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3(一更)


"這個人是誰啊?"

宋妙里見池穗穗突然安靜下來, 覺得有點兒不對勁,但她從沒加過賀行望的微信, 所以不認識.

而且還發了個問號, 這就很有問題了.

池穗穗呼出一口氣:"賀行望."

宋妙里:"?"

這下輪到她表示疑惑了.

尤其是她剛剛才改的群名,原本是為了鞏固姐妹情誼, 好讓大家一起為她出謀劃策.

"你改的群名."池穗穗抬頭看她.

"我錯了."宋妙里十分羞愧.

池穗穗是群主, 她直接把賀行望移出了群聊.

"……你就這麼把他踢出去了?"宋妙里一低頭發現事情變化飛快, 眼睛都瞪大了.

"不踢留著他給你出謀劃策?"

周圍突然安靜了下來, 然後是長達一分鍾的沉默.

宋妙里一時之間不禁佩服起池穗穗來, 遇到這種事還能這麼淡定地把人踢出去, 要是她會尷尬死的.

"……"

賀行望也愣住了.

他本來等著回複的, 結果再一看的時候, 群聊的對話框直接在界面上消失了.

他被移出了群聊.

賀行望斂眉看了下乾淨的微信界面,甚至產生了一種剛剛被無緣無故拉進一個群是他的錯覺.

他的目光從手機上移開,有些深遠.

距離手機休眠還有十來秒的時候, 賀行望手中振動了一下, 收到了一條私聊消息.

池穗穗:不小心拉錯了w

這是賀行望第一次見到她用顏表情.

雖然他從未見過這麼簡單的顏表情,但是姑且認為是,並且現在用上來很微妙.

賀行望思索了幾秒, 想要從這幾個字中看出來池穗穗的想法, 他回複:群名挺好.

他不懷疑里面的人,想必都是池穗穗的好友.

池穗穗把手機界面給宋妙里看.

"他是不是在內涵我們兩個?"宋妙里歪著頭說,"我覺得他就是故意的."

池穗穗差點被她說服:"你為什麼會起這個群名?"

宋妙里問:"不好嗎?"

池穗穗沉思:"沒有這場意外,就很好."

宋妙里歎氣:"我只是靈感突發, 就起了這個群名,哪知道你手誤把賀行望拉了進來."

她懷疑都是那個電話的錯.

微信有個好地方,就是改群名會有消息提醒.

池穗穗單獨將宋妙里改群名那條消息截圖,然後發給賀行望:不是我改的.

她又自己將群名改成了"學術交流群".

然後再度截圖發給了賀行望.

池穗穗忽然有那麼一種欲蓋彌彰的感覺.

"他回複了嗎?"宋妙里在一旁等得急,催促道:"他是不是那種洗澡一去不回的人?"

就這麼盯著看了幾秒,在池穗穗覺得自己要和賀行望就群名討論一晚上的時候,電話來了.

賀行望的.


池穗穗看了眼宋妙里,接通電話:"喂?"

"穗穗."賀行望叫了聲,大約是剛喝完水,嗓音很潤,聽起來很動聽.

"怎麼了?"池穗穗問.

賀行望站在房間的窗前,手指在窗台上輕輕扣了扣,說:"男人常換,姐妹不散."

他說話的語速很慢,像是在讀課文.

原本只是眼睛看到的八個字一下子被這麼讀出來,讓池穗穗尬得脊柱發麻.

偏偏賀行望的聲音好聽的要命.

池穗穗輕咳一聲:"這是學術交流."

賀行望輕笑了下:"把我踢出去了?"

池穗穗捏了捏耳垂,垂眸問:"不然……你是想當群里的姐妹,還是當群里的男人?"

兩邊都靜默了.

這個問題一出,賀行望沉吟片刻,覺得剛剛把自己踢出去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兩個選擇對他都不怎麼友好.

咖啡廳這邊也一片安靜.

宋妙里只聽到池穗穗這句話,差點沒忍住笑出來.

兩個人對視一眼,池穗穗從她眼里看到了"你知道你說話的是誰嗎""賀神到底會選擇當被換的男人還是當我們的姐妹"等一系列變化的眼神.

半晌,賀行望和池穗穗幾乎是一致性地掠過了這個話題.

池穗穗從他口中得到"今晚不回來,明天也不回來"的答案,莫名松了口氣.

要是面對面,還真指不定會尷尬.

和宋妙里的購物之旅因為這件事的發生就停了下來.

被拉進群里的蘇綿半小時後才發現自己多了個群,名字還是學術交流,學渣如她非常不安.

在群里忐忑不安地問了一句後才知道第三個人是誰,甚至還誇了句之前的群名好.

當然也因此錯過了男神的存在.

-

突生意外的一晚很快過去.

第二天到電視台後,蘇綿好奇地問:"宋醫生就是上次我們一起去醫院見的那個嗎?"

池穗穗點頭:"是她."

她們實習期的時候,蘇綿因為一件事受傷,兩個人去醫院剛好碰上宋妙里.

蘇綿問:"宋醫生這麼漂亮,還用擔心沒有男朋友?"

池穗穗想了一下:"她想追的人也是個長得好看的."

說著,她敲擊鍵盤,在網上搜索了一下顧南硯這個名字,同名不提,出來的大多都是網絡小說.

她想了想就沒放在心上.

宋妙里不是個會讓自己吃虧的人.

池穗穗就將這事暫時甩在了腦後,又研究起林京牧的采訪來,她重新看了下林京牧的資料.

從她進劇組的第一天起,她似乎從來沒對林京牧出言不遜,問的問題也是常規問題.

昨天晚上的那通電話才讓她覺得過分.

不提下班時間,晚上八點才說有空,讓一個女性記者去采訪,很難不讓人想多.

她重新打電話給林京牧的助理:"您好."

接電話的依舊是上次的圓臉妹子,聽到她的聲音不由得回頭看了下林京牧:"池記者."

"今天林先生有空嗎?"池穗穗問.

"昨天晚上有空,但是你沒有過來."助理說:"今天林哥一整天都要拍戲,不過中途會有休息."

和昨天差不多的說法.


池穗穗嗯了聲:"那我待會過去."

助理哦了一聲:"好."

掛斷電話後,她回頭對林京牧說:"林哥,池記者待會過來……今天要接受采訪嗎?"

"為什麼不接?"林京牧笑了一下.

池穗穗帶著攝影師妹子到劇組的時候,里面剛好拍完一幕,林京牧正被從威亞上放下來.

導演直接用喇叭叫說休息半小時.

池穗穗站在那幾秒,走到副導演身邊問:"您好,請問林哥今天的戲多嗎?"

她長得漂亮,眼兒彎的時候很讓人生好感.

副導演仔細想了想:"上午沒了,今天下午還有一場,拍得順利就沒了,你是南城電視台的記者吧."

池穗穗嗯了一下,對他道謝.

她在一旁等了會兒,等林京牧坐在椅子上,助理和其他人送過去水等等,一切弄好後才過去.

"林先生."

林京牧抬頭,看到池穗穗:"池記者."

池穗穗問:"請問今天有時間采訪嗎?"

林京牧問旁邊的助理:"我還有戲嗎?"

助理說:"上午暫時沒了."

林京牧又轉頭:"那就采訪吧."

再度回休息室,和上次差不多的開頭,池穗穗將上次的問題換了幾個,以免真的是問題原因.

但是第一個問題一出來,她就覺得不對.

"這個問題啊,你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林京牧依舊是笑著的,"能跳過嗎?"

池穗穗沉默三秒,問了下一個問題.

林京牧點點頭,正要回答的時候,助理推門而入:"林哥,你要的奶茶到了."

"不好意思,池記者."林京牧從她手里接過奶茶:"體諒一下,我拍戲比較辛苦."

"嗯."池穗穗一直等他喝完.

十分鍾過去了,采訪才重新開始.

"對上次的人物塑造有什麼感想?"林京牧重複了一遍問題:"我覺得入戲就好了."

他看向池穗穗.

池穗穗的表情沒有不耐煩,也沒有其他的,如同電視上那些一絲不苟的新聞主播.

她是真的將他當一個普通的采訪者.

池穗穗再問問題的時候,助理突然走過來說:"不好意思啊,池記者,林哥今天就采訪到這里."

"但是采訪還沒有結束?"

"明天再繼續吧,反正也不急."

林京牧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掀開了眼皮子:"池記者,實在不好意思,是我上午拍戲吊威亞承受不住,身體不太行."

借口很好.

池穗穗擱下筆,"既然如此林先生現在身體不太行,那采訪就到這里結束."

林京牧聽著覺得哪里有問題,但又說不上來.

他直接說:"今天下午池記者再來看看吧."

池穗穗不置可否.

-

下午的時候,池穗穗還沒來得及去主任辦公室,張悅然就直接過去了.

後面池穗穗也被叫了過去.


主任問:"穗穗,你的采訪到現在還沒完成,我琢磨著,先讓給悅然試試."

池穗穗問:"張記者想要的嗎?"

張悅然挑眉說:"主要是看你還沒完成,一個采訪,你不會舍不得讓給我吧?"

池穗穗看向主任:"我沒意見."

這個采訪,誰要誰去.

都這麼說了,主任當然不會去再安排,最後采訪林京牧的任務,重新落在了張悅然的手上.

離開辦公室的時候,張悅然相當開心:"穗穗,林京牧可是傳聞中最好采訪的明星了,你居然都沒成功."

池穗穗睨她一眼:"我相信張記者會成功的."

張悅然勾唇:"是要恭喜我."

池穗穗沒和她繼續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就來了電話,看到上面林京牧助理的備注,他眼神閃了閃.

"池記者,你今天下午怎麼沒有過來?"助理問:"你的采訪不要了嗎?"

池穗穗一直到等對方說完,才緩緩開口問:"你們沒有接到新記者的電話嗎?"

"什麼新記者?"

助理直覺不妙,看了眼林京牧.

池穗穗語氣驚詫:"你們不知道嗎?"

助理一聽這語氣就覺得很浮誇.

"我今天上午采訪跑太久,所以不太舒服."池穗穗說話的語氣很平靜:"所以--"

"所以什麼?"

"所以這個采訪現在不是我負責的."池穗穗給了她答案:"實在不好意思."

"換人?"

"是的,麻煩向林先生轉達."

助理那邊都懵了.

她是聽林京牧的叮囑才准備一直敷衍下去,等到周五采訪的最後一天再結束這事的.

結果到這時候說換人了……

而且池記者說的話似曾相識--

那兩句話是林京牧今天上午說的吧?!

她苦著臉,已經想到了待會和林京牧說起來會是什麼樣,林哥怕是要氣死.

池記者內涵起人這麼囂張的?

囂張的池穗穗也沒管他們那邊怎麼想的,這個采訪給了張悅然,她就不會再插手其中.

至于林京牧到底是不滿意她還是不滿意南城電視台,那就不是她該管的了.

和她猜想的差不多,張悅然傍晚去的,第二天上午就拿回來了采訪,一回來就全辦公室都知道了.

在茶水間,實習生問起時,張悅然笑了笑:"可能是穗穗不擅長采訪娛樂圈的新聞吧,林京牧人很好呀."

實習生們面面相覷,聽她誇了一通.

蘇綿接水回來說:"她是不是粉上林京牧了,彩虹屁都吹起來了."

池穗穗停頓下:"是嗎?"

現在是休息時間,蘇綿沒在工作,而是開始刷起了微博,才低頭一分鍾就抬了起來:"穗總?"

"怎麼了?"

蘇綿咽了咽口水,下意識地問:"熱搜上營銷號爆料林京牧的新聞,女友粉都罵瘋了--穗總,是你還是張悅然啊?"

熱搜?

林京牧今天能被爆料什麼事?

池穗穗莫名想起昨天林京牧拒絕采訪時說他身體不太行,總不至于是他不行一事上熱搜了吧.

要是真的,真情實感的女友粉還真可能脫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