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二更)


平板被林京牧關掉了, 助理也退到了另外一邊.

說是休息室,其實是帶著化妝間的性質, 他本人也還穿著戲服, 也沒有要換的意思.

池穗穗早就將自己要問的問題記熟了,冷靜開口:"林先生, 這次采訪主要是想問一些關于您現在的事業問題."

"你問吧."

林京牧靠在沙發上, 對她笑了一下, 結果剛好池穗穗低頭打開筆記本, 錯過了.

他表情一頓.

攝影師妹子打開攝像機, 將鏡頭對准了他, 這次並沒有將池穗穗拍入鏡頭內.

池穗穗問的問題不多, 前面幾個是公式化的職業問題, 最後再適當地深入一下話題,都是偏正面的.

畢竟娛樂圈里太隱秘的問題肯定得不到答案.

一開始的采訪還是非常溫和的,三個問題過後, 池穗穗微微皺了下眉, 很快恢複正常.

雖然她懷疑林京牧在敷衍她.

比如剛剛詢問的一個問題,他只回答了一句"我覺得不錯",甚至沒有任何其他的話.

林京牧對外的性格是溫和的, 粉絲也喜歡他的溫柔, 而對于記者,他公開的態度非常好.

所以很多時候通稿出來的都是好的一面.

池穗穗只是有點懷疑.

她再度詢問:"我們都知道您在成名前曾經當過三年的龍套,對于那段時光,林先生有什麼感想?"

她來之前做過功課.

這個問題一出, 林京牧眯了眯眼,目光放在她身上,又想起剛剛因為賀行望轉變的態度.

這非常讓他不喜.

成名這麼幾年,他已經習慣了生活在所有人的吹捧之下,粉絲,劇組,就連每天的通稿,都是關于自己的顏值的.

林京牧開口:"自然是對我現在的演技有所磨練."

池穗穗嗯了聲,等了幾秒,發現他並沒有往下說的意思:"除此之外呢?"

林京牧笑了笑,沒說話.

事情到這個地步,就算是只拍攝的攝影師妹子也發現了不對勁,看向池穗穗.

哪有人采訪這樣的.

池穗穗看著林京牧,在他滿不在乎的目光下淡淡叫了聲:"林京牧先生."

她聲音好聽,林京牧不由得正視了一點.

"怎麼了?"他問.

一個普通記者而已,對他而言不算什麼,所以他在不開心之余就敷衍了起來.

池穗穗沒有回答他,而是轉頭:"玲玲."

"好的."攝影師妹子一聽她叫自己,哦了一聲,立馬了解她的意思,伸手就要關掉攝像機.

助理在一旁出聲:"池記者……"

林京牧臉色也沉下去.

池穗穗站起來,收了筆記:"林先生今天似乎狀態不太好,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再來采訪."

一連好幾個問題,她再看不出問題就是傻子了.

池穗穗微微一笑,轉身就走.

攝影師妹子連忙跟上.

等林京牧反應過來的時候,休息室里已經只剩下他自己和助理兩個人了.

助理一臉忐忑:"林哥……"

她自然是知道他是什麼性格的,剛剛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在敷衍人家記者,結果被對方發現了.

林京牧沉著臉:"哪家電視台的?"


"南城電視台……"

"明天再打電話過來,就說我拍戲忙."林京牧冷笑一聲:"沒有空."

他再度打開了平板,還是剛剛暫停播放的位置.

林京牧想起池穗穗之前的璀璨雙眸,明眸善睞,明豔不可方物,然而卻不是對他的.

他指著平板問:"認識他嗎?"

助理看了眼上面的賀行望,精致又冷冽,氣質絕佳:"認識,賀神."

林京牧又問:"他比我好看?"

"……"

助理只猶豫了那麼幾秒,就聽見林京牧把平板摔了的聲音,發出巨大的一聲響.

她嚇了一跳.

"一個運動員……"

聽見林京牧的話,助理在心中反駁:賀神可不是一般的運動員,家世顏值成績哪個不吊打他.

單獨一個為國爭光就沒人比得過.

回到車內,攝影師妹子問:"穗穗,剛剛你是不是發現他回答的一點也不認真?"

池穗穗看了下自己的筆記:"是啊."

因為林京牧的刻意敷衍,筆記上記載的可以說是少之又少,等同于沒有采訪.

"那我們明天還來嗎?"

"來."

"那他再敷衍怎麼辦?"

攝影師妹子的擔憂不無道理.

池穗穗抬頭望向她,笑了笑:"那就不采訪了."

-

主任給的時間是這一周,所以還有不少時間.

四點鍾的時候,池穗穗回到電視台,蘇綿剛剛從外面采訪回來,她的任務已經完成.

"穗總,你采訪完了嗎?"蘇綿問.

"沒有."

蘇綿啊了一聲,有點驚訝:"是不是因為在劇組里拍攝,所以沒能采訪到啊?"

池穗穗搖頭,將采訪時的事簡要說了下.

"這肯定就是在敷衍啊,他以前的采訪我都看過,不是這樣的."蘇綿憤憤不平.

她以前實習的時候跟著老人跑采訪,親眼見到被采訪人對待記者的態度,所以一直很討厭這樣的人.

林京牧在外面的人設是溫柔,還經常因為對狗仔們態度好上熱搜,通稿經常是成名不忘謙遜一類的.

池穗穗很淡定:"不用擔心."

雖然她也覺得林京牧這個敷衍來得莫名其妙.

采訪任務既然落到她頭上了,她就會在自己的能力范圍內漂亮的完成,一次不行就兩次.

所以第二天上午,她又打電話給了林京牧的助理.

"對不起,池記者,林哥今天的拍攝任務很重,所以就暫時不接受采訪了."

"我們的采訪是上一周就定下來的."池穗穗點出事實:"而且只有這一周的時間."

"不好意思啊,池記者,你昨天也看到了,林哥這兩天拍攝很累,實在很忙所以--"

助理的話都是萬金油回答.

池穗穗面色淡淡,垂眸看著手上的筆,淡淡開口:"那林先生什麼時候有空?"

"這個要看情況呢."助理說,又提議:"要不你過來在劇組等等,中間休息時間可能有的."


"我知道了."

助理以為她同意了,正松口氣准備給林京牧回複,就發現電話直接掛斷了.

"……"

掛斷電話後,池穗穗才冷下臉.

昨天可以說是敷衍,是懷疑而已.今天這一出就可直接說是明目張膽地磋磨她了.

"穗穗,你的采訪還沒有完成啊?"張悅然從後面走出來,端著水杯笑盈盈地問.

池穗穗瞥了她一眼.

"這麼簡單的任務,今天結束之後可就是周四了."張悅然再度開口:"實在不行,你要不就把任務給別人."

"說完了?"池穗穗睨她一眼,說:"說完就讓開,別擋著我的光線."

"……"

光線是從窗外進來,她在過道這邊能擋著什麼,池穗穗說的什麼借口.

張悅然氣呼呼地走了.

蘇綿這才松開手笑出聲來,給池穗穗發微信消息:穗總,我可喜歡看你懟她了.

不知道張悅然是怎麼回事,身上有股勁似的,非要湊上來挨懟,次次都被懟,下次不服氣又過來.

池穗穗挑了挑眉,回複了她.

退回主頁,她看到了賀行望的對話框.

最後一次聊天記錄在周一早上,賀行望臨走前提醒她早餐溫在那里,她回了一句.

池穗穗又想起那個吻了.

感覺還不賴.

-

本來周三晚上,池穗穗是沒什麼事的,

但架不住宋醫生好不容易可以准時下班,並且以"為了戀愛"這個理由約她去給自己選衣服.

"他叫顧南硯,和我猜的一樣,是個小員工.我約了他周末一起去喝咖啡,我總不能穿著一身香奈兒LV背著愛馬仕什麼的,和他去喝咖啡吧,萬一傷到自尊心怎麼辦."

"……"

池穗穗對此並無經驗.

宋妙里抓著池穗穗去了這里的購物街,買了一堆從沒聽過牌子的衣服,還買了浮誇的發卡.

"你會不會太誇張了."池穗穗問.

"會嗎?"

宋妙里將一眾袋子丟給身後的司機:"一切都是為了戀愛,誰讓他長得好看."

司機拎著袋子,跟著兩個踩著高跟鞋走路比他還要快的大小姐逛了兩小時的街.

最後終于坐在了咖啡廳里休息.

"你看,他發的朋友圈."宋妙里把手機遞給池穗穗看,"太辛苦了."

池穗穗低頭,看到對方分享了一則文章,控訴996的,看上去像模像樣.

還挺接地氣.

"我要不讓他辭職,再偷偷給他找個新工作吧."宋妙里捧著臉,一臉天真.

"……"

沒必要,真的沒必要.

池穗穗直覺這個叫顧南硯的男人不是個普通人,就憑當初在病房看他抬頭叫宋醫生的那一眼.

但她也沒有什麼證據,總不能隨口說.

宋妙里問:"穗穗,你和賀行望住這麼久,有沒有什麼追人的技巧教教我."

池穗穗說:"沒有."


宋妙里感慨:"男色誤人啊."

她不說還好,一說就讓池穗穗想起那天晚上自己的行為,她和賀行望的第一個吻居然是自己主動的.

雖然後來賀行望加深了那個吻.

池穗穗想起什麼,眨了眨眼:"我沒有,但是有一個朋友應該可以推薦給你."

"什麼朋友?"

"一個記者朋友."

"這樣吧."宋妙里一拍桌子:"你建個群,把我和你朋友拉進去,你們也好給我出謀劃策."

池穗穗覺得她說的挺有道理,"群名叫什麼?"

宋妙里隨口就來:"性感女郎,在線交友."

"……?"

池穗穗問:"要不要在線激聊?"

宋妙里看到池穗穗瞥過來的眼神,笑了兩聲:"不了不了,你隨便起一個吧."

池穗穗暫時同意了.

她選中了人,正要操作,屏幕上卻突然來了電話,是林京牧的助理.

電話那頭助理直接開口:"那個……池記者,林哥現在有空,你可以過來采訪了."

"……?"

池穗穗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確定是晚上八點沒有錯,下班時間不說,還是晚上.

"現在?"她問.

"是的,白天林哥要拍戲,沒有時間.所以如果池記者……"助理說了許多.

池穗穗開口:"不好意思,我沒有空."

那邊的助理話被打斷,又聽見這麼一句,沒反應過來,再回神的時候發現電話又被掛斷了.

宋妙里問:"誰啊?"

"一個明星的助理讓我現在去采訪."池穗穗一邊說著,一邊隨手創建了群:"群建好了,名字你自己改."

自己改可太好了.

宋妙里將要問的話迅速拋到腦後,將群名給改好,在群里發了一句話:等我戀愛成功會謝謝大家的.

她還艾特了其他人,這才發現群里是四個人.

宋妙里又抬頭,熱淚盈眶:"嗚嗚嗚穗穗你真好,給我找來了兩個戀愛高手."

池穗穗說:"一個,哪來兩個."

宋妙里說:"群里明明四個人."

池穗穗覺得莫名其妙,她只拉了蘇綿和宋妙里兩個人,哪來的第四個人,低頭去看.

首先就看到了那個刺激的群名.

然後是一條剛發的消息--

賀行望:?

……

賀行望剛從訓練館出來,活動了下手腕,腕骨微微突出,十指張開又攥緊,骨節分明修長.

他隨手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看了眼.

大多人都知道他人在射運中心,未讀消息不多,只是聊天框上出現了一個從沒見過的群聊.

里面還有人@自己.

賀行望一眼看過去那句消息,皺了下眉,退出前看了下里面的人,除了自己,池穗穗也在.

他目光頓了下,重新定在群名上.

--男人常換,姐妹不散.