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7(二更)


就這條微博池穗穗點進去花了兩分鍾.

微博是真的卡了.

等圈圈轉完了, 真正的內容終于展現在她的面前,也包括那張圖片是什麼.

照片上是一個小女孩正在許願.

大概是七八歲的模樣, 穿著高貴優雅的小禮裙, 頭戴一頂小王冠,嵌著寶石鑽石, 渾身上下都寫著"有錢"兩個字.

小女孩微微低頭, 雙眼緊閉, 秀挺的鼻梁精巧又可愛, 小小年紀就有了以後的絕代風華.

池穗穗一怔.

這是她七歲過生日時的照片, 但是這張照片她從來沒見過, 也不知道賀行望有.

難不成是他自己拍的?

賀行望這條微博一發, 各大營銷號正苦于沒有新聞, 不僅營銷號,就連微博官方也轉發了這件事.

所以導致微博崩了.

畢竟一個多次獲得金牌的射擊手,從沒有過緋聞, 卻在晚上發了一個女孩的照片, 明顯有問題.

網友還算淡定,粉絲直接炸了.

……賀神這是公開心有所屬了嗎?

這小公主送給我我他媽也愛啊!又漂亮又可愛,誰不想要抱回家!!

啊啊啊女朋友嗎?

我的關注點……不會是女兒吧???

就想問這是喜歡的人小時候, 還是喜歡的人, 這兩個區別可大了,一不小心就成社會新聞.

是不是有人盜號!怎麼這麼突然?

上面那個說是女兒的,我居然覺得可能性很大,賀神這寵溺誇獎的語氣, 真的像是被女兒逼的!

女兒什麼的也太扯了,我更相信是女朋友小時候,

就沒有個人能扒出來是誰嗎?!!

恭喜,祝福.

我宿舍有個嘴上說是事業粉的室友,現在已經叫了三分鍾了,瘋了瘋了.

今天晚上本來平平靜靜的,連個大點的娛樂新聞都沒有,賀行望直接點燃了網絡,

池穗穗窩在床上刷微博.

一半是不可置信,一半是在誇她小時候可愛,還有一丁點是在祝福,反對的倒是很少,但也有.

畢竟不是愛豆,戀愛結婚都很正常.

但也不乏有極端的粉絲.

看這聲勢好大的,池穗穗覺得如果自己的微博暴露出來,恐怕要比現在還要誇張.

她去賀行望的超話看了眼.

雖然池穗穗覺得一個運動員搞超話很粉圈化,但是現在的網絡確實是這樣,萬物皆可粉圈化.

而群里蘇綿已經炸了.

蘇綿:嗚嗚嗚我男神偷偷談了戀愛!女朋友還這麼好看!我居然到現在才知道!

宋妙里:沒事,不用擔心.

作為知情人之一,宋醫生相當有耐心,並且到目前為止約會很成功,所以心情非常美妙.

蘇綿:我不擔心,我以前還想著穗總能和賀神在一起了,我嗑的cp就這麼be了啊啊啊!

宋妙里:……

原來如此.

她覺得池穗穗這小同事是真的可愛死了,到底是真粉還是假粉,怎麼和網上的其他粉絲不一樣.

池穗穗非常沉默.

宋妙里在群里@了她,又私聊她賀行望的微博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來那麼一句.

一想到這個,池穗穗就沒法回答.

總不能說了今晚和賀行望電話時的對話吧,本來沒覺得怎麼樣,現在這麼一搞,居然有點羞恥.

"穗兒,今晚會睡不著嗎?"宋妙里打來了電話:"賀行望晚上發微博,是不是想明天訂婚看到你的黑眼圈."

"你把我想的太弱了."池穗穗隨口答.

"好吧."

"你的約會怎麼樣?"


"我就說他眼光看不出來."宋妙里的語氣里很得意,"我正在洗手間呢,待會出去我偷偷把賬結了."

池穗穗笑了笑:"那祝你成功."

掛斷電話後,宋妙里從洗手間出去直奔前台,准備把賬給結了:"刷卡."

前台微微一笑:"您好,賬已經結過了."

宋妙里:"誰結的?"

前台說:"我們老板說他認識您,今天請客."

宋妙里從腦子里搜刮了一下關于這家餐廳的信息,最終什麼也沒有想到.

這家餐廳是顧南硯選的,她怕自己選的容易超出普通價格,所以就聽了他的.

南城上流圈子里想攀上宋家的不在少數,給她免單聽上去也不是非常奇怪.

宋妙里點了點頭就回去了.

等她一走,前台才撥了個電話出去:"顧總,我已經說了,宋小姐沒有多問."

對面只簡單地嗯了聲.

前台掛斷電話後還有點精神恍惚,老板和這位宋小姐是在干什麼,還來這麼一茬.

她怎麼覺得好像哪里不太對呢.

-

第二天一早,池穗穗就被叫醒.

禮服是之前就定制的,昨天剛送到,加上化妝做造型,硬是花了好幾個小時.

一場訂婚就這麼久,池穗穗已經能想象到結婚時的了.

雖然不是結婚,但造型也夠精致.她坐在床上,讓人拍了一些照片,然後便低頭玩自己的手機.

賀行望來得比她想象的早.

等池穗穗打開房門的時候,就剛好看到他過來,和往常不一樣,今天他穿的是正裝.

那張臉過分得好看.

男人正向她走來,五官深邃,眉骨漂亮,鼻梁高挺,唇線微抿,配合上清晨的光線,勾勒出一幅美景.

修長挺拔的身影站在走廊上,靜靜地看著她.

池穗穗忽然那麼一瞬間,有點軟,感覺蘇綿叫了許久的蘇此刻被體現到了極致.

"你怎麼來這麼早?"

池穗穗回過神,手搭上他的.

賀行望一雙眸子漆黑,如星河碎碎,唇線一扯:"今天就這一件事."

雖然訂婚宴說的是簡辦,但該到的人還是要到的,兩家選了個地方一起吃飯.

坐上車後,池穗穗才放松下來.

不知怎麼的,兩個人無話可說,她自己也不知道說什麼,余光瞥了眼身旁.

車里光線暗了點,賀行望露出來的冷白色皮膚就更顯眼,尤其是脖頸上凸起的喉結,性感又禁欲.

池穗穗按捺住想要伸出的手.

早晚都有機會的,不缺這一時.

可能是她盯著看的時間太長,賀行望似有所覺,偏過頭看她:"怎麼了?"

"你昨晚發的微博我看到了."池穗穗眨了眨眼:"你哪兒來的那張照片."

"以前拍的."

賀行望一點都沒有心虛,反而說得相當自然.

池穗穗問:"我一點都不記得."

聞言,賀行望唇角勾了下:"你不記得很多事.我記得你生日那天很氣,因為我--"

"年紀小嘛."

池穗穗打斷他的話.

她已經猜到他下面的話,心頭一跳,就覺得不太好,趕緊堵住他的話.

賀行望神情似笑非笑,沒有再繼續說,垂眼,掃過她的手:"戒指沒戴?"

蔥白纖細的手指上空無一物.

"太招搖了."池穗穗有點無奈.

她以為賀行望的性格沉穩,所以訂婚戒指應該是穩重點才對,結果那麼招搖.

沉吟片刻,賀行望眉頭皺了下,緩緩開口:"應該聽聽你的意見."


"沒有."

池穗穗轉過頭,"挺喜歡的."

她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上面已經戴了訂婚戒指,只不過男方的戒指比較素雅.

手指修長,骨節分明.

池穗穗能感覺到手上傳遞來的溫度,甚至于還有不甚明顯的心跳--一聲又一聲.

她想多聽點是不是.

這麼一出神,手指擱在上面就自顧自地動了動,指甲修剪得圓潤,刮在掌上很輕.

像勾引.

賀行望有那麼一瞬間這麼覺得.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確認她只是不小心走了神,才斂眉,也沒有出聲.

到目的地已經是二十分鍾後.

兩家父母早就在,正在那里聊天,池美媛和江慧月是三十年的好友,也是訂娃娃親的主力.

池穗穗以前剛知道時還會想,這要是萬一兩家都生個男孩,或者是都生個女孩,還要繼續嗎?

但是這想法沒有用,因為她和賀行望不同性別.

今天賀初華也在.

可能是被哥哥叮囑過,所以縱使不喜歡池穗穗,臉上也掛著笑容--如果眼神能再真誠點就好了.

賀初華主動開口:"穗穗,祝你和行望早點結婚."

池穗穗臉上是完美的笑容:"謝謝姑姑."

虛假的塑料情誼.

豪門里可太常見了.

趁著大人聊天,池穗穗和賀行望咬耳朵:"你姑姑今天怎麼這麼安定?"

兩個人靠得很近,她的呼吸都灑在他耳朵上,溫溫熱熱,又輕輕柔柔.

賀行望垂目,低聲解釋:"我爸給了姑姑一份禮物,未來一段時間,她會比誰都安靜."

池穗穗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好歹是賀家人,又所嫁非人,再怎麼看不過去也會接濟點,總歸是賀明華的妹妹.

賀初華也在打量池穗穗.

池穗穗天生皮膚白,長得又漂亮,今天造型做得精致,此刻紅唇一抿,整個看起來明豔艶麗.

每次都是自己單方面的看不慣,到現在為止,她才知道兩個人之間根本沒有可比性.

倒是她一直有點不理解,賀行望居然會喜歡池穗穗那個大小姐的性格.

賀初華瞄見兩個人說話離得那樣近,一時之間,當初"不過是虛偽作假婚姻"的想法也有點遲疑起來.

特別是賀行望看著池穗穗的時候.

-

訂婚結束後,池穗穗回去換了身衣服.

其實她有時候也覺得很神奇,她和賀行望住柏岸公館幾年了竟然什麼都沒有做.

而且訂婚宴結束後又是各種各樣的活動,一直到晚上,也是賀行望把她送回家:"明天早上我來接你."

原本已經請好假的池穗穗:"好."

為美色妥協.

大概是池穗穗答應得太歡快,讓賀行望不禁莞爾,和往常的表情很不一樣.

池穗穗一時沒忍住,又湊上去親了一下.

一回生二回熟.

第三回已經相當淡定.

池穗穗偷香結束後准備退開,卻沒想到賀行望的手勾住了她的腰,徑直壓了下來.

時隔許久,又一次真正的吻.

唇齒相融間,池穗穗聞到了熟悉的柏木香,她胡亂地想著他怎麼不換一個別的香,但是這個也蠻好聞的.

大抵是突然,她的呼吸很快不穩.

松開時,池穗穗的臉側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一絲紅色,輕輕淺淺,更添風情.

賀行望的唇上又沾了口紅色.

池穗穗噗嗤一聲笑,又忽然想起什麼:"對了,你微博上都說照片的我是你女兒,你要不要解釋一下?"

"好."


"晚安,未婚夫."

賀行望伸手用指腹蹭去一點紅,撚了撚,嗓音平靜溫和:"晚安."

看著池穗穗進入宅子中,他才離開.

本來池穗穗以為自己會稍微晚一點睡,卻沒想到一夜無夢,直睡到清晨.

家里樓下齊信誠放了一堆的糖,他唉聲歎氣:"自家的員工太有眼力見也不是一件好事."

"喜糖啊."

剛下樓的池穗穗看到,直接從里面抓了一把裝進包里:"謝謝爸."

齊信誠:"……"

早知道剛剛藏起來了.

池穗穗揣了一兜子的糖,直接坐賀行望的車去電視台,末了還送賀行望一把.

賀行望目露詢問.

"我爸給的喜糖."池穗穗剝開一顆放進嘴里,含糊不清:"你不吃?"

"……"

賀行望不喜歡吃糖,但還是吃了一顆.

自己的喜糖自己吃.

大清早的吃糖其實膩得慌,池穗穗踩著點去電視台的,同事們基本上都到了,蘇綿正在那喝豆漿.

看到她手里的糖紙,蘇綿多看了兩眼.

有點兒喜慶.

蘇綿看的次數太多,池穗穗很快就發現了,詢問:"怎麼,是不是想吃?"

"吃多了牙疼."

"這是你男神的喜糖,你也不吃?"池穗穗丟了幾顆過去,還不忘蠱惑她.

"……"

蘇綿長歎一口氣:"穗總,要是賀神結婚真能給我發喜糖,我能再發一百條微博."

池穗穗挑眉:"這可是你說的."

"我說的.還沒來得及恭喜穗總你訂婚了."蘇綿笑盈盈地說,低頭剝開糖紙,又想到池穗穗剛才的話.

手機響了一聲.

通知欄上提示賀行望剛剛發了條微博,蘇綿點進去看,發現是轉發了一條評論的.

賀行望:七歲時的未婚妻.//@今年暴富:我的關注點……不會是女兒吧??

剛剛發的,評論已經好幾百.

???真的戀愛了?!

本人在線回複,連女朋友都跳過了,居然成了未婚妻……酸死我了酸死我了!

所以賀神的意思是七歲就認識了嗎?

難不成是青梅竹馬嗎?

肯定是自己認識的,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快,說不定也是家世很好的.

我只是覺得那張照片有點兒奇怪,但我又說不上來在哪里……我遁了?

蘇綿一刷新這微博就是幾百條評論,她一評論就直接被淹沒在眾多評論里.

她心里面那個哇哇亂叫,好在已經習以為常,畢竟這兩天吃瓜的人太多.

蘇綿悻悻地瞥見那條熱門評論,評論的博主被誤會成說女孩整容,所以被罵了一頓.

蘇綿被說得又去看了下那張照片.

半天,她沒忍住抬頭看.

對面的池穗穗眉眼如畫,今天的妝容薄得清透,明媚搖曳,如同清晨沾染露水的薔薇,鮮活的生命力.

忽然,她越看越覺得似曾相識.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就像是荒原上的野草,猛然生長且開始連綿不斷,抑制不住.

眉眼上的相似是很輕易能看出來的.

蘇綿微微睜大了眼:"穗總."

"嗯?"

池穗穗抬眸.

"我突然發現--"蘇綿咽了咽口水,盡量語氣婉轉地開口:"你和賀神微博里的小女孩有一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