劑."

一聽到這個朱教練直接跳起來:"這還能造謠的?是不是見不得我們中國得金牌啊?"

他平生最聽不見興奮劑這三個字.

一來是幾年前的陰影,與他的忽略也有關系.二來是興奮劑對運動員來說可是影響終生的.

賀行望淡定繼續說:"後面的人查了出來."

他把郵件傳給了朱教練.

朱教練一打開,看到周徐程的名字就是一愣.

這都九年多過去了,他已經很久沒見到這名字了,這麼久,周徐程怎麼還在攪和興奮劑.

他是脫不了這東西嗎?

賀行望斂眉:"這次我自己會處理."

朱教練喉嚨干干的,當年驕傲的少年差點就被毀了,幸運女神眷顧了他,他一直很自責.

"好,但是官方會負責的."

射運中心自然不會看著這事繼續,這是在造謠他們國家的優秀運動員.

話音一落,房間里傳來門開的聲音.


"那就先這樣,教練早點休息."賀行望只接著說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還想回一句你也是就聽到忙音的朱教練:?

池穗穗見他在打電話,沒打擾,她今晚穿的也是他的睡衣,因為剛洗的還沒曬.

雖然說是睡衣--

其實是池穗穗扒拉了賀行望的衣櫃,找出來了另外的衣服,長的襯衫下擺被她打了個漂亮的結.

下面穿了一條寬松的短褲,用繩子勾住.也幸好運動員的夏天短褲有繩子,不然還真是不能穿.

"好看嗎?"

池穗穗走到他面前.

賀行望目光在她手指間的戒指上一閃而過,又瞥了眼襯衫打結下隱隱若現的小腹,頜首:"挺好看."

"不愧是我."池穗穗自誇.

她身材很好,柏岸公館有健身房,日常就會去里面走走,以確保自己的身材管理永遠優秀.

務必保證在南城是最優秀的名媛.

池穗穗不想見到某一天晚會茶會,她因為過胖穿不下禮服,那會現場死亡的.

長卷發就這麼垂在背後,發尾沾染了水汽,身上還散發著若有若無地水霧,特別是她在對著鏡子整理的時候,風情萬種.

賀行望多看了兩眼.

池穗穗從鏡子里看到,一翹嘴唇.

等打理完了,她才躺到床上,又用薄被蓋住自己,模糊不清的聲音:"該睡美容覺了."

賀行望眉梢輕抬,關了大燈.

房間突兀地暗下來.

-

虛晃的小燈映照得整個房間暈暈的光色,池穗穗說著睡,其實眼睛都沒閉,看著賀行望進了浴室,隨後傳來嘩嘩水聲.

她耳邊聽著有點燥.

池穗穗摸出手機,在群里嚎了一聲:睡了嗎,姐妹們?

沒幾秒,答案出來了.

蘇綿:今夜南城不眠.

宋妙里:熬夜冠軍打卡.

池穗穗思考一番,回複:問你們一個問題,如果你們和一個男人躺在同一張床上,會有什麼結果.

宋妙里:?

宋妙里:當然是二話不說就上了,我身旁除了我男朋友我老公還能有誰?

蘇綿:謝邀,我這個單身狗不配回答.

宋妙里:你在賀行望床上嗎?

池穗穗也沒覺得有什麼不能瞞的,把今天的事說了一下,至于其他周徐程相關細節並沒有提.

宋妙里:干得好穗兒,人都在你床上了,還不任由你為非作歹,學到了,分手前我就去騙炮小顧.

池穗穗:?

宋妙里很快撤回了一條消息.

蘇綿:我這雙眼睛不要也罷.

她表示自己應該退出這個群,深夜話題已經不適合她了,她的心和眼睛都髒了.

說是這麼說,宋妙里和蘇綿還是軍師附體,給池穗穗出了不少主意--

什麼衣服扣子別扣好,不經意間露出風景等等,甚至還有直接在床上掀開被子等.

池穗穗琢磨了一下賀行望的性格.

她打字回複:你們就沒想過他不動嗎?


宋妙里:?

宋妙里:對你未婚夫有點自信,對你有點自信,這還能無動于衷,趕明兒就解除婚約吧.

蘇綿小聲摸摸地說:是啊,雖然賀神臉好看,身材好看,但是幸福是一輩子的.

蘇綿:錯字了,性福是一輩子的!

池穗穗:馬上開除你的粉籍.

宋妙里作為醫生,醫院里的護士病人多,自己手頭上可利用的資源也多,分分鍾就給池穗穗找來了幾部片子.

有內容有劇情.

池穗穗本來抱著"姐妹的推薦必然沒有問題"的想法,看到一半就變成了"這他媽有什麼好看的還不如我自己上".

不知道為什麼,賀行望像是生根紮根住在了浴室里,一個澡洗得格外久.

池穗穗打了個呵欠,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等賀行望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池穗穗已經躺在那睡著了,手機就放在一旁,屏幕還亮著.

不時地傳出一聲"啊~不要~"的曖昧聲音.

"……"

賀行望一時之間有點兒遲疑.

他把池穗穗手上的手機拿走,通知欄上適時滑過一條剛發出來的消息,緊接著又是兩條.

宋妙里:穗兒,你已經上了嗎?

蘇綿:距離之前都半小時過去了……嗯.

宋妙里:她沒回複了,看來是戰況激烈.

內容不言而喻.

賀行望深深吸了一口氣,沒看她的聊天記錄,關了手機,又鎖著眉把池穗穗的睡姿給糾正過來.

大概是大小姐獨占一床習慣了,比較隨意.

才碰到她,池穗穗就醒了.

她睡眠本身就淺,更何況今晚心里還惦記著事,只不過因為瞌睡,醒了也不是太清醒.

可能是宋醫生的話影響了她的思維.

"賀行望."

看到賀行望彎腰靠近自己,池穗穗下意識地叫了聲,漂亮的一對眼半眯,帶著睡夠的慵懶.

"你要干什麼?"

她揪住衣服領口,實則勾著手指在手心里要解開扣子.

落在賀行望眼里就是池穗穗睡意朦朧還不忘攥緊衣服,實在過于謹慎,與她平時的風格不太像.

頗有種奇異的違和感.

"你睡歪了."賀行望說了一句.

下一秒,一顆扣子蹦了出來.

賀行望頓了頓,那顆襯衫的扣子掉進了他的手里,他自己的衣服他當然熟悉.

到這時,事情的發展已經讓他的違和感得到了證實,並且雙方都很震驚.

正准備明著羞澀掩飾,暗地里要撕開衣服,作出無意間露出自己風光以達到勾引目的的池穗穗:?

用力過猛,涼了.

微光暈染得男人輪廓線條柔和.

然而池穗穗卻仿佛看見賀行望的臉上似乎寫了幾個字:再扯衣服就碎了.

她腦中空白幾秒,第一個想法是絕不允許自己的名聲毀在一顆不值錢的襯衫扣子上.

池穗穗當機立斷,小嘴叭叭開始逼逼模式:"賀行望你這是什麼衣服,質量怎麼這麼差,趕緊換家牌子吧,沒有我就給你介紹兩個……"

反正是"我沒錯"和"衣服有錯"二選一,倒打一耙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