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0


因為比賽直播的緣故, 采訪也是實時的,所有正在看直播的人都能清楚地聽見這句回答.

賀行望的話一出來, 微博就卡住了.

眾多網友們本來就是為了最後的頒獎典禮來看的, 國歌響起,中國是第一, 是最榮耀的時候.

誰知道還能聽見這話.

全網的營銷號和自媒體都直接蹭起了熱度, 一個接一個, 各大頭條也跟著發新聞.

我只是想來看個比賽, 為什麼還要吃狗糧??

啊啊啊我酸死了!

今天這一秒我就是未婚妻!

樓上的多吃點花生米, 戒指都戴上了好嗎?

嗚嗚嗚只要得第一, 我管你結婚不結婚, 祝福就完了.

賀神一定是八百年前就這麼計劃了?!

如果現在有一個人在這樣的場合對我說--他媽的民政局為什麼晚上不上班!

祝福祝福, 快點領獎.

路人過來看一眼,好歡快的場面,哈哈哈哈哈哈賀神不是靠臉吃飯, 生孩子我也不管.

不僅僅是網絡熱議, 就連直播界面也是刷屏不斷.

在這樣一個國際舞台上,宣布下一步的計劃是結婚,可見對于自己的未婚妻是喜歡到了什麼境界.

熱血又感動.

全場炸鍋起哄的時候, 池穗穗正坐在那里, 呼出一口氣,感覺今天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啊啊啊賀神未婚妻到底是誰?!"檸檬茶在旁邊拍著座位,一邊尖叫一邊發出質問.

"……"

池穗穗一時之間分辨不出來她是女友粉還是事業粉.

"我是不是活在小說電視劇里……"

"雖然知道不可能,嗚嗚嗚我好希望我就是未婚妻本人, 男朋友當眾宣布!我死了!"

幾個來看比賽的粉絲雙臉通紅.

導播掃到這邊鏡頭的時候,就見一群站起來揮舞著手中小棒子的粉絲們.

--還有其中一本正經坐著的池穗穗.

池穗穗甚至沒想著抬頭看場上.

記者們在愣了幾秒後,紛紛借著這個話題一問再問,卻沒想到賀行望反而又回答起了一開始的問題.

還挺認真.

但是記者們現在哪里有心情問這些套路問題,賀神結婚啊,這多大的新聞!!

而且出了這賽場,賀神就基本不接受采訪了,今天他們可都是帶著任務來的.

"……"

"嗯."

"……"

"對成績當然是滿意的."

賀行望神色淡然,偶爾抬眸.

他一向是有自己的思量,問題也會按照自己想要回答得去回答,很任性.

但是成績就是他任性的資本.

縱觀目前國內的射擊手,賀行望已經是金牌數最多的一個,包攬了各大賽事的第一.

可以說,基本沒有遺憾了.

幾分鍾後,運動員一起離場,再過不久就是領獎儀式.

賀行望步伐不大,落在後面,看向了觀眾席,坐在中央的女孩容顏艶麗,和他對視時還怔了下.

有點兒呆.

甚少能看見齊家大小姐這樣的表情,罕見中有點稀有的可愛,不過眨眼再看就消失了.

池穗穗和他比了個手勢.

--微信見.

解說還在回憶剛剛的事情,他們經曆的事情多,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甚至還能調侃.

"賀神和未婚妻因為職業原因聚少離多,想要早點結婚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哈哈哈哈恭喜祝福."

"說不定日後就能看到未婚妻本人了,我也挺想知道能讓賀神迫不及待結婚的女生是誰."

"……"

聲音逐漸變得模糊.

音樂與觀眾的呼聲,還有其他紛雜的聲音混合在一起,一出神就聽不仔細了.

-

領獎的地方不在這里.

"穗穗姐,快過來,馬上就要領獎了!"檸檬茶已經恢複過來:"國旗都掛上了."

在正中央的正是五星紅旗.


它將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緩緩上升,最終停留在最高點.

體育賽事上,只有第一名才可以播放本國的國歌,所以所有人都想拼命去奪金牌.

這個金牌,不僅是個人,也是送給祖國的榮耀.

每個運動員努力近半生,渾身傷痛,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這一刻幾分鍾的時間.

池穗穗手機振動不停,未讀消息一串.

除了小姐妹們的,還有家長的,至于群里,那更是直接刷了屏,@都數不清.

池穗穗已經冷靜下來,回了家長.

蘇綿:啊啊啊啊啊啊@穗總

蘇綿:在現場嗎?!!

宋妙里:發生啥事了?

蘇綿:賀神采訪說想結婚!!!@穗總

宋妙里:害,多大點事.

蘇綿:這麼------大的事!

和蘇綿的激動相比,宋妙里顯然十分鎮定,兩個人一唱一和,還挺和諧.

蘇綿簡直都要把眼珠子瞪掉了,她想過無數種賀神和穗總公開的方法,甚至還參考了明星偶像.

但卻從未想過今天就能見到.

在一次采訪中說自己下一步計劃是結婚,鄭重而承諾,不是未婚妻本人都要蘇死了!

她恨不得飛到現場去再聽一遍.

蘇綿那個恨,猶如滔滔江水,她為什麼就沒有請假和穗總一起去看比賽呢?

她懷疑自己腦子抽了.

池穗穗有點兒出神.

一想起很久之前賀行望親口說的"拿個金牌給你",再加上今天的采訪一事……

檸檬茶問:"穗穗姐,你沒事吧?"

池穗穗說:"沒事."

檸檬茶看她心不在焉的,自己給她安排了劇本,安慰道:"穗穗姐,咱們作為粉絲,其實很看得開的,賀神的成績好一切都好,我們就很高興了,至于女朋友未婚妻什麼的,私人感情他開心就好……"

她仿佛在說小論文.

池穗穗琢磨著她是不是把自己當成女友粉了.

"我沒事."她說,還笑了一下.

"……"

檸檬茶總感覺這是在強顏歡笑.

也是,畢竟之前賀神公開維護,而且又是見過本人,有好感並且是女友粉並不奇怪.

"賀神和未婚妻應該是青梅竹馬."檸檬茶輕聲說:"穗穗姐,我們錯就錯在了沒有早認識賀神."

池穗穗:?

她仿佛回到了當初學校建校周年慶典時,蘇綿也曾說過類似的話--

都是吃甜品的女人,怎麼我們不是賀神的女人.

答案和此刻也相同.

不,她是.

池穗穗沒回答,檸檬茶還以為自己說得戳她心了,被自己的小姐妹一拉扯,閉上了嘴.

微信消息又跳出幾條新的.

池穗穗低頭看,賀行望剛剛發了一條.

今天穿了淺棕色的.

還記得之前的問題,池穗穗不覺莞爾:你現在要領獎了吧,能玩手機?

賀行望:待會交給教練,領獎結束歸還.

其實不交也行,但為了領獎儀式不出任何差錯,身上是最好沒有任何東西的.

池穗穗:#圖片

她拍了領獎現場的圖片,最前方的三個台階上什麼都沒有,等著主人的出現.

隔了幾秒,賀行望才回複:來了.

幾乎是這條消息收到後的十幾秒,全場歡呼聲響起,從前方出現了賀行望的身影.

挺拔修長,眉眼清雋.

頒獎時間一向是所有人最愛看的時間.

當國歌回蕩在體育館內,觀眾席上也不由自主地響起了合唱聲,整齊又動聽.

一枚金牌掛在了賀行望的脖頸上,垂在身前.

池穗穗突然覺得那種與生俱來的愛國感,在這樣的場合下體現得淋漓盡致.

此生奉獻,不論生死.

-

三點多是氣步.槍的比賽.

池穗穗也坐在那認真地看完了,然後才回到酒店,那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


賀行望他們也回了酒店休整,因為明天還有一個混合團體項目的比賽.

網上此刻熱鬧極了.

今天中國隊的成績很好,李懷明雖然沒拿到獎牌,但排名第四,比他之前的成績進步很多.

微博前幾已經被射擊世界杯包攬.

除開國內熱門的比賽項目,冷門的射擊占據排名實屬不易,當然很大功勞是由于賀行望.

冠軍的采訪會被截成片段流傳.

賀行望的采訪,所有的重心都變成了那一句"下一步計劃是結婚",至于後面的回答,都沒多少人在意了.

辦公群里主任也突然出現.

@全體人員 我馬上會安排人員去莆田進行賀行望的采訪,你們務必要拿到這個采訪.

幾個同事全都回複了收到.

池穗穗雖然不在上班時間,但也習慣性地回了.

主任一看見她出現,立刻就問:小池,你之前請假,今天是在比賽現場?

池穗穗想了一下,回複:是.

主任:這個任務剛好交給你,雖然是在假期,回來會給你安排加班費的.

池穗穗還沒來得及打出"但是",消息又來了.

主任思考了一下目前的情況:雖然你之前采訪過賀行望,但是他和未婚妻的事情,你可能還不太清楚,得到允許的情況下可以適當地問一些私人問題.

"……"

她還真清楚,池穗穗心想.

原本已經在看怎麼去莆田的張悅然.一口銀牙咬碎,沒想到這事又給池穗穗碰上了.

但她轉了轉眼珠子,又幸災樂禍起來.

賀行望想結婚,和未婚妻感情好,池穗穗過去采訪,不說難過,起碼是紮心的.

這麼一想,張悅然心里又平衡了.

微信上一來一回,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池穗穗回複了主任標准答案,然後才准備吃東西.

她倒是不怎麼餓.

酒店里雖然有自助餐,但是直接安排了私人餐食送到她房間里,還貼心地准備了一些甜點.

甜點上還有給她的小驚喜.

在一旁的小角落里,還放了幾顆顏色不一,味道不同的糖果,擺放成了一個愛心.

不得不說,服務是沒得說的.

蘇綿的視頻來得剛剛好.

"穗總,你現在還能這麼淡定地吃飯嗎?"蘇綿不可置信:"網上可都是炸鍋了!"

池穗穗說:"我還能把鍋修好不成."

蘇綿說:"不管了,我是來采訪你的,在現場聽見賀神的話是什麼感覺,有沒有感動到流眼淚?"

池穗穗抬頭看了她一眼.

今天她化的淡妝,五官看起來相當清晰明朗,一顰一笑都牽動人心,唇色是略顯啞光的柚心紅.

落地窗外是無邊夜色,在她身後勾勒出一道窈窕的輪廓,仿佛一幅精美的油畫.

蘇綿一下子就看呆了.

"我明白了賀神的想法."

"什麼想法?"池穗穗隨口問.

她叉了一塊小蛋糕進嘴里,櫻桃也被咬下.

"我要是賀神,恐怕也會想要早點結婚,和大美人結婚多開心,每天訓練都有力氣."

池穗穗失笑:"就這個?"

蘇綿說:"這個還不夠嗎,或者親口問賀神."

池穗穗忽然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微微垂眸,若有所思:"你說的有道理."

本人的想法本人最清楚.

-

此刻射運中心的隊員們正在一個房間里.

朱教練正在總結今天的比賽成績,還有發揮的效果,對于明天的團體賽,反而不太擔心.

有一個賀行望在,成績不會差到哪里去.

"賀神,你真的要結婚了啊?"李懷明偷偷開小差,問:"和池記者嗎?"

"不然呢?"賀行望掀了下眼皮.

李懷明甚至感覺他原來的回答可能"不然和你",最後臨時改變了說法.

他擺手:"沒有,我就是想恭喜,我今天看到池記者了,她好像是請假來看比賽的."

賀行望嗯了聲.

"李懷明,你在說什麼?"朱教練直接敲了敲桌子,大聲道:"我看你好幾分鍾了,你還影響賀行望."

"……?"

賀行望靠在椅子上,微抬下巴,目光正視前方的朱教練,不動聲色地坐正了點.

"是不是有點成績就驕傲了?"朱教練冷聲.


"我沒有……"

"還不好好聽,明天有你好看!"

莫名其妙被訓一通的李懷明委委屈屈地坐正,不敢再轉頭問賀行望任何問題了.

兜里的手機跳躍了一下.

賀行望手指微動,捏著拿出來,屏幕亮起,出現了池穗穗剛剛發來的消息--

賀行望,你今晚可以出門嗎?

賀行望唇線輕扯,回複:可以.

他說了個地方,然後抬頭,"教練,我想出去走走."

朱教練認真想了一下,叮囑道:"那你不要離遠,注意安全,不該吃的也不要亂吃,你應該清楚."

賀行望頜首:"知道."

他勾走了放在房間里屬于自己的金牌.

一群小崽子眼巴巴地看著他出了門.

夜晚的酒店走廊很安靜.

賀行望進了電梯一路向上,很快就來到了酒店頂樓,這里是下半年才剛剛弄好的玻璃花房,沒有對外開放.

門剛合上,燈就亮了.

池穗穗扯了下他的衣服,"在這里."

她靠在玻璃旁,剛好是賀行望剛上來的死角,所以一等出聲才能知道人在哪.

"我聽到你的采訪了."

池穗穗眼瞼微抬,身後是被藤蔓遮住的燈光,襯得身形影影綽綽,笑意盈盈.

嗓音有點兒清,又很澈.

賀行望的目光落在她臉上,伸手碰了下她的頭發,"嗯,就是說給你聽的."

低沉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

也說給所有人聽,

池穗穗勾唇笑了起來,這邊玻璃花房的花還開著一些,空氣里飄著淺淡的香氣.

"這下全世界都知道你想要結婚了."她挑眉,忽然問:"我們這樣算不算在私會?"

"不算."

池穗穗微抬下巴看他.

賀行望依舊沉著冷靜,一點兒也沒被帶歪,慢條斯理地開口:"這叫約會."

池穗穗耳垂後有點兒熱.

她眉眼間彎了彎,剝開一顆糖,自己吃了,又問:"你要不要吃,你家酒店送我的."

賀行望垂目,"現在不能吃."

"那你應該很久沒吃糖了?"池穗穗哦了一聲,今晚給的不多,還剩下幾顆沒吃完.

雖然不怎麼愛吃,但是味道是真的不錯,剛好出門沒事,就順手都帶了出來.

正出神間,眼前有陰影掠過.

一枚略重的東西掛在了自己身上.

池穗穗低頭,發現是金牌.

"當初說好的."賀行望眉目疏淡,修長手指勾著帶子,將金牌給她理好,"送你的."

微弱燈光下,男人站在她面前,清雋五官如一湖水,不起波瀾,又不知深淺,下頜線被一道光線勾得性感精致.

脖頸上突起的喉結透著些許冷淡.

池穗穗看著看著就抿了唇,將嘴里的糖直接咽了下去,被勾引的眼神卻很難移開.

她手往上,觸及到冰涼.

"朱教練知道,會不會想殺了我?"池穗穗微微歪頭,稍稍露出幾分風情.

"不會."賀行望挑眉,"最多氣一氣."

他多看了兩眼池穗穗,用著一本正經的語氣,將嚴肅的事情說得反而有點好笑.

作為南城的名媛之首,就如同這玻璃花房里的花.

簇簇鮮活.

金牌不過巴掌大,被賀行望戴著才堪堪到胸膛下,在她身上就已經垂到了腰間,反襯身高差別.

"賀行望,你低頭."池穗穗開口.

一如既往的張揚指使,卻又和以前有了些不一樣的情緒.她之于他,有將近二十多年的相處習慣.

"嗯?"

賀行望垂眼,目露詢問.

面前的女孩就不待他反應,綿軟櫻紅的唇襲上來,連帶著她傾過來的上半身.

他沒動,任她胡作非為.

池穗穗掐住他胳膊,力氣不大,力度也顯得沒用,這邊天氣暖和,他只穿了單薄的一件.

沒幾秒,她便松開,眼眸清亮.

"給你嘗嘗甜味."

池穗穗的聲音里透著一絲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