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6(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當然不能發表.

什麼新聞能發表這樣的親密行為, 除非是狗仔拍攝的娛樂新聞,可以提到類似的.

首先這稿子遞出去就會被主任罵一頓, 連出現在電視台上的機會都沒有, 就別提發表了.

當然池穗穗覺得他們是正常的親密.

她也就是順著往下說而已,轉眼就轉移了話題:"你今天看網上的新聞了嗎?"

"指的是戀愛綜藝?"

賀行望問, 臉上有一絲似笑非笑的感覺.

池穗穗很大方地點頭:"沒錯."

賀行望昨天就知道了這個戀愛綜藝, 因為李懷明和他們討論了很久他們自己上這個綜藝的可能性.

最後還是覺得他們上的應該是明星戀愛綜藝.

他昨天只是聽了一耳朵, 直到今天李懷明再次提到這新聞時, 又變成了另外一種模樣.

還是和池穗穗有關的.

池穗穗輕咳一聲:"那你看了網友們的評論嗎?"

賀行望看了她一眼.

"好, 我懂了."池穗穗伸手打住, "我就是來說這件事的, 他們的關注點歪了."

自己的貧窮人設應該早就崩塌才對啊.

而且娃娃親怎麼就和摳腳大漢聯系上.

池穗穗抬頭, 左看右看,忍不住眼唇一彎:"如果他們知道是你,恐怕都覺得這娃娃親天底下最好."

賀行望說:"這是在誇我嗎?"

池穗穗反問:"難道我誇得還不明顯嗎?"

這不就是在誇他天下第一好嗎?

"還可以."賀行望頭略歪了一點, 慢條斯理地回答, 一手將她拉到了房間里面.

"什麼叫還可以."

池穗穗吐槽了一句,這都誇得不好,那得什麼彩虹屁才算好, 她可能需要請教一下宋醫生.

"宋醫生讓我來采訪你, 對于今天的新聞有什麼看法."她遞手過去.

"不符事實."賀行望言簡意賅.

他站在她面前,相當配合.

池穗穗被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逗樂,收回手,"網上的新聞, 大概是節目組想要炒熱度,如果我們這時候出現,就如他們意了."

她和賀行望其中任何一個人回應這事,都會讓這事再次上熱搜,那節目組的目的就達到了.

這種事就是很惡心.

娛樂圈很常見,池穗穗雖然不在娛樂圈,但和娛樂圈也算沾點邊,對于內幕十分清楚.

賀行望雙眼微眯,嗯了聲.

池穗穗也不知道他聽了沒,又叮囑了一遍:"這次不准發微博,也不准點贊."

萬一再內涵出什麼.

賀行望頜首:"好."

池穗穗這才滿意點頭,又問:"對了,上次問你的結婚日期,想好了嗎?"

"你的想法呢?"賀行望問.

"我覺得明年吧."池穗穗眨了一下眼,"今年就只剩下兩個月了,太急了."

賀行望點點頭,將她的想法記了下來.

"明年可以."他說.

"那我回家就和我爸媽,還有叔叔阿姨他們說一聲."池穗穗嗯了聲,"還早."

說早其實也不早了.

提起結婚這事,池穗穗還有點難言的意味.

當初她剛知道自己和賀行望的娃娃親時,第一反應也是怎麼可能,後面也不知怎麼地就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大概是潛移默化?

住一起是真的有用?

池穗穗發散思維地想著,不自覺就出了神.

-

從射運中心離開已經是下午四點半.

池穗穗這時候才打開手機,發現之前齊信誠給她打過電話,但是她沒看到就沒接.

後來又發了微信.

這事我知道了,會處理的.

你把車開走,爸爸坐什麼呀?

池穗穗挑了一下眉,發了條語音過去:"我現在正要回去,剛好可以去接你的,爸."

很快對面就應了.

女兒來接自己,誰會不願意,雖然是自己的車.

從射運中心過去,池穗穗到的時候剛好差不多五點,直接給她爸打了個電話,然後在停車場等.

"你下午去哪兒了?"

齊信誠一上車就問.

池穗穗說:"去了射運中心."

齊信誠:"……"

不該問的.

他主動轉移話題:"今天你和爸爸說的事,我已經讓人辭退那個員工了,回家可別告訴你媽."

池穗穗偏過頭看他:"我覺得這事爸你可以自己和媽說,我媽又不是個會誤會的人."

要真容易誤會,這麼多年還能相安無事也不可能.

齊信誠一想:"你說的也是."

車緩慢地開出了停車庫,面前逐漸變得開闊起來,池穗穗正要加速轉進正路,前面突然沖出來一個人.

饒是淡定如她也被嚇一跳.

池穗穗踩了刹車,把副駕駛的齊信誠嚇一跳:"誰啊,這是在我公司樓下公然碰瓷?"

他今天邀請女兒來公司,結果遇見攔車的事情不說,竟然還出了碰瓷的事情.

簡直在打他的臉.

齊信誠正要下車,結果池穗穗比他動作還快,徑直下車走向前面:"又見面了,江小姐."

面前倒在地上的正是下午離開前碰見的女孩.

雖然是十月底,但天氣沒有多涼快,她穿的依舊是連衣裙,膝蓋也被蹭破一點.

聽到聲音,江璐身體一僵.

她抬起頭,看到了居高臨下看著她的池穗穗,面上冷冷淡淡,她卻能感覺出一種嘲諷.

"是第一次攔車沒成功嗎?"池穗穗漫不經心地說:"你知不知道這樣已經耽誤了我的時間."

"不是……"

江璐表情有點惶恐,搖著頭:"您能不能讓齊總不要辭退我?我之前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誰都能看得出來.

江璐的模樣和她眼睛里的算計形成了鮮明對比,池穗穗見過無數人,分得清好與壞.

她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聽她能講出什麼花來.

"我之前也沒有做什麼……"江璐咬了下唇:"我也沒有干擾你和齊總的事情,為什麼要突然辭退我?"

池穗穗挑眉,她和齊總?

這個形容應該是猜歪了?

也是,自己從來沒有被曝光過是齊氏的大小姐,而她也只是個記者,沒人知道很正常.

"大家都是同一類的,我承認我手段不如你,你能開齊總的車,也能去樓上……你放心,我這次只是想讓齊總不要辭退我."江璐說了很多.

池穗穗不知道她哪里來的自信.

可能是無知帶來的吧.

"碰瓷之前先找對對象."池穗穗懶得和她扯太多,"你的醫藥費就算齊氏出了."

江璐睜大眼.

"可是你只是齊總的--"

池穗穗微微一笑:"是你自己認為."

車里的齊信誠半天沒聽到什麼大聲的爭吵,還以為發生了什麼,打開車窗問:"穗穗?"

江璐一聽,眼里迸發出驚喜,原來齊總在里面.

池穗穗應了聲:"不准出來."

"……"

好凶.

齊信誠還是第一次被女兒這麼命令.

池穗穗彎腰,傾身靠近正要站起來的江璐:"江小姐,下次在做同樣的事情之前,先把任務對象的家庭成員調查清楚."

不知為何,江璐下意識地屏住呼吸.

"比如,齊總有一個女兒."

池穗穗勾唇淺笑,在她的眼里卻深不可測,讓江璐沒忍住,身體顫抖了一下.

攔齊總女兒的車……

江璐總算是知道為什麼上面領導話都沒多說,直接辭退她,至于合同方面的內容,都沒有詬病的地方.

她被保安扯到一邊.

一直到看著那輛車離開,江璐身體一軟,跌坐在地上,至于說的什麼醫藥費,她甚至不想去拿.

-

回到家里之前,池穗穗一直沒什麼好臉色.

齊信誠故作嚴謹:"這不關爸爸的事."

他覺得要把停車場給分開了,這居然還能發生這樣的事,簡直太危險了.

池穗穗歪過頭:"爸,你不用和我解釋,我是傻子嗎,怎麼不可能看出來什麼事."

她只覺得很神奇罷了.

池穗穗甚至還能聯想,要是賀行望繼承了賀氏,恐怕這種事發生的也不會少,當然她還是相信賀行望的.

雖然知道是一回事,但會生氣也是一回事.

還沒到家,池穗穗就聽見了拉小提琴的聲音,曲子起起伏伏,很容易就讓人著迷.

齊信誠直奔客廳而去.

池穗穗不打擾他們,自己回了房間,一打開群,蘇綿和宋妙里竟然水了上百條消息.

這麼忙還能聊這麼多.

話題一開始是蘇綿起的電視劇,而後是宋妙里吐槽今天有一個病人覺得她年輕就不相信她,最後又到了一天一度的機器人階段.

宋妙里:小機器人真的可以說話哎.

宋妙里:不過我就只聽到"早上好"和"晚上好",果然是淘寶買的劣質機器人,好歹還算有心,就原諒他吧.

蘇綿:畢竟窮嘛,會說話總比不說好,禮輕情意重.

宋妙里:小棉花你說的好對.

然後就是兩個人的互相彩虹屁時間.

"……"

池穗穗不禁思考起自己為什麼會將她們兩個拉進同一個群里,每天的話題都很神奇.

她沒水群,去看了熱搜.

一個下午的時間,戀愛綜藝的名次已經掉到了最下面,很快就會消失在熱搜榜上.

沒有正主回應,網友們也最多吃瓜而已.

我覺得小姐姐還是挺有事業心的.

萬一這娃娃親對象長得有那麼一點小帥呢,也有個事業呢,你們吐槽早了.

娃娃親這個詞還不夠年代感嗎?

別說了,我現在無限憐愛池穗穗,怎麼能這麼慘.

又被認定為"慘"的池穗穗表示無力吐槽,只能退出不看,但她還是找了家里的律師.

這件事可以從法律上解決.

而節目組這邊也是一臉納悶:"上次和林京牧吃飯的新聞,她不是回應得很快嗎?"

工作人員低頭:"可能還不知道這事."

"這都這麼久了,能不知道嗎?"另一個工作人員反駁了他:"估計是等不到回應了."

回應是沒有等到,結果等到了.

一夜過去,上面就有了新通知,這個戀愛綜藝的幾個贊助商全部都一起撤了,上面也下通知,推遲拍攝.

聽起來沒什麼,但基本等于這綜藝涼了.

從導演到底下的攝影師都已經組建好,聽到這個通知消息時,簡直是幾十臉懵逼.

熱度這麼高,居然不拍了?

節目組不拍的事很快就被營銷號爆料了出來,一群人看熱鬧,也傳到了池穗穗的耳朵里.

池穗穗還以為是自己老爸做的,沒想到去問是齊信誠非常無所謂地說:"不是,賀家那邊做的."

這新聞就不可能存在再多一天.

池穗穗摸摸下巴:"那爸你動作也太慢了."

齊信誠問:"……有你這麼說爸爸的嗎?"

"就是隨口說著玩的,別放心上."池穗穗揮了揮手,"那爸,我回自己房間了."

她在房間待了會兒,給賀行望打電話.

到一半,又選擇了視頻.

或許能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情節呢.

本以為這時候會沒人,視頻倒是意料之外被接通了,鏡頭中的賀行望更顯冷峻.

池穗穗問:"綜藝不拍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賀行望非常淡定地點頭:"嗯."

這個綜藝從節目組到工作人員都沒把別人放在眼里,隨意用人炒作,後果自然也要自己承擔.

視頻里有說話的聲音.

"你們是在討論嗎?"池穗穗好奇地問.

"不是."賀行望掀了下眼皮,壓低聲音:"是每周一次的觀後感時間."

聲音越低,透過網絡,更顯低沉.

池穗穗靠近了一點,眨了眨眼:"你這樣說的,我懷疑你這是在內涵你們教練."

賀行望說:"我是在說事實."

他將鏡頭一轉.

池穗穗就看到了大屏幕上以前的比賽視頻,還有前幾屆的奧運冠軍打破世界記錄的視頻片段.

還能聽見解說的激動嗓音.

池穗穗正要好好看,鏡頭又轉回賀行望這邊,"十八號世界杯,你們什麼時候去那邊?"

賀行望沉聲:"下周末."

要提前去適應一下.

池穗穗點頭,眉眼彎彎,說:"那下周起,只能在新聞上見到你了,和你的萬千粉絲一樣."

視頻里的她笑容淺淺.

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周圍人都離得不遠,很快就注意到,尤其是朱教練,一看到賀行望不在看視頻,就如老師看到上課走神的學生,第一件事就是提醒.

朱教練當即背著手走過去.

賀行望垂眸,眼睫極長,眉眼深邃,從喉中溢出一聲極淺的笑,不甚明顯:"是啊."

屏幕上的冠軍正在接受記者采訪,親吻金牌,興奮又激動,說這金牌是屬于所有人的.

"穗穗."賀行望叫了聲.

"怎麼了?"

賀行望看著她:"世界杯拿個金牌給你,要不要."

雖然是問,但沒有疑問.

剛悄無聲息走到身後的朱教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