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2(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說買島就買島, 池穗穗直接將這事放在了計劃里.

但是買什麼島是個很重要的問題,她不想隨便買個垃圾島回來, 以後連去玩都不行.

池穗穗回了賀行望, 然後才開始寫新聞稿.

一個合格的新聞稿要有六個元素,她可以說是掌握得很清楚, 本身這件事她就是當事人之一.

她當時在現場, 還有錄音筆和網絡上的圖片佐證, 寫出來的更讓人身臨其境.

這不需要多麼華麗的辭藻.

池穗穗圖文並茂, 將錄音筆中的內容又聽了兩遍, 確認不遺漏任何信息之後才寫進去.

想到之前宋妙里說對方是周氏的, 她上網上搜了下.

周氏在三年前建立, 剛開始老板周建可以說是意氣風發, 憑著一個劇本拉到投資,用一部幾十萬小成本的電影獲得了兩個億的票房.

大概是吃到了甜頭,接下來簽約了八個藝人, 各種項目齊上, 又開了兩部電影.

當然這電影就撲街了.

池穗穗還在微博上搜到了網友們的差評.

"《星際追亡》披著科幻片的開頭,內容仿佛特攝片,還不如特攝片好看, 簡直年度爛片, 白瞎了我四十塊錢."

"我以為《星際追亡》是第一爛片,沒想到新出來的《冰凍全球》閃瞎了我的眼睛,一部好好的末日片,結果談情說愛的劇情占了80/, 配角還加戲……"

池穗穗幾乎一看到這評論就不想看這電影.

這兩部都是高成本的,可以想象周氏的野心,結果沒想到兩部都只得到了幾千萬的票房,連成本一半都沒撈回來.

接下來周氏就一直時運不濟.

今年初到現在,一直有各種破產的新聞,直到一周前,老板突然暈厥,被送到二院.

本來住的是單人病房,他母親過來時擅作主張,他又被轉到普通病房.

池穗穗剛寫幾行字,電話就響了.

"醫院的事真的假的?我姐受傷了嗎?真打人還是假打人?"

宋成睿一等接通就連著問了三個問題.

"一個一個來."池穗穗非常冷靜:"真的,你姐沒受傷,假的."

宋成睿哦了一聲:"怎麼不是真打人?"

"你很失望?"

"我覺得打一頓還是可以的."

池穗穗覺得他今天這麼冷靜似乎不太對勁.

宋成睿脾氣出了名的炸,南城著名二世祖,但為人又很有義氣,之前有一富二代想從他這邊下手接近宋妙里,事發之後全家都離開了南城.

池穗穗問:"你現在在哪?"

宋成睿說:"去醫院的路上."

"……"

她就知道.

這事宋成睿能穩住就怪了.

"你姐沒問題,我當時在現場."池穗穗將電腦合上,一邊回房間:"我馬上去醫院."

"我不沖動."宋成睿說.

"你別說了,等于沒說."池穗穗直接打斷他的話:"你要是想讓你姐再上一次熱搜,你就去吧."

"……"

宋成睿感覺自己被威脅得明明白白.

他就不應該給池穗穗打電話的.

掛斷電話後,池穗穗給宋妙里發了條消息:會開完了嗎?你弟在去醫院的路上.

沒多久,宋妙里回複結束了,又加了三個問號.

然後就沒了消息,估計還在忙.

池穗穗干脆帶著筆記本和錄音筆,還有一個相機就准備再去一次二院.

新聞這種事,一定要真實.

-

網絡上的事情對忙碌的醫護人員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

但是池穗穗到二院門口的時候,發現樓下有記者帶著攝影師過來,恐怕是因為網絡上的事情.

"對不起,宋醫生現在不接受采訪."

"我們還有幾個病人要檢查,請你們先離開好嗎?病人耽誤不起."

兩個護士在科室的門口勸阻著.

池穗穗一眼就看到兩個男記者站在辦公室門口,包括攝影師,護士被襯得十分嬌小.

"關于今天網上流傳的醫生打人事件,請問這件事是真的嗎?是宋醫生嗎?"

護士頭都炸了,她們要去忙著照顧病人,哪里有時間和記者們一直拖在這里.

她一瞥眼看見池穗穗過來,眼睛一亮:"池小姐!"

池穗穗走過去,遞了個安撫的眼神.

本來她和宋醫生的朋友關系,這里的護士都知道,再加上昨天發生的事情,她們都印象深刻.

池穗穗目光往下,落在工作證上.

奇聞.

一個新聞社.

這家新聞社之前出過名,因為將一樁陳年舊事放出來,受害人被無數次采訪打擾,一次又一次地剖開往事.

就為了一個頭條.

池穗穗對他們沒好感:"奇聞的記者堵在醫生辦公室門口,是有心想進去為醫生分擔?"

"我們是來采訪的."

"你不也是記者嗎?"

兩個人一開口就同時說話.

對于池穗穗,媒體圈無人不知,行事招搖,說不定背後還有人,但每篇采訪或者新聞拿出來都是范本.

尤其是她的脾氣.

"記者要有記者的樣子."池穗穗擺正他們的工作證:"不是讓你們話筒都懟到嘴上的."

她反手掏出錄音筆.

"但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記者."池穗穗莞爾一笑:"來,對于醫生打人的事情講兩句."

這可是他們常用的話.

抓到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讓說兩句.

兩個記者往後一退,皺眉說:"我們又不是當事人,讓我們講什麼?"

"那我不清楚,我來了看到你們,我覺得有必要采訪."池穗穗一挑眉:"新聞稿里用不上的素材很多."

兩個人對視一眼.

池穗穗也太難纏了.

怎麼今天在這里都能碰上,她沒帶攝影師,一看就是自己私人過來的,難道也是為了新聞?

正說著,後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幾個人一起抬頭去看.

然後就看見一個帥哥身後跟著好幾個黑西裝朝這邊走過來,個個人高馬大的.

"……"

走廊上一時間靜默.

宋成睿一上來就看到那兩個男記者,直接就讓保鏢把人給堵到了另外一邊.

"干什麼啊!"

"你們想干什麼?!"

兩個記者都沒來得及想明白怎麼回事,就被擠到了走廊遠處,再想進去的時候已經被幾個保鏢堵了個完全.

池穗穗樂不可支:"宋成睿這是醫院."

宋成睿毫不在意地揮揮手:"我又沒打人,這走廊上大家都可以站,誰讓他們擠不過我的人."

兩個男記者在幾米遠的地方瞪著眼.

"宋醫生呢?"宋成睿問.

"宋醫生去看病人了."

"不是說好放假嗎?"宋成睿吐槽了一句:"算了,我還是在這邊等吧."

池穗穗叮囑了她兩句,去了周建所在的病房.

"她為什麼能進去?"

兩個記者看著池穗穗進去,怒目而視.

"因為池小姐是宋醫生的朋友."護士認真解釋:"真朋友,一起長大的."

"……"

周建的病房里其他兩個病人都下去活動身體去了,現在就只有他和周母在.

宋妙里人不在這里.

看周建人目前醒著,池穗穗站到病床邊:"周先生,現在方便說話嗎?"

周建點頭:"你是誰?"

明明還三十歲不到,但看上去已經很頹廢.

池穗穗說:"南城電視台的記者池穗穗,也是昨天醫生打人事件中的當事人之一."

聽到是記者,他皺了下眉.

池穗穗沒想耽誤時間:"昨天您母親在醫院里拉扯宋醫生,今天這件事上了熱搜,您母親似乎清楚熱搜的事情."

"不可能."周建直接否認:"她之前一直生活在老家,不會上網,怎麼可能知道."

"所以您母親有和您提過這件事嗎?"

"她昨天說了醫生亂用藥,我沒阻止成功."周建臉色不太好看:"這件事背後另有其人."

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問題.

池穗穗又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這才離開病房.

宋妙里正和宋成睿站在那邊說話,幾個身強體壯的保鏢就站在那里,沉默寡言.

"醫院哪里能讓你的保鏢待?"

"你可以當他們不存在,我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這麼大塊頭能當看不見嗎?"

"那這醫院這麼不安全,你要出事了怎麼辦,要不你干脆辭職回家算了."

姐弟兩個就這件事說個沒完沒了.

所以池穗穗說她弟知道可能會把醫院移平,雖然誇張但也差不離,因為宋成睿的性格如此.

剛剛辦完出院手續,回來拿自己的化驗單的陳助理睜大眼,搞不清楚什麼情況.

他默默地聽了一會兒才離開醫院.

-

關于保鏢的事情,最終是宋妙里強勢決定,宋成睿乖成鵪鶉一樣站在她身後,不時地撇兩下嘴.

宋妙里負責的病人不少.

她既然下午因為這事來了醫院,再回去就浪費時間,干脆直接開始工作.

宋成睿就一步一步跟在後面.

當然病房他也不進去,就杵在門口站著,他個高,又長得帥,倒是讓不少病人家屬多看兩眼.

宋妙里從最後一個病房出來,碰見池穗穗.

"穗穗,你不是回去了嗎?"

"我剛去問了周建,熱搜的事情他只知道皮毛."池穗穗低聲問:"周母呢?"

"出去吃飯了吧."

宋妙里說:"說實在的,他媽真的是讓我無力吐槽,雖然快破產了,但好歹住單人病房的錢還是有的."

結果周母來說什麼省錢,就給轉了.

池穗穗不置可否:"醫院澄清了嗎?"

宋妙里說:"剛把監控放出去."

但是因為官博關注的人不多,所以半小時過去了還沒上熱搜,也沒有評論過萬.

這是常態.

不過幸好一開始圍觀的人不多,所以監控看得一清二楚,是周母徑直沖上來抓她的胳膊.

而且池穗穗也只是用板子打掉對方的手而已.

所謂的熱搜不過是打了個時間差和一張意義不明的圖而已,明顯是為了上次頭條不顧一切的.

池穗穗想澄清的同時也想知道背後是誰.

今天周母那個閃躲的眼神很清楚,絕對是有人說了這件事,而且很可能還在現場.

說不定還有後續.

"效率太低了."宋成睿插嘴.

"醫院是救人的地方,又不是專門做營銷的."宋妙里白了他一眼,"你趕緊把保鏢帶回去."

兩個人又討論了起來.

池穗穗在一旁思忖著周母的事,手機屏幕亮了起來.

是賀行望的電話.

她按了接通:"喂?"

"新聞上的事我看到了."賀行望言簡意賅,聲線嚴謹克制:"我讓人發給你了."

"什麼?"

池穗穗去郵箱看了眼,果不其然收到了一封新郵件.

"你讓人查這件事了?"池穗穗唇角一翹.

"正好看到了."賀行望說.

正好.

池穗穗覺得這個詞相當有靈性.

"周氏最近有人有意向收購,賀氏也有."賀行望話題轉得很快:"小島可以買大點."

"買那麼大做什麼?"池穗穗問.

"小的已經有了,我喜歡大一點的."賀行望的嗓音依舊磁沉悅耳:"反正用我的卡不是麼."

說得好有道理,池穗穗一時之間竟然有點心虛.

賀行望耳邊聽到其他人的聲音:"有人在?"

池穗穗剛想回的話被打斷,看了眼宋妙里那邊:"宋成睿知道昨天的事,來醫院了."

相隔幾步遠的姐弟兩個還在說話,話題也跟著轉變.

"大不了我給你開家醫院,正好也不用說我不務正業."

"弟弟,不是我不信你,醫院不是那麼容易開的,醫生哪里來,院長是誰?選址在哪?"

"有錢就行."

"那也是幾年後的事情了,等你的醫院開門,說不定賀行望都給穗穗開了家電視台並且已經上星了."

宋妙里隨口做了個比喻.

兩個人說話聲音不小,隔著手機都能聽得見.

"……"

電話這邊莫名被cue的賀行望.

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宋妙里剛剛隨口說的."池穗穗輕咳一聲,走遠幾步:"不用放在心上."

電話那頭傳來賀行望的聲音.

"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