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5(二更)


池穗穗雖然是問, 但卻是陳述語氣.

她指尖還勾著賀行望的衣領,一點都沒有松開的意思, 背後是漆黑如墨的夜幕.

"松開."賀行望沉著聲.

"你先回答我."池穗穗說, 一點也沒有讓步,她從來都是如此.

"穗穗."

池穗穗不甚滿意, 就在她要出聲的時候.

傾身靠近的男人望向她精致冷然的眉眼, 眼瞼微垂, 緩緩開口:"未婚妻."

勉強算是個答案吧.

池穗穗也沒指望他能突然說出個女朋友過來, 畢竟對于豪門聯姻來說, 未婚夫妻和夫妻是最常見的.

倒是人她親到了.

雨後的草木香飄散在空氣里.

池穗穗收回手, 還貼心地給他整理好衣領, 眼尾一挑:"算你答對了, 但還差一點."

一對眼兒漂亮極了.

賀行望的眼神描繪著她的輪廓,眼眸漆黑如墨,情緒不明, 唇瓣因為剛才的行為染上了口紅.

池穗穗的嘴唇倒是淺了點.

他沉吟片刻, 思索著什麼答案比較准確.

"盒子你要不要?"池穗穗從一旁將梁公子精心准備的禮盒拿出來:"不要就算了."

"不用."

賀行望將手中的紙輕飄飄地飛進了車里,穩穩當當地落在了那禮盒的正上方.

"進去嗎?"他問.

池穗穗看了眼不遠處的射運中心,有點兒心癢:"晚上去會不會不太好?"

賀行望淡淡回答:"晚上沒什麼人."

池穗穗思索了一番:"好."

他當射擊手這麼多年, 她還從來沒有進到最里面, 就算上次采訪,也只是參觀了一些表面的.

賀行望伸出手.

池穗穗搭著他的手下去,一手拎著裙子,等准備收回來時卻發現被他直接攥住了.

她干脆就隨他去了.

反正親都親過了.

射運中心晚上比較安靜, 大多數訓練都是在白天,只偶爾有幾個勤奮的晚上也要學.

從大門進去時,看門的警衛都不由得多看兩眼.

這可是賀神!

因為就兩個人,池穗穗有種非常奇妙的感覺.

她恍惚間想起小時候.

說起來她和賀行望認識得很久了,甚至可以說得上是青梅竹馬,但那時候她脾氣傲,他冷,真正說的話其實並不多.

得知兩個人有娃娃親是在成年後的事情.

南城名媛圈里喜歡賀行望的不在少數,甚至還有想靠接近池穗穗來接近賀行望的白富美.

池穗穗雖然傲,但識人清.

她和賀行望私下相處時間最久的一次應該是去一個德高望重的老太太的壽宴.

池穗穗那天心情莫名不好,偏偏一眾千金們都圍著她吹彩虹屁,吵得耳朵疼.

又正好看到賀行望,她干脆拉了賀行望去二樓,結果兩個人進了一個房間,不小心關在了里面.

那大概是一個客房.

里面東西不多,多是一些收藏品,他們又沒帶手機,池穗穗就看著賀行望在那邊看書.

她最後好像睡著了吧.

醒來時已經離開了那家,賀行望坐在車里,她躺在他腿上,他的手擱在她頭下枕著.


池穗穗到今天也不知道最後發生了什麼.

幾分鍾後他們就走到了門口.

池穗穗回過神來,余光掃過賀行望的臉,停在了他染了胭脂色的唇瓣上.

"等等."

賀行望偏過頭,"怎麼了?"

"你要頂著這個去里面嗎?"池穗穗隨口說了一句,從包里拿出紙巾:"擦掉."

賀行望就站著,任由她動作.

"沒人看見."

"里面燈這麼亮,瞎子才看不見."

"……"

"好了."

賀行望是已經習慣了池穗穗的語氣,畢竟當記者,總能有辦法讓人說不出話來.

比起其他人,他覺得自己可能是比較幸運的那個.

-

射運中心之前有了賀氏的投資,現在整個地方都很漂亮,不知道還以為是什麼豪華基地.

"這里面有女運動員嗎?"臨進門前,池穗穗問.

"有."賀行望言簡意賅.

"那我上次怎麼沒有見到?"

"那次她們出去了."

經他一解釋,池穗穗才確定射運中心里面男女運動員都有,但是住的地方是分開的.

這邊很少會向外面透露情形,她上次雖然是以記者的身份,但也只是采訪賀行望一個人而已.

李懷明他們本來一直在大廳里的,就等著做第一個看被接過來的是誰的人.

結果沒想到等到一半,教練來了.

"都在這里干什麼?白天還沒訓練夠,還是嫌睡覺時間太長?那我明天給你們重新換一個時間表--"

話還沒說完,人全跑了.

所以池穗穗和賀行望進入大廳時,一片安靜,連個人影都看不到,徑直去他的房間.

好巧不巧,李懷明聽到腳步聲開門.

只來得及用手機拍到池穗穗的背影.

他刷地一下關上門,在群里面發消息:臥槽!我看到了!好絕一背影!

下面一排問號.

蘇治:說話能清楚點嗎?

李懷明:我剛看見賀神接的女孩了,從背後看絕對是好看的,是不是賀神女朋友啊?

蘇治:說不定是妹妹呢.

李懷明不甘心:情妹妹也是妹妹.

蘇治:?

群里面就到底是妹妹還是女朋友討論了起來,最後想起之前微博上賀神的緋聞事件.

甚至開始琢磨起怎麼回事.

池穗穗今天穿的是連衣裙,和那天來采訪穿的正裝不一樣,李懷明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個人.

有關賀神帶了個女孩進射運中心的事情飛速傳播開.

不多時,女生那邊也知道了.

"他們說賀神帶了個女孩過來."一個短發女生從床上坐起來:"真的假的?"

"真談戀愛了?"

"那個傳說中的結婚對象?"

她們都是同一時間段進來的,所以關系就比較好,對于之前的事就知道得一清二楚.


賀神家世好,長得好看,不要提外面每天都能在網上看明星的追星女孩,在射運中心的女運動員們都覺得驚豔.

再加上他一直不怎麼近女色.

總是會心動的.

只是第一個去表白的女運動員被直接拒絕,賀行望說自己已經有了結婚對象.

第二個不信邪,還想去房間里生米煮成熟飯,賀行望看都沒看,直接換了個房間.

從此之後那房間就被當成儲藏室了.

畢竟是賀氏投資,對于住上面,賀行望要求什麼都可以,上面都不會管.

"這麼晚還過來."另一個女生撇了下嘴:"不知道這里是射運中心啊,還想過夜?"

"賀神身份擺在那里,豪門聯姻啊."她身旁的人小聲說:"真實的白富美哪有那麼多."

"那也不可能丑吧,你看很多有錢人都找了女明星結婚,說明還是看臉的."

"人家門當戶對."一開始的女生翻了個白眼:"你們怎麼知道長得一般,再說了又輪不到你們來反對."

"我們又沒說什麼壞話."

群里正好刷出來一張模糊的照片.

一點開,玲瓏有致的背影就展現在屏幕上,直角肩,身材高挑,長腿細腰,蝴蝶骨驚豔性感.

就憑這背影,都能秒殺.

本來嘀嘀咕咕的幾個人一下子沒了聲.

別人的議論自然是傳不到池穗穗的耳朵里.

賀行望的房間不小,但是構造看起來很單間,風格也比較性冷淡,很符合他本人的風格.

這就讓池穗穗想起柏岸公館里他的房間.

"房間里沒有槍?"她環視了一圈,停在一個飛鏢的靶邊,上面正好插著一個十環.

"嗯."

賀行望隨手扯了下來,慢條斯理地開口:"不能帶出來,否則失手了會出事."

池穗穗了然地點頭.

她從他手里把那個飛鏢拿過來,自己試了一下,本以為很簡單,結果就一環.

"……"

池穗穗直接把那個飛鏢拽下來塞進了賀行望的手里.

賀行望看得唇角勾起.

"沒什麼好笑的."池穗穗手背在後面,冷著臉:"我要是像你一樣,我都可以為國爭光了."

"對."

賀行望認真捧場.

"……"

池穗穗笑出聲,嗓音清脆,賀行望的表情就給人一種說假話的感覺,讓她覺得很好笑.

她干脆直接轉移了話題.

在里面待了有半小時,池穗穗才決定離開,賀行望送她出去,這一回倒是誰也沒碰上.

司機一直等在外面.

池穗穗上車後突然按下車窗,將下巴擱在窗沿上,仰著頭看男人頎長的身形:"還有一件事."

賀行望挑眉:"你說."

"訂婚宴還沒有辦,所以未婚妻准確來說不對."池穗穗莞爾--

"記住,下次要說女朋友."

說完,她便合上了車窗,天色太黑,從里面也只能看到賀行望的身影輪廓.

一直到車消失,賀行望才回了射運中心.

-

回到柏岸公館,池穗穗才打開手機.

未讀消息很多,大多都是在詢問今天拍賣會上一擲千金買了個小島的是不是她.

還有父母發來的消息.


齊信誠:怎麼突然買小島了?

池穗穗先回了自家爸爸的:送人的.

等她再回完姐妹們的消息,齊信誠的回複也跟著來了:??送誰??

池穗穗:還能有誰.

齊信誠:好吧……

一串省略號跟在後面,池穗穗沒忍住笑:以後那個小島就是我的了,也沒什麼.

齊信誠:我女兒說得真對.

這次的小島池穗穗不全用的賀行望的卡,兩個人一半一半,賬單她都已經收到了.

宋醫生晚上休息,躺在床上發來賀電.

還不忘感慨:"還好是你,穗穗,要是其他人買的,那我都可以想象以後的畫面了."

池穗穗:什麼畫面?

宋妙里發了條語音過來:"咱們圈子里的人你還不知道,尾巴都會翹天上去,八成還會叫:天啊!這可是我花了一億買來的島,你竟然還想上去?"

她將那股子趾高氣揚學的惟妙惟肖.

"但是這是你的,我可以免費上去嗎?"

池穗穗指尖一動:已經是賀行望的了.

宋妙里消息回得很快:這多見外啊,你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他的就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島主穗.

最後三個字讓池穗穗樂不可支.

你提醒我了.

宋妙里表示不理解.

新晉島主-池穗穗發了一句話過去:可以開發成旅游島,立個牌子:一步十萬.這樣回本指日可待.

宋妙里:?

這一步,友誼的船就翻了.

調侃完宋醫生,池穗穗這一晚睡了個好覺.

次日清晨神清氣爽地去電視台上班,踏進大廈的第一個想法竟然是之前賀行望說的"遲了"兩個字.

至于那個牌子,島主穗表示是玩笑.

周一上午其實有點忙.

畢竟周日沒上班,積壓了的新聞都要今天處理,午間新聞晚間新聞可能會用到.

當然這是老員工負責的.

"穗總,張悅然好像快要回來上班了."蘇綿一邊打字一邊說:"又要看見她了."

"她說不定也不想看見我們."池穗穗勾了下唇,意有所指:"不用擔心."

"說的也是."蘇綿忍不住笑.

臨到中午時,池穗穗去茶水間接水.

兩個實習生正站在里面說話,這一下討論聲戛然而止,乖巧開口:"穗總."

她們和蘇綿一樣的叫法.

池穗穗嗯了下.

水接到一半,她就覺得不對勁.

兩個實習生大氣也不敢喘,池穗穗總覺得她們似乎是在打量自己,沒有惡意.

但是等她去看的時候,她們就轉開了視線.

池穗穗唇線下壓,端著水杯走出茶水間,卻在最後一步忽然停了下來,轉過身.

兩個實習生偷看被抓了個正著.

"說吧,有什麼事?"池穗穗抬了抬下巴,不緊不慢地開口:"總不至于是我今天太好看吧."

兩個實習生對視一眼.

好看當然是好看的.

"我們今天刷到一個論壇熱門帖子,里面正好提到了穗總,內容不知道該不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