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9(二更)


池穗穗嚴重懷疑賀行望是被那一聲姐夫收買的, 並且現在的話鋒一轉就是證據.

明明剛剛還說應該沒有空的,這就答應了.

"你去了小心被拍."她提醒.

"沒事."賀行望漫不經心地開口.

"謝謝姐夫."齊初銳得到了肯定回答, 第二聲叫得也很快, 非常不符合他的性格.

池穗穗要被氣笑了.

好在齊初銳拉了下姐姐的衣服,轉頭就離開了客廳.

池穗穗把免提關了, 拿到耳邊:"你說, 別人問你和初銳什麼關系, 你怎麼回?"

"……"

"說是你小舅子嗎?"

"你覺得呢?"賀行望低聲問, 如同她大提琴拉出來的音, 令人目眩神迷.

"你可以說是你弟弟."池穗穗笑了笑, 給他出主意:"別人估計也看不出來, 要真是被發現了--"

"那就公開吧."

半晌, 賀行望回答.

他一個運動員去家長會,估計沒多少人在意,至于被拍, 要真是被猜到了, 那就公開吧.

電話里靜默幾秒,池穗穗才回過神來,調侃似地開口:"那我豈不是要火了."

賀行望說:"挺好的."

他語氣太淡然, 池穗穗淺笑了聲, 又故意提起剛剛的事:"初銳這一聲姐夫叫得早了."

"不早."

賀行望挑了下眉.

隔著電話,誰也看不到對方的表情,但他能想象得出來池穗穗此刻必然是明媚張揚的.

池穗穗突然沒了聲.

大概是這一聲"不早",讓她想起了之前小喇叭循環播放顛倒眾生那一次.

尷尬到極致.

和他說了幾句後, 玄關那邊傳來動靜,池穗穗掛斷電話,看到父母說著話進來.

見到她,池美媛問:"行望今天不在啊?"

"他今天在射運中心."池穗穗過去接了包:"過兩天初銳家長會,他會去."

"真的假的?"

齊信誠說:"那我和你媽不用去了."

"兒子每次年級第一,去家長會不好嗎?"池穗穗問:"難不成還想倒數第一啊."

"現在的小女孩們可太熱情了."

池美媛搖搖頭:"我去一次家長會,能收到十來個禮物,讓我帶回來給初銳的."

雖然兒子受歡迎是好,但這也太誇張了.

再說齊初銳本身一心學習.

齊信誠咳嗽一聲:"讓行望去.反正你們都訂婚了,去一次家長會也沒什麼."

感覺多了個女婿也是有好處的.

"爸,你是不是很開心."池穗穗毫不留情地戳破他:"你好像就去過兩次初銳的家長會."

齊信誠哈哈笑了一下,故作慈祥的樣子:"行望也是時候該參加點家庭活動,融入我們家了."

就從家長會開始.

池穗穗真是被他逗笑了.

她爸爸性格從來都是樂天派,年紀越大反而脾氣越像年輕人,經常說話一點都不心虛.


"別聽你爸胡扯."池美媛沒好氣地瞪他兩眼:"行望不是最近挺忙的嗎?下個月就比賽了吧,有時間嗎?"

"對."

下個月就是射擊世界杯.

射擊界的國際三大頂尖比賽之一.

池穗穗想了想,湊近自己母親的耳邊,說了下剛剛的事情:"……所以他答應了."

"還真是."

池美媛笑著搖了搖頭.

她很喜歡賀行望,成熟穩重,而且年少時對池穗穗就很忍讓,畢竟那時候張揚的池穗穗不是普通人能夠穩得住的.

小時候池穗穗也喜歡粘著他.

可能是長大後記憶缺失,她覺得自己的女兒可能已經不記得那些事了.

-

吃完晚飯後已經不早.

趁著還在消化的時間,池穗穗去了客廳,徑直詢問:"爸,你知道中躍科技嗎?"

"中躍科技?"齊信誠問:"怎麼了?"

"我要對他們做個采訪,先了解一下."池穗穗言簡意賅說了下:"他們老板是誰?"

"老板人不在南城."齊信誠直接給了答案:"據我所知,現在在這邊的是總經理."

池穗穗皺眉.

她之前就覺得這個人物不太對勁,現在一聽,第一個問題就是老板人不在這邊.

"那老板叫什麼?"

"這我可不清楚."齊信誠笑了一下:"他們和我們不是一個圈的,也沒想著要進來,我只聽下面人說姓顧吧."

他一向不怎麼管這方面.

齊氏的產業和中躍科技可以說是毫不相干的方向,也就是應酬的時候聽了兩嘴.

這個總裁似乎挺注重隱私.

池穗穗越聽越覺得這里面的難度大,秀眉微蹙,最終還是沒有多問什麼.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張悅然想要挖坑給她,也得看看她是誰.

第二天去上班時,池穗穗就問了下張悅然的資料收集得怎麼樣.

張悅然訝異開口:"穗穗,我只是協助你的,你之前沒分配,我也不知道要干什麼."

池穗穗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

"既然你這麼說,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她輕輕揚唇,清靈悅耳:"你工作能力不錯,應該不會有問題."

她直接將張悅然接下來的話給堵住.

張悅然手心攥了下,微微一笑:"應該不難."

這任務要是完成不了,池穗穗是不是要說她工作能力不行……反正她就等著她去采訪.

到時候鹿死誰手還不一定.

蘇綿姍姍來遲:"穗總,今天你自己來上班的嗎?"

"怎麼?"池穗穗好笑地看著她:"天天見,不煩嗎?"

"美色當前,有什麼煩的."蘇綿眨巴了一下眼睛:"難道不是賞心悅目一輩子的."

池穗穗認真回憶了一下賀行望的臉.

的確如此.

美色誤人.

池穗穗要采訪中躍科技的事情,蘇綿在群里把張悅然好一通diss,本來一個為了宋醫生戀愛而出謀劃策的群變成了吐槽群.


群里三個人,唱了一台又一台的戲.

宋妙里雖然從沒見過張悅然本人,但是通過蘇綿的你一言我一語,就將她的人設給安排得明明白白.

宋妙里:這是惡毒不成改行當白蓮花了嗎?

宋妙里:縱觀古今,艹人設遲早是要翻車的.

蘇綿:對,宋醫生說得對!

蘇綿:什麼人設都會翻車,宋醫生你自己也要小心點.

翻車不翻車池穗穗無所謂,她現在關心的還是自己的采訪任務:你知道中躍科技的事嗎?

宋妙里:問宋成睿,他肯定知道.

這位宋二公子作為南城知名二世祖,每天都有趴,狐朋狗友一堆,各種消息都很靈通.

得知池穗穗的問題,他直接發了一大段話過來.

中躍科技本來是在美國成立的,前幾個月剛剛轉回國內,他們倒是有人想湊個局,但是負責人沒應.

負責人是帝都顧家的二兒子,從小在國外長大,所以一般漏出來的風聲也就是顧二少.

至于真名是什麼,不清楚.

池穗穗用得來的英文名去搜索了一下外網上的新聞,發現了不少相關的論壇.

她英文很好,一目十行.

中躍科技現在的重點是放在智能AI上,所以在一些相關的場合上,關于中躍科技的產品評價非常高.

她看完回群里的時候,宋妙里正在和蘇綿聊天.

宋妙里:你覺得這娃丑嗎?

蘇綿:……長得還行.

宋妙里:感覺還不如送我一個玩偶,直男的審美真的讓我無法用言語表達.

池穗穗翻了下聊天記錄,看到了圖片.

照片上是一個大概半米高的白色小人,說不出來長什麼樣,有種異樣的美感.

這是宋妙里得到的禮物.

-

中躍科技的采訪進度不高,齊初銳的家長會先到了.

賀行望既然答應了去,自然不會食言,提前一晚回了柏岸公館,把池穗穗嚇了一跳.

她正下樓倒水,身上還穿著睡裙,吊帶的.

大片肌膚露在外面,風光無限.

這會兒,外面的月光剛好透進來,照得如同月下女神,身材窈窕有致,美色惑人.

長發隨著她走動蓬起,黑暗中形成了波浪似的影子,隱隱約約中有許許風情.

賀行望眸色漸深,多看了兩眼.

池穗穗沒看到,將沒注意掉下來的吊帶勾上去,喝了口水:"你怎麼這麼晚回來?"

半晌沒聽到回答.

直到她走近兩步,賀行望才開口:"免得明天遲到."

"……"

這是真的重視家長會,池穗穗覺得弟弟怕是要感動得晚上在被窩里流下眼淚.

她自顧自地想了會兒才發覺氣氛不對.

男人這會兒站在她面前,那雙眼睛看著她,沉靜又禁欲,明明是安靜的樣子,卻給人不安靜的感覺.

看到她仰頭,他眼神暗了暗.

池穗穗下意識地握緊了水杯,溫熱透過玻璃傳到她掌心,她突然叫了聲:"賀行望."

"嗯."

賀行望應了聲.


"時間不早了."池穗穗意有所指.

她伸出食指戳了下他的肩膀,又想起蘇綿的話,見了賀行望二十多年,她好像也沒厭煩.

誰讓這男人好看得要命.

池穗穗琢磨著,自己以前是怎麼把人安穩地放在房子里,連碰都沒碰的.

她是不是太過絕情了.

屋內的燈光沒開,不知道是賀行望習慣了黑暗,還是什麼原因,池穗穗一時之間也沒想著開.

兩個人站在一起.

池穗穗將手中的杯子往旁邊的桌上一放,還沒等她轉過身,就被抵在了桌邊.

冰涼的大理石桌面和她只隔著一層薄薄的絲綢睡裙.

池穗穗伸手按在他肩上,聞到了熟悉的氣息,她輕輕揚眉:"你想干什麼?"

賀行望唇線微揚.

他甚少說話,經常是以行動代替,就像是現在,吻住了池穗穗,鼻尖盡是她沐浴後的溫香.

以往都是池穗穗主動,淺嘗輒止,今晚卻不一樣.

池穗穗被他抱在了桌上,硌著硬硬的桌面,皺著眉攬著賀行望,想出聲抱怨又被吞沒話語.

不知過了多久,細長的小腿踢了下男人.

賀行望這才松開她.

他領口被池穗穗扯亂了,至于剛剛那一腳踢的,沒什麼力道,頂多有點癢而已.

"話都沒說兩句就來."池穗穗坐在桌上,腿懸空著,就這樣才比賀行望高一點.

還可以低頭看他.

還能看到他頭頂的發旋,和柔軟的發絲.

這個發現讓池穗穗心情莫名開心不少,她蠢蠢欲動,伸手摸了下他的頭發,手感很好.

一瞬間,她明白了那些貓咖的存在意義.

"抱歉."賀行望低聲說,目光清冽,和剛才判若兩人,"沒忍住."

呼吸灑在她的脖頸上.

池穗穗瑟縮了一下,腦海里那點兒被強迫親吻的不開心瞬間煙消云散.

這話不就是在說她魅力太大嗎?

這說話的藝術,池穗穗簡直要給賀行望鼓掌.

南城名媛圈里吹她的彩虹屁能有好幾車,但她都沒覺得能有現在他說得舒心.

她甚至懷疑賀行望偷偷去進修了絕頂彩虹屁教程,一夜之間突飛猛進.

"賀行望."池穗穗翹起了一邊唇角,垂眸望向他,又偷偷地摸了下頭:"問你個問題."

"你問."賀行望點頭.

"你覺得姐夫好聽嗎?"

聞言,賀行望抬眸看她,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麼瓜,而且一般這樣的問題都比較危險.

他略作思索:"還可以."

中規中矩的回答應當是沒問題的.

"要不要給你換個更好聽的稱呼?"池穗穗仿佛沒聽出他的意思,又問.

"是什麼?"賀行望挑眉,順著她的話.

"你先抱我上樓再說."池穗穗一對漂亮的眼兒眯了起來:"至于力氣嘛,擠擠就有了."

賀行望:?

他覺得這是在內涵他之前說的時間是擠出來的.

男人眉骨輕挑,音色清冷,說出來的話卻很嚴謹:"穗穗,你可能對我有點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