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9(雙更)


"不是不看觀眾席嗎?"

池穗穗故意問:"這樣一來, 去了你也看不到,要不我就看直播吧, 還不用多跑."

"……出爾反爾, 好嗎?"

賀行望斂眉,站在酒店的窗前, 看著外面的黑夜與霓虹.

"哪有出爾反爾, 我只是詢問, 又沒有說一定去."池穗穗學著他一向的嚴謹:"不算."

"……"

池穗穗估計賀行望也沒想到她這麼調侃, 輕聲說:"說著玩的, 我過兩天再去."

之前的幾站世界杯賽她沒去看, 這次的總決賽這麼重要, 當然不可能錯過.

射擊世界杯不像足球和其他一類的熱門比賽, 去真正看的基本上除了家屬就是真正愛看射擊比賽的.

可能再多一點賀神的粉絲.

"好."賀行望說.

"那你要記得看觀眾席."池穗穗趴在床上,有點兒刁難的意思:"說不准我會問你我穿了什麼衣服."

沒看那就是送命題,看了就是送分題.

賀行望失笑, 手指在手機上點了點, 垂目回答:"這點我應該還是會記住的."

"你蒙是蒙不對的."池穗穗揶揄.

"我也沒有那個本事."賀行望如流對答.

池穗穗的衣服不說家里已經有的,他都還有完全沒見過的,再加上新買的, 每個月各品牌送過來的……數不勝數.

想靠蒙, 那是癡人說夢.

他難得這麼說,池穗穗勾起唇笑了起來:"對了,你們現在每天吃的是不是都是安排好的?"

比賽前夕,自然更要注意.

賀行望嗯了聲, 慢條斯理地開口:"隊里的其他隊友最近口上是比較難過,不敢亂吃,教練答應他們成績好可以請客."

在這一類事情上,朱教練非常嚴格,也很負責.

池穗穗唔了聲,眯了眯眼:"最近宋姨開發出來了新的做魚方案,要不要給你帶點?"

"暫時不用."

賀行望拒絕了,又轉而解釋:"容易壞,時間久不新鮮."

"也是."

池穗穗剛剛一想到就問,沒考慮好其他的.

一停下來不說話的時候,雙方的呼吸聲都隱約能聽得見,延綿又平穩.

要不讓送兩條活魚過去.

池穗穗冒出這麼個想法,覺得可行度還挺高,直接從國外那邊空運過去,新鮮也安全.

她翹起唇:"不跟你說了,晚安."

"晚安."

末了掛斷電話前,池穗穗聽到了他輕淺的一聲"注意安全",磁沉悅耳.

掛斷電話後,池穗穗就開始思考起穿什麼來.

那邊天氣暖和,和這邊處于秋天不同,但是看比賽,總不能穿一些張揚的衣服.

這事她一直沒想好.

周一一結束,第二天就開始了25米的比賽,池穗穗今天還在上班,微博上倒是相關熱搜一個也沒有.

冷門項目就是如此.

池穗穗雖然沒有公開請假理由,但是基本上全辦公區的人都默認她是去看比賽的.

就連還沒發現真相的張悅然都這麼猜測.

"穗穗,什麼時候走啊?"

"說不定我們還可以在新聞上看到你."同事笑著調侃:"鏡頭里可要美美的."

她們部門是幕後的,不像電視台里其他部門,女主播們各個漂亮,但多了個池穗穗,不少人都會問問.

實習期間就有人想打聽池穗穗,還有男主播送花的,直接被池穗穗給送了回去.

久而久之,都知道池穗穗難追.

再後來轉正後到現在,池穗穗在電視台里已經是默認的一朵摘不了的薔薇花,帶刺的.

最新爆出來的娃娃親,更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然而這些事到了池穗穗身上,好像再匪夷所思也不是多大的事,依舊活得明豔.

"要是見到賀神,可以幫我帶一張簽名嗎?"

同事們三言兩語地詢問,私心里其實都想問一些關于賀行望的事情,但是怕池穗穗發現,還是忍住了.

池穗穗笑了笑:"如果有機會的話."

她沒有答應得太過絕對.

帶一個簽名的確不算難事,這次拿不到,以後還有機會,況且她這次能不能和賀行望說上話都是個問題.

賀行望他們住在統一安排的酒店,當然射運中心因為有賀家支持,酒店是賀家的,資金上不是問題.

一旦運動員私自外出,最後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上面是要負責任的,所以一般情況不允許外出.

張悅然見一群人圍著池穗穗,閃了閃眼神,路過時聲音不大不小地說:"海口可不是隨便誇出來的."

一周圍人都安靜了下來.

張悅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怎麼,都看我干什麼?"

同事們在心里面翻白眼.

池穗穗問:"張記者是不是還沒有向我道歉?"

張悅然心里一咯噔:"什麼道歉?"

"上次微信的事,我沒追究是我的事,還有主任的調和."池穗穗抬眸看她:"但你是不是過于心安理得了?"

上次她說這件事不會簡單結束.

主任後來知道這事,就從中調和,畢竟都是他部門里的員工,鬧上法庭就有點不太好看.

池穗穗給了主任面子.

張悅然本來剛剛還反諷的,現在被這麼一提醒,之前的難堪就全都浮現了出來.

"小張,歉還是要倒的."

陳如玉笑著開口.

同事們全都看著自己,張悅然感覺自己現在就是被架在火上烤,咬牙開口:"對不起."

依舊是不情不願地.

池穗穗也沒想著她有多誠心.

指望張悅然誠心,還不如指望太陽從西邊出來.

池穗穗轉而就不看她,回了自己的工位.

事情以這樣的結局結束,把張悅然給氣了個半死,又氣又惱,偏偏還沒辦法.


她就不信池穗穗一直順下去.

賀行望都有了未婚妻,還巴巴地過去.

-

池穗穗要去看比賽的事沒隱瞞.

今晚去賀家吃的飯,老太太最近又吃多了糖,正被兒媳壓著,三天不准吃糖.

老太太正鬧別扭呢.

一見池穗穗過來,開心死了:"穗穗,過來過來."

池穗穗給她帶了點小零食,專門針對減肥人群的,熱量一類的很低,但味道卻不錯.

"還是穗穗好."老太太眉開眼笑.

"媽,你這麼說也不能吃糖."江慧月在對面搖頭.

老太太哼了一聲,不看她,拍著池穗穗的手,小聲說:"穗穗,你湊過來."

池穗穗依言附耳:"您說."

"我也想去看行望比賽."老太太眯著眼,小聲兮兮地開口,生怕被江慧月聽見.

"奶奶."

池穗穗無奈.

這要是過去,萬一出什麼事可不是說著玩的.

池穗穗安慰了好大一會兒,才終于把老太太給安撫好,也幸好老太太除了糖還是比較好說話的.

離開賀家前,江慧月給了不少東西.

還給了一張卡.

池穗穗琢磨著,果然是母子,愛給卡.

知道她要去看比賽,宋妙里發出了羨慕的目光,前一晚她比較空,三個人一起去吃了飯.

"我也想去."宋妙里說.

"但你不行."池穗穗挑眉.

"做醫生真難."宋妙里吃了一口菜,還不忘感慨:"我可能什麼時候會辭職."

她不可能一直做下去.

宋家偌大的集團擺在那里,全靠宋成睿一個人,她這個做姐姐的甩手當掌櫃,明顯不太好.

池穗穗當然不好插手別人的家事.

吃完晚飯後,她回家收拾了一下,就直接去了機場,莆田的機場還在規劃中,所以池穗穗直接買了去泉州的票,到時再轉高鐵.

池穗穗刷了刷微博,搜索射擊世界杯相關的消息.

今天賽程已經結束,網上能搜到一些相關消息,但更多的還是賀行望的粉絲.

粉絲們有的已經准備好過去了.

池穗穗順著實時的幾個人點進了超話里,因為賀行望不像明星,射運中心也不可能發圖,所以經常來回的就那以前的照片,最多的還是各種成績.

從年少成名,第一次出現在比賽賽場,到第一次打破世界紀錄,再擁有全球第一,射擊大滿貫……

被粉絲做出來的圖看起來熱血又激情.

池穗穗回過神來就保存了這張圖.

現如今超話最頂上的一條是主持人發起的,去比賽現場的會在下面留言,可以一起過去.

基本都已經在今天下午就到了那邊.

她往下翻了翻,沒想到看到了一條求助微博.

檸檬茶:有現在還沒過來的姐妹嗎?我的行李落在了南城機場,里面還有好多禮物[大哭]

底下評論不少.

檸檬茶回複了一些人,大概透露了不少情況.

她還是個大學生,這次是一個人去的,和其他粉絲面基,同在南城的其他校友有准備送給賀神的禮物,一起給她帶過去.

因為是和行李箱分開的,准備直接帶著登機,結果不小心遺落,現在人都已經在莆田了.

池穗穗看了下時間,剛好是十分鍾前.

她思索了幾秒,私信對方.

檸檬茶人正在莆田酒店里,急得要死,但是明天回南城一來要轉高鐵,二來機票又很貴,她根本沒那麼多錢.

接到私信的時候,她都愣了一下.

看了看上面的名字,檸檬茶點進對方微博,確定是本人,差點都懵了--

池穗穗本人?

作為賀神的粉絲,誰都認識池穗穗.

池穗穗很快就收到了回複.

檸檬茶:天啊!是池記者本人嗎?

池穗穗回:是我,我今晚剛好要去莆田.

檸檬茶來不及細想她怎麼也要來這邊,謝了好幾遍,說了禮物的包裹在哪.

池穗穗一去就拿到了.

她本來也沒帶多少東西,直接帶著走,一直到莆田時,檸檬茶主動來接的她,人來人往中碩大的牌子寫著池穗穗的名字.

"……"

還挺實誠一小姑娘.

檸檬茶是個嬌小妹子,站在池穗穗面前還需要仰頭看,看到池穗穗本人,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

媽媽,池穗穗也太好看了!

檸檬茶已經按捺不住想要去粉絲群里宣告的話,磕磕巴巴地開口:"池記者,你真是個好人."

猝不及防被發好人卡的池穗穗:"……"

她把大包禮物遞給檸檬茶,又問:"你的酒店安排好了嗎?你是學生又是女生,要注意安全."

"好了,就和朋友們一起訂的民宿."

檸檬茶偷偷看池穗穗,明豔動人的五官,彎唇時溫柔大方,聲音也好聽……

池穗穗這邊有安排人來接她.

檸檬茶不認識豪車,只覺得車還挺好看,不住地問:"穗穗姐,你也是來看賀神的比賽的嗎?"

"是呀."

聽見回答,檸檬茶眼中星光閃閃.

群里還有人@她詢問禮物的事情,她低頭在群里激動地說:"我見到池穗穗了!她也來看賀神的比賽!還幫我帶來了禮物!"

"池記者好看嗎?"

"不枉我之前嗑了cp,可惜be了,我只能互相祝福."

"……"

群里熱火朝天的聊了起來,檸檬茶也看到了池穗穗的鑽戒,只覺得網上那個娃娃親是摳腳大漢的事絕對是謠言.


檸檬茶加了不少群,是一個比較出名的粉絲,經她這麼一宣傳,池穗穗在粉絲群里可以說是出了名.

她還不忘在微博上尖叫了一下.

"你們准備的禮物,會送到賀神手上嗎?"池穗穗偏過頭問:"能見到本人嗎?"

檸檬茶眨眨眼,說起來還有點忐忑:"我們可以送到酒店前台轉送,應該是能送到的."

比賽的酒店是公開的.

她們當然也不像私生,追到哪哪去,就只是為了來看比賽,送點禮物而已.

池穗穗若有所思.

她現在基本被默認成賀行望的粉絲,檸檬茶有問必答,甚至還科普了一些賀行望的事情.

池穗穗雖然都知道,但也耐心聽著.

-

因為是晚上,池穗穗先把檸檬茶送去了民宿.

當然也見到了其他幾個粉絲,年紀都不大,熱熱鬧鬧的,確定她們住的地方安全之後,她才離開.

怎麼說都是賀行望的粉絲.

見到她們的熱情,池穗穗不可能讓她們住不安全的地方,又讓人送了一些夜宵過去.

她去的酒店剛好是賀行望他們住的.

知道池穗穗要去之後,賀家那邊就直接給她安排了套房,酒店那邊還送了各式的禮物.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房間里的東西都是成對的.

池穗穗到了之後,給賀行望發了消息.

我到了.

沒幾秒,賀行望回複:我過來.

池穗穗直接拒絕:不准過來.

後天就要比賽,他現在過來是想要干什麼.

不說她自己不想,萬一被朱教練知道,被人拍到,指不定還要怎麼猜測.

標題她都想好了.

比賽前夕賀神深夜難耐寂寞,夜會不知名女人.

池穗穗可不想當標題里影響賀行望名聲和比賽的人,也不想自己突然出現這麼個丑聞.

她干脆打電話過去.

"今天碰見你的小粉絲了,她們還准備了禮物."

房間里,賀行望微皺眉,"我之前有說過,不接禮物,也不用跟著到處跑."

池穗穗說:"人家和你想的不一樣,我就是提醒你一聲,前台應該會給你送過來."

賀行望嗯了聲.

有的粉絲年紀小,想法也單純,他向來比較嚴謹,自己粉絲也多,就公開說過.

池穗穗和他只說了幾分鍾就掛了.

她第二天在莆田逛了一圈,又帶檸檬茶她們一起吃了飯,儼然一個合格的賀神粉.

檸檬茶還把她拉進了粉絲群里.

池穗穗作為賀行望的未婚妻,就這麼披著馬甲成了賀神的粉,看著粉絲們吹彩虹屁.

"……"

感覺有點奇妙.

一直到比賽當天,池穗穗和她們一起進去,本來她們去得遲,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坐的第一排.

"我們運氣這麼好的嗎?"

"總感覺哪里不太對."

被提前安排的池穗穗深藏功與名.

男子10米氣手.槍的比賽只有十五分鍾,等到了下午才會有決賽,然後才是頒獎典禮.

等了沒多久,運動員入場.

池穗穗漫不經心地看著入口,本來以為還要一會兒,沒想到很快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像是有感應似的.

賀行望原本目不斜視的目光掠過前方的教練和其他人,准確無誤地落在了這邊,清冽又冷靜.

身旁傳來倒吸冷氣聲.

池穗穗回過神,翹唇一笑,眼眉彎彎.

"賀神看觀眾席了."檸檬茶直覺顏值暴擊,摸著心髒小聲叫道:"我死了,阿偉死了!"

"……"

池穗穗沒忍住笑.

檸檬茶轉過頭剛好看到她的笑容,剛剛恢複過來的心跳又是一停--這也太他媽好看了!

沒讓她們等太久,比賽就開始了.

賀行望已經戴上了裝備,正在調試自己的槍,專注冷靜,手上動作沉穩又迅速.

比賽開始前有試射時間,不限次數.

賀行望偶爾擊出一槍,隨後便調整著手臂的高度,從背後看,宛如站在世界舞台上.

池穗穗莫名地心跳停了一拍.

場上環繞著解說的聲音,男女聲配合,不時地念出每個運動員的環數,當然賀行望最多.

34個國家和地區的運動員上百位,最終有機會拿到獎牌的不過只有三個而已.

可想而知體育的殘酷.

初賽的結果顯而易見,賀行望是第一.

全場歡呼.

如果穩下去,基本金牌穩了.

比賽完之後,池穗穗又留著看了女子的決賽,這才出去和檸檬茶她們先吃了午餐.

回到場館內,決賽快要開始.

檸檬茶正在說話:"今天看完比賽,要等到好久才有比賽了,明年的奧運會我估計是沒機會去現場了."

"說不定有機會."

池穗穗抬眸,剛好撞進漆黑的眼眸中.

試射時間,賀行望竟然轉過身看了眼觀眾席.

冷不丁被看到,池穗穗也不慌,眼睫卷翹,揚唇笑了一下:"加油."

來現場給他加油,她履行了.

該是他履行的時候了.

賀行望勾了勾唇,弧度不甚明顯,但現在還在直播的導播卻剛好拍了下來.


看直播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只可惜鏡頭沒掃觀眾席,也不知道是在對誰笑.

決賽的選手少了大半,只剩下每個國家的頂尖射擊手角逐最後的金銀銅牌.

賀行望抬起手臂,直視前方的電子靶.

其實他們運動員是根本看不清靶子十環在哪,每一次擊出都是感覺與日常的訓練結果.

這次進入總決賽的只有兩名中國人.

李懷明也許是之前被賀行望的內涵刺激到,今天居然超常發揮,最後一名進了總決賽.

身旁的人已經打了一槍.

賀行望不慌不忙,冷靜地擊出第一槍.

運動員們戴了專業裝備,聽不見聲音,但其他人卻聽得一清二楚:"10.5環!"

對于賀神來說,算正常發揮.

而與周圍的一比,就十分突兀.

但是之後每個選手的發揮都很穩定,三發出去,賀行望剛剛領先其他選手1.6環.

只要接下來其中一發失誤,就可能被反超.

別說現場的觀眾,看直播的觀眾們都急得像螞蟻,恨不得沖上去把把摁在10.9環.

我他媽想上場!但是想想我還是算了.

怎麼今天都這麼強!賀神沖鴨!!!

我靠!我心跳驟停!

微博上熱搜第一早已給了直播通道.

與國家榮耀相關的比賽,所有的一切都將會讓路,再不喜歡比賽的,也會進來看兩眼.

更別提賀行望的比賽.

最後兩發時,現場的氣氛已經被調度了起來.

"穗穗姐!怎麼辦?我好緊張啊現在?!"檸檬茶抓著池穗穗的衣擺,一臉通紅.

"深呼吸."池穗穗開口.

"穗穗姐,我要是像你一樣淡定就好了."

池穗穗剛剛的深呼吸差點被打斷,她從未來過現場看比賽,這是第一次,論緊張,她也會有.

她輕眨了一下眼:"你不相信賀神嗎?"

話音剛落,只聽一聲槍響,耳邊突然爆發出一陣巨大的尖叫聲,幾乎要掀破體育館的屋頂.

"冠軍!"

"賀行望是冠軍!"

伴隨著解說激動時的一些科普,賀行望的全部成績也顯現在所有人面前.

最後一發10.8環.

賀行望以244.2環的總成績獲得了冠軍.

池穗穗來不及想,就被檸檬茶帶著站了起來,觀眾席里無數面的小五星紅旗鮮豔又亮麗.

賀行望他做到了.

這個舞台上,他是唯一的王者.

第一名才是永遠會被記住的,所有的目光都彙聚在賀行望身上,周圍儼然黯淡.

正如日光與星辰.

直播的彈幕已經刷了屏.

媽媽問我為什麼哭了!

我在洗手間蹲了半小時!差點被同事以為掉進坑里……

就問誰還有這成績!

池穗穗掩唇笑,抬眸看向比賽現場,李懷明正在賀行望身邊,順著他的視線看過來.

"賀神你看什--"

李懷明的話一下子停住了.

賀行望嗯了聲,沒說什麼,體育記者們已經馬不停蹄地沖了進去進行采訪.

而場館內的余聲還未結束.

吵吵鬧鬧的,池穗穗坐在第一排,才能聽到一些問題:"對于這次的成績,賀神有什麼感想?"

"這已經是你第二次獲得射擊世界杯10米氣手.槍的冠軍,比起之前打破的紀錄,這次發揮符合你的預想嗎?"

"……"

直播鏡頭直接對准了賀行望的上半身,剛剛脫下裝備,還穿著國家隊隊服的賀行望依舊如同往常的冷峻.

一下子沖擊了直播前的所有人.

這張臉,這無與倫比的成績!

不粉他粉誰?!

只有一個記者另辟蹊徑,不問套路問題,大聲叫道:"這次獲得了冠軍,賀神對于接下來有沒有什麼新的計劃?"

其他記者們差點怒目而視.

賀行望忽然笑了一下,輕輕淺淺.

觀眾席和直播前的觀眾們尖叫起來,不常笑的人一笑起來更是好看得要命,勾魂攝魄.

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阿偉今天仰臥起坐一百次!

嗚嗚嗚我已經無話可說了!好他媽帥!

第一第一啊!又是第一!

直播的熱搜之前一直掛在第一,賀行望冠軍熱搜後來居上,才剛剛空降第一.

池穗穗假裝自己是個粉絲,也想聽他的回答.

沒等他們從神仙顏值里回過神,就聽見賀行望清越磁沉的聲音--

"下一步計劃是結婚."

記者:?

閃光燈照亮了整個館內,目不暇接,燈光籠罩在賀行望身上,輪廓越發的鮮明.

隨著話落,全場突兀地安靜下來,只余下歌聲.

直播前的觀眾們懵了.

???

下一步計劃是結婚??

這年頭當了冠軍這麼任性的嗎?

三分鍾後,微博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