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1(一更)


其實李懷明他們沒怎麼聽過池穗穗的聲音, 也就是那一次在被教練逼著看采訪視頻寫觀後感的時候.

但是他們的記憶力是出色的.

雖然只有三個字,但是聲音距離手機不遠, 所以就聽得一清二楚, 是一個女聲,而且有點耳熟.

在射運中心就那麼一些人, 女運動員也就那些, 都聽久了知道是誰.

至于賀神的未婚妻, 他們一開始的想法是不認識, 因為人家是七歲就認識了, 他們也不認識賀神的圈子.

誰知道聽到的女聲是個聽過的.

"你覺沒覺得這聲音聽過?"李懷明悄麼麼地問旁邊的蘇治:"是不是很熟?"

"不是很熟."

蘇治思考了半天, 最終給出了四個字.

"……"李懷明瞪他一眼.

"但確實聽過."蘇治又點頭:"我的意思是我們可能只聽過一兩次, 次數不多."

"我們聽過的人那麼多, 想不起來."

後面的人跟著說:"是啊是啊,光是每次比賽過後的記者采訪我們就接受了不少記者的吧,輪換著都能成一個足球隊了."

記者?

采訪?

李懷明被自己的隊友這麼一說一提醒, 感覺好像抓住了什麼, 又飛快地消逝.

他看向視頻鏡頭,賀神不在看他們這里,明顯是在和他那邊的人在說話.

"這是做湯的."

賀行望把咬了一口的西紅柿拿走.

"做湯的也不能這麼酸吧."池穗穗看都不想看, 至于上面的牙印, 也無所謂.

她最後還是拿刀給剜了自己咬的一口.

一臉嫌棄,又還非要自己動手.

賀行望就見她皺巴巴的臉,手上動作飛快,下一秒就將剜好的西紅柿放在了中島台上.

"幾個小時後我回去."

聽見他對視頻那邊的人說話, 池穗穗才想起來他還在打微信視頻,收了聲.

然後對他使了個眼色就上樓了.

視頻這邊的李懷明沉默了兩聲,然後說:"那我們掛了,祝賀神晚餐愉快."

"……"

賀行望仿佛沒聽到他們的最後一句話,徑直掛斷,李懷明說完都沒動手就黑屏了.

好絕情一男人.

李懷明看著屏幕,點回了原來的界面.

周圍幾個人很快就散完了,這是剛剛訓練完,所以他們才有時間來打電話.

李懷明走在回去的路上,終于想明白了什麼.

他伸手搜了下之前賀神的采訪視頻,微博上到處都是,一點開劃到中間部分,就是記者詢問.

聲音清靈透徹.

和剛才視頻里那一聲好像!

雖然情緒好像有點不一樣,剛剛聽到的有一點更好聽,但是聲色明顯是一樣的.

李懷明露出迷惑的表情.

賀神真的是一見鍾情池記者,這麼快就訂婚了嗎?

他上次好像說自己想點名池記者來采訪自己……怪不得被內涵了一下,賀神就是故意的.

太絕情一男人了!

李懷明發出由衷的質問.

柏岸公館.

西紅柿買了幾個,賀行望切完其他的,又看到那個被池穗穗剜了的,里面看上去是沒太熟.


他伸手拿過來,咬了一口,以他的口味都覺得有點酸,池穗穗就更不用說了,表情皺成那樣.

賀行望已經很久沒看到池穗穗那樣的表情了.

現在不管是回她家還是去他家,阿姨都會注意不做酸的菜,所以她已經很久沒有嘗到.

賀行望三兩口就吃掉了.

仿佛是一個很隨意的動作,面色淡然,吃完後又繼續去處理其他的食材.

-

池穗穗在樓上洗了個澡,又換了件居家服,這期間還和宋妙里通了個電話.

宋醫生今天晚上要加班,想吃點私房菜,但是價格貴,顧南硯今天剛回來,她不敢讓他去買.

"穗穗,我只有你了嗚嗚嗚!"

--擁有真閨蜜的好處.

"好的,你只有我."池穗穗應得很快,反正她今晚也沒事,"晚上給你帶過去."

"穗穗你真好."宋妙里感慨了兩句,又說:"和貧窮的人談戀愛就是這點不好."

"那你分手唄."

"美色讓我還能再堅持一段時間."宋妙里歎氣,說:"顧南硯出差了一個星期,今晚才回來,小員工真慘."

池穗穗被迫聽了小顧被老板安排出差的悲慘生活.

直到宋醫生有事掛斷電話,她才呼出一口氣,別人的戀愛真是麻煩,還是自己的簡單.

池穗穗下樓的時候剛剛好趕上吃飯.

"可真准時."

池穗穗誇了一句.

她對食物不挑剔,今天做的比較清淡,但是搭配都是營養師給出的結果,對她來說也有好處.

吃完後,她主動收拾了自己的碗去廚房.

廚房早就被收拾得干乾淨淨.

池穗穗沒看見那個西紅柿,還以為是扔了,結果看了下垃圾桶里也沒有,扭過頭問:

"那個超酸的西紅柿呢?"

"吃了."

賀行望淡淡回答.

池穗穗哦了一聲,沒感覺哪里有問題,不浪費食材,她還特地把咬過的地方給挖了.

自家兩個人在,沒必要那麼挑剔.

"你要洗碗嗎?"池穗穗問.

"你想洗?"賀行望挑眉看她.

池穗穗覺得他這是在質疑自己洗碗的能力,她雖然是大小姐,但也不是什麼都不做.

"你這是在小看我."

池穗穗揚唇,直接拿走了他手里的盤子:"洗碗還能有什麼花樣,你能洗出來花我不能?"

"我沒有這麼說."賀行望失笑,把盤子又拿了回去:"今天不用你動手."

"這是你自己說得."

池穗穗樂得享受.

男人微低頭,袖子卷到手肘處,腕骨突出漂亮,一雙手在水下被襯得淋漓盡致,十指修長有力.

池穗穗經常能在網上看到一些評價明星的手.

但她覺得他最好看.

池穗穗想起什麼:"吃完你是不是就回去了?"

"嗯."賀行望抬頭.

"那你待會剛好一起順路,把我帶到二院去."池穗穗莞爾一笑,"謝謝未婚夫."

賀行望不置可否.

等擦乾淨手,他才慢條斯理地補充:"這次回去之後,以後恐怕只有晚上才能回來."

"其實不回來也行."池穗穗自顧自地倒了一杯水:"距離世界杯也就一個月的時間,還是訓練比較重要."


她希望賀行望能夠擁有更好的成績.

他年少成名,憑借的就是打破記錄和一手好技術,作為一個頂尖射擊手,沒什麼比成績更能說服人.

體育界是苛刻的.

因為向來只以成績論輸贏.

賀行望因成績而出名,被放到了如今的地位,從未出過錯,一旦接下來的比賽有什麼問題,原諒度不會高.

過高的期望度會造成過度的失望.

池穗穗作為一個記者見到的太多了,前面有的奧運冠軍下一屆就發揮失利,國際舞台上,大家非常失望.

一失望就會沖動,而沖動就會有謾罵.

"比賽比較重要."池穗穗放下水杯,盯著他看:"我看你就住在射運中心好了,反正和家里也沒有區別."

"你不希望我回來?"

賀行望抬眸,靜靜地看著她.

"比起你回來."池穗穗話說到一半,露出一個漂亮的笑容:"我更希望能見到賽場上的你."

意氣風發,張揚驕傲.

那是另外一個樣子的賀行望.

-

關于回不回來的討論最終停止.

宋妙里想吃的私房菜也是順路的,池穗穗提前打電話和那邊提了一聲,才知道宋妙里早就提了.

看來是真饞了.

她之前知道做急診科醫生很忙,但直到見到真正的場景,才知道忙到了什麼程度.

飯吃到一半離開,回來都是涼的.

宋妙里還好,雖然和家里之前鬧僵,但那是學生時代,來到二院後,家里有阿姨專門做飯.

還有個宋成睿投喂.

現在談戀愛了,倒是顧南硯經常來投喂,聽宋妙里說都是自己做的菜,不是外面買的,每天花樣都不同.

為此宋妙里還心疼小顧多買菜花錢.

甚至她還思考過,分手的時候給顧南硯一張卡,算是給他這段時間的補償.

池穗穗不發表任何言論.

說著,宋醫生的電話就來了:"穗穗你到哪里了?"

"我正在去給你買吃的路上."池穗穗很有耐心地回答:"再等二十分鍾."

"二十分鍾好久哦."

宋妙里剛剛才回到科室,接下來一段時間可以休息,除非又突然有急診.

被池穗穗安慰一通,她掛了電話,打開一個視頻看.

沒看幾分鍾,門被敲響.

顧南硯從外面進來,眉宇軒昂,清冷雋秀,修長的手里還勾了一個袋子,里面裝了一些甜品.

他一進來就看見宋妙里抽紙巾.

"怎麼了?"顧南硯擰著眉問.

"劇情太虐了."宋妙里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淚,委屈巴巴地說:"女主角被偷了五十塊錢."

顧南硯一時啞口無言.

半晌,他皺著眉開口:"都是假的,編劇寫的."

宋妙里眨了下眼,問:"可是一想到就感覺女主角好慘,你被偷了你不難過嗎?"

顧南硯:不難過.

他沒有錢可偷,身上沒有現金.

"難過."顧南硯略作思索,違心開口.

"你看,你也難過."

"……"

顧南硯深吸一口氣,轉移她的注意力:"但是現在科技發展很快,以後甚至手機都不需要."


"我知道."

"先吃點東西."

"好.不看了."宋妙里艹了一下人設,果斷拋棄電視劇,轉頭又開心吃起甜品來.

雖然不知道顧南硯從哪搞的沒牌子的甜品,是不是自己做的,但味道是絕佳的.

宋妙里為美食屈服.

遠在路上的池穗穗並不知道宋醫生的演技和自制力成反比,並且還在想著要不要帶點其他吃的.

她一下車,賀行望也跟著下去.

"你下來干嘛?"池穗穗扭過頭,"你想明天上熱搜嗎?和不知名女生深夜吃飯?"

"剛好應了上次的新聞."賀行望一臉淡定.

"……"

在大眾眼里,還真是這樣.

池穗穗不知道從哪掏出來一個口罩要給他戴上,還不忘叮囑:"名人出行要有名人的自覺."

賀行望坐在車邊,任由她動作.

一段時間沒剪頭發,他的黑發有些長,下巴上的胡茬雖然刮了,但手觸上去能感覺到.

發絲擱在手背上有點癢癢的.

賀行望垂眸看站在下面的池穗穗,她心神都在口罩上,今天穿的是一身套裝,高腰,身姿搖曳,眉眼如畫.

睫毛長而卷,偶爾顫動.

賀行望突生一種想要去碰一下的沖動,半晌還是克制住,耐心地等著她給自己弄好.

車就停在距離店不遠的位置.

周圍有幾個人看到池穗穗的背影和側臉,都不由得多看了兩眼,再看車門內被陰影遮住的男人,一雙大長腿.

"好了."

這口罩是池穗穗給自己買的,用來防霧霾的,但是她戴著大,給賀行望戴反而剛剛好.

賀行望和她一起過去.

店家那邊掐著時間准備好,給池穗穗送過來,還問要不要幫忙送到醫院去,被池穗穗拒絕了.

這要送過去,那更招搖.

"你拎著這個,我拿這個."池穗穗給賀行望分配任務,沒成想話才說完就全被拿走了.

男人站在她身側,沉默寡言,身形頎長.

不少店里的食客都看了過來.

經過一桌坐著四個女生的位置時,池穗穗聽到她們驚呼的聲音:"……他超帥的好嗎?"

"我不追星,追賀神."另一個女生連忙附和:"比我以前追星的時候,每天熬夜反黑干什麼的輕松快樂多了."

"賀神的未婚妻變成我就好了."

"誰不想呢,但是看看照片,還是想想就算了."對面人回答:"小公主真好看呀."

池穗穗稍頓,覺得不知道怎麼說的感覺.

不像蘇綿這個cp粉說話,這應該是她第一次親耳聽其他女生說想要變成她.

後面居然還叫她小公主.

池穗穗倒是以前聽過這個稱呼,一些宴會也會這麼叫,後來長大了就沒人這麼說了.

出了店後,池穗穗越想越樂.

"笑什麼?"賀行望問.

"剛剛她們說的話聽到了嗎?"池穗穗轉過頭,笑盈盈地問:"采訪一下本人,感覺如何."

賀行望打開車門,回她:"你是指小公主嗎?"

他複述的一個詞讓池穗穗心頭一跳.

池穗穗說:"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賀行望想了想:"苦惱."

池穗穗問:"你有什麼好苦惱的,苦惱甜蜜的負擔嗎?"

"我苦惱的--"賀行望偏過頭望向她:"是可能這會讓我的未婚妻苦惱,比如問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