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55(一更)


池穗穗選了見面.

但是等她回複過去她才想起來, 語音通話也是可以的,不過回都回了, 也不好改變主意.

賀行望並沒有問什麼事.

但是他心里有數, 能讓池穗穗開口這麼嚴肅的,一定不是小事, 既然不小, 那就見面.

池穗穗呼出一口氣.

"穗總, 怎麼了?"蘇綿見她表情不太對, 還以為是因為張悅然拿到大新聞的事.

"沒事."池穗穗隨口說.

這件事她並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至于輿論上的事情, 那是她無法管理到的.

蘇綿點點頭, 沒多問.

郵件上面的名字有好幾個, 幾個都是營銷號和背後的團隊,以前在網上也是各種帶節奏.

被列在最上面的就是周徐程.

提到這個人,恐怕現如今沒什麼認識他, 因為他已經退出大眾視線將近八九年了.

已經多到池穗穗都記不太清了.

她在網上搜索了一下周徐程的名字, 出來的最新一條新聞還是幾年前周徐程退出射運中心的事.

新聞上很可惜,因為周徐程那年才十五歲,年輕又有天賦, 只可惜在射運中心才待了剛滿一年, 就離開了.

瀏覽量總共才幾百.

而周徐程退出的前一天,賀行望剛好宣布退出,還被無數體育媒體報道.

當初周徐程也是因為天賦才被拉進射運中心的.

但是在之後過了半年,朱教練發現了賀行望, 之後的幾次大比賽中,周徐程的成績都不如他.

一個人的光芒更多,其他人就注定黯淡.

當年賀行望才十幾歲,與周徐程前後差一天離開的,但沒人將這他和周徐程的退出原因聯系在一起.

至于周徐程曾經想給賀行望下興奮劑的事也被封埋住.

池穗穗忽然抬頭問:"蘇綿,你粉賀行望這麼久,對他的所有事都知道嗎?"

"這肯定不可能呀."蘇綿認真地想了一下,"我只是一個粉絲,無法接觸到他真正的生活,除此之外看到的都是他展現在外的."

當然現在多了點.

比如賀神的未婚妻是自己的好朋友!

比如賀神之前送穗總來上班!

"你什麼時候粉上的?"池穗穗又問.

"幾年前奧運會那會兒,一下子驚為天人,從此就進了賀神的坑."蘇綿小幅度地拍桌子.

當年那張勾唇笑動圖風靡了一整個奧運月.

池穗穗垂眸,"很多粉絲都和你差不多吧."

蘇綿說:"對."

雖然不知道穗總為什麼突然問起來這個,但她還是很認真地回答了.

池穗穗覺得很遺憾.

賀行望在十三歲那年被朱教練發現射擊天賦,從而進入了射運中心,被當成重點苗子來培養.

本身他家世就好,朱教練花了很大功夫才說服成功的.

誰也沒想到在射運中心里也會出問題.


今天出了這事,池穗穗一整天都沒什麼精神,任務是提前完成了,但心情並不怎麼好.

張悅然截然相反.

所有人都看出來她心情好,就連平時指使實習生做事時理直氣壯,從不說謝謝,今天還說了一次.

"她申請了你的攝影師."

臨近下班,陳如玉告訴池穗穗.

池穗穗雖然不關心,但還是有些驚訝:"她自己有搭檔過不少次的,怎麼突然換人了?"

一般像她們用習慣了就不會換.

陳如玉抱著個保溫杯,往里加了點枸杞,意味深長:"大概是看了你之前的幾次采訪."

老員工說話不會太明白.

池穗穗聽懂了,微微一揚眼尾.

張悅然可能不知道,一個采訪的好壞,攝影師是能占到一部分因素,但更多的還是記者本身.

心不用在正事上,再多外因也沒用.

-

因為說好和賀行望見面談,池穗穗直接請了明天一天的假,至于能不能談完,她也不確定.

名單兩家也已經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穗穗也看到了?"

"對,池小姐直接讓我們查到就發郵件給她."

掛斷電話後,江慧月打開郵件看完,在家里坐了足足半小時,才給池穗穗打了電話.

彼時池穗穗才剛下班.

她正和蘇綿在吃火鍋,因為天太冷了,再加上她今天因為周徐程的事心情不太好.

"穗穗,你看到郵件了是嗎?"江慧月問.

"賀姨."池穗穗停下筷子:"看到了."

"這件事暫時先不要告訴行望吧."江慧月叮囑說:"他現在正在集訓,不能分心."

對于自己兒子的事業,她是很支持的.

至于有些人議論的,堂堂賀氏大少爺去當射擊運動員,她壓根不會聽,賀行望就是在哪個地方都能很出色.

"賀姨,這件事我認為他有知道的必要."池穗穗壓低聲音說:"你應該相信他."

"但是……"

江慧月依舊猶猶豫豫,她還記得這件事之後,賀行望的脾性漸冷,不再像以前那樣的年少輕狂.

"您還擔心他嗎?"池穗穗輕笑了一下,"行望以前能做出決定,這一次也能,讓他處理."

不可否認,江慧月被說服了.

掛斷電話後,蘇綿眨巴著眼睛,直覺有什麼事發生,而且是和賀神有關的.

她搜刮了一下腦海里的記憶,聯想到池穗穗說的賀神能做第二次決定的話,突然叫了一聲:"穗總!"

"嗯?"

"是不是賀神要退役了?"

池穗穗抬眼:"你怎麼會這麼問?"

蘇綿說:"我猜的,其實吧,賀神身上的事我之前看過超話的總結博,有一件事我還真不知道原因,就是賀神當年剛進射運中心後不久就退出了."

這事准確來說所有的粉絲都不知道.


賀行望當時還處于剛出來,沒多少人認識,國際大賽也沒有參加,所以大眾知名度不高.

但是體育報對于他參加過的比賽報道很多.

當年微博都才出來沒多久,現在能找到以前的新聞遺跡有,但是不多,都對具體什麼事情沒有報道.

蘇綿只知道大概和周徐程可能有關系.

因為在賀神退出後的第二天周徐程就離開了射運中心,現在賀神已經站在世界之巔,而周徐程已經沒了蹤影.

池穗穗說:"你知道得還不少."

蘇綿眨眼:"我是記者."

所有的東西她都會去聯想.

池穗穗莞爾,稱贊道:"蘇綿,你現在比以前更加適合記者這個職業了."

這句話讓蘇綿一晚上吃撐了.

就在吃飯的時候,周圍有人認出來了池穗穗.

這家火鍋店距離電視台並不遠,又是網紅店,見到池穗穗像本人,再一認一下基本就確定了.

池穗穗對于拍照有很敏銳的感覺,對方一拍照她就感覺到了,一抬頭果不其然剛好見到對方剛收回一半的手.

那桌兩個女生,尷尬地笑了一下.

池穗穗倒沒過去讓刪除,只要不是過分的照片,她對于這個沒什麼感覺.

-

冬天天黑得早,吃完飯整個城市燈火通明.

池穗穗裹緊了大衣,站在夜色下,小腿筆直細長,她和蘇綿分開,然後回柏岸公館換了衣服,再開車去機場.

她沒和賀行望說自己晚上會來,到集訓中心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接近十點.

這邊天氣很熱.

池穗穗直接脫了大衣,里面穿的一件褐色的連衣裙,襯得皮膚白皙,從機場出來的時候,高挑的身線讓不少人都側目.

高跟鞋走在地上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她身上與生俱來的名媛氣場,每一步都像是超模走在T台上,愣是讓無數路人直接無視了她胳膊搭的那件厚重大衣.

集訓地之前賀行望和她提過.

但是顯而易見,池穗穗又被攔在門外了.

晚上是不需要訓練的.

朱教練正安排所有的運動員觀看對手們的比賽資料,場上安安靜靜的,唯有偶爾的槍擊聲.

這時候賀行望的手機屏幕亮起,跳出池穗穗的名字,他一接通就聽見了池穗穗的聲音.

"賀行望,我被攔在門外了,你過來接我."

向來明媚張揚的大小姐嗓音有點郁悶.

池穗穗的確是很郁悶,和門口的人對視了半天,最後還是絕了硬沖進去的想法.

她今天不知怎麼的,大約是被興奮劑的事氣的,就想杠:"你真不讓我進去?"

當然她語氣也沒有很差.

小哥一言不發,沉默以對.

賀行望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池穗穗站在台階上,眼尾漾著一點紅,在燈光下豔麗奪人.

這時候的她像是回到了少女時.

無法無天的一個小姑娘.

賀行望站在原地,看著她生動的表情,平日里淡然的神色被燈光暈染,柔和下來,唇角也似乎上了點弧度.


"賀行望!"

池穗穗看到出來的男人,揚著聲叫了一下,還不忘抱怨:"你怎麼這麼慢."

她快熱死了.

雖然來之前是特地里面穿的單薄,但是這里的溫度都十幾二十來度,穿夏天的衣服才正常.

"來晚了."

賀行望很干脆地承認了自己的錯誤,順手將她手里的大衣接了過去,她這次來沒帶任何東西.

往里走時,他說:"我以為你明天來."

池穗穗非常淡定地解釋:"事不宜遲,我職業原因讓我習慣了早結束早好."

實際上是再拖又周末了.

隔了幾天沒見,她覺得賀行望的氣勢更加內斂了,整個人周身的成熟氣息也越發明顯.

她明顯地能感覺到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池穗穗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下藥了,不然怎麼才分開沒幾天,就感覺變得這麼快.

她狐疑地想著.

"來這里待幾天?"賀行望轉移話題.

"就一天,我來沒帶衣服."池穗穗說了句,又用手扇了一下風,"這邊挺熱."

里面雖然有空調,但沒有開太低.

賀行望的房間依舊是單人的,他出來時其他人都知道,池穗穗一進走廊,就對上幾顆探出來偷看的頭.

被發現了就全都縮回去.

少年人特有的活力.

池穗穗樂不可支,眉眼彎彎,進了賀行望房間終于忍不住,笑了起來:"你隊友真好玩."

賀行望眉峰稍抬,"是嗎?"

他倒了杯溫水.

池穗穗咕嚕咕嚕喝了幾口,在房間里坐了幾秒,"你這有沒有衣服的,我想換掉."

賀行望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你這麼看我干什麼?"池穗穗問.

"我以為你在說玩笑話."

"……?"

這種事還能說玩笑話的嗎?

池穗穗覺得迷惑,難不成還是故意勾引他不成.

賀行望只淡淡說了句,沒再繼續解釋她的迷惑,給她拿了件自己的襯衣,"這件?"

池穗穗坐在椅子上,直到從他手里接過那件雪白的襯衫才驟然反應過來--

"沒有了?"

"還要什麼?"賀行望皺眉.

池穗穗站起來,將襯衫在自己前面比了下,將今天穿的及踝連衣裙擼到里面,她個子高挑,襯衫下擺剛到大腿根.

因而露出潔白的一片肌膚.

看上去就像是真只穿了一件男人的襯衫似的.

池穗穗翹起唇角:"賀行望,你是不是覺得下衣失蹤好看,所以不給我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