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9


客廳里還回放著那段蘇綿說的成語.

池穗穗十分淡定地扭回頭, 沒耽擱地回了自己的房間,換上一套居家服.

原本穿睡裙的打算也被她拋棄.

如果是普普通通的撞見還好, 關鍵是她的小喇叭還在下面播放, 還是立體環繞整個房子的.

池穗穗一時之間仿佛品出了無數尷尬.

她下樓時,聲音已經被關了, 只有小喇叭放在桌上, 安靜又無辜的可憐模樣.

賀行望沉默地下了樓.

廚房里還放著他下午買的食材, 本來以為自己今天一個人在家吃, 誰知道就聽見這麼神奇的激情贊美.

現在眼前一來是剛剛池穗穗在樓梯上脫裙子的畫面, 耳邊又是那幾個四字詞語.

"我以為你不在家."

池穗穗咳嗽一聲, 靠在中島台上, 有意無意地暗示:"剛剛那個背景音是你關的……"

"你說的是--"

賀行望微傾身過來, 忽然開口:"是那個一直播放著稱贊你是風華絕代,天資絕色的那個小喇叭嗎??"

他表情淡淡地,一開口就是一個長句.

聽蘇綿說的時候,池穗穗覺得很好玩來著, 聽他這麼一複述, 明明是誇獎的詞都帶上一種微妙感.

她向來沒有尷尬這個情緒,卻在他面前無所遁形.

"我是不是沒有總結好."賀行望忽然想起來.

里面提了傾國傾城,傾的南城一眾, 似乎也沒錯.

池穗穗尾椎骨都開始發麻, 打斷他的話:"這是蘿蔔嗎?你吃蘿蔔嗎?"

她一手拿著跟胡蘿蔔.

大有賀行望再說一句,就把這蘿蔔塞進他嘴里.

"……"

賀行望眼神在蘿蔔上定了幾秒,思考她行動的可能性,最後沒再繼續說, 低頭洗菜.

水流從指縫中穿過,襯得手指修長漂亮,勾人心魄.

他抬眸:"我之前說周一回去."

見到池穗穗目光在看著自己的手,賀行望又低頭問:"喜歡吃這個菜?"

"不是."池穗穗轉了轉蘿蔔,眨巴了一下眼,"我在看你的手,很漂亮."

賀行望動作一頓.

事實上不止一個人這麼說過,他微博粉絲也經常這麼誇,尤其是在比賽結束後,有采訪的截圖能看到.

但那都是文字上的,這還是第一次聽親口說出來.

賀行望不由得看了下池穗穗撐在中島台上的手,中島台是淺色的,但是她手放在上面卻很顯眼的白.

十指纖纖,細如蔥白.

大概是因為職業原因,指甲修剪得很圓潤,只染了不明顯的健康色,格外粉嫩.

賀行望眼前驀地浮現幾分鍾前池穗穗站在樓梯上,雙手往後擱在背上掐著裙子的模樣.

他一抿唇:"你手也很漂亮."

池穗穗說:"你好像一個沒有感情的誇獎機器."

"……"

賀行望抬頭:"說的真話."

池穗穗沒忍住,勾唇笑:"隨口說的.你買的夠不夠我們兩個人吃?"


她伸手去撥拉袋子.

買的雖然少,但看得出來都是兩人份的.

"本來有預留給你晚上的."賀行望將水龍頭關了,指尖還在滴水,滴答滴答.

"好吧,現在一頓吃了."

池穗穗本來還打算中午吃沙拉的,但是一看賀行望似乎是要下廚的模樣,她就有點猶豫了.

吃到賀行望的飯不容易.

池穗穗在"未來幾個月都吃不到"和"今天做健身控制"中間擺了幾秒,果斷選擇了前一個.

控制可以明天,但飯就沒了.

事實證明她的選擇是對的.

賀行望今天只做了三樣菜,但樣樣都是她的口味,池穗穗坐在餐桌前思考了半分鍾,最終下結論可能是巧合.

她和賀行望很少在家里做午晚餐.

結婚這種事,她小時候年少不知事煩過,後來覺得也許指不定兩個人就各自找到真愛了.

等住進柏岸公館後,她又覺得結婚也不是不行.

長得好看,又不惹人生氣,還挺大方.

關鍵是做飯好吃,池穗穗有那麼一瞬間想著,就為了以後的每餐嫁了也不虧.

更何況她現在還挺喜歡的.

-

吃完飯池穗穗主動洗了碗.

總不能自己又吃了賀行望做的,還讓他洗碗,那看起來好像她是個奴役仆人的惡毒大小姐.

說是周一回去,但是因為射運中心那邊的原因,賀行望下午接到電話就要回去拿個東西.

今天才周六.

微博上的事雖然已經消下去一點,但還是討論的重點.

不管是被賀行望點贊的還是轉發的,現在評論都已經爆表,多的是吃瓜看熱鬧的.

博主一下子火了.

火眼金睛的博主,我也覺得那照片里的女生身材不如池穗穗好,她當初拉大提琴穿長裙,腰細得不行.

賀神見過本人,當然認得出來是不是池穗穗.

肯定是采訪時相處不錯,這才會公開澄清呀,我賀神的人品果然是巨好!

至于賀行望轉發的微博那就更多人了.

你們都是假粉.

我只粉成績,感情生活與我無關,只祝福.

記者小姐姐很好啊,那麼剛,也沒蹭熱度,還親自打臉,我就喜歡這樣的!

雖然澄清還好……但是一見鍾情有那麼一點不敢讓我相信我不信啊!

可能是賀神在射運中心吃到的飯太難吃了,有好看的仙女陪著會秀色可餐,我解釋的好有道理.

這個新聞由于林京牧和賀行望的名氣,池穗穗最後夾在中間,反而微博又漲了幾萬粉.

一眾十八線小明星哭暈在家里.

這活粉的數量,加上活躍度,都直接吊打他們了.

射運中心里,大家都知道網上的事了.

平時不禁手機,但是他們不會用手機太長時間,因為長時間敲擊鍵盤打字,會讓他們對握槍時的靈敏度降低.

所以很多時候能打電話就直接打電話.


現在和十幾年前不同,想家里人了就可以直接打個視頻過去.

所以這也就導致他們看到的時候,一切已經塵埃落定,瓜熟落地大半天.

"咚咚."

李懷明敲了敲門,一臉躍躍欲試,就差沒有直接沖進去詢問了:"賀神,那個微博上的事情,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門被從里打開.

"什麼真的假的?"

賀行望手里拎著一個袋子,站在門後.

他今天回來只是拿東西的,所以衣服還是穿的休閑裝,長腿筆直修長,肩寬窄腰.

李懷明老嫉妒了.

"就是微博上,你發的微博."他比劃了一下手,擠眉弄眼:"和你吃飯香不香的微博."

"你沒和我吃過?"

賀行望淡淡地瞥他一眼.

李懷明仔細地回憶了一下,似乎好像真的一起吃過無數次,但他從沒想過香不香的問題.

好像……真的香?

反正他在的時候,每次都是吃完的.

李懷明一時之間也不確定到底是因為賀神的威嚴吃得一干二淨,還是因為飯太香.

"想好了就讓開."

賀行望伸手就要准備關門.

"不是--"

李懷明兩個字才出來,門就關上了.

蘇治從後面冒出來,學著教練往常的老人式背手:"小李啊,你可長點心吧."

"……"

"之前那次還不清楚嗎,你還想點名人家池記者來采訪,我看你還不如想著世界杯拿金牌比較靠譜."

射運中心沒人不知道賀行望的態度.

他對于成績是很嚴重的.

對于他自己說的話,從來沒有假過.

-

因為周末沒事,池穗穗在家窩了一下午.

微博上的事她大概已經瀏覽完,這件事對她已經沒有什麼影響,反而是張悅然的名字不時被一些拿出來科普.

說著張悅然是被停職一個月,一個月後能不能繼續上班還是個問題.

倒是張悅然的過往被不少人扒了出來.

池穗穗和張悅然不在一個學校,她是南城本地人,但是本地的S大沒考上就去了外地讀書.

微博上就有同校網友出來爆料:當初張悅然在學校里,因為宿舍有一個室友是貧困生,就非常看不起,還想著孤立室友,但是其他室友沒同意,最後張悅然自己沒事找事.

這瓜的真實度池穗穗還是信的.

以張悅然這個性格,能做得出來這種事.

池穗穗切了點瓜,跑到了二樓的花架下乘涼.

這邊是當初她要求弄的一個,里面的花藤已經完全覆蓋了上面的頂,垂下來的綠藤纏繞著四周的柱子.

青草花香,很好聞.

池穗穗在躺椅上晃著晃著就感覺要睡覺了,放在桌上的手機剛好在這時響了起來.

宋妙里:穗兒,你的體檢結果不要了嗎?


宋妙里:我今天沒時間,所以你要自己來拿了.

池穗穗回了個好.

周末的醫院格外忙,而宋妙里負責的又是急診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有病人送過來.

她往年都是體檢結束後,宋妙里剛好方便順手去其他科室拿了體檢結果回來給她.

自己拿就自己拿.

池穗穗正好想去看看她追人追得怎麼樣了,這進度都還是上次宋妙里因為百達翡麗的表差點破功.

醫院里人來人往,家屬病人和醫生.

急診科這邊比其他地方見到的更多,之前宋妙里和池穗穗說過,有一次病人被送過來一周,沒有一個家屬接電話.

最後有人接了之後一聽已經付過錢,立馬就過來了.

"喏,你的體檢單,沒毛病."宋妙里遞給她:"健健康康,可以去結婚了."

池穗穗對她的最後一句話不置可否.

"賀行望在全網公開為你解釋,感覺如何."宋妙里朝她眨眼:"是不是好刺激."

"你也想體驗一下?"池穗穗問.

"想啊."宋妙里說:"這不是沒機會嗎."

池穗穗一揚眉:"我可以和賀行望提一聲,讓你在他的微博出現,不介意你給我中介費."

"……算了."宋妙里鼻尖一皺.

趁著宋醫生現在沒事,池穗穗沒忍住,把今天在家里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哈哈哈哈真的假的?"宋妙里不可置信:"這麼勁爆的?他竟然忍住了?"

"好好說話."池穗穗睨她一眼.

宋妙里伸手搭上她的肩:"不是,穗穗.你的臉,你的身材,還是在脫衣服的時候,賀行望沒感覺嗎?"

池穗穗看了她一眼.

兩個人正聊著,後面走廊上幾個人從病房里出來.

醫院里護士和醫生的穿著打扮是截然不同的,宋妙里穿著一身白大褂,又站在池穗穗身邊,很顯眼.

"是不是你們給我兒子亂吃藥了?!"

一個中年婦女從後面沖上來就拽住了宋妙里胳膊,把她整個人拽得一個踉蹌,往後摔去.

池穗穗眼疾手快,伸手拉住才沒倒.

旁邊不遠處的護士跑過來攔:"12床家屬,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動腳……啊!"

小護士年紀小,力氣也不大,直接被甩到了身旁.

"我找醫生你給我閃一邊去!"對方不依不饒,依舊沒有松開,"你是醫生你說!你們是不是庸醫!"

宋妙里伸手扯開她:"我們沒有亂用藥,單子都在那,你可以自己看."

池穗穗直接從拿了宋妙里記錄的板子就拍在了中年婦女的胳膊上,對方一疼,松開手.

她還要上來,憑著一股子蠻勁,剛好顧南硯從電梯那邊轉到走廊,直接將宋妙里拉到了自己身後.

有他在,池穗穗這才轉過頭來看.

"醫生打人了!醫生打人了!"

見狀,那婦女直接坐在地上就開始嚎啕大叫.

整個走廊上吵吵嚷嚷的,視線全都被吸引了過來.

池穗穗將手上的板子放在台上,冷眼看她撒潑:"不好意思,我不是醫生."

平常宋醫生她都舍不得罵.

但是她不介意"坐實"一下這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