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8(二更)


機場上的照片是記者和路人拍的, 至于賀神手上的戒指到底是不是訂婚戒指是沒有經過正主承認的.

但是她們都一致認為這是訂婚戒指.

都官宣自己已經有未婚妻了,戒指又戴在特定的手指上, 按照國內目前的情況, 這就是訂婚戒指.

池穗穗的戒指也是大大方方展示的.

訂婚戒指的女戒和男戒是有區別,但是是同一對, 再不明顯, 特殊的款式還是能看出來是一對的, 否則連一對都看不出來, 誰還會去買一對對戒.

"不太可能吧."同事小聲開口:"我覺得還不至于, 大可不必如此……"

她印象里池穗穗也不是這樣的人.

池穗穗對待同事一直很友好, 當然張悅然除外, 平時還會帶一些小零食給她們吃.

"如果是女友粉, 那可以解釋,你們知道女友粉的吧,賀神長這麼好看, 穗穗又去采訪了本人, 還為她澄清,粉上也正常."

"穗穗不是有個娃娃親嗎?可能就是撞款式了."

"哎,你們就沒想過, 穗穗是賀神的訂婚對象?"有個同事擋住嘴說:"要不是款式太特殊, 誰會注意到?"

她們是記者,要比普通吃瓜網友更眼尖.

這個可能的確是幾個人都沒想到的.

畢竟賀神公開過未婚妻小時候的照片,一般人哪里會聯想自己的同事居然和賀神是男女朋友關系.

從來就沒有聽過穗穗提到賀神.

但是一提出來,可能性都秒殺之前的猜測.

"我靠?"一個同事捂住嘴.

這麼勁爆的?!

賀神的未婚妻居然就在她們部門?!

這也太戲劇性了吧--就好像偶像劇里的情節, 女主角是一個和總裁談戀愛的小員工.

幾個同事都沉默了下來.

"還真有可能……蘇綿這小姑娘不是賀神粉絲嗎,一直和穗穗感情那麼好,說不准也有賀神的原因在."

"我剛剛去翻了微博上那張照片,你們別說,眉眼間確實和穗穗七分像."

討論了半天都是猜測,其中一個人笑笑:"如果真是賀神,是我我也不願意去參加戀愛綜藝."

池穗穗正在和蘇綿說話,對視線似有所覺.

然而等她抬頭看過來的時候,就見幾個同事忙不迭低下頭吃飯的匆忙樣子.

池穗穗微揚眉,有點疑惑.

"穗總,你看網上都在說賀神的戒指."蘇綿指了指手機:"你們是商量好的一起戴?"

"沒有."

"那就是默契."蘇綿捧著臉.

池穗穗莞爾,反正說什麼蘇綿都能給轉到她自己的邏輯上.

一起戴戒指是池穗穗沒想到的.

她昨天聽宋妙里說才知道賀行望也戴了,畢竟太忙了,沒有看微博熱搜,剛好錯過了這事.

每個項目的運動員出發時間不一樣.

射運中心是由朱教練帶隊一起出發的,原本是沒什麼曝光度的,但偏偏射運中心里出了個賀行望.

那張臉實在太有名了.

池穗穗劃開屏幕上了微博,一點進熱搜就能看到話題#賀神 戒指#,排位前幾名.

本來熱門微博是機場路人拍的,後來被營銷號搬運.

照片中的賀行望並沒有看鏡頭,側對著,更顯得鼻梁高又挺,下頜線輪廓深而優秀.

他正在玩手機,左手上的戒指就很清晰地拍了下來.

池穗穗點進評論區.

又見濃顏暴擊!射運中心怎麼不發點賀神的圖!

你以為是明星工作室啊,賀神是射擊運動員,人家訓練可忙了.

賀神的手過于好看了!戴戒指也太禁欲了吧,我一個手控是真的愛了!


幾個月不見,訂婚戒指都戴上了,這是要開始秀恩愛的節奏.

希望大家都能取得好成績啊!!我是沒有機會去現場看了嗚嗚嗚……

你們說未婚妻會去現場看比賽嗎?

賀神這次可是世界杯總決賽,未婚妻應該會去的吧.

說不定圖上這個時候,賀神就是在和未婚妻聊天.

評論區五花八門,猜測也紛雜.

池穗穗找到了最開始的路人微博,看了下時間,應該是這個路人都沒怎麼想好文案就發了出來.

好像她的確是在和賀行望聊天.

池穗穗戴著戒指的手勾了下,她的微信聊天界面上和賀行望的聊天記錄終結在昨天.

這種隱秘感甚至有點兒刺激.

-

吃完午餐後,大家回部門午休.

部門里她們這個辦公區記者不多,加起來也就十個不到,今天不知道怎麼的,幾個都沒睡意.

來來回回的視線就往池穗穗身上丟.

大約是太想吃瓜了,十分鍾,有人終于忍不住了,狀似無意地開口:"穗穗,你這戒指是訂婚戒指嗎?"

幾個中午同桌的同事全都一眨不眨地盯著看.

"是啊."

池穗穗本意就是為了堵一些流言,還有像張悅然這樣的擅作主張的人.

"就是你對象,那個娃娃親對象的?"同事滑著椅子過來,"感覺好好看,我能仔細看看嗎?"

池穗穗思索了一下,伸出手.

纖細蔥白的手指上圈著剛剛的鑽戒,相得益彰,精心設計的款式也被襯出來.

和賀神的真是同款!

這樣特別的款式,不說同款,起碼也得定制才有.

賀神昨天才戴上,第一次被公開在大眾面前,就算是定制,池穗穗也沒那麼快拿到.

看戒指的人下意識地看了下辦公區其他人,意思不言而喻--池穗穗戴的就是女戒.

我們之中混入了一個奸細.

"穗穗."同事咽咽口水,好奇問:"你那個男朋友是不是長得很好看啊."

"挺好看的."池穗穗翹唇.

好了,這又是一項佐證.

同事們仿佛挖到了大新聞一般,激動地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在微信上瘋狂聊天.

我就說是同一對!

賀神好看,池穗穗審美在線,說得就是同一個人.

我靠!這怎麼辦?以後我們怎麼直面池穗穗??!

我能去要簽名嗎?

最後一句消息發出來,齊齊得到了一串的問號.

這個新聞爆出去絕對是個大新聞,同事們都這麼想過,但是一想到張悅然和池穗穗作對的下場--

還是算了吧.

好好過自己的日子吧.

張悅然回來得遲,因為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她現在就怕直接面對池穗穗.

辦公區里安安靜靜,唯有敲擊鍵盤聲.

她見池穗穗似乎要准備午睡,這才松了口氣,心里面又將那個劉總罵了個狗血淋頭.

說好的不暴露自己,結果還是說了.

張悅然那天去采訪的時候,劉總經理就問她們電視台是不是有個叫池穗穗的,長得很漂亮.

她本來沒放在心上.


等采訪結束,劉總經理又提了一句,張悅然不知道怎麼想的,把聯系方式給了.

一個普通人,乍一被大老板追求,萬一就深陷了呢?

而且就算沒成功,她自己也不會吃虧.

之後的事情張悅然就沒管,甚至還忘了這件事,直到今天被池穗穗質問她才想起來.

她一坐下,才發現周圍人看她的眼神不對.

同事們同情地看著她--

太慘了.

什麼都不知道還在那作妖.

-

射擊世界杯總決賽的賽程很緊.

18號舉行開幕式,22號就全部比賽結束.

賀行望的10米氣手.槍在21號比賽,剛好是工作日,池穗穗將賽程安排仔細地看完,准備去請假.

她平日里請假不多,這次應該會很順利.

不出意料,主任很輕松就同意了池穗穗的請假時間,池穗穗的理由倒是沒隱瞞.

所以在這周五的例會上,就沒有池穗穗的任務.其他同事們齊刷刷地看向池穗穗.

這時間,穗穗肯定是現場去看賀神的比賽!

幾乎是已經實錘了.

張悅然雖然不知道真相,但她想的多,也猜到了,小聲地吐槽了一句:"不工作去看什麼比賽……又不是粉絲."

說不准還是倒貼的.

會議室就那麼點大,她們又是資曆比較年輕的,坐得離得不遠,池穗穗聽得一清二楚.

她直接無視了張悅然.

會議結束後,蘇綿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穗總,你一定要多拍點照片!視頻也行!"

池穗穗問:"你不是都看到本人了嗎?"

蘇綿說:"那我又不是天天看見本人,但是照片不一樣,可以天天看見--不過穗總你放心,我只是一個事業粉."

她還不忘強調自己的目的.

池穗穗暫時應了.

至于到時候能不能拍到,還是個問題.

因為請了足足三天假,開幕式池穗穗是不看的,她直接買了19號晚上的機票,到那邊再玩一天,第三天剛好看比賽.

周一那天,池穗穗給賀行望發消息:開幕式好看嗎?

她覺得不好看.

因為都是比春晚還要正經一百倍的表演.

賀行望:還可以.

池穗穗正要再回,電話就來了.

"打字不方便."賀行望開口解釋.

池穗穗嗯了聲:"後天是不是就要比賽了,我記得是不是射擊的比賽,觀眾席可以離得很近."

"正常情況下,我們是不會看觀眾席的."賀行望略回憶了以前的情況,給出答案.

"……"

池穗穗萬萬沒想到這個回答.

她本來還想不告訴賀行望,去那邊看比賽,給他一個來自未婚妻的驚喜--

這看不見還給什麼驚喜.

池穗穗又好氣又好笑,想到那個畫面,自個在那笑開了,可能是壓著聲的,有點小還有點軟.

她停下來,問:"賀行望,我去比賽現場給你加油,要不要?"

同樣的三個字,回饋給了他.

幾秒後,電話那邊傳來了低沉的男聲:"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