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雙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池穗穗被賀行望的回答逗笑.

她原意也只是想調侃一下, 沒想到竟然被他這麼一句話打了回來,滴水不漏.

兩個人上了車, 城市的霓虹和喧囂都被隔絕在車外, 只余下朦朧模糊的光影.

池穗穗說:"你的女粉好像還挺多的."

賀行望回答:"可能你沒有注意到男粉."

在這個職業上,男粉的數量並不會低, 但是大多數情況, 社交軟件上女生粉絲會比較活躍.

"你是想說你粉絲很多嗎?"池穗穗眼尾一挑:"好歹我現在也是十萬粉絲的博主."

"沒有."賀行望十分淡定.

"我的十萬粉絲還是活粉."池穗穗又補充:"哪天你惹我不開心了, 我會掛你."

賀行望思考了一番她這個行為發生的可能性.

半晌, 他開口:"不會."

這邊距離二院並不遠, 沒一會兒就到了, 池穗穗下車後又突然轉過身:"賀行望."

車窗還沒關, 賀行望看過來.

"沒事, 我就是叫叫你."池穗穗也不知道想說什麼,只搖了搖頭,"你走吧."

黑暗中, 她的表情有些模糊.

池穗穗一直到達宋妙里的科室, 她正在里面看一些病曆一類的東西,旁邊還放了一個甜品盒.

"不怕長胖?"

"穗穗!"

宋妙里一抬頭,高興得不行:"菜來了嗎?"

"你不是吃過了嗎?"池穗穗靠在她的辦公桌上, 揶揄道:"來自小顧的貼心晚餐?"

她不用猜都知道是顧南硯送的.

"這叫小食."宋妙里嚴肅著一張臉, 伸手把她手中的袋子和盒子勾了過來

"他走了?"池穗穗問.

"沒有,接了一個電話,應該是上司的."宋妙里過去把窗戶打開:"我去下面食堂吃."

一來避免到時候辦公室里都是飯菜的味道,二來以防顧南硯回來突然看到.

這一看, 價格高昂,那完了.

作為一個盡職的女朋友,宋妙里在戀愛期間會努力維護自己的人設,當然在對自己沒事的情況下.

"我和你一起去."池穗穗說.

"你從這邊走,近點."宋妙里指了指出門右邊:"我從另一邊走,免得碰上."

池穗穗沒好氣:"你這戀愛談得像游擊戰."

"你以為什麼情侶都是你和賀行望,有錢人談戀愛送卡買小島."宋妙里長歎一口氣:"而我們是貧賤情侶百事哀."

"……"

池穗穗也不知道她怎麼說出來的這句話.

"要是你碰到小顧,他問起我,你就說我有事,其他的不要說."宋妙里不忘叮囑.

然後貧窮的她帶著盒子從另一邊下樓.

池穗穗搖了搖頭,不知道她是被顧南硯下了什麼蠱,給她收拾了一下之前的甜品盒和碎垃圾.

扔垃圾的地方正好是去電梯的路上.

池穗穗剛扔完垃圾,轉過走廊,就看見顧南硯站在玻璃面前,正在打電話,背對著她.

他穿著正裝,單手插兜,氣勢內斂.

這邊的走廊上空無一人,只有顧南硯一個人站在那里,被勾勒出修長的身形.

不怪宋妙里這麼沉迷.

好在宋醫生是個理智的人,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既然見到了,難免要上去打個招呼,池穗穗正要抬腳,就被顧南硯的話驚得停在了原地.

"荔南區的項目……通知他們明天上午十點開個會,沒到的直接讓他走人."

陳助理記下來:"是."

要掛電話前,他又提醒一件事:"對了,顧總,前兩天您沒回南城前,有個采訪被我拖了下來."

"拖?"

顧南硯冷聲:"這種事還需要問我?"

他向來不接受采訪.

一聽到這危險的語氣,陳助理連忙解釋:"這個采訪有一點特殊,記者是南城電視台的--池穗穗."

"……"

"宋醫生的朋友."

乍一聽到池穗穗的名字,顧南硯還沒有反應過來,幾秒後他才眉頭逐漸擰了起來.

怎麼是她.

顧南硯見到池穗穗的次數不多,但是從宋妙里的嘴里聽到不少,無非是彩虹屁.

說久了他一般都會轉移話題.

他也知道池穗穗是記者,之前在和宋妙里認識後就查過,其他多余的信息沒查到.

顧南硯不是沒有懷疑過.

但他初到南城,中躍科技又剛剛擴展,不宜動作太大,所以很多應酬都沒有去.

沉吟片刻,顧南硯開口:"推了這個采訪."

一采訪就會露餡.

宋妙里是個看電視劇女主角被偷五十塊錢都難過的女生,這要是被池穗穗采訪,等于宋妙里就知道了.

"好."

-

掛斷電話後,顧南硯眉間才漸漸舒展.

遇見宋妙里是一個意外,他在這邊的確是能很放松,而且宋妙里的性格也很有趣.

想到宋妙里還在辦公室里,他轉過身.

四目相對.

顧南硯一回頭就看到池穗穗站在自己身後對面,雙手環胸,一臉興味地看著他.

"百聞不如一見,顧總."

池穗穗慢條斯理地開口.

今晚來這里真是一個驚喜.

一直沒有進展的采訪對象居然就在自己的眼前,還是宋妙里的那個貧窮男朋友.

世界這麼小.

顧南硯總覺得這句聽上去誇獎的話是在內涵他,並且有那麼一點證據.

他垂眸,冷靜說:"池記者."

這麼直接就承認了?

池穗穗挑了一下眉:"顧家二少,中躍科技的總裁,為了和醫生談戀愛,假裝自己是悲慘社畜……"

她是記者,說話字正腔圓,字字清楚.

每說出一個詞,顧南硯就眉頭皺緊一分.

戀愛才開始沒多久,就被發現,他不知道宋妙里知道後,會不會直接提分手.

"我想,這並不是什麼違法犯罪的事情."顧南硯淡淡說.

"當然不是."池穗穗點頭,又突然問:"顧總為什麼不用真實身份和宋醫生認識?"

非要披一個底層員工的馬甲.

顧南硯略加思索,緩緩開口:"怕傷她的自尊心."

他很苦惱.

"……"

池穗穗打算閉麥.

宋妙里擔心傷害他的自尊心,就假裝自己是個普通的醫生,不透露自己宋家大小姐的身份.

顧南硯擔心傷到她的自尊心,也假裝自己是個小員工,隱藏中躍科技總裁的存在.

這兩個人是撞到一起了嗎?

顧南硯抬眸,認真開口:"我希望你不要告訴妙里,時機成熟我會親口告訴她."

"……"

其實池穗穗知道他是中躍科技的顧總之後反而松了口氣.

她之前見宋妙里三句不離小顧,話里話外都是心疼,就擔心她栽進這場感情里.

雖然是現代社會,自由戀愛.

但是宋妙里身處宋家,從小被嬌生慣養長大,不說她自己受不了窮苦生活,就連家里也不會讓她嫁給一個一無所有的人.

帝都顧家倒蠻合適.

而且顧南硯似乎有意將中躍科技重心放在南城,那麼這場戀愛就算栽了,也還有機會.

顧南硯見池穗穗似乎在思考.

他指尖在手機上點了點,驀地想起剛剛陳助理提到的采訪:"我可以接受采訪,文字或者語音."

"……"

沒必要,真的沒必要.

池穗穗驚訝地看向他:"顧總你這是在利誘我嗎?"

顧南硯神色淡定:"是."

他懂得怎麼樣利用優勢.

手機振動一聲.

宋妙里:穗穗,你下樓下到西伯利亞去了嗎?

宋妙里:你不會是碰見小顧了吧???

池穗穗低頭,回了一句:是碰上了,就說了兩句,沒說你在食堂.

宋妙里回複很快:那就好.

見她的回複,池穗穗這才抬頭.

其實她一開始就沒想戳破.

因為宋妙里也在假裝.

這兩個人的事情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宋妙里樂在其中,只要對她沒有損害,她不會干涉.

但是顧南硯都開口了.

不答應白不答應.

池穗穗可不是一個會放過機會的人,她沉思出聲:"我可以答應,但是前提是你對妙里會好."

況且不說,但可以暗示.

有的是機會,就看想不想.

再說宋妙里也不是個傻白甜,時間久了,她自己肯定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顧南硯嗓音低涼:"以後就會知道."

他意味不明.

-

從電梯下樓,還沒到食堂就碰上了回來的宋妙里.

"我在食堂一邊吃一邊等你,結果我吃完了你還沒下來."她小聲吐槽.

池穗穗開口:"我碰上你男朋友說了兩句."

宋妙里說:"他話很少的,我懷疑是不是被老板虐待的."

"……"

池穗穗思忖著開口:"應該不至于."

這要是被虐待,那還得了,他自己虐待他自己.

她輕咳一聲,故意問:"要是你的小顧是一個公司老板,很有錢,你會怎麼樣?"

宋妙里想都沒想:"不怎麼樣,我和他談戀愛是看上他的臉和性格,他有錢又沒關系."

"……"

"再說了,他再有錢還能比我有錢嗎?"

還真能.

池穗穗在心里面補上一句.

和宋妙里聊了兩句,池穗穗就離開了二院,不打擾她工作,順便早點回去准備采訪.

顧南硯答應的文字采訪自然是越早結束越好.

一想到這個,池穗穗就想到自己之前問的,他就不怕宋妙里聽到聲音發現是同一個人嗎?

顧南硯回:"她不會看的."

池穗穗覺得他還挺了解宋妙里.

明明就只認識了幾個月時間而已.

顧南硯說到做到,甚至在周末就把這個采訪給結束了,還不忘叮囑池穗穗別說.

采訪稿到手,池穗穗也不急了.

周一去上班時,距離這個采訪任務已經過去了大半的時間,辦公區里不少人都知道.

張悅然雖說是協助,但基本沒動.

池穗穗似乎氣定神閑,也沒放在心上的模樣.

"穗總,你采訪還能完成嗎?"蘇綿忍不住擔憂:"這時間都快結束了."

"放心."

池穗穗遞了個安心的眼神.

然後發消息給張悅然:今天下午你打電話和中躍科技預約時間采訪.

張悅然明面上應了.

等下午聽到中躍科技前台那一句"對不起,我們顧總暫時不接受任何采訪"的話後,她眉開眼笑.

張悅然幾乎等不及,給主任說了這事.

十分鍾後,主任就把她們兩個叫進了辦公室.

"小池,中躍科技的采訪任務是不是還沒有任何進展?"主任的語氣並不怎麼好.

"有進展."

池穗穗回答了一句.

一旁的張悅然壓住想要上翹的唇角,做出難過的表情:"我剛剛給中躍科技打電話,那邊拒絕采訪."

"這麼久了還在打電話?"主任表情拉下來.

"打電話是為了預約."

池穗穗順著往下說,又瞄了眼掩飾不住想要拉她下馬的張悅然,微微勾唇.

停職一個月,是比之前會隱藏了點.

只可惜時間太短.

"我們預約從第一天到現在都沒有成功."張悅然等她說完就開口:"所以這個任務還沒有完成--"

她瞥向池穗穗.

主任也跟著看過去.

"沒有啊."池穗穗露出一個完美的笑容:"中躍科技顧總的采訪稿我已經發給了主任."

主任一怔,連忙打開.

果然,幾分鍾前剛發的.

里面的采訪稿從文字到語音都有,還有池穗穗的標注,問題也是目前大眾最關心的智能AI和科技.

相當漂亮.

主任眉頭舒展:"沒有視頻的?"

池穗穗說:"沒有."

張悅然半天沒回過神來,下意識開口:"明明沒有預約成功,怎麼來的采訪?"

今天下午中躍科技還說不接受采訪.

再想想主任的話……不會是池穗穗為了糊弄,故意捏造了一份文字采訪吧?

張悅然覺得這不可能,風險那麼大,一發布就會被戳破,但怎麼想都沒其他可能.

她狐疑地看著池穗穗.

主任也在等著池穗穗的回答.

池穗穗漫不經心地說:"顧總不接受錄像采訪,文字采訪結束後,我還想更完美一點,所以才讓繼續打電話."

"……"

張悅然差點沒脫口罵她.

采訪都完成了還讓她打電話?!

"文字采訪也是采訪."主任關閉文件,看向張悅然的表情淡下來:"小張,你最近不太用心."

"是我沒做好."

張悅然這次是打碎牙齒往肚子里吞.

出了主任辦公室,辦公區的同事們都不由自主地看過來,直到看見張悅然的臉色不對.

不是池穗穗沒完成任務嗎?

"你怎麼表情這麼差?"臨近的同事問張悅然.

"身體不舒服."張悅然隨意扯了個借口,只恨恨地看了眼不遠處的池穗穗.

同事沒再問.

再一看池穗穗這表情,基本上可以說是推論出了結果……張悅然估計是又偷雞不成蝕把米.

池穗穗只撩了下眼皮,似笑非笑.

她張悅然做得了初一,她就能做十五.

-

等到了周五的例會時,半解不解的同事們才知道前幾天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都聽說中躍科技不接受采訪.

所以一開始不怎麼看好池穗穗,誰知道居然池穗穗不動聲色地就完成了,還反過來利用這事陰了一把張悅然.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是明顯的.

"穗總,你怎麼完成的?"蘇綿聽了兩個小時的例會,"我還一直以為真不接受采訪."

"是不接受采訪."

池穗穗輕描淡寫地回答.

誰讓她剛好碰上了.

這次例會上,主任又重點批評了張悅然之前工作不上心,被當眾批評和上次在池穗穗面前是不一樣的.

本來張悅然經過之前的事評價就不太好,這一下又更加雪上加霜,下班都能碰上別人看過來的眼神.

她的事池穗穗沒那個心思去管.

周五晚上,她讓家里做了魚過來,准備去射運中心,一個星期沒見賀行望了.

作為一個稱職的未婚妻,聯絡感情是必要的.

臨近十一月,天黑的也比以前早,池穗穗到射運中心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池穗穗又和門口的警衛碰上了.

這次不同,剛好教練出來,在門口碰上她,露出驚訝的表情:"池記者?"

池穗穗笑了下:"朱教練."

朱教練的目光下移,看到她手上的東西,明白了什麼:"是進去送東西給……"

等等!

不會是送給賀行望的吧?

朱教練一下子精神起來.

"賀行望."池穗穗補上了他沒說完的話.

"……"

朱教練恍然大悟,那微博上的未婚妻還真像是池穗穗,一次采訪兩個人還真就戀愛上了?

談戀愛這麼容易的?

那他怎麼這麼大了還單身?

最終池穗穗跟著懷疑人生的朱教練進了射運中心,在大廳里見到了訓練完的賀行望.

他手上戴著黑色的護腕.

和冷白皮形成鮮明對比.

池穗穗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個樣子,黑發凌亂,卻有種與眾不同的魅力與荷爾蒙.

出神間,男人已經到了她面前.

"怎麼過來了?"賀行望沉著聲,嗓音略裹著運動過後的沙啞,教人耳朵酥癢.

池穗穗從來不是聲控.

但她好像在賀行望面前幾次因為聲音的緣故這樣了.

"剛好沒事."池穗穗唇角上翹:"魚."

她後面只說了一個字,賀行望就明白了,視線跟著她抬高的手落在上面,仿佛能聞出一絲魚香.

"去我房間."賀行望捉住她的手腕.

池穗穗剛從外面回來,身上冰涼,和他的體溫明顯不是一個度的,皮膚都顫了一下.

去他房間?

池穗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歪.

但她不僅想歪,還仰頭,意有所指地開口:"賀神,你這是在暗示我嗎?"

"暗示什麼?"

"這麼直接要我去你房間."池穗穗向他後面抬了抬下巴:"你看朱教練都被嚇到了."

賀行望轉過頭.

然後就看到了不遠處教練剛剛收回去要進大廳來的腳,和那副震驚得仿佛聽見什麼驚天秘密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