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3(一更)


雖然還沒上熱搜, 但是這條微博卻在發出去之後幾分鍾就被營銷號搬運,轉發一多, 進入了大多數網友們的視線里.

兩個人離得那麼近, 是什麼意思?

避嫌還是要知道避的吧?

而且之前賀行望就和池穗穗因為某件事上過了熱搜,但是那個是公開訂婚之前, 尚且情有可原.

這次想要結婚可是之後.

照片上嚴格說兩個人離得也不是很近, 但是對比正常的距離, 就是有點近了.

???我家房子塌了?

這得是人設崩了吧, 我的天啊, 未婚妻知道這事嗎?

@池穗穗@池穗穗 他媽的你不知道避嫌嗎?

兩個人的事, 怎麼罵一個人.

這麼著急罵人干什麼, 狗仔拍的圖你就信了?

池穗穗倒貼的吧, 不是還去看比賽了嗎?

我覺得你們想法是真的陰暗,就不准兩個人是朋友,吃個飯而已, 這角度一看就是故意拍的.

吃飯要這麼近嗎?

網上兩種言論吵翻了天.

賀行望作為一個公眾人物, 一舉一動很多都暴露在別人面前,自然而然就會被議論.

池穗穗的微博已經很久一段時間沒有更新了.

檸檬茶看到網上消息的時候,一點也沒信, 因為池記者和賀神在比賽期間根本就沒交集.

要真是在一起了, 那賀神還訂婚干什麼.

而且這種地方一看就是很吵,因為說話所以離得稍微近點很正常,雖然她不太喜歡坐一邊就是.

先入為主的印象讓檸檬茶對池穗穗感官很好,就在微博上多說了兩句--

結果倒好, 不僅被開除粉籍,還被打成池穗穗粉絲.

檸檬茶也是很苦了.

池穗穗從主任辦公室出來的時候,辦公區有不少同事都看了過來,眼神熱切.

她敏銳地察覺到,只覺得有問題.

"穗總."回到座位上,蘇綿小聲地問:"你怎麼今天又和賀神被爆出新聞了?"

她將一個鏈接發給了池穗穗.

池穗穗一點開就看到了那張圖,下面評論都已經五千多了,還在飛速增長.

她們這邊安靜,同事們蠢蠢欲動.

你們說池穗穗今天會承認嗎?

我覺得有可能,都出這事了,不承認做什麼.

我覺得不太可能,穗穗應該是有自己的考慮,可能某方面原因不方便公開.

也是,如果能公開早就公開了……你們說這個原因是什麼?

家境?

賀神的家庭是公開在所有人面前的.

根正苗紅,家世顯赫,賀氏風評極好,做過的公益數不勝數,絕對是頂尖豪門.

而池穗穗,雖然同事們覺得她不是外界說的那麼窮,但是通常看來也就是個普通白富美.

這麼一看,確實很難嫁進去.

再說池穗穗當的還是記者,又不是女明星,女明星嫁進去還能有點可能,記者又沒名氣.


"這個人拍的技術很妙啊."

池穗穗將手機放下,興味地說.

一桌子人,就拍了他們兩個,還特地選取了這樣的角度,一個0粉的小號發了幾分鍾就能被營銷號轉發?

動作迅速得連鬼都不信.

"會不會是店里面的店員?"蘇綿猜測.

"不是."池穗穗搖頭.

"那現在怎麼辦?"蘇綿倒是不擔心,誰讓穗總就是未婚妻本人,"網上都吵起來了."

池穗穗沒回答,但是卻笑了起來.

對方是以為她真的是去吃飯的嗎,手里什麼都沒有,一張照片就想把人釘死在恥辱架上?

換個目標還有可能.

-

上午十點,正是熱鬧時候.

關注這件事的網友們還在激情當中,已經沖到了池穗穗的微博下質問這件事.

然後她們就發現她發了一條新微博.

池穗穗:其他優秀的運動員不配出現在新聞上嗎?

還配了兩張圖.

這張圖上一桌子的人,甚至一個店里全是人,而池穗穗和賀行望也不過是那麼多人中的兩個.

這張照片是在聚餐結束後,請老板為他們拍的.

池穗穗也截了一半出來.

她把里面的同桌人,兩兩截成一對,拼圖放在第二張圖里,遠遠看過去就像是每個人都離得近.

網友們:?

還有這種操作?這是在嘲諷嗎?

微博爆料對上這條微博,盡顯滑稽,網友們被逗得不行,直接在評論里樂呵了起來.

池穗穗真是一如既往的剛哈哈哈哈哈哈!

這也太他媽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這條微博簡直今天的快樂源泉!

其他人:我沒有給出場費嗎?

池穗穗:小樣,還治不了你了,看我圖片攻擊.

禁止套娃禁止套娃禁止套娃

當然,就算是這樣,也還是有不同的言論.

但是就算是所有人都在,你是沒有別的位置了嗎,怎麼就坐賀神身邊的?

好心機啊……

其他人知道你拉他們出來洗白自己拿?

看完照片我想得更多了emmm射運中心都默認你們兩個之間有關系了嗎?

你們就沒注意到池穗穗身邊的小帥哥嗎?

杠精總有自己的理由.

並且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找出一個點出來杠.

就像這次,池穗穗的身邊還有齊初銳在,所有人都無視了他,零星的幾個也是以為這是射運中心的新人.

池穗穗回複了一條:說明我"腳踏兩條船"唄.//怎麼還沒下雪:所以這圖你想說明什麼?

她這麼一內涵,網友們又重新去看圖.

之前先入為主,被賀神和池穗穗吸引去了所有的目光,這次看得清楚--


池穗穗手上還有剝好的一只蝦,正好塞進了身邊的男生嘴里,一邊還在和賀行望說話.

說起來,還真是名副其實的"腳踩兩條船".

網友們沉默.

池穗穗這是去進修了內涵教程嗎?

蘇綿刷著手機感慨:"像我雖然知道穗總你和賀神的關系,但是那張圖上就很正常的."

就算不知道,她也只會尖叫.

之前池穗穗采訪賀神,兩個人如果關系好,坐一塊也沒什麼,再加上旁邊又有那麼多人.

"網絡就是這樣."池穗穗淡定回答.

男明星和女明星離得近了,就會被傳緋聞.

其實吧,她是和賀行望有關系,但並不是他們知道的關系,而被黑的圖上,他們也的確沒有任何親密行為.

就只是簡單的說話而已.

在沒有前提下,所有人都憑借自己的臆測,加上了充滿戾氣的看法,今天是她還好.

如果不是她呢?

對方能回擊嗎,還是被網暴?

池穗穗做記者越久,接觸的東西越多,就覺得現如今的網絡戾氣很重,一件事非要分出對立.

而現實里很多事是無法對立的,就如同道德和法律,討論了千百年,也還沒有討論清楚.

不過是在仗著在網上發言與自己無關而已.

池穗穗不想公開的原因不止是因為兩家的公司原因,還有一個就是過度的曝光.

賀行望的熱度高,她一旦和賀行望公開,那麼勢必接下來的每一次行程都會被散發到網上.

再冠上賀神未婚妻的名頭--

池穗穗如果出的新聞一直是正面的還好,一旦出現了爭議巨大的,那麼可能就會出現"賀神未婚妻為發新聞不顧一切""賀神未婚妻為出名曝光xx"等等揣測的標題.

和眾多結了婚的明星夫妻經常因為一點小事上熱搜的原因類似,除了自己買的,剩下就是營銷號.

並且屢試不爽.

-

熱搜最終還是上了,但是剛上就被撤了.

射運中心那邊解釋了一番,但是他們的微博一向沒有人關注,所以還不如池穗穗的微博評論多.

賀行望沒發微博,但是點贊了射運中心的.

可以說是明面上澄清了.

一直到第二天傍晚的時候,南城電視台的新聞欄目空出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播放了這次的采訪.

官博也放出了全部的視頻.

采訪一開始出現的就是聚餐場景,池穗穗中途還和齊初銳換過位置,給小粉絲接近偶像的機會.

可以說坐一起的時間就開頭那麼點.

池穗穗這次和他們一起聚餐的確和賀行望什麼親密也沒有,畢竟現場那麼多人.

再者自己弟弟還在一旁.

看到新聞的網友們感覺自己的臉都被打腫了--這采訪一看就是事先定好的.

都去采訪了,當然一起吃飯.

說不定還真是沒位置了.

賀神隊友的澄清都被你們無視了……位置是他們自己讓給池穗穗的.

其實如果是真的有問題,反而會避開吧.


射運中心:你們把我們想成什麼樣的人了?

網上的風波逐漸停了下來.

池穗穗直接讓家里調查誰拍的,還有這速度,完全不是普通人能做的.

結果出來得也快,還真是有人下了水軍.

池穗穗是直接懶得再和對方掰扯,直接律師函法院傳票一條龍,送他出道.

比賽已經結束好幾天,隨著十一月進入月底,南城天氣越來越冷,十二月初的時候,射運中心就准備去廣州集訓.

這是以往的習慣.

集訓的時間已經在官網放了出來.

池穗穗今天本來應該知道這時間的,但她被一件事擋住了,並且現在還氣得要死.

居然有人說賀行望服用興奮劑.

這個還是宋妙里發來的截圖,糊成一團,但還是能看出來大概的內容,就是說賀行望的成績不對勁.

宋妙里:護士們吃瓜我聽到的,讓她們發了過來.

宋妙里:哪個不要臉的敢造謠.

池穗穗這時候才剛回到柏岸公館,直接和她通電話:"大概是才拿到金牌,成績礙眼了吧."

"賀行望好難啊,太出色了被造謠,不出色就會被罵,他太難了."宋妙里都覺得過分.

"這事我會查的,圖是無數手的,應該不少人都看到了."池穗穗半眯起眼.

她一邊開門.

服用興奮劑對于運動員來說是絕對禁忌,也是可以毀了職業生涯的,造謠這個實在太過惡毒.

可以質問,但傳謠是另外一件事.

就算不是賀行望,是其他運動員,池穗穗也覺得很過分,是賀行望那她就更要調查清楚了.

"我都看到了,肯定已經傳開了."宋妙里表示不理解:"你說這都是什麼心態,造這樣的謠."

拿金牌不好嗎,為國爭光不慕嗎?

話音剛落,正好她辦公室的門被敲響,從其中的玻璃能看到顧南硯的衣服.

小顧怎麼現在過來了?

宋妙里連忙把桌上宋成睿剛送過來的東西放到櫃子里,因而發出不小的聲音.

"你在干什麼?"池穗穗問.

"今天宋成睿帶了點東西給我,小顧剛好來了."宋妙里整理好,又抬高聲音:"進來."

"你的戀愛還沒膩嗎?"

池穗穗調侃了一句,她本來以為宋妙里體驗一下就會結束,沒想到還真認真談了起來.

顧南硯也真是憋得住.

"只要他的臉不毀,我還能再愛一段時間."宋妙里說得理直氣壯:"難道你膩了嗎?"

"我對小顧的臉不感興趣."

"……我不是說這個."

池穗穗在玄關處脫下高跟鞋,一邊調侃地說:"如果你說的是賀行望的臉,說不定看多了,還真覺得--"

在閨蜜面前無所顧忌.

她直直走向餐廳,然後就看到了正站在廚房里的賀行望,估計也是剛回來,周身帶著秋季的冷色.

"覺得沒興趣了?"宋妙里追問.

男人的視線望了過來,如同一口古井,深不可測,又靜得可怕,與她遙遙相對.

這話怎麼答?

池穗穗默默把"沒新鮮感"幾個字吞掉,笑盈盈地開口:"覺得還能再看幾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