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1


消息發出去後, 池穗穗眉眼一彎.

她本來想問其他的,但是臨到了對話框的時候, 卻突發奇想發了這條消息過去.

也不知道賀行望會怎麼回.

柏岸公館近在眼前, 池穗穗拿著體檢單下車,剛到客廳就收到了新回複.

賀行望:你想要幾張?

他只回複了一條.

池穗穗感覺賀行望幸好沒有說"要多少有多少", 不然她會有點起雞皮疙瘩.

雖然兩個人還沒結婚, 房間是各住各的, 門平時也會關, 但並不會鎖.

一般情況下池穗穗和賀行望都沒有去別人房間里的想法.

至于之前衣帽間的事情, 那也算是特殊情況.

池穗穗回複了賀行望, 然後點開姐妹的群, 群里正在聊天, 宋醫生剛說了一件事.

今天她走後,宋妙里今天去病房里看了陳助理.

本來陳助理早就可以出院,但他每次都叫著身體不舒服, 還想再住兩天, 那也沒辦法,醫院總不可能趕人.

好在今天陳助理終于說明天辦理出院,然後去上班.

宋妙里看他一件激動的樣子, 啊了一聲:"明天是周末, 你還要上班嗎?"

顧南硯站在宋妙里身旁,垂目看了下陳助理.

"是嗎?"陳助理也偷瞄了下顧總,心想他在這醫院住得已經分不清周幾了,顧總之前讓他明天上班也太真實了吧.

"你們公司真沒有人情味."

宋妙里小可憐似的看著顧南硯, 建議道:"你之前朋友圈發的996,這明明是997."

顧南硯不置可否.

宋妙里隨口說:"說實話,周日還要上班,這老板不行,趁早炒了吧."

"……"

陳助理想說他不敢.

他看了下沉默寡言的老板,心想這當著自己的面被說不行,他這雙耳朵可以不要了.

陳助理咳嗽兩聲.

他開口:"現在工作那麼難找,老板工資開得高,福利又好,我覺得還是很好的."

"那是你們沒見過好的,要不我給你們介紹個工作吧."宋妙里說著看向顧南硯.

顧南硯抬眸:"不用了."

宋妙里說:"不要客氣呀."

顧南硯:"……"

顧南硯沉聲:"沒客氣,工資高."

宋妙里說:"我介紹的也不差,你們工資多少."

大不了從她私人賬號上開工資,誰讓他長得好看,只要認真不惹事都可以.

顧南硯望著她,思忖了一下該說多少.

據他所知,醫生的工資並不高,更別提宋妙里還只是一個剛上任幾個月的.

他自己作為公司老板,沒有工資.

整個公司都是他的.

陳助理見顧總沉思,開口說:"每個月一萬五."

他又補充道:"現在市面上我們能有這麼高已經秒殺一大部分普通員工了,宋醫生有好工作可以自己去的."

宋妙里本來想說可以開幾萬工資的,被這最後一句說得認真想了一下.

好像高工資的工作,自己不去,反而介紹給別人是有點不符合邏輯.

她的人設是努力工作賺錢,想買海景房的宋醫生,積極善良的二院院花.


宋妙里眨巴了一下眼,望向顧南硯:"好吧."

顧南硯沉默點頭.

末了,從病房出去前,宋妙里好奇地問:"你們老板是誰啊?"

陳助理剛躺下又坐起來:"不知道,不認識,我們普通員工哪里見得到老板."

"是嗎,小顧."宋妙里轉頭.

"是."顧南硯遲疑一瞬.

"小顧,看來我們同病相憐,都是社畜."宋妙里同情的同時,還不忘加深一下自己的人設.

這事直接引發了群里關于工資的討論.

宋妙里:小顧太可憐了.

大概是文字不夠,她還發了長語音.

"工資一萬五能干什麼,連我一個包的零件都買不到,連我一個耳環上的小鑽石都買不起,我去做個spa就超了.幸好我沒說我家有錢,不然要是談戀愛了,他會有心理負擔的."

蘇綿作為一個真正的社畜,沒忍住在群里發言:"宋醫生,一萬五已經很不錯了."

作為一個記者,她更有資料支持,

蘇綿:2019年帝都的平均工資排名全國第一,人均一萬一每個月,咱們南城剛好一萬.

蘇綿:所以--

宋妙里:怪不得他不願意辭職.

宋妙里:@穗穗 你今天叫小賀了嗎?

池穗穗正懶洋洋地泡在浴缸里,看到這條消息,隨手回了一條:叫了.

兩個人都開始追問結果.

蘇綿雖然不清楚,宋妙里簡單科普了下是池穗穗的娃娃親對象,至于其他信息宋醫生是知道不能說的.

池穗穗:他給我了幾張無限額卡.

群里沉默半分鍾.

宋妙里:有錢人的戀愛.

蘇綿:愛了.

池穗穗本來沒覺得怎麼樣,被她們兩個一感慨,也覺得賀行望好像是真的很好.

他們習慣于這樣的相處方式.

-

周末不用上班,池穗穗一般是不早起的,而賀行望一般在家的時候阿姨是不會來的.

所以今天阿姨沒來,因為不知道他已經走了.

兩家父母雖然想的是親上加親,但是也是想他們能培養出真感情,所以一直很關注.

畢竟以後是要過一輩子的.

池穗穗精心護理完已經快到中午,直接出去吃了一頓,這才回到柏岸公館准備午睡.

睡前,手機振動幾下.

大多是蘇綿的,因為宋醫生正在補覺,凌晨她們接到了一個病人,早上才結束手術.

蘇綿:#鏈接

蘇綿:這個描述得好眼熟,是昨天宋醫生的事嗎?

里面發的是微博分享,池穗穗一看到標題"醫生打人"四個字,就覺得有問題.

這是一個投稿.

沒有視頻,沒有文章,僅有一張圖.

就是昨天那個中年婦女坐在地上的圖.

池穗穗睡意頓無,直接順著去了微博,看完了投稿的內容,眉頭皺起來,又劃到評論區.

打人是不應該的……

看投稿說得是病人家屬控訴醫生亂用藥,結果還打人,這麼囂張的?


這是哪家醫院?

看著眼熟,好像是南城二院吧?

雖然圖有點模糊,但是能看到旁邊好多護士圍觀,都沒一個人去拉嗎?

打人的是哪個醫生?

醫患關系本來就緊張,現在又出這樣的事.

我只想看證據,這開局一張圖,剩下全靠嘴,等等看會不會反轉.

評論里成兩極分化.

一來是現在微博上反轉的瓜太多了,網友們都不敢吃得太過分,二來是這是一張圖.

視頻都可能是斷章取義,圖就更可能.

但是這張圖是真實的,所以一部分網友們看到上面的內容就覺得確實挺像真的.

有醫學生出來說話,也被網友打成同伙:"你是學醫的你當然這麼說了!"

醫患關系一向是社會熱點.

這條轉發評論都好幾萬的微博迅速登上了熱搜,雖然位置不高,但卻以穩定的速度在上升.

池穗穗退回去看的時候已經到了第十五位.

她先打了個電話給宋妙里,對面過了很久才接,還沒清醒:"喂?"

"昨天的事上熱搜了."池穗穗言簡意賅解釋完:"再過一段時間,應該你就會被曝光."

"曝光我?"

宋妙里整個瞌睡全沒,一下子坐起來.

"目前有人說這是二院,所以我猜測很快就會有人解碼你,不管是網友,還是背後的人."

"這是神經病吧?!"

宋妙里凌晨忙著手術,現在才剛睡好,就聽見這麼個壞消息,真是氣死她了.

掛斷和池穗穗的電話,果不其然就接到了領導的電話.

半小時後,池穗穗果然看到了宋妙里的名字,

有知情人出來透露昨天在二院確實發生了爭執,三言兩語提到了宋醫生.

這一下網友們全去了二院的官博.

池穗穗思來想去,最後還是去了醫院.她到的時候有護士說宋醫生被領導叫走了,醫院正在調監控.

那個病人家屬正在總台前問:"你們醫生人呢?醫生都不在這邊?我兒子要是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護士為難:"張醫生在的."

"我問的是宋醫生!她不是要負責我兒子嗎?!"大嗓門又吵又鬧.

池穗穗走過去.

對方扭頭看見她朝自己走過來,神色冷然,下意識叫:"你想干什麼?!"

池穗穗冷眼旁觀.

她就站在距離對方一步遠的地方,"今天有人曝光醫生打人,恰好是你和宋醫生的事."

池穗穗沒有直接質問.

對方的臉色沒變,眼神卻閃躲起來,嘴上也跟著開口:"活該!"

池穗穗一看就知道這里有內幕.

但問肯定是問不出來的.

"昨天我說了,我不是醫生."池穗穗聲音譏冷:"剛巧,我是一個記者,隨身攜帶錄音筆是我的習慣."

中年婦女的臉色變了.

"關我屁事,誰說的你找誰去!"她丟下一句,也顧不上和護士的爭執,直接快步離開.

說實話,池穗穗也覺得不是她投稿的.

從她的思維方式和說話習慣看來,應該是一個不怎麼接觸網絡的人,還不至于會做到這種程度.


也就說明另有其人.

護士輕聲說:"宋醫生要等等才回來."

池穗穗嗯了聲:"我不在這等,她回來了麻煩你和她說一聲我來過,謝謝."

護士點點頭.

-

池穗穗自己待在醫院也沒什麼用.

她說自己有錄音筆是真的,很久以前實習的時候,就有人叮囑過,凡事多留心,自己就不會吃虧.

今天剛好就用到了.

昨天發生的事情並不是隱私,而是當眾公開的,她就算錄音也無可指摘.

醫院那邊監控調出來應該就會公開,但是可能不會有多少人看澄清,因為網絡現狀如此.

池穗穗打算寫一篇新聞稿.

她直接回了柏岸公館.

池穗穗想的好,誰知道電腦上次被她帶回家,這次不在這里,想了半天才想到賀行望的房間可能有.

昨天關于幾張卡的事情,她最後沒去他房間.

池穗穗打開賀行望的房門.

上次晚上她在走廊上親賀行望,被他拉進了房間里,但那時候里面只開了小夜燈,再說當時的情況,她也沒有多余的心情去看里面的擺設有沒有改變.

房間里東西很少.

一面木制的架子上放了獎杯和金牌,還有證書.

池穗穗每次看到那無數的金牌和榮耀,就會駐足停留,這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

她僅僅是看著都覺得震撼.

桌上擺了一些書,還有包括賀氏的一些資料,他已經在開始著手接手賀氏,恐怕距離退役並不遠了.

池穗穗懷疑明年的東京奧運會會是結束.

還真有幾張黑卡放在桌上,電腦也在一旁.

池穗穗給賀行望發消息:借用一下你的電腦.

幾分鍾後,收到了回複.

賀行望:嗯.

賀行望:密碼是房門密碼.

這可真是夠簡單的.

池穗穗打開電腦後,心神一動,對著幾張卡拍了下,發給賀行望:是你自己說的,那我就全部拿走了.

沒有回複.

她又發了一條:買個小島送給你.

池穗穗發消息的時候,賀行望剛結束午休.

現在場館內這邊沒什麼人,他一個人站在偌大的室內,顯得有些孤寂,陣陣槍擊聲回蕩在其中.

直到訓練結束,他才放下槍.

賀行望一邊從場館離開,一邊打開手機看了眼,回複:不用,我並不需要小島.

新消息幾乎是緊跟著.

池穗穗: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你不喜歡?

池穗穗:不要白不要.

賀行望的目光定在最後五個字上.

用他卡里的錢給他買個島,和不要白不要似乎有很大的區別.

賀行望又看了上一句消息,感覺多一個島也不算什麼.

片刻後池穗穗得到了答案.

賀行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